105

    期:2013-09-08 11:35:00

    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我碰到她的部吗?哎哟,惨了,可能刚才碰到她部的时候让我想起了蓝小鱼,所以下才有了反映。

    聂晓华似乎感觉到了,坐在我腿上的股往前挪了挪,叫喊的声音逐渐大了起来,体开始轻微的抖动。

    阳盘,阳盘在哪里?我伸手在上乱摸一通,没有!

    “你不要乱来,我鸡脚神!”我吱吱唔唔的说。

    聂晓华根本不理我,用力的抱着我让我和她的部贴得更紧,可能她知道这样会让我体的反映更为激烈。

    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会这样,现在越是暗示自己不要去想,反映反而更为厉害。

    “你……不要……乱……来,老子是……鸡脚……鸡脚神!”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只好再借鸡脚神的名讳吓一吓她,明知道这没用,可我还是希望有奇迹出现。

    期:2013-09-08 11:36:00

    “啊……,鸡脚神,快点!快……,快……点!我想要!”聂晓华喘息着喊道。

    你阿妈的,下次见我梦中老头我一定得问问他,这鸡脚神在界究竟算什么官,是不是连九品芝麻官都算不上,为什么鬼不但不怕鸡脚神,还喊老子快点。还有,那“阳魂”的女鬼说我没有护神灯,我一定得找他要,拿到护神灯我看这些色鬼还敢不敢喊我快点。

    “我真是……真是鸡脚神!”我幻想着她刚才喊我鸡脚神,是不是认可了我的份,有必要在这种况下多提醒她一次,毕竟人在这种况下都会失去理智,鬼应该也不例外。

    “嗯,我要你,鸡脚神大哥!”聂晓华说着还在我额头亲了一口,留下一滩唾液顺着额头滴在我的眼睫毛上,我赶紧闭上眼睛生怕这唾液有问题影响我的视力。

    看来鸡脚神真的镇不住她,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反正现在金箍棒已经诞生了,想起梦中老头说“持阳不懈、魂**”,虽然我对此有两种理解,现在就借机试试其中一种,而且这是一只色鬼而已,不是魂,可能根本不需要“坚持不懈”,只要时间长一点就可以把她搞定,毕竟我还是鸡脚神,这鬼跟神仙搞,她还不是自找死路?虽然我心理这么想,可还是没底,其实这只是一种自我安慰罢了。

    期:2013-09-08 11:36:00

    “来吧,小鬼,看本大神如何收了你。”反正都这样来,我不能在气势上输给她。

    聂晓华见我厉色以对,“嗷”的一声将我推倒,在她面前,我太容易被推倒了,然后抓着我的手抬起股在寻找金箍棒。

    形势十分危急,是福是祸就要见分晓,作为一个传统的男人,是的,在某方面传统,我忍不住又开口问刚才她没回答的问题,“你究竟是男鬼还是女鬼?”

    聂晓华好像没有听到我说话一样,急切的扭着股在我下动来动去。

    眼看着她发现目标,神舟十号和天宫一号马上就要对接,我试图挪动大腿没有凑效,因为刚才被她坐得太久,已经麻木了。

    在紧张和不安中,我感觉我的体和她连在了一起。

    一厘米……

    两厘米……

    两厘米……

    还是两厘米……

    很好,聂晓华真的还是处女,所以虽然她的天宫一号发现了我的神舟十号,可是天宫一号的尺寸明显与神舟十号不能完全匹配,对接程序受阻,目前仍然停留在两厘米处。

    期:2013-09-08 22:26:00

    聂晓华“嗯嗯噢噢喔啊咦”的叫喊着,扭着股努力想要往下坐下去,结果是要么两厘米,要么一歪对接彻底失败。

    谢天谢地,如果聂晓华不是处女,像李姐那样的话,可能天宫一号早就把神舟十号包围了。

    事实证明,我还是高兴得太早了,聂晓华把我的双手交到一只手上,腾出一只手往下一伸,稳稳的扶住了小伙伴,虽然她的手有点冷,并没有对小伙伴的气势造成影响。

    只有等待结果了,我的心跳起码达到了三百次每秒,好像随时都有可能从喉咙里蹦出来一样。

    一厘米……

    两厘米……

    两厘米……

    三厘米……

    ……

    神舟十号和天宫一号对接成功,聂晓华发出一阵“哦咦啊哇呀”的欢呼。受她的影响,除了心跳加速,血流淌以外,我感觉到一种多年未感受过的畅快,还记得那是初恋的时候,在学校的场……她的名字叫梁琪儿。

    好在这种感觉和魂上不同,与正常人一样,小伙伴被暖流包围,我知道他想往前冲,我甚至期待聂晓华快点,只要不是与魂一样,我的金箍棒就不会变成冰棒,现在我想看看会不会达到“持阳不懈”的效果,这次就算为收服魂做一次亲体验吧。

    当我在等待着第二次畅快的到来时,聂晓华一声惊呼,听声音知道不是她本人发出的,是在她上的色鬼发出的,然后弹而起,随后体软绵绵的倒在我旁。

    怎么回事?在她离开我体的瞬间,我感觉全轻松了不少,被她压的太久,浑麻痹得暂时无法动弹。

    我拍了拍躺在旁的聂晓华,“晓华,晓华……,喂……喂……!”

    聂晓华没有出声,好似晕了过去。

    这鬼走了?走得有些莫名其妙,难道王星辰知道了,在外面做了什么手脚把它赶跑了吗?

    我又朝着房门喊了几声“大师”,无人应答。

    奇怪,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我又喊了几声“晓华”,她还是没反映。

    在上躺了一会,感觉差不多可以动了,起穿裤子,感觉腿上湿湿的,暗骂一句“有没有这么多水,我靠”,随手摸起单擦了。

    当我穿好裤子开了房间的灯,才发现单上一片血红,就连刚才我用来擦大腿的那部分也是红色,我脱下裤子一看,大腿上还沾了一些血迹。

    哇喔,聂晓华被我……,看着她腿间的血红色,我明白了。这色鬼突然离开的原因肯定与此有关,平时驱鬼很多人会用狗血、猪血甚至鸡血,其实人血同样可以驱鬼,只是人的血很宝贵,一般不会用人血,而且量太少效果不明显。通常用人血都是用一种叫“月经带”的东西,那玩意儿效果极佳,上次在山泉大厦我怎么没想到,当时如果让李姐或者黄一莲搞一条来可能立刻就可以把“阳魂”赶走,不过可能当时她俩也没有,而且“阳魂”怕不怕这东西还不确定,下次有机会得试试。听说还有一种用“月经带”改造过的用来驱鬼效果更好,叫“雷劈月经带”,就是在雷电交加的时候将月经带放在高处,雷劈电击,威力无边。不管是“月经带”还是“雷劈月经带”携带起来都不方便,不用的时候放在上那只能叫晦气,万一被人看到了,不明究竟的不知道会怎么想。

重要声明:小说《色鬼在你左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