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黄山泉点点头看了刘忻一眼,侧对佳佳说,“你去吩咐上菜。”

    佳佳闻言站起,朝我微笑了一下,笑得好,我也礼貌的笑了笑,还没笑完,大腿传来一阵巨疼,我埋头一看,黄一莲使劲拧了我一把,我笑一下而已,又不是和她眉来眼去,吃什么醋这么劲,难道你想剥夺老子泡妞的权利么?

    “你今年多大了?”黄山泉问刘忻。

    “二十三。”刘忻说。

    “二十三!”黄山泉重复了一遍,扭头看了看一旁的黄住持,我留意到黄住持听到刘忻说“二十三”的时候眉心动了一下,只见他对黄山泉稍一颔首,夹了颗花生米嚼了起来。

    “好!明天就和你婶子一起来公司上班!”黄山泉很干脆,他这种干脆让李姐、刘忻和黄一莲都感到意外,唯有我知道其中的原因,二十三岁正是他们想找的对象,还有李姐二十九岁,也是她们想找的,她俩羊入虎口而毫不知,我能阻止她们么?不能,就算我事后告诉她们真想,她俩可能不会去黄山泉的公司上班,可是没用的,她俩这么拉风,一个波大,一个靓丽,关键她俩的年龄,她们肯定已经进入黄住持三十六人大名单,走到哪里都逃不过的。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也去黄山泉的公司,只要和她们一起,一方面可以保证她俩的安全,另一方面还可以收集一些线索,对收服魂很有帮助。

    我正准备开口,黄一莲抢先说,“黄总您好,我今年也是二十三岁,您看我能不能去您的公司,和李姐、刘忻一起上班?”

    哎哟,完了,三十六人大名单又多了一个。你妈的,全都搞到一起了!

    黄山泉“哈哈”一笑,说:“好吧,我看你们关系不错,那你们一起来吧!”

    她们也不想想,黄山泉再有钱也不可能这么随意就一下收了她们三个啊!好吧,她们入围了,我也争取一下。

    “黄总,您看她们都可以,那我呢?”我说。

    “什么可以?你要干嘛?”佳佳走了进来,还不知道黄山泉不但要了刘忻,还多了一个黄一莲。

    “我想去黄总公司上班?”我说。

    “山泉,公司不缺人了吧?”佳佳说。

    黄山泉并没有理会佳佳,对我说:“小伙子,你今年多大?”

    还能多大,老子也是二十三呗,要不然能入大名单么!

    “二十三!”我说。

    黄住持哈哈一笑,摇了摇头,说:“小伙子,很聪明嘛,但黄总不是每个二十三岁的都会要哦”。看来黄主持果然猾,我能想到的,他也想到了。

    大家听黄住持这么一说都笑了。

    李姐看了看我,对黄山泉说:“黄总,要是方便,就让他去吧,小伙子很能干!”

    “黄总,这个可能是冒牌的,你得查查份证哦。”

    黄住持说,他这句话看似开玩笑,实则提醒黄山泉检查一下我是不是真的二十三岁。

    黄山泉手敲着桌面,说:“拿份证我看看。”

    我靠,真的要看份证么,如果说没带,他肯定不要我,那还不如老实点,“其实我今年二十四岁,和二十三差不多!”

    “生过了吗?”黄山泉继续问道。

    “还没!”我说,心想我怎么忘了,我确实还没过生,要过了生才是二十四岁。

    期:2013-05-01 16:45:00

    三十五

    一顿饭下来,我、刘忻和黄一莲都换了工作,李姐这个灾星!

    吃饭的过程中,佳佳很不高兴,看得出她不喜欢我们去黄山泉的公司上班,看来这黄山泉可能干过很多偷腥的事,所以佳佳才这么介意,而且她应该还不知道黄山泉和黄住持的勾当,

    黄山泉为什么不告诉她,她和黄山泉是什么关系?从年龄来看,是黄山泉人可能较大。

    吃完饭黄山泉让我们在酒店门口等着,他叫司机开商务车送我们回去,刘忻和黄一莲感叹黄山泉的大方,这些小姑娘都容易被物质的东西所惑。

    “那我们怎么回去?”佳佳十分不满的对黄山泉说,看来那辆车是她和黄山泉坐骑。

    “你自己打车回去。”黄山泉完全不理会佳佳。

    “你怎么这样子。我要和你去。”佳佳急了。

    “我叫你别来,你非要来,我还有事要办。你先回去吧。”黄山泉说着上了停在旁边的一辆车,开车的是黄住持,这和尚子过得不错啊,还有车开,应该是和尚中的有钱人了。

    李姐见佳佳和黄山泉因为这点小事闹了起来,觉得过意不去,对佳佳说,“佳姐,我们不坐车了,你坐吧。”然后黄山泉打了个招呼,叫上我、刘忻和黄一莲走了,谁知李姐的举动使黄山泉愤怒起来,打开车门走到佳佳旁边,“啪啪”两耳光,打得佳佳哇哇直叫,把老子都看蒙了,真男人才敢打女人啊!牛,黄山泉牛

    佳佳吃了两耳光一下变乖了,捂着脸哭着走了。这姐姐也太可怜了!

    “知道不?这就是做小三的下场。”我说。

    李姐、刘忻和黄一莲等我说完给我一顿暴打,纷纷说“谁要做小三、谁要做小三。”

    这边的事刚完,那边又有事了,佳佳一走,黄住持缓缓的启动轿车,准备驶出酒店停车场,刚开出几米远,不知从哪里跑出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得了失心疯似的猛拍着黄住持的车门,“你这个禽兽,你不得好死,骗子,骗子…”那女人见黄住持不开车门,走到车头,伸开双臂趴在车上,又开始破口大骂,“来啊,你这个骗子,你不是喜欢搞么,老娘让你搞。你有种现在来搞啊……”

    “骗子,禽兽……”女人越说越激动,一边说一边拍打着车头盖。

    我们站在一边看傻了,不知道这女人说的骗子、禽兽是黄山泉还是黄住持,黄山泉的司机见状催我们快上车,李姐说:“要不你先走吧,我们自己回去。”

    哈哈,有闹看,谁还想走!

    黄山泉扭头看我们没走,下车向我们走来。

    “你们还不走?”黄山泉问。

    “那是谁啊?”李姐问。

    “我也不认识。你们快点回去吧。时间不早了。”黄山泉说完想要回到车上去,可是已经不能回去了,就在他下车之后,那女人趁机抓住车门,伸手拉着黄山泉的手臂,大声喊道:“你这个禽兽,白天做和尚,晚上做色鬼,你还老娘的公道。”

    哈哈,黄住持啊,黄住持,原来你白天做和尚,晚上还做色鬼啊!哈哈哈哈哈!我原本以为这女人是找黄山泉的,谁知道是找黄住持的!

    看闹的人越来越多,黄山泉哪还敢上车。

重要声明:小说《色鬼在你左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