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期:2013-04-30 10:35:00

    三十二

    原来女人被魂借之后会变成**,虽然是被强,我还是觉得兴奋,体也随之有了反应。为了不让我反抗,陈七香双手按住我的肩膀,挪了挪股,我靠,她成功了。

    只觉得一阵冰凉从两腿之间开始蔓延全,就像一根手指插进冰窟里,寒气沿着手指的血脉流淌到体的每一个角落,我有点顶不住了,感觉体开始发冷,他妈的,魂不能搞,再这样下去,可能等会我只剩下一根冰棍了。

    陈七香的双手力气是在太大,我完全动弹不得,陈七香每动一下股,我都感觉浑一震,她要吸我的阳元?是了,肯定是的,这种感觉完全不是和黄一莲一起的感觉,要是刚才体没有反应多好,那样一来,陈七香肯定拿我没办法,可是现在已经上道了,必须想办法让陈七香停止。

    “陈亮、陈亮……”我大声的喊道,现在只有陈亮能帮我。

    “强哥叫你,快点去帮他。”我听到黄一莲哭着说。

    难道这兔崽子也被刚才郝南和小红吓到了么?他不是不怕鬼么?

    陈亮举着蜡烛推开房门,看到上的我和陈七香,扭头对黄一莲说:“一莲,你来看强子在干嘛?”

    尼玛,现在还不忘诋毁我,这是什么心态!

    “快点帮我把她推开。”我大声对陈亮吼道。

    陈亮没有理我,侧了侧,黄一莲出现在卧房门口,当她看到我和陈七香那一幕,“呜呜呜”的哭得更大声了。

    我靠,难道你们都忘了她现在并不是本人吗?这是魂啊!

    “你俩快点帮我推开她,她被鬼上了,快点,我动不了。”我知道如果给他们说魂、借之类的,他们肯定不懂,搞不好还以为我在耍诈。

    “快点,陈亮,你来帮我抱着她。”我知道如果让陈亮抱着陈七香,他肯定愿意,他早就想摸了,只是有我在,他才不敢乱动,虽然这样危险很大,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谁让他不相信我。

    陈亮听我这么一说,把蜡烛递给黄一莲,“你拿着,我去帮他。”

    黄一莲手握蜡烛,一边哭,一边跺脚,她肯定在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嘛!

    陈亮爬上笑着伸出双手,抓住了陈七香的两个**,大声喊道:“抓住了,抓住了。”

    我早知道他会这样了,不过兄弟,你高兴得早了点。

    陈七香被陈亮这么一摸,低头看了看握住她**的手,仰头大叫一声,松开我的肩膀,伸手抓住陈亮的手腕,用力掰开,然后双肘往后用力顶到陈亮口,陈亮没想到陈七香这么厉害,“哎哟”一声,摔下去。

    我趁机伸手将陈七香推倒在,陈七香跌了个四脚朝天,我一个翻滚到下,四处乱摸寻找着阳盘。

    黄一莲见状“噢”的一声惊呼,扔下蜡烛跑了出去,卧房又处于一片黑暗之中。

    “强子,强子…”我听到陈亮的声音有些沙哑,可能被陈七香刚才的反应搞怕了。

    为了不引起陈七香的注意,我没有出声,现在只能让陈亮先顶一会,我必须找到阳盘才行。

    “强子,哎哟……”陈亮大喊一声,然后是“嘶嘶嘶”的几声,我靠,陈七香现在想强陈亮吗?尼玛,魂是不是见着男的都可以?不行,不行,不能让陈七香这么做。

    就在紧急关头,我的手碰到一个冷硬的东西,抓起来摸了摸,正是阳盘,心中大喜。

    “强子……,啊,姐姐,不要……”陈亮大声喊道,好像快要哭了。

    期:2013-04-30 15:10:00

    我本想去找根蜡烛点燃看看况,后来才想到,还找什么蜡烛,之前我用蜡烛是怕灯光刺激魂,现在只剩下一个陈七香,而且已经被激怒了,不需要再顾忌了,果断开灯,陈七香骑在陈亮上,双手掐着他的脖子,股在陈亮上不停的移动,估计是找不到目标。这还能找到目标吗,陈亮被吓的滚尿流,体哪里还有反应。

    对不起了,七姐,我举起阳盘拍在陈七香的背心偏下的位置,反正这个位置一般都不会露出来,即使穿齐肚短衫也可以遮住阳盘留下的图案。

    陈七香受到阳盘的攻击,噌的一声站起来,嚎叫着夺门而逃,陈亮双手撑着地面退到墙壁处,用惊恐的眼神看着陈七香逃跑的方向,尿了!

    魂虽然被赶跑,可事还没完,如果我猜得不错,他们三人现在应该躺在城隍庙门口。

    “走,帮我把他们找回来。”我拉起陈亮到了客厅,陈亮挣脱我的手,摇着头说“我不去、我不去。”

    “你走不走,等会鬼再来老子帮不了你。”我又对黄一莲和刘忻说,“你俩也去帮忙。”

    两人点点头,刚才我对陈亮说的话她俩也听到了,肯定害怕鬼真的会再回来。

    当我们赶到城隍庙,郝南、陈七香和小红果然躺在那里,好在是晚上,否则被人看到他们三个赤昏迷在这里,怎么说都不会有人相信是撞鬼了。

    陈亮负责郝南、刘忻和黄一莲负责小红、我负责陈七香,原本不到十分钟的路程,我们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回到店铺,一路上我故意走在最后,时不时的抚摸一下陈七香或者在她部亲两口,只是汗太多,又香又咸。

    到了店铺,我们分工帮三人清洗了一番,着了衣衫,又把二楼的卧房打扫了一下,分别将他们送回自己的房间,上次我问过花姐,豆豆睡了差不多十个小时才醒来,花姐说,当时豆豆还问她怎么不叫醒他,让他睡了那么久,上班都迟到了。我估计他们三个可能比豆豆睡得还要久,不知道他们醒来会不会记得今晚发生的事,最好什么都不记得,否则我都不知道怎么面对,我估计她们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尤其是陈七香,简直荒唐透顶啊!不过说实话,我个人感觉还刺激……。

    安排好一切,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为了方便照顾一下陈七香和小红,我让黄一莲和刘忻先在我睡的隔层休息,有事再叫她们,两人诺诺点头。

    “我呢?”陈亮问。

    “你在这里看着,有事叫一下她俩。”我说,“我还得去一趟城隍庙。”

    “还去干嘛?”陈亮问。

    “这个你不用管了。”我很奇怪难道在城隍庙见到的两个人不知道魂跑回去的时候会带着被借的人一起回去吗?如果知道,为什么不出来看看,郝南和小红受伤之后我们等了至少半个小时才过去,他们完全有足够的时间处理郝南和小红,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不想要人命,因为他们知道被借的人昏迷一段时间会自动清醒过来。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当时他们说要十八男十八女,名单不够,十八男十八女刚好是三十六个魂的数量,名单不够,说明他们已经掌握了部分人的名单,那些名单包括谁?是否包括刘忻和黄一莲,如果包括,他们准备说明时候出手?还有最关键的是,他们为什么要利用魂来做这些事,目的何在?这一切都需要从两人上才能得到线索。

    陈亮见我准备出门,说:“要不报警吧。”

    “报警,警察会信么?”我说着出了店铺向城隍庙走去。

    期:2013-04-30 16:05:00

    到了城隍庙,我刚爬上后门的围墙,听到有人说话,声音和之前的两个人很像,这么晚除了他俩应该不会有别人。

    “黄主持,下次你找人的时候不要找香火铺的,那地方邪门,这次魂受伤,可能与香火铺卖的那些东西有关,本来他们做那事就要耗费元气,这次不但没有吸到精气,反而元气大损,我们得不偿失啊。”其中一人说。

    原来真的是黄主持,之前我见到人影时就怀疑是他,堂堂城隍庙主持,怎么会干这种见不得人的事,实在出乎我的意料,好在他们不知道是我的阳盘伤了魂,要不老子可能要被他们灭口了。

    “好的,道长,多亏有你,我一定给黄总说让他加倍付你工钱,我们目前还有两人,只是没有她们的生辰八字,不知你有没有其他的办法?”黄主持说。

    道长?黄总?不知道这道长是什么来历,应该不是城隍庙的,能够控制魂,当属民间高人;而黄总,想必应该是白天见到的那个中年男人,听黄主持的语气,似乎这一切都是黄总有意安排,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办法是有,如果没有生辰八字,就要一件她们的随物品,比如头发,指甲,血液都可以。”道长说。

    “好。那我试试看。”黄主持说,“这是黄总让我交给你的。”

    我伸出头朝两人说话的方向望去,黄主持递给那个道长一个纸包,道长接过纸包打开看了看,笑着说:“替我谢谢黄总,我一定尽力而为。”

    “好!你等我电话,确定了目标我再告诉你。”黄主持说着打开后门,那道长大摇大摆的从后门走了。

    黄主持关上门,自言自语的说:“他妈的,费尽苦心白找了四个人。”

重要声明:小说《色鬼在你左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