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期:2013-04-16 22:43:00

    十七

    一到市里,我给黄一莲发了个短信,问她在什么地方,因为我敢一万个肯定她会去市里,而且和刘忻一起,因为她和刘忻合租的地方,如果刘忻不在,她肯定也不敢住了,别忘了她就是在那里被鬼上的,况且她俩是闺蜜,形影不离的那种。

    很快,黄一莲给了我回复,连住什么地方,在几楼,门牌号多少,在哪里上班,都说得一清二楚,我暗自偷笑,这不明摆着么!不过女神和她在一起,如果没什么特殊况,比如鬼上之类的,办起事来还是没那么方便。

    女神的行踪已经找到,接下来就好办多了,晚上我暂时寄宿在陈亮那里,躺在上思考一阵,我决定让他立刻搬家。

    “搬家?”陈亮问,“搬去哪里?”

    “搬去我老婆那里。”

    “你老婆?”

    “嗯。”

    “你他妈什么时候有老婆了?我怎么不知道?说,为什么要搬家,不说老子不搬。”陈亮正对这电脑看美女图片,看到兴奋处,不停搓手。虽然我俩都是**丝,不过他是**丝中的极品,极品中的特等。

    “真的是我老婆。不过她还没同意而已。”我说,“要不然你以为我来市里干嘛,陪你寂寞吗?二货。你不搬我自己去。”

    “好好好,我去,我去。是不是我们三个人一起住啊?”陈亮问。

    我用力拍了一下他的头,看着他说话时的表,连我都觉得恶心,“你究竟听没听明白,我都说她还没同意,你以为我霸王硬上弓吗?”

    我和陈亮在刘忻和黄一莲所住的附近寻找了几天,终于在周末找到一个地理位置绝好的出租屋,两房一厅,位于三楼,和她俩隔着一条六车道的大马路,关键是她俩也是住三楼,打开窗户就可以看见对方。

    “为什么不租你老婆那栋楼?”看完房下楼的时候陈亮问我。

    “你懂个,如果我租那里,她立刻就搬走了,这样隔得远点,既烦不着她,又可以看到她,关键是方便采取行动。明白不?”我说。

    陈亮挠挠脑袋,不停的转动眼睛,看了我好一会,说,“不明白!”

    我一脚踢到他股上,“活该你撸管啊!迟早撸个妇科疾病。”

    我俩刚走到大公路上,看到一个着黄色裙、头戴遮阳帽的女人从一家服装店走了出来,可是帽沿刚好遮住上半边脸。

    “怎么觉得有点眼熟呢!”我自言自语的说。

    “什么眼熟?”陈亮看了看我眼睛望着的方向,指着黄衣女人说,“对她眼熟?”

    我没有理他,黄衣女人的裙很窄,将整个体裹得很紧,完美的材凸显无余,典型的前凸后翘,让人看了就想要。

    我一拍脑袋,终于想起来了,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关键是她的部,我总觉得在那里看到过,那就黄一莲的部啊。

    “一莲。”我往前走了几步,黄衣女人听到叫喊声,用手抬了抬帽子,向我看了过来。

    “啊!是你啊!强哥。”果然是黄一莲,我就知道不会认错的,这部化成灰我都认识,别说遮着半张脸,就是遮着整张脸,再遮着下半我都能认出来。

    “你真的来了!在这干嘛呢?”黄一莲笑眯眯的看着我,“不是来找我的吧?”说着将手指放在嘴里,用牙齿轻轻的咬着。

    这不是给我暗示吧!不过陈亮在这里,我觉得还是应该低调一点。

    我笑了笑,先看了看她的脸,又将目光移向她的部,这丫头,总是穿这种深V的服装,还把沟挤得特别显眼,“我住这里啊!”说着指了指她后那幢楼。

    “住这里?”黄一莲手指向背后,一脸惊讶。

    “恩。”我点点头,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我们现在就去搬家。晚上就住这里了。”

    “你们?”

    “是啊,还有我一个兄弟。诺!”我说着指了指站在一旁一直无法插话的陈亮,此时他正直勾勾的看着黄一莲,听到我介绍他,往前走了一步,用力的搓了搓手,说了一句可以让老子吐血的话:“嫂子,你好。”

    我一脚向陈亮踹去,不过他反应够快,我脚刚抬起来,他已知况不妙,连忙躲一边去,我心想你妈他的搓手就算了,我知道你见了美女兴奋就搓手,何况是如此丰满的美女,可你别叫“嫂子”啊。

    黄一莲听陈亮叫她嫂子,“咯咯”的笑了,这一定是发自内心的开怀大笑,连部都颤抖不已。

    “去我们那里坐坐吧。”黄一莲双手交叉在面前,含脉脉的笑看着我。

    我还没有说话,陈亮走到我背后,用手捅了捅我的背,“走吧,去坐坐。”

    “刘忻在吗?”我这才想起她俩都是同进同出的,怎么不见刘忻呢。

    “她今天加班!”黄一莲听我说起刘忻,收起笑容,说:“走吧,去我们那里看看。”说完自己走在前面带路。

    “走啊!”陈亮见我站在原地,走在前面向我招了招手。

    “走你妈的走。”我再次一脚向他踢去。这次他毫无防备,被我踢了个正着。其实并不是烦陈亮,而是刚才黄一莲的表让我想起了李姐,她不会成为第二个李姐吧。

    “你有病啊!”陈亮被我连踢两次,有些火了。

    “你有药吗?走吧!”我推着陈亮跟在黄一莲后,我俩从小到大一起打打闹闹惯了,我知道他是假装生气。

    到了黄一莲和刘忻的住处,我才发现她俩的房间比我和陈亮的大多了,三方一厅,其中一间房是书房,客厅很宽敞,我站在阳台看了看,确实和对面我和陈亮的出租屋面对面,我不由的赞了一句:“真是好地方。”

    黄一莲说其实房子是她表姐的,她表姐在城隍庙附近做生意,那里也有一房子,很少回来住,所以就廉价租给她和刘忻。

    “你表姐真有钱!”陈亮说。

    黄一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去给你们煮点咖啡吧,刚学的,尝尝我的手艺。”

    陈亮连说了几个“好”,眼睛始终盯在黄一莲上。我真后悔带他一起上来,掉人品啊!

    等黄一莲进了厨房,我警告陈亮说:“你不要这么猥琐好不好,有你这么看人的么?”

    陈亮手遮着嘴说:“这妞真正点。女神啊!嘿嘿嘿!”

    女神!她在我心中就是个女人!老子的女神你还没见到。

    坐了几分钟,陈亮觉得无聊,打开电视找了个相亲节目自个儿看了起来,我不想看到他对着电视里面的美女不停的搓手。起向厨房走去。

    黄一莲背对着我正在忙活,看着她大大的股,想起那晚她鬼上的时候我在上面拍过两巴掌,忍不住轻脚轻手的走了过去,双手在她股上摸了起来。在她面前,我不再拘谨,两次激之后,早已拉近了我和她的距离,当然,是在没人的时候。

    黄一莲“噢”了一声,可能被我这一摸吓了一跳,转看到是我,嘟着嘴“哼”了一声,可能还在因为我之前提起刘忻而生气。但是我管不了那么多,摸到她的那一刻,我那玩意儿已经勃起来了,我从后面抱着她,握住她丰满的**,闻着她的发香,吻着她的耳朵,黄一莲左右移动了一下,想要把我甩开,但由于我抱得太紧没有凑效。

    黄一莲继续做着她手里的活,轻声说了一句:“有人呢!”

    但她的话并没能阻止我的行动,我拉开了她裙前面的拉链,推起她的罩,双手握住她丰满而柔滑的**,在她耳边说:“想我没?”

    黄一莲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厨具,双手放在我的手背上,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有多想?”我一边问,一边继续着我的动作。

    “好想好想!”黄一莲说话时已经上气不接下气。

    这时我也快憋不住了,将她的裙子往上一撩,黄一莲抓住我的手说:“不行啊,外面还有人呢!”

    “没事的。”我说,我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不行,下次,我表姐要来了。”黄一莲这时已经拉好拉链,将罩扯了扯。

    我觉得有些扫兴,“你表姐来干嘛?”

    黄一莲拨了拨被我弄得散乱的头发,说:“我们来这几天,我表姐每天这个时候都会过来看看。怕我们住得不习惯,有时还会带些好吃的来。”

    “不行,我要你。”我说着将黄一莲抱在怀里,想要亲她。

    她头一歪,用手遮住我的嘴,说:“真的不行,我都想啊!下次好不好。一会我表姐真的来啊!”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

    “我没骗你吧。”黄一莲说着往客厅走去。

    我愤愤的说了一句,顶你个表姐!

    回到客厅,我看见一个长发飘飘,着白色衬衫、白色裤子、白色高跟鞋的白皙女人,真-他-妈-的-白!按我的标准,其长相在女神之下,黄一莲之上。看她的部,可以媲美李姐,透过白色衬衫,可以看到她白色的罩,罩虽大,但是布料却很少,只包住了**的下面部分,走起路来,可以看到两个球在微微颤动。

重要声明:小说《色鬼在你左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