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姐还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可我怎么看都有点像笑,“你还知道饿,也不看看几点了。”

    我拿起手机一看,十点多了,想起黄一莲应该醒了,不知道她况怎么样,“她呢?”

    “刘忻吗?”李姐说,“在外面呢。”

    “不是。”我小声的说,“我是说她。”说着往外面指了指。

    李姐知道我指的是黄一莲的房间,“哦”了一声,低声说:“她好像什么都不记得,和刘忻说的之前的况一模一样,今天早上还和我聊了很久,没发现什么异常”

    看来这鬼确实非同小可,李姐遇到鬼她自己还知道,可黄一莲遇到鬼,连一点感觉都没有,必是穷凶极恶,手段高明,智商过鬼的聪明鬼。

    期:2013-04-11 22:19:00

    “我出去看看。”

    “看什么看?”李姐挡住我的去路,部堵在我面前,我往左,她也往左,我往右,她也往右。

    我看了看李姐,又看了看她丰满的部,只是现在什么都看不到,除了一条深深的沟。

    “我去看看她,希望能找到一些线索。”我轻声说。

    “你是想看她还是想看什么?”李姐说,“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自己在人家房间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

    完了。难道我在黄一莲房间做的一切都被她看到了吗?为什么昨晚她没有戳穿我?是因为刘忻在吗?不管怎么样,这事打死都不能承认。

    “我没做什么啊!”我自己都感觉说这句话的时候底气不足,我只希望李姐不要再纠缠这个话题。

    “哼,没做什么,还说‘又软又滑’。”李姐说着往旁边站了站,不再挡住我的去路。

    原来是这样,她还记得昨晚我说漏嘴的那句话,那她就是没有亲眼见到,这样一来,我就不用怕了。

    “是又软又滑啊,我在请鬼的时候不是摸了她几下么!”我想这个解释应该还算合理,说完不再理她,向客厅走去。

    期:2013-04-11 22:42:00

    刘忻和黄一莲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见到我,刘忻对黄一莲说,这是我同事,昨晚我不舒服,是他和我婶子送我去医院的,由于太晚,所以让他在这住了一晚。这是一个很勉强的理由,我估计多半是李姐想出来的,因为她大,至于原因,大家都明白。黄一莲点了点头,和我打了招呼,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怀疑,看来黄一莲和李姐是同一类人,她也大,原因同上。

    我去洗手间随便用水浇了两把,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满意的笑了笑,我自己觉得笑容好邪恶,为了不暴露出自己**丝的猥琐样,我又重新笑了几次,选择了最好看的一种笑的方式,又多练了几遍。

    当我再回到客厅,李姐已经把早餐放在桌上,自己则坐到沙发上和刘忻、黄一莲聊了起来。

    “你快吃吧!”李姐指了指餐桌对我说。

    桌上放着一碗白粥,三个馒头。

    我想,怎么是三个馒头,三个女人,不是该六个馒头么?我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又邪恶了,在女神面前不应该总是这样,于是我狠狠的吸了一口粥,这粥的样子怎么像…,我发现自己再次邪恶了。千万不要被自己的邪恶打败!我要改一改,我要改一改。

    填饱肚子,接下来应该办正事了,如果这事办不好,可能以后都会失去和女神近距离接触的机会,我必须要充分的表现出自己与众不同的势力,就是驱鬼,以此获得在女神心中的一席地位。

    精彩明天继续!

    期:2013-04-11 23:21:00

    九

    为了在下次黄一莲鬼上之前做好充分准备,我必须想办法查出事的起因。不知道刘忻现在是否能想起前段时间她们去过什么地方,不过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黄一莲被鬼盯上的时候,刘忻根本没和她在一起。所以,还需要从黄一莲上入手,才能探明真实况。

    “李姐,今天你们有安排吗?”我从桌上拿了一根牙签,向三人走去。

    李姐看了我一眼,“你吃馒头也会塞牙缝么?”

    我想也是,刚才本想装一下,本来我没剔牙的习惯,只是很多人吃完饭都会拿根牙签剔剔牙齿,可我啃个馒头还剔什么牙,顺手将牙签扔了,对李姐说:“我牙缝宽,我牙缝宽!”

    刘忻和黄一莲见我滑稽的表现,都笑了笑,我觉得黄一莲笑起来很好看,不过女神笑起来更好看。

    这时我才留意到今天黄一莲的着装很感,上是黑色牛仔外,超薄白色毛衣,毛衣的孔很大,可以看见她白色的罩,她的罩很特别,居然露出三分之一的雪白**,和李姐一样,还露出深深的沟,不过她的沟没有李姐那么细,这样看来,应该是李姐甚黄一莲一筹,下着一条齐黑色短裤陪黑丝袜,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美腿黑丝吧,而且这两条腿我昨晚还亲自摸过,很滑很滑。看着黄一莲,我真希望时间再回到昨晚,如果要选择一个时间点的话,我希望是昨晚她被鬼上的时候,因为那时她有不断的发出‘哼、哼’声,我突然对这种声音充满期待。

重要声明:小说《色鬼在你左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