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这个在耳畔哭泣的男孩是谁,他的眼泪就像一把刀子在我的心脏搅动着,痛得我无法呼吸,好想叫他不要哭了,好想为他擦干眼泪,可是我的双手宛如灌了铅重到不能动弹。

    脑袋突然就疼的厉害,这些天来那些叫人无法抓住的片段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我突然就迷茫了,也开始懂得了我停在这里,是因为不知道该继续还是该结局,也许等我想好了,我的和我的都会离开,然后我会遇到一个和我相的人,他会帮我治愈所有的伤痕,在此之前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是的,我只需等待就可以了。

    世界何时又恢复了安静,掌心传来的温度也慢慢在空气中冷却凝固,大概是那个人说累了离开了。

    殷仁接到江純冰的电话,江妈妈在楼下的病房里吵着要过来,怎么劝都劝不住,江純冰让他过去扶江妈妈到江纯雪的病房来。

    云霆一直守在病房外,看到殷仁离开他主动前去病房照看纯雪,但是在他确定殷仁离开后,立即拿出了手机,简单说了两句就挂了。

    不到三分钟公子哲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了纯雪的病前,其实他可以大大方方的过来看纯雪,不过为了避免和宇辰枫一伙人的冲突,他决定从“大局”出发。

    云霆望着满头大汗的公子哲,他不懂这个一向孤傲的表哥为何这么在意江纯雪,为了能单独和她相处不惜偷偷摸摸甚至还让他替他当间谍。难道这个自诩女人都是*玩*物的少爷上了他的冒牌女友?思及此,云霆不知该为他喜还是忧。

    “哥,你长话短说,我先出去替你把风。”云霆说着神色复杂的走了出去。

    公子哲静静的盯着江纯雪毫无血色的脸,觉得自己很讽刺。以前只把她当做是一个玩偶,无聊时就逗逗她、吓吓她,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竟也会在乎她对他的态度了,只是她对他从来都是一种态度,厌恶至极。

    “江纯雪你以为你躺在这装死我就会放过你吗,别做梦了,你如果敢就这么死掉,我一定会让你在乎的所有人都为你的自私付出代价,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你最在乎的姐姐江純冰,不信我们可以走着瞧。”

    明明知道这样的威胁没有用,明明知道这样会使她更加厌恶自己,可只要有一线刺激她醒来的希望他都愿意一试,当坏人又如何,他本来就是一个手段狠辣的大坏蛋。

    握起那纤细无力的手,公子哲不自觉得用力,瞬间江纯雪的手因为外力的挤压绯红,而她的手指不易察觉的颤动了一下。

    殷仁背着江妈妈往这边的病房走,云霆眼尖快速闪进病房说道:“哥,殷仁他们来了,你快走吧。”

    “走?走哪去?”公子哲侧笑问。

    “哥,这个时候你就别开玩笑了,还是快走吧。”云霆有些着急了,他不想公子哲和殷仁在病房打起来。

    “谁告诉你我在开玩笑,今晚我留在这哪也不会去。”公子哲无视云霆的担忧说完竟坐在了陪护椅上,一副坐等风雨来的悠闲神

    门恰时被推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风信子之安然远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