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裂痕

    做了那么久的乖学生,我都忘记了该怎么去叛逆,逃学,打架那仿佛都是上辈子的事。[guan m.]

    云曦主动要求和我坐一起,她大概真想折磨我吧,其实我觉得她和殷仁坐一起更能刺激我。

    “殷仁我口渴了,你去帮我买饮料好不好。”云曦可怜兮兮的摇晃着殷仁的手臂,样子就像一个萌气十足的小狗。

    殷仁毫不犹豫的点头,随后将目光转向姐姐:“冰,柠檬茶可以吗?”

    姐姐头也没抬,做了一个ok的手势。

    空气中我们四目相对,谈不上故意,也谈不上无意。

    “你要喝点什么?”

    “不用了,谢谢。”

    “殷仁快去啊,我都快渴死了。”

    在云曦的催促下,殷仁离开了教室。

    “纯雪,你和殷仁不是兄妹吗,怎么他知道纯冰的喜好,却不知道你的呢,他这个哥哥做的还真是偏心啊。”云曦故意抬高音量,声音大到整个教室都听到。

    我颇为无奈的看着这位大小姐,她以为这样就能刺痛到我吗,她也太低估我了。

    “云曦你在挑拨离间吗?”和殷仁同桌的姐姐目光柔和的望着这边,笑着问道。

    云曦白皙的脸瞬间有些尴尬:“冰,你真会开玩笑,我怎么会挑拨你们兄妹的感呢,我不过是好奇随便问问罢了。”

    “呵呵,我和你开玩笑哦,看你吓得脸都白了。”

    “好啊,你耍我,看我怎么惩罚你。”一笑一闹,快乐顿时溢满空气,所有人都被他们的快乐感染了,除了我。

    我不知道殷仁是以什么速度来回的,只见在这严寒的冬季,他的额上布满汗珠。

    视而不见说起来那么容易,做起来应该也不会太难才对。别过头,窗外的雪有些耀眼。

    额上突然一,我诧异的望着上方,竟是我最不喜欢的

    用手挪开牛,我再次震惊,云霆?是我眼花了吗?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是他的声音又是谁。

    “小然,你竟忍心抛下我,知不知道我的心都碎了。”

    我笑,这个家伙,总是出现得那么出人意外:“粘起来就好。”

    “可以这样吗?”

    “当然可以,只是不太好用。”

    云霆恨恨的敲了敲我的额头,将放入我的掌心:“快喝吧,毒死你。”

    “我就说你怎么会这么好心,原来里面放了毒药。”

    “对,放了毒药,名字就叫做思然是笨蛋。”

    我一直沉浸在云霆突然出现的喜悦中,所以不曾发现殷仁手中的矿泉水,那是我最喜欢的味道。

    “云霆,想不到会在这见到你。”云曦若无其事的笑道,在我看来笑容却是那样的牵强。

    云霆人如其名,如果是遇到不喜欢的人,他是绝对不会敷衍而是用雷劈死他们,哪怕那个人是他的妹妹。

    “云曦你是故意的吧,故意和我的思然成为同桌,你说,你有什么谋。”

    “云霆你也太小看我了,我没有你想得那么不堪。”云曦咬着唇,泪眼蓄满眼眶。

    “没有最好,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你若敢伤她分毫,我也定叫你生不如死。”殷仁不高不低的声线沉的砸下,威胁十足。

    云霆不悦的挑眉,待看清是殷仁后,他不怒反笑,低头在我耳边轻声笑道:“江思然,看不出这么快你就遭报应了。”

    我用手肘顶了他一下:“你不就是故意来看闹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云霆揉揉*前:“这都别你发现了……”预备铃兴奋的响起,阻断了云霆后面的话语,他不舍的捏捏我的脸颊“思然我要走了,记得我不在的时候要想我,不然我会活不瞑目的。”

    被他的话逗笑,虽然我也不舍得,虽然我也好想回到那个学校去,但是约定就是约定不可以违背,我不能再让爸爸伤心,让他们失望。

    教室里窃窃私语,不知是为我还是为云曦,想必都有吧。对了,我似乎忘记了一件事,云霆竟让我做到了无视殷仁,无视他的好,他的冷。

重要声明:小说《风信子之安然远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