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撒谎

    “什么叫很女生,我本来就是女生。”我给了他一个白眼。

    “没发现过。”展皓阳很欠揍的坦言。

    我在他对面的边坐下:“我走后,醉乡那边没有再找姐姐的麻烦吧?”

    “找过,不过不是欺负她,而是问你的下落,真是稀奇,公子哲居然会对你这个发育不全的假小子感兴趣。”展皓阳摸着下巴,誓要将我看穿。

    想起他最后一次来找我,我就不寒而栗,圣爵在他看来竟是无人看管之地,他想来便来。他说的惩罚她不想去想象也不敢想象。

    展皓阳突然走到我面前蹲下,握住我冰凉的手:“江纯雪,你很怕公子哲?”

    “没有。”

    “你撒谎,若是不怕,你就不会有恐惧在眼中。”

    我抽离出自己的手:“你看错了,我只是觉得天太冷,想早些睡觉罢了。”

    展皓阳重新握住我的手,真挚诚恳的说:“江纯雪,你记住如果遇到不能解决的事就来找我,我一定会帮你到底。”

    我笑:“你不会是看上我,想追我吧?”

    展皓阳放开我的手,一脸嫌弃的敲打我的脑门:“江纯雪,你脑子坏掉了。”

    “不是就不是,至于下这么重的手吗?”我揉着被弹痛的头额,很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被我推出房门的展皓阳,很不甘心的质问我:“哪有你这么能翻脸的女生,你要实在慕我,我勉为其难答应就是,你就说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展皓阳,你记住全天下男生死光,我也不会喜欢你。”我大声的喊着,门砰的一声关住。

    转头望向窗户,那里有一个女孩在灯光下面无表的站着。我推开窗户,万家灯火在这别墅的二楼上是感受不到的,洋洋洒洒的雪花借着北风飘入我的房间,在温暖的房子里转眼即化。

    “江纯雪,你骗人。”展皓阳的声音从隔壁传来。

    我侧脸,他在另一个房间探出了半个子,真担心他会摔下去。

    “你骗人,你说你要睡觉,却站在这看风景。”

    “不行吗?”三个字,我头一次发现我也是能爆发出强大气场的人。

    展皓阳委屈的瘪瘪嘴,哼的一声缩了回去,被人破坏了欣赏雪夜的心,我关上窗户,窝进了我的被窝。

    同样的梦,同样的模糊,我在快要看清眼前的景象时,一双有力的手遮住了我的双眼,他说不要看。

    翌,厚厚的积雪在阳光下大放光彩,姐姐坚持拉着我和殷仁堆雪人,展皓阳不时的给我们制造点麻烦。

    “江纯雪,这个雪人和你一样丑不可言。”展皓阳双手交臂的点评道。

    “谁说的,我们家的雪是最漂亮的。”姐姐替我打抱不平,还硬着殷仁一起附和。

    四个人围着雪人漂亮还是我漂亮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展皓阳一对三,却丝毫不输阵势,后来爸爸妈妈也加入进来。展皓阳一对五,直说不公平,硬是拉着殷仁和爸爸加入他的阵营。

    一场闹剧在一束白色玫瑰花中结束,花还没在我手中放,展皓阳一把抢了过去。

    “谁这么眼拙居然给你送花,我要看看。”他打开卡片的同时不忘损我“‘送给我最特别的女友,同桌’同桌,还有人叫这样奇怪的名字?”

    我接过卡片,上面龙飞凤舞的字体确实是云霆的字迹,想不到他连我住哪都知道。

    “你有男朋友了?”

    现在是我一对五,我淡然的抢回属于我的花束,环顾四周,搞不好那个家伙正躲在某个角落看着好戏。

    “我们进屋吧!”

    客厅里大家迫不及待的等着我坦白从宽,我闻着花的浓香,笑望着着爸爸妈妈:“爸爸、妈妈,我也交了男朋友,他是我的同桌,是一个和哥哥、学长同样优秀的男孩子。”

    我不知这算不算撒谎,应该是不算的,毕竟云霆也说了我是他的女友。

    “真的吗,他很优秀?”姐姐好奇的挽着我的胳膊问道。

    “嗯,很优秀。”虽然他有意隐藏自己的优秀,但是一颗真正的明珠是遮不住他的光芒的。

    “我们可以见他吗?”

    “我想是不能的,这在我们交往的第一天就约定好了。”

    “你不会是自己给自己一束花,然后来蒙我们的吧。”展皓阳颇为怀疑的瞄向我,展现出对我十二万分的不信任。

    “你若这么以为我也不会有异议。”余光偷偷的瞥向殷仁,他的无动于衷让我觉得自己是在自导自演一出闹剧,也罢,反正我演的也就是一场戏。

重要声明:小说《风信子之安然远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