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原来很伤心

    我笑着将手中的东西抬了抬:“过生怎么可以少了这些。”

    云霆接过我手上的蛋糕和啤酒:“算你还能做点实事。”

    我擦汗,这算什么称赞。

    “桌子太小,我们就坐在地上吃吧。”杨磊从阳台上取下凉席,铺在地上。

    “赞成,同桌你没意见吧?”云霆已开始帮忙了,我耸耸肩,没有反对。

    晚餐是三菜一汤,三荤一素,样子看着不错就是不知味道如何。

    “我先申明红烧和芹菜炒是我做的,酸辣汤和糖醋鱼是乖宝宝做的。”云霆指着几道菜自豪的介绍。

    我给他一个白眼,拿起筷子尝了一下鱼,不得不说杨磊的厨房功夫了得,这鱼做的很好吃很好吃。

    “杨磊你真是一个天才。”我忍不住夸赞。

    杨磊不好意思的笑:“你喜欢吃就好。”

    “哟,我们的乖宝宝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容易害羞啊。”

    “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厚脸皮。”我边说边夹了一块红烧,再次感慨老天太偏心,凭什么他们又帅又聪明,而我要受他们的嘲笑,真是太没天理了。

    “好吃吗?”云霆坏笑的瞧着我。

    “不好吃。”我很严肃的说道,还做了一个要呕吐的动作。

    “不会吧,”云霆有些犹疑的夹了一块“乖宝宝你不是说很好吃吗,难道你骗我?”

    “我……”在我横眉的威胁下,杨磊闭上了嘴。

    “很好吃啊,同桌你味觉是是不是出现了重大毛病。”云霆很享受的吃着自己做的菜,还不忘挤兑我。

    “你才有毛病呢。”我拿出啤酒打开递给寿星一罐。

    “我、我不喝酒的。”杨磊连忙摆手拒绝。

    “男孩子哪有不喝酒的,又不是要灌醉你。”

    “就是就是。”云霆也起哄。

    “好,我喝。”杨磊接过罐子将酒一仰而尽。

    “好,看不出我们家乖宝宝这么有潜力。”云霆说着也拿过一罐酒喝尽。

    气氛突然有些沉重,这一刻我深刻的体会到他们上有着一股强烈的痛楚,那是无人能触碰的伤口,埋得深,深到连自己都不敢挖掘。

    我也将手中的酒一口倒入肠胃,这一夜注定是属于我们这些孤单落寞的人的。划着拳,行着酒令不醉誓不罢休。

    生歌在这个简陋的窄小的房子里欢快的响起,我们大笑着,大笑着,仿佛这样那些该死的伤痛就能远离我们强大的心。

    杨磊我是第一次知道他是个孤儿,父母为了救一个与他们不相干的孩子而被人活活打死。五年来他一个人在一位好心人的资助下勉强的生活着,他不知道他的姓名不知道他的长相,甚至不知道他在哪座城市。他感激他,他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报答好心人的资助。

    我醉得晕晕乎乎,抱着杨磊告诉他我绝对支持他,虽然我什么都没有但是精神上绝对支持。杨磊也傻乎乎的冲我笑,最后醉倒在我怀里。

    云霆的酒量很好,三个人唯独他没有喝醉,他收拾完残局,将他的乖宝宝抱到上,扶着我离开。

    我推开他的扶持,摇摇晃晃向前走,天地在旋转,我迷茫的望着天穹不知该迈左脚还是右脚。歪着脑袋盯着后的云霆,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应该是在想一些往事。

重要声明:小说《风信子之安然远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