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矛盾升级

    见我不说话,公子哲说出他的条件:“若是你肯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立马放你们走。【绝对权力】”

    “江纯雪。”

    一个名字换三个人全而退,这样便宜的买卖我没道理不做。

    “江纯雪,这么柔美的名字和你的格真是一点都不搭。”

    “搭不搭不是你说了算的,请履行你的承诺,放我们离开。”

    “我公子哲一诺千金,江纯雪你可以带你的人走了,我醉乡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我淡淡一笑算做回答,带着姐姐和殷仁朝大门走去。

    公子哲的手下一一起立,看怪物的盯着我们,仿佛我们对他们的老大施了什么妖魔法术似的。

    “少爷,不能放他们走,她是上次打伤我们众多兄弟的假小子。”

    一个比我们大的青年指着我们高喊,其他人闻言迅速成排站,挡住我们的去路。人要倒霉喝凉水都会塞牙缝,我的头发较之先前长了不少,不想还是被认出来了。

    醉乡的大门被那家伙关上,要硬闯出去怕是难上加难。

    没办法擒贼先擒王,我虽不能擒王,但是说服他还是有希望的。

    转仰望二楼,那目光颓废却清明睿智的妖孽男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你们的少爷已答应放我们,你们这样不是让他言而无信吗,还是说你们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哼哼,死到临头还敢挑拨离间,老子今天就让你竖着进来横着出去。”骂骂咧咧的男子拿着一个酒瓶就向我冲来。

    出手的不是我,殷仁一拳将他打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站在他后,一股暖流从心田缓缓而过。这是我喜欢的少年啊,每当危险来临,他总是奋不顾的用他单薄的体替我们挡去灾难。上一次我受伤他比自己受伤还要难过,他说以后再也不会放我一个人孤军奋战,今他们明明有机会先走,可还是毅然决然的留下来,真是笨蛋!

    我们被层层包围,醉乡的人凶神恶煞的瞪着我们,手中的武器晃得人眼睛难受,我想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我们早已死过千万遍。

    莫名的焦躁,压得我喘不过气,仿佛体内有什么东西在撞击着我的灵魂,呼之出。不待我深究,姐姐就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扶住我,满脸担忧。

    或许是我的脸色比她还要苍白,她连决堤的泪水都被吓了回去:“我们投降好不好,为什么一定要斗得你死我活呢?”

    我强压住那股来势凶猛的绪,捏捏姐姐光滑如玉的脸蛋:“傻瓜,我们压根没想过要打架,是架主动找上我们,不还手就等于挨打,所以呀我才一再叮嘱你不要出入这种复杂的场所,后果你看到了,我们这次就当是买个教训,以后一定不要再忘记了。”

    买个教训,呵呵,这个教训貌似还严重。

    当我们准备大打出手时,一声住手吸纳了所有人的眼球。公子哲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有意,又出现在那二楼的护栏前,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们。

    “少爷,这三个人是上次来闹事人的同伙,他们两个还打伤了我们不少人。”小虎?不得不说我太善良了,早知道下手重一点。

    公子哲听到这话不但不生气,反而笑得越发放肆,整个大厅都振了。

    他一步一步走到我面前:“江纯雪你还说你不是宇辰枫的人,上次带头闹事的可是他的心腹展皓阳,你们若不是一伙的,你帮他做什么?”

    话语里还透着消散不去的笑意,不过傻子也能听出里面的杀气。

    “我说过是你们伤害我姐姐在先,至于宇辰枫和展皓阳怕是让你失望了,我跟他们不熟。”

    “臭丫头,你们明明是一伙的,江纯冰是宇辰枫的女朋友,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小虎愤愤不平的囔道。

    “公子哲你答应放我们走,你想出尔反尔?”

    “我答应放你走不错,可你们走了吗,不但没走还打伤了我的手下,江纯雪他是不是你打伤的?”公子哲指着被殷仁打伤的男子风轻云淡的问道。

    “是我打伤的。”

    “殷仁……”我的喉咙突然就堵塞了,说不出话来,这个傻瓜,公子哲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有人承认就好,血债血还这个道理你懂吧?”

    殷仁冷漠的眸子里没有丝毫的胆怯,他刚毅的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坚决。

    我冷笑,这个人从头到尾也没打算放过我们,展皓阳沾染上你的人是不是注定要走霉运。

    在我出神之际,殷仁和公子哲打了起来,他们的实力都不容小觑,但公子哲明显更胜一筹。

    作为黑道大哥的独子,本危险就比普通人多出几倍,从小练武的公子哲出手狠快准,不给殷仁半点喘息的机会。

    殷仁的武功虽然不错,但毕竟只练了四年,加上他处处留,绝不是公子哲的对手,胜败从一开始就已注定,只是没想到殷仁会败得这么快。当公子哲一腿扫向殷仁受伤的胳膊时,我再也无法做到袖手旁观。我的双臂硬接下公子哲的攻击,体不受控制的倒退,心中暗暗庆幸自己出手及时,否则殷仁的胳膊非残即废。

    “怎么要换人打?”

重要声明:小说《风信子之安然远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