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威胁无效

    我如愿见到了姐姐,她看起来受到不小惊吓,口中唤着殷仁和我。[?官场-小说]

    “把她还给我们。”

    “我不信你真的会杀了小虎。”

    “少爷……救我!”那个叫小虎的险些哭出来,眼泪生生被公子哲的笑容了回去。

    “我再说一遍一人换一人,她和宇辰枫没有任何关系,是那个叫秦妍妍的女孩骗了你。”

    “成交!”公子哲突然爽快起来,示意手下人将姐姐放了。

    姐姐得到自由,跌跌撞撞的朝我们跑来,殷仁伸出双臂将她拥在怀里安慰。

    “你的人我已经放了,我的人你打算什么时候放?”公子哲不慌不忙的问道。

    我瞟了一眼大厅,现在放人,根本就没有任何胜算,况且我不认为他会好心到放我们离开。

    “放他们两个离开。”

    “不行。”殷仁和姐姐异口同声的反对道。

    “殷仁你忘记进门时自己说的话吗,你说救出姐姐,你们就离开。”

    “那是你故意曲解,我说的是我们三个一起离开。”殷仁看了我一眼,冷冷回道。

    “雪,你不走我也不走。”姐姐居然也跟着殷仁犯倔。

    公子哲一言不语的冷眼旁观着,嘴角噙着一抹笑意若隐若现,这个男人是不会让我们平安离开的。

    “闭嘴,江纯冰你若真的那么在乎我的死活,就不会不听我的话到这里来找死,还蠢到一次又一次的被秦妍妍骗,现在我高兴救你,你就该感激的滚蛋,不要再在这拖累我。”

    “雪……”姐姐错愕的瞪着我。

    “不要叫我,你若还当我是你妹妹就快滚,滚得远远的。”原谅我吧姐姐,这个时候我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你恨我,然后绝决的离我而去。

    “我不滚。”姐姐泪如雨下,倔强的反驳。

    “殷仁,我命令你带她离开。”

    “冰,你自己离开可以吗?”殷仁凝视着姐姐,用着我从未见过的温柔问道。

    “我不要先走,仁,你不要赶我走。”抓住殷仁的胳膊,姐姐苦苦哀求。

    “好,我知道了,雪你不要再说那些违心的话了,我们是绝不会离开你半步的。”

    我望着侧的两个人,我忘了殷仁对江纯冰永远不会说一个不字,而江纯雪对殷仁说不字时就会受到锥心的惩罚。

    “叫他们让开,我们出了醉乡,一定将他毫发无伤的还给你。”无力的赌注,但不试怎知没有用。

    “你在玩我吗?”公子哲脸上的笑意越发妖孽,像是捕猎前嗜血的兴奋。

    “没那个打算,公子哲你若真想跟宇辰枫对着干,那就带着你的人直接杀到拉斯维加,我们不过是圣爵中学普通的学生,玩不起这些打打杀杀。”

    “雪,你怎么可以挑唆他对付辰枫学长呢?”姐姐的质问无疑是一道雷,注定要炸得我们粉碎骨。

    公子哲妖艳的眸子里闪着灿烂的光芒,那是一种危险的眼神。

    “你若真想杀就杀吧,我这到处是摄像头,不介意帮你录制一段作为永生的纪念。”

    “雪。”姐姐终于意识到自己闯了祸,她颤抖的声音几乎没了生气。

    我将手中的人质打晕,杀人这种事正常人都不会做。至于公子哲是不是正常人我就不得而知了,或许很快就会见分晓。

    “若是想打架就快点,我们三个奉陪到底。”既然不能毫发无伤的离开,索就找几个垫背的来平衡一下心态。

    公子哲余光瞥了瞥晕死在沙发上的小虎,不以为然的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打架了,小女生你是自己多想罢了。”

    “你的意思是放我们走?”

    “为什么不呢,你不是说你们和宇辰枫没有关系吗?”

    我无语,敢我一直在被人当猴耍,还耍得很卖力。

    “那就多谢了。”我护着冰想要撤离。

    “我放了你的人,你一句多谢就想了事吗?”公子哲拦住我们的去路似笑非笑的说道。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异常好看的脸,听说妖孽之所以是妖孽除了长着一张惊世的脸外还有一副狠毒的心肠,不知是真是假。

重要声明:小说《风信子之安然远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