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最强对手

    晚上八点我和殷仁准时出现在醉乡门口,流光溢彩的霓虹灯打破了夜的寂寞。

    “救出冰我们就离开。”殷仁拉住里走的我,再三嘱咐。

    我侧头望着一脸担忧的他,点点头。

    还没等我们搜寻,几个男子就拦住我们:“这里今晚不营业,你们到别地去吧!”

    想不到这么大的排场,我们是不是该高兴,醉乡是给足了我们面子。

    “我要见江纯冰。”

    几个男子闻言一字排开,为首的一个防备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我们跟在他后面,被引上二楼我常坐的那个位置。

    “两位请在这休息片刻,我们少爷马上就到。”

    “好!”我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楼下门口有十几个人把手,楼梯口错落的站着五六个人,其他地方三三两两加起来也有十几个。

    服务员端上两杯鸡尾酒,一溜烟的跑开。

    我玩弄着手中的杯子,里面红色的液体让人忍不住的反胃,我压制住那股作呕的强烈感觉,杯子在手中止不住的颤抖。

    殷仁适时的握住我的手,接过杯子,将里面的酒一仰而尽。

    随着红色液体的殆尽,我的心绪恢复正常。爸爸说自从我撞到了脑袋,就对红色有着本能的排斥和恐惧,所以家里没有红色,特别是大红色。

    “你们打算让我们等多久?”我不善的目光盯着为首的男子,等待着他的解释。

    “这个,少爷马上就到。”

    “马上是多久,我来不是为见他,我姐姐呢?”

    “这个,江小姐跟少爷在一起,还请你们耐心等待。”男子说着眼睛不住的往门口徘徊。

    殷仁拍拍我的肩,示意我冷静一点。

    我无法冷静,现在姐姐在他们手里,我连他们想做什么都不知道,真是想不明白姐姐来醉乡做什么,她不是答应我,再也不会来这个地方吗,为什么要出尔反尔。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时,一句气壮山河的少爷,招回了我的魂魄。

    公子哲,21岁,为人狠辣,做事随心所,是z市黑道老大公子逸的独子,其作风虽不及他父亲那么残暴无,但也差不到哪去。

    灰色的上衣两粒扣子不羁的敞开着,张狂而颓废,一张轮廓分明的脸仿佛是造物者的偏,可谓尤物中的尤物,那妖孽的脸庞带着妖孽的笑意,在你惊叹他的俊美时,你就输了一半,他要的就是你放松戒备,然后给你致命的一击。这样的人绝不是良善之辈,他狠起来是普通人无法承担得起的。

    他双手插入裤子的口袋,斜着栏杆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我们。

    “你们还真敢来。”像是在生气,又像是在赞赏,邪气横生。

    “冰在哪?”这一次开口的不是我,殷仁桀骜冰寒的眼神丝毫不输那个公子哲,有一瞬间我觉得殷仁很有做黑道老大的潜质。

    “江纯冰,你们是她什么人?”

    “你不是知道,才让我们来的吗?”

    “她上次带人来我的地盘砸场子,你们觉得我会轻易放过她吗?”

    “你想怎样?”

    “宇辰枫,我要他用胳膊来换我手中的人。”

    “你以为江纯冰是宇辰枫的什么人,恋人?”我手紧握成拳,这个无赖今天根本没打算放人。

    “你们圣爵和宇辰枫走得近的只有她一个女生,能走近宇辰枫的没几人,于公于私我都要好好招待她, 不然怎对得起我那些受伤的兄弟。”公子哲笑容里泛着不易察觉的玩味,目光有意无意的瞥过我和殷仁。

    “既然你针对的是宇辰枫,又为何要我们过来。”我将心放松,往沙发上一靠,浑自然而来的散发出少有的凌厉。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现在轮到我提问,你们和那女孩是什么关系?”

    “自然是家人,我姐姐呢,我要见她。”

    “她是你姐姐,还真是格迥异的两姐妹。”

    “这个不是你该心的问题,请立刻、马上带我姐姐过来。”

    “如果我拒绝呢?”公子哲说得漫不经心,语气里的挑衅显而易见。

    我学着他漫不经心的样子,端起桌上的空酒杯,出其不意的拎住先前那个给我们带路的男子,破开的杯紧贴他的颈项,随时准备着割破他的喉咙。

重要声明:小说《风信子之安然远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