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只是为你心疼

    仿佛是为了印证我第六感的精准,我瞥见宇辰枫进了姐姐刚刚进入的那个包厢,贵宾专属。[guan m.]

    “殷仁,我们在这等姐姐。”我不知自己说这话时是怀着怎样的心,但我知道我怕,我怕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受到伤害。

    殷仁沉默的盯着包厢紧闭的大门,从不喝酒的他喝了人生中第一杯酒。

    时间在一秒一秒的过去,拉斯维加的人越来越多,大厅的尖叫声随着**的舞曲一浪高过一浪,几乎将我和殷仁湮没。

    小心的打量着殷仁沉的脸,余光偷偷的瞄向左手腕的手表,时针指向10,心再也不能平静的对自己说冷静,现在的每一秒对我们来说都是煎熬 。

    豁然起,拉着殷仁冲到包厢门口,一脚踹开了房门,在门开的那一刻里面的人和门口的人都震惊的望着对方。

    两三个男生和两个女生嗨皮的抢着麦克风,她们疯抢的行为在我踢门的一刻静止不动。

    我快速扫了一圈房间,在沙发的一角找到了一脸惊慌失措的望着我们的姐姐。

    “江纯雪!”

    顺着声音,我看了一张久违的脸,展皓阳,没想到姐姐一直排斥我见的少年竟是她要在一起的人。

    我无视他的惊喜,走到姐姐面前,拉起她的手就走。

    “等等!”展皓阳张开双臂挡住我们的去路。

    “让开!”我冷冷的吐出两字。

    “江纯雪你姐姐没说要走,你凭什么强迫她离开。”展皓阳那该死的邪笑又挂在脸上,看起来非常的欠揍。

    我极力控制那股暴走的绪,再次警告:“让开!”

    “如果我说不让呢?”展皓阳存心和我杠上了。

    一直不说话的姐姐反握住我的手,哀求道:“雪,不要闹了,这里都是我的朋友,仁,你也过来帮我劝劝雪,他们真的没有恶意。”

    一直僵立在门口的殷仁听了姐姐的话,真的将我抓住她的手扳开:“雪,冰说的没错,她只是和朋友来放松一下心,你应该信任她。”

    我望着眼前的两个人,心痛到无言,早就习惯了不是吗,只要是姐姐说的,他都会无条件的支持,哪怕他是多么的不认可多么的不愿。殷仁,我并没有嫉妒姐姐,我只是替你着急。这个地方不是姐姐应该来的 地方,我能感觉出她这几天的变化全是因为这。这里的男生每个都那么的好看,每一个都是你的威胁,你不该如此纵容姐姐,要知道成全有时不一定是幸福,也可能是毁灭,而我不想看到姐姐和你一起被人毁灭。

    深深的吸一口气,直到所有的绪被冷化:“好,我不闹,殷仁你留在这照顾好姐姐,我累了想先回学校。”

    “你不能走!”展皓阳不知死活的拦住我的去路,似乎真的要和我拗到底。

    我微微的挑动眉头,嘴角噙着少有的无,这是我每次在武馆训练时都会露出的表

    躺在散发着泥土味的青草上,漫天的繁星赶不走我的落寞。我从来没想过我们三个人的关系会变成这样,展皓阳这一刻我恨你。因为你带坏了我最的姐姐,她看我的眼神不再是温柔,而是不满和埋怨。

    在夜店我没有动手,因为那个人,我的手在他的手中变得无力。宇辰枫,那个好看的少年,他说女生不应该打架,不敢相信我就为了这句话收手了。

    殷仁野蛮的将我拉出拉斯维加,不容拒绝的将我塞进的士里,在车开动后他又毫不犹豫的返回包厢。

    凉爽的风将我的短发吹翻,我伸出手遮住那冰清皎洁的月光,回忆着,反省着,终究不明白自己在计较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风信子之安然远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