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进圣爵

    星星错落在夜空之上,一轮弯月钻出厚厚的云层,皎洁的光带着冷冷的凉意,不时有轻风拂过,飘来芬芳的香气。【官场】

    我坐在阳台的千秋上,心里空虚到恐慌,我江纯雪是江家的二女儿,12岁以前的记忆据说因为摔了一跤撞到了头所以奇迹般的全部消失了。12岁的记忆应该不是那么重要吧,可是心里还是会觉得难过,毕竟人生平白无故的缺了一角。

    每当我惶恐不安时,殷仁总是适时的出现在我的边,他的眼睛仿佛会施盅,哪怕他一句话不说我也会感到心安。

    殷仁,想到这个名字我就会心疼,姐姐说他是一个孤儿从小被爸爸收养,除了爸爸和她,他从不跟任何人说话,包括我。

    姐姐江纯冰,看见她,我就会在想世界怎会有这么美好的人呢,仿佛遗落在人间的天使,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只要她一个微笑,你就甘愿为她付出一切,哪怕是自己的生命。殷仁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初三终于结束了,我想继续留在z中学,可爸爸坚持送我们去圣爵中学,姐姐举双手赞成,殷仁从不会反驳姐姐的意见,一比三,我落败。其实我是真的不想去圣爵,我想待在平凡的世界,圣爵那所贵族学校注定是不平凡的。后来的一切都证实了我的想法是对的,如果我知道我们的命运会那么的纠缠不休,那么就算是被爸爸打死我也绝对不会踏入圣爵一步,但是前提是如果。

    报道第一天,姐姐拉着我和殷仁兴奋得眼睛不知该往哪边停放,不得不说圣爵是豪华的,那是z中学没法比拟的,我们就像是三个土包子进城,说得有文化点就是刘姥姥进大观园。

    好不容易注册完毕,我们的激褪去了一大半,九月的天气带着盛夏的浪,我们大汗淋漓的在学校长廊前行着,还不忘瞄几眼粘贴在那的画报。

    “仁、雪,你看这个人是不是对面走过来的那个人。”

    我看了一眼校刊,又望向越走越近的男孩,展皓阳,那是一个怎样的男孩呢,看到他你就会被他俊朗的笑所吸引,他说话时喜欢你看着他的眼睛,他不高兴时会强迫你说笑话哄他开心,你难过时他会不知所措的帮你擦眼泪,然后做一切荒诞却不失浪漫的事唤回你的好心。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我所描述的样子。

    展皓阳脚步生风,快速的越过我们,冲着我们相反的方向疾步而去。

    “好奇怪的人,既然有急事为什么不跑呢?”姐姐嘀咕着,显然没发现后的人因她的话脚步明显的一滞。

    殷仁的的反应永远是那么的敏锐,他谨慎的盯着返回来的展皓阳,冷漠的眸子里开始有了焦距。

    “小美女你的建议很好,你是高一的新生吗?”

    姐姐窘迫的红了脸,她下意识的望了一眼殷仁,或许连她都不知自己有多依赖这个如同冰块一样的男孩。两个人仿佛心有灵犀,殷仁也正静静的回望她。

    可能是受不了这“含脉脉”的对视,展皓阳把目标转向了我。

    “你也是新生?”

    我没有姐姐的腼腆,但我很计较他和我说话时省略掉小美女的称呼,在后来的后来,展皓阳告诉我,他是故意的,但没有告诉我原因。

    “是!”言简意赅一向是我的作风,有时候我甚至怀疑是不是和殷仁待在一起的时间过久,以致被他传染了。

    展皓阳仿佛没听出我疏离的语气,他冲我爽朗的一笑:“我叫展皓阳在高三a班,若是遇到什么麻烦或是暗恋上我都可以来找我。”

    姐姐的嘴巴张得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也许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自恋的男生。不知是不是错觉,我好像在殷仁的瞳孔里看到了隐忍的怒气。不知是为姐姐还是为我,我想应该是为姐姐吧,他那么喜欢她不是吗?

    12岁以前的记忆到底是怎样的呢,殷仁我曾对你很恶劣吗,可惜我什么也想不起来。看到你那么在乎姐姐,我很开心,但也很失落。失落?这词无故的蹦出脑海还真是吓人一跳。

    “雪,他真是这上面的这个人吗?”姐姐不可置信的指着隔着玻璃的照片。

    上面的少年脸上一点表也没有,似乎带着嘲讽和鄙夷,冷漠的神可以跟殷仁有的一拼。真的很难将刚刚的人和这照片联系在一起,不过上面的文字倒比照片诚实。

    校长大人的独生子,从小被严格教训,成绩全优,唯一的缺点是格,圣爵有名的花花公子校园明星榜上排名第二。

    “殷仁你说你以后会在这排名榜上的第几位?”我笑着看向我边的少年。

重要声明:小说《风信子之安然远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