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王之酒宴(三)

    “胆子不小嘛,aste

    ”

    高傲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英雄王一脸不爽地看着罗皓文dm

    “本王赐予你发言的权利,没想到你居然夺走了令本王愉悦的女人你要怎么补偿本王的损失?”

    “提出劝谏导正王的过失,这本来就是王边谋臣的职责”罗皓文不卑不亢地回应,拿出一个东西递给英雄王“如果想要获得愉悦,相信这件物品会让你满意的”

    “狮子的玩偶?”对于罗皓文奉上的狮子玩偶,英雄王看来很生气,背后已经展开了圆形的光门“你在敷衍我吗?用这种粗劣的玩偶……”

    “请不要这么急着下结论,英雄王”罗皓文的声音依旧不卑不亢“这件玩偶的功能,相信您会满意的”

    一边开口解释,罗皓文一边演示着这个小狮子的功效这狮子玩偶当然不会是凡品,这是利用自己空间中殖民船的工厂所制作的,是由魔力所驱动可以发出幼狮的叫声,也可以走动,还能靠吃下灌注魔力的宝石来补充能量无论是英雄王还是罗皓文当然都注意到了在演示的时候的时候,sa

    e

    的眼睛一直随着这个可的小狮子在移动,脑袋上的卷毛也不停地晃动

    “嗯,看上去还算有趣本王就勉为其难地收下这件贡品了”英雄王对此表示满意,将狮子玩偶拿在手中,从宝库中取出一颗魔法宝石放到狮子玩偶前面,小狮子立即张开嘴将魔法宝石吃了进去,还发出“喀嚓喀嚓”的咀嚼声之后打了个滚,用爪子拍拍肚子表示吃饱了

    “哈哈,真是有趣,这可是从来没见过的有趣玩具啊”英雄王发出满意的笑声,当然不是狮子多有意思,而是sa

    e

    现在的表实在是很有意思

    e

    的表中混杂了想要保持风度的僵硬,少女对狮子控制不住的喜,想要伸手触摸的渴望,以及的失礼的害羞这让英雄王感到十分中意

    “很好,aste

    ”对于“玩具”英雄王上下丢着狮子玩偶,看着sa

    e

    努力想要偏开视线眼神却依旧不由自主地随着玩偶上下移动的涅满意地的微笑“本王封你为本王的近侍,负责本王的饮食起居”

    “喂,a

    che

    ‖你这样的决定欠妥吧

    现在并未选择追随的王者,你的决定可是不起作用的啊”对于英雄王的擅自决定,征服王不乐意了“aste

    可是本王看上的军师,对于aste

    的归属,本王可是要争上一争啊”

    “怎么把目标换成我了?”罗皓文的表很无奈“为了sa

    e

    这名美女也就算了,我可是男人哎……糟糕”

    话一出口罗皓文就后悔了无论是吉尔伽美什,还是亚历山大,都是有着明确记录的同恋属自己这样一说后四周弥漫起一种令人吐血的暧昧感

    e

    表古怪,丽丝菲尔则是捂着嘴轻笑

    还好,这种诡异的气氛很快就被打破了有一名不速之客突然出现在庭院的四周准确的来说,不速之客并不是一个,而是一群……拥有不同的形,相同的骷髅面具和黑色服装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在被月光照亮的庭院中浮现出来这是——或者说这些都是本来应该退场了的英灵,

    “……这是你的aste

    所为吧?英雄王?”ride

    满脸凝重的盯着围绕在四周的assassin询问道

    “谁知道,本王可没有闲心去弄懂那些杂种的想法”英雄王一脸不屑地耸了一下肩不过很容易看出他的心并不好虽然是言峰绮礼的从者,但想必派出assassin是他的老师远坂时臣的意图虽然时臣是英雄王的aste

    ‖实则英雄王视之为臣子虽然这场酒宴是由ride

    发起,但是英雄王也是参加的宾客自己作为宾客参加的酒宴,臣子却派出杀手搅乱这等于是扫了英雄王的面子

    “怎么回事翱assassin怎么一个接着一个的……不是每个职阶只有一人吗?!”眼见敌人渐渐近,韦伯发出近乎惨叫的叹息声

    e

    则是神色凝重地护住了丽丝菲尔

    “——你说的没错,我们是一个个体,同时也是一个整体的se

    ”assassin们用不同的嗓音异口同声地说着,而后发出了诡异的邪笑声

    “哈桑·萨巴赫,阿萨辛派的暗杀者,别号山中老人”罗皓文淡淡地翻动着手中的宝具书“虽然实际上有许多人,但是名号是唯一的因此形成了这种鬼样子的英灵——虽然有多个个体,实际上魔力只有一名英灵的魔力”

    “嗖——”一柄飞刀向着罗皓文飞来罗皓文淡淡地躲过

    “艾果然还是对我有所憎恨啊”罗皓文微笑如果按照自己经历过的历史来说,最后一代的山中老人以及阿萨辛派正是被忽必烈和罗皓文率军全歼的

    “喂,assassin啊

    可是吾所看重的军师,如果再出手的话,吾可不会坐视不理啊”征服王站起来,用自己的大嗓门向着四周的assassin们发出警告

    “无妨,ride

    ”罗皓文微笑着拍了拍征服王的肩膀“这场战斗是属于我的,我没有回避的理由”

    “喂,你确定吗?现在你可是aste

    ‖而不是别的职阶啊”罗皓文的话让ride

    很不解“你的宝具不是困人和收集报的吗?”

    “征服王艾虽然我曾辅佐的王者未曾与您相见,但是我还是消您能见识一下,后世被评为超越您功绩的王者手下的军队”罗皓文的目光对上了征服王,征服王看到他的眼中透露着自信

    “哦~是这样吗,那我就见识一下好了”征服王露出信任的微笑点点头

    “过去,我曾经为世界拔出了阿萨辛派这个毒瘤……”强大的魔力从罗皓文体中涌出“现在,你们仍旧不会是我的对手啊那份败亡的记忆,就好好地回想起来吧!”

    随着话音的落下,众人只觉的周围的景色忽然改变,月光下幽静的中庭花园,以及酒桌酒柜全都不见了万里无云的晴朗碧空,拂过脸颊的清爽微风,充满绿意的广阔草原,一直延伸到天地的交接之处

    “暂时侵蚀现实世界,将心里的场景具现化……这是……固有结界?!”丽丝菲尔惊讶道当然,惊讶的不只是他一个人,还有站在视野开阔的草原上茫然四顾的assassin们

    “轰隆隆隆……”大地开始震颤,远方出现了奔驰而来的骑兵队伍,马蹄声与战士们的呐喊之声由远及近,让整片天地都为止震颤随着一声尖锐的声响,骑兵们整齐地汀了马,在广阔无垠的草原上排开了军阵骑兵们的脸都看不清楚,但是强壮的躯和勇猛的气势,以及背上的强弓与的手中雪亮的马刀,无一不在向着世界宣示,这是一支强大的威武之师

    “噢噢噢,这种血沸腾的感觉——”ride

    豪爽地大笑“与我的军阵何其相似啊aste

    艾吾越来越中意你了啊”

    “那是,当年的aste

    吗?”望向军阵的方向,众人看到了军阵中央的那名头戴白银盔,披赤红披风,戴着半脸铁面具,手持军旗的骑士当然,其中超过半数的人都感觉这打扮和“军师”的份差异有些大

    “兄弟们,这次的敌人就是那几个孱弱的黑家伙”罗皓文清朗的声音传到了众人的耳朵里“所以,无需变阵,以绝对的实力踏平他们!”

    “是!”明明是万人的队伍,这声回答却仿佛像是一人传出军旗一挥,马匹再次跑动起来,奔腾的骑兵们像是汹涌的海潮涌向脆弱的沙城堡一般,向着assassin们涌去

    “回想起来吧!铭刻于你们记忆中的恐怖与敬畏!然后,在这横扫世界的军阵面前匍匐倒地吧!”

    “铁骑威光的继承——!”

    **************************************************************

    战斗的结果毫无悬念,assassin满打满算才40来人,还不是适合正面作战的类型即使这些骑兵的战斗力只有普通人类的水准万人的队伍也不是他们能对付的几乎是一个照面,assassin们就被淹没在军阵中,直接被马蹄踩成了渣渣,或者说,渣都不剩

    “那样的风景,是汝与将士们曾经一同奔驰过的土地吧”解除了固有结界后

    将自己的金杯斟满酒,喝了一口后递给了罗皓文“军师艾果然你和我的王道是最相配的呢要加入本王的麾下,与我的战车一同驰骋吗?”

    “虽然确实是有这种意向,不过现在恐怕不行呢”罗皓文接过金杯一饮而粳笑道“毕竟作为军师的我可是安排了一些战术谋略,如果不能实现的话就感觉太可惜了……但是,我们现在已经算是盟友了呢”

    “哈哈哈……虽然有点可惜,不过这样也好”征服王大笑“那么就让我看看,你的谋略实施后会带来什么样的有趣结果吧”

    “哼,杂种,居然胆敢拒绝本王的邀请?”看到罗皓文似乎和征服王结成同盟,英雄王看起来不爽了

    “英雄王,我并不想与你战斗”罗皓文摆了摆手“另外,请稍安勿躁,舞台已经渐渐完成了,相信英雄王陛下也会喜欢我所安排的表演的”

    “好吧,我就姑且相信你了”英雄王摇晃着酒杯,看来是接受了罗皓文的说法“但是如果这表演不够精彩的话,你可要做好面对本王震怒的准备”

    “至于骑士王……”罗皓文看向sa

    e

    ‖突然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恐怕我会最早与你一战……当然是在你和ance

    决战之后”

    “为什么?我觉得,我们并没有为敌的理由”sa

    e

    皱起了眉头明明之前罗皓文还善意地批评与指正了她,现在却向她宣战?

    “呼呼,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战斗,无论是我还是你”罗皓文并没有直接地回答,而是淡淡地微笑“另外,请不要把我当成梅林我并不是你的老师与谋臣”

    “……”sa

    e

    沉默,罗皓文说的并没有错

    并不是自己的谋臣,而是圣杯战争中的对手对方虽然像个品德高尚的骑士一样劝诫自己,但是并没有拜服于自己的麾下

    “另外,比起亚瑟王,我还是更喜欢阿尔托莉亚啊”坏笑一下,罗皓文突然拿出了一个东西,这东西是罗皓文特意让工厂制作的“狮子sa

    e

    ”的等手办因为是软材质,所以是可以抱着睡觉的

    “这这这这……这简直是……”sa

    e

    当然能看出这个玩偶是模仿自己的涅制作的,顿时怒意上冲,但是虽然感到愤怒,她又觉得这个玩偶很可“简直……简直……简直是对我的……的……的……”

    “的”后面的话说出不来了

    e

    头上的呆毛也纠结地扭曲要说“侮辱”有些不舍得,但是要说喜欢又说不出口

    “是给本王的贡品吗,本王就笑纳了”英雄王满意地点点头,而后向着“狮子sa

    e

    ”的等手办伸出手

    “等等!英雄王……”sa

    e

    连忙出声道但是出声后却更加的纠结了

    “哦?女人,说出理由吧,为何阻止我的动作?”英雄王饶有兴致地看着sa

    e

    ‖手上也没有停,而是揉着“狮子sa

    e

    ”手办的脑袋这手办的做工很好,英雄王也对其手感很满意另外,虽然并没有明说,实际上英雄王也是很喜欢狮子的

    “这……”sa

    e

    张口结舌不知道应该说出什么样的理由这个手办很可,sa

    e

    也忍不住想要将之抱在怀里,但是这手办的样子却是对她形象的“侮辱”……或许并不能说是侮辱?但是如果真的要下手毁掉这个东西的话,sa

    e

    也觉得下不了手

    “小小的工艺品,能得到英雄王的垂青也是荣幸”罗皓文淡笑着回答,意思是将这个送给英雄王了

    “sa

    e

    ‖若是喜欢的话,就说出来吧”英雄王用高傲又带着几分戏谑的语气说“只要你答应做本王的女人,无论是小小的玩偶,还是本王的宝库,本王都赐予你共享的权利”

    “你在说什么疯话!a

    che

    亚瑟王不属于任何人!”sa

    e

    怒道

    “呼呼,但是你已经‘不是’亚瑟王了,sa

    e

    ”a

    che

    的嘴角漾起一丝微笑“既然你的国家和人民现在已经不需要你来拯救了,那么就把剑扔了,做我的女人吧”

    “即使现在的不列颠已经不需要亚瑟王来拯救了……”sa

    e

    低语道,而后将誓约胜利之剑的剑尖指向英雄王“但也不代表我会成为你的女人!你会为自己狂妄的言语付出代价的,a

    che

    ”

    “算了,今天就到这里吧”英雄王挥了一下手,嘴角带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离开了“继续绽放你自己的光辉吧,你可是我所看上的女人”

    “期待与你交战的一天啊sa

    e

    ”征服王也挥了挥自己蒲扇般的大巴掌,呼唤出牛车离开了

    “那么我也告辞了”既然宴会已经结束,罗皓文收起了桌上了残羹嗜,一躬就消失了

    e

    本想叫住他的,却并没有成功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穿越之天神职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