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玛奇里?佐尔根

    “这是怎么回事!”回到临时居所,罗皓文对着一哥特装束的贞德凌乱了

    “从小就想试穿一下这种贵族式的服装了”虽然被穿上了华丽得不像样的哥特风服装,但是贞德似乎并没有感到生气而是兴致勃勃的转着圈欣赏“这个时代真是好呢,平民就能买到贵族式的服装衣服的料子穿在上也如此舒服”

    “美狄亚,肯定是你……”罗皓文的嘴角抽搐看向美狄亚,美狄亚则是对他报以无害的微笑

    既然贞德自己愿意,也能满足美狄亚的兴趣,罗皓文也不好去阻止,只能以无奈的表应对

    “主上,我有个请求……”美狄亚拿出了自己的宝具“破尽万法之符”,双手奉给罗皓文“能否将从者sa

    e

    抢过来呢?”

    “……你想干嘛”

    “只是个小玩笑……”

    **************************************************************

    远坂宅邸——

    “什么?完全无法侵入?难不成是固有结界?”听到言峰绮礼——assassin的aste

    回应,远坂时臣显然很惊讶之前的战报已经听过了如果aste

    的目的真的如他所说,只是为了让圣杯降临,那么他将会是个不错的拉拢对象毕竟即使是战斗力最弱的aste

    ‖也是不能小视的英灵但是作为使者前去试探的assassin显然被困住了,根本无法接近aste

    的aste

    居住的地方

    “看来这就是assassin所汇报的,名为‘九宫八卦阵’的宝具形成的效果了”远坂时臣晃着手中的酒杯“不过,对方会有这种行为也是可以理解,毕竟阵地对于aste

    来说是很重要的不过,要和aste

    结盟并不急在一时若是有机会遇见他便向他表示招揽之意即可……现在需要注意的,应该是那名拥有克制王之财宝能力的be

    se

    ke

    ‖应当尽快找出其aste

    的份才是或是将be

    se

    ke

    引向sa

    e

    与之对决”

    “明白了,老师”电话中传来了言峰绮礼的声音

    **************************************************************

    “找到了,主上就在这个位置”美狄亚的水晶球锁定了一名穿带有兜帽外衣,看上去似乎是小儿麻痹症患者的男子“这就是你所寻找的,be

    se

    ke

    的主人吧”

    “不错,正是此人”罗皓文通过水晶球确认了对方的份,并锁定了坐标解除了自己“罗志文”的形态,化为了原本的英灵姿态“那么,我过去了”

    “呼呼,主上,没想到你会选择和这位进行接触”美狄亚捂着嘴发出带有邪恶意味的轻笑声“是有什么计划吗?”

    “如果只是这样等待着剧,未免有些太无趣了”罗皓文并没有正面回答“将水搅得再混一些,不也很有意思么?”

    “那么我就安心地欣赏你的谋略了,主上”美狄亚微微躬行了一个礼

    ****************************************************************

    “真是幸会呢,间桐雁夜,或者说,be

    se

    ke

    的aste

    ”

    伴随着陌生的声音,间桐雁夜感到了喉间的一抹冰寒,原本准备利用令咒召唤从者的手也僵在半空中

    “放下手吧,我并没有杀死你的意思”面前穿银色铠甲的人如是说,将手中的长刀从间桐雁夜的脖子上撤开“冒犯了很抱歉如你所见,我是一名英灵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请求你的合作的”

    “哼,将刀在别人的喉咙上求合作么?”虽然能察觉面前的人很强,但是间桐雁夜并没有露出一点畏惧的神色,反而冷声说出嘲讽的话语

    “那只是为了防止你激动而已,毕竟你的从者可是没法交流的”银色铠甲的人并没有将间桐雁夜的嘲讽放在心上因为脸上戴着一个银色的面具,间桐雁夜看不到这个人的真正相貌“如果冷静下来的话,我们就好好谈谈吧……”

    “好,那么我就听听你的合作条件”略微思索一下,间桐雁夜点点头

    “在那之前我要问个问题”银色铠甲的人盯着间桐雁夜的双眼“你,是为了向圣杯许下什么样的愿望呢?”

    “哈,愿望?本来我可是一点也不想加入这场战争”间桐雁夜恨恨地咬牙“但是……算了,对说那么多也没有用……喂,份不明的家伙,如果你想和我合作,那就去把间桐家过继来的女儿,间桐樱从间桐家拯救出来如果能做到的话,无论是be

    se

    ke

    ‖还是我这个残破的躯,都可以随意供你差遣”

    “我明白了”银甲人淡漠地点点头,拿出一张纸“签下名字吧,这是我的宝具,在我们之间构建契约当我完成条件时,你便要履行约定”

    “没问题,就怕你办不成……咳咳……”间桐雁夜似乎还想逞强地说几句,但是剧烈的咳嗽打断了他的话,伴随着咳嗽的是一大口鲜血

    “在我完成任务前可别死了我可不想打白工”虽然似乎是嘲讽,但是银甲人的语气依旧淡漠,对着间桐雁夜释放了一个魔法间桐雁夜顿时感到上一阵舒爽,原本已经毫无知觉的左臂和左腿居然也完全恢复了

    “……那么,我就相信你的能力了”沉默一会,间桐雁夜拿起笔在那张看似羊皮纸的东西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请务必……将樱救出来”

    “契约成立”银甲人将纸卷起并收了起来在间桐雁夜惊愕的目光中,银甲人的背后展开了一对白色羽翼,飞向天空

    “……呿,真是了不得的从者啊”从呆愣的状态恢复,间桐雁夜的脸上带上了自嘲的笑容“居然以天使的容貌显现吗……那么就让我相信一下吧,你的能力……”

    *************************************************************

    “一个腐烂的灵魂啊……”间桐宅邸的上方,罗皓文的神识很清晰地感到,宅邸的地下室中存在的那个老头以及无数恶心的虫子

    “……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于神,在地上平安归于他所喜悦之人……”

    “……此处乃是至圣所,神之帷幕环绕之处,不受喜悦之人,必将被基路伯天使的火焰之剑所剪除……审判领域!”

    “是谁!到底是谁——”审判领域覆盖了整个间桐宅郜忍受着连灵魂都要燃尽的痛苦,处于地下室的腐朽老人——间桐脏砚发出了痛苦的咆哮

    “糟糕,我忽略了一点”无视间桐脏砚的嚎叫,罗皓文砸破间桐宅邸的外墙,将樱带出了审判领域的范围,樱的心脏内是埋有刻印虫的,审判领域也会对她造成伤害此时的樱已经因心脏的疼痛而昏迷了还好罗皓文及时反映过来,否则“任务”就要失败了

    用衔尾蛇将樱体内的刻印虫直接斩了,又放了个痊愈术后,罗皓文给樱放了个防护结界,暂时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并不是他不想将进更安全的生存空间里,而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中似乎是无法将活物收入或者放出

    “哦?还没死啊”在审判领域的效果结束后,罗皓文的神识发现了一件事在间桐家的地下虫室中,虽然虫子已经被审判领域烧得清洁溜溜了但是间桐脏砚却还顽强的或者,而且有种奇怪的感觉原本间桐脏砚在神识的甘志忠,应当是带有一股暗腐朽的气息,但是现在的感觉却有一种……正气凛然的感觉?

    “不会吧……这是个什么问题?”怀着疑惑的罗皓文瞬移进入地下虫室,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名面目俊朗的蓝发男子,从他上可以感觉道一股孤傲的气质,却也有着凛凛正气罗皓文开始怀疑自己的神识是不是感知错了,这家伙是间桐脏砚?

    “非常感谢您,施行审判职能的圣者”见到罗皓文突然出现在面前,蓝发男子却并没有惊讶,而是缓缓躬下行礼“感谢您所赐下的威能,让我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姓名”

    “……”经过神识的扫描,罗皓文明白了这个蓝发男子的份蓝发男子名为玛奇里·佐尔根在五百多年之前,曾经是一名以使役使魔而著名的大魔法师,也是圣杯创始的御三家之一,佐尔根家族的家主,圣杯的从者规则系统的设立者他原本并不是邪恶之辈,而且是有着“消除世间所有罪恶”这样宏愿的伟人

    因为这个愿望需要的时间远远超出自己的寿命,因此玛奇里选择了追求永生,但是无的时间让他的灵魂在这种病态的长生中渐渐腐朽,只是一昧追求长生,而忘记了自己最初的目的变质了的目的又让他的灵魂也变得更加腐朽不堪

    审判领域,并不只是一个普通的攻击魔法在足以净化灵魂的神圣火焰之中,受到审判者将会回想起自己的一切罪孽苦苦抵抗着魔法的间桐脏砚因此而回想起了自己的过去,进而发觉了自己已经偏离自己最初的道路,因而,他醒悟了,记起了自己最初的目的并且回想起了自己真正的名字,玛奇里·佐尔根

    在间桐……玛奇里醒悟之后,审判领域也不再对他造成伤害,因此在审判领域结束之后,罗皓文还能见到他当然,醒悟了的他自然不会继续恢复那样病态的长生,现在他的体已经像是无主的英灵一样,很快就会耗尽残存的魔力而消逝了

    “圣者艾我并不知道你的来意但是那已经无关紧要了”玛奇里的声音很淡然,有种看破生死的觉悟“樱,那个孩子心脏中的刻印虫是被你毁掉了吧您是否能完成我这个将死的老人的请托,将那个孩子送往合适她的居所呢?”

    “我明白你的意思,佐尔根”罗皓文点点头“樱的事就交给我吧你的事却并没有完结”

    “什么意思?……请您指教”玛奇里一愣,反地问了出来,发觉语气有些不礼貌后便换上了恭敬求教的语气

    “事实上,现在你有着两条路可以选择”罗皓文淡淡地说“像普通人一样转生,或者是接受盖亚的招揽,成为她手下的英灵这是本位面的盖亚让我向你传递的信息”

    “我选择成为英灵”玛奇里并没有思考太长的时间,而是很快就做出了选择“托您的福,让我想起了自己最初的愿望既然想起来了,我自然不消再次忘掉而且,若是能成为盖亚座下的使者,这也是实现我的愿望的一种方式”

    “那么,一路走好”罗皓文微笑着缓缓点头,而玛奇里也用微笑回应他带着微笑的表,玛奇里的影渐渐化为光点消逝……

    “好了,接下来就是……”

    ************************************************************

    “如何,间桐雁夜,你是否已经确认了?”

    柳洞寺附近的山林中,罗皓文再次见到了间桐雁夜不过这回是带着美狄亚一起来的

    “确实,间桐脏砚那个老家伙已经死了,那些虫子也被清光了……”间桐雁夜嘿嘿地笑了一声,而后脸色再次冷了下来“但是,樱呢?你把营到哪去了?”

    “动动脑子,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她的体内被种下刻印虫了吧”罗皓文将还在睡眠的樱抱了过来“清掉那东西费了一番功夫,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我叫你来这里一方面是因为刚好在这附近,另一方面是因为有件事要和你商量”

    “说吧,是什么事”看到罗皓文怀里的樱睡得很香,间桐雁夜并没有急着伸手去抱她

    “将樱还给你之后,你会将她怎么办呢”罗皓文笑问

    “当然是还给她的母亲”间桐雁夜毫不犹豫地回答

    “哎,看来你的脑子还真是不行”罗皓文将樱放到自己的翅膀上,用手指了一下脑袋“你似乎忘记了,这个小姑娘是为什么被送到到间桐家的吧”

    “我记得是为了继承间桐家的魔道……”雁夜摸了摸下巴“等等,莫非你知道什么其他的原因?”

    “喔,看来你也不笨嘛”罗皓文笑道“你考虑一下,为什么要将樱过继给间桐家呢?远坂家应该本来就是个不输给间桐家的魔道大家,自然不会是因为仰慕而过继子女,难道是因为远坂时臣太善良了吗?”

    “当然不可能!”提到远坂时臣的时候,间桐雁夜一副咬牙切齿的涅,仿佛要将对方生吞了一般

    “我们再来看看啊……既然间桐家将樱过继来是为了继承魔道,那么樱的资质肯定是很好的,这一点我边的这位魔术师女士也能给你肯定的答案”罗皓文继续分析“而远坂家就只有两个女儿,同样,远坂时臣不可能将资质好的后代过继给别人,自己留下差的所以远坂家的留下的那个女儿肯定也有很好的资质……作为间桐家的一员,你应该也有所了解吧,例如继承魔道的家主只能有一位之类的规矩?”

    “没错,不只是间桐家,其他的魔道家族也是有类似规矩的”间桐雁夜点头,而后仿佛恍然大悟一般地说“莫非是因为,樱的资质和凛实际上不相上下?所以远坂时臣不得不将她过继给别家以防家族的内斗?”

    “你说的正确了一半”罗皓文微笑“樱的资质与凛应该是相差不远的但是过继这件事却不是为了防止家族内斗你想想,如果不想让家族内斗的话,那么只培养其中一个作为魔道继承人不就好了?”

    “这样说也没有错”间桐雁夜愣了一下,点点头

    “如果只是防止内斗的话,远坂时臣是完全没有理由将樱过继出去的”罗皓文继续分析“甚至可以这么说,如果樱继承了间桐家的魔道,反而会成为远坂家未来的竞争对手吧”

    “事实上,我可以告诉你答案”这时候美狄亚接过了话头“对于魔术师来说,优秀的资质是极为宝贵的那个远坂时臣想必是不想让樱的优秀资质被浪费,才将她过继给你们家……”

    “综合分析一下,如果你现在将樱送还给远坂家的话,远坂时臣可能会另外选择其他的魔道家族将樱过继过去吧”罗皓文做出了结论“你对远坂时臣应该算是比较了解的吧……你觉得他会不会做出这样事呢?”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间桐雁夜恍然大悟,而后陷入了愤怒之中“果然,一切都是你的错艾远坂时臣……”

    “呼呼,有趣,真的很有趣……”听到这经典的台词,罗皓文忍不住笑了“间桐雁夜,愤怒还是先等一下吧,按照约定,你的be

    se

    ke

    要由我来差遣”

    “尽管拿去吧!”间桐雁夜毫不犹豫地伸出右手“既然你们也是圣杯战争的参加者并有如此实力,那么就请好好利用这名英灵,将远坂时臣狠狠地打倒在地吧!”

    “你的报酬,我已经确实地收到了”美狄亚用宝具将be

    se

    ke

    的令咒转移到了自己手上,反正有罗皓文的神核作为后盾,供给方面是不会有问题的“你叫间桐雁夜吧,我现在还有另一件事,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听看?”

    “说吧,不过现在我是光棍一条,可是没有什么东西给你了”间桐雁夜很光棍地一耸肩,满不在乎地说

    “事实上,我想要收这个小姑娘为弟子”美狄亚伸手抚摸樱的小脑袋,脸上露出一丝母的光辉“‘不想让樱的优秀资质被浪费’这点连作为魔法师的我也是一样的当然你可以放心,我也是女,可不会像那个虫子老头一样用一些变态的方法胡搞当然,若是你不放心的话,你可以和樱一起学习,你依旧是樱的监护人,而我则是寄住在间桐家的家庭教师……如何?”

    “……听上去是不错的条件”考虑了一番之后,间桐雁夜点了点头“那么,你需要从我这里取走什么呢?”

    “这并不是一件交易,所以不要用等价交换的方式来想”美狄亚缓缓地摇头现在她所扮演的是罗皓文的aste

    ‖因此话都是由她来说“我只是需要你帮忙测试一种魔法道具……或者说魔术礼装如果能够成功的话,你也可以获得不弱的战斗力,如果失败的话,也应该不会死”

    “……好,我答应”想了一会后,间桐雁夜缓缓地点头“把那东西给我吧”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穿越之天神职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