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英灵的集结

    “背着我自称为王的鼠辈,今晚居然冒出了两只”充满不屑语气的话音响起,着金甲的人形伴随着金色闪光浮现在路灯上故意处于高处,以及目中无人的态度,这个金疙瘩一开始就开启了全屏嘲讽

    “我所看重的军师哟,能否告诉我,这个家伙的真实份呢?”虽然对金光闪闪的男人的话语很不爽,但是ridezee

    并没有回话,而是看向了罗皓文

    “这名英灵名为吉尔伽美什,职阶是a

    che

    ‖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叙事诗‘吉尔伽美什史诗’里所记载的伟大的王,是人类文字所记载的最古老的王者,统治着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地区的乌鲁克”罗皓文毫不吝啬地公布了金闪闪的资料“为‘最古老的英雄王’,同时作为所有神话的起源,拥有典藏了世界上一切珍宝的宝库,甚至连所有英灵宝具的原型也被收藏其中将其称为‘所有英灵的先祖’并不为过”

    “嚯啦,居然是这么强大的存在吗,看来不是很好对付啊……”ride

    拍了拍脑袋“我说艾是否还能看到更详细的资料?”

    “杂种!谁叫你们无视本王的!”感到自己被忽视了,英雄王顿时发怒后展开了金色的圆环,有两件武器从中缓缓伸出

    “这就是杀死assassin的宝具吗”征服王摸着胡子道感觉到金色圆形光门中透出的危险气息,sa

    e

    急忙前去守护丽斯菲尔

    “有幸得以拜见吾面,居然不认得本王,而且竟敢无视本王?”英雄王看来很生气,声色俱厉地说道“除了那位知道本王名号的可以饶过一命,其余的愚者没必要继续活下去!”

    两把宝具调整了方向,对准了下方的众人英雄王的嘴角泛起了蕴含杀意的冷笑,下方的众人也都严阵以待

    “杀了他”

    伴随着暗中传出的一声低语,黑色的气息由地上浮现,全包裹着黑色铠甲的缓缓站起来,发出狂暴的咆哮,头盔的缝隙中发出不祥的红光既然其余六个职阶的英灵都已经登场过了,那么这名魁梧的黑色骑士的份就不难明了——

    “be

    se

    ke

    】”sa

    e

    惊讶道

    “我说,征服王,你不去招降他么?”ance

    笑问征服王

    “就算我想,但是他看来并不是能够沟通的家伙”征服王头也不回地回答而后转头看向罗皓文“军师哟,这家伙应该是先于你出生的存在吧能否看出他的份和擅长之物呢?”

    “看来用普通的方法是看不出来吧……”罗皓文微笑着摇头“虽然依靠我的宝具能够看出来,但是我却不想说因为我觉得,这个家伙的份不这么早公布比较有趣”

    “哦?是某种策略吗?”征服王的眉毛抽动一下,却也并未抗议“既然份不能公布,那么其他的一些数值呢?”

    “他曾经是一名强大的骑士,关于份我只说这么多”罗皓文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他的一件宝具可是英雄王现在使用的宝具的克星之一啊”

    “你这只疯狗,谁许你看我了?”被浑弥漫黑气的be

    se

    ke

    盯着看,英雄王感到很不高兴原本瞄准征服王方向的宝具也转移了方向对准了黑色的铠甲骑士“用你的四分五裂来取悦我吧!杂种!”

    伴随着英雄王蕴含怒意的话语,两柄宝具激而出伴随着巨大的爆响,be

    se

    ke

    被激起的烟尘掩埋,但是烟雾散去后,露出的却是毫发无损的be

    se

    ke

    “那家伙真的是be

    se

    ke

    吗?”对于黑色骑士的敏捷手,ance

    也不惊叹当然这点烟尘对于英灵来说是毫无影响的

    “从因为发狂而丧失理而言,这样手真是不错”征服王做出了评价,而后抬头看向罗皓文“这就是你说的,‘英雄王现在能力的克星’吗?”

    “正是”罗皓文点了点头“不过与其说这叫宝具,倒不如说是一种能力……”

    “竟然用你的脏手触碰我的宝物!就这么想死吗,疯狗!”看出对方是抓住了自己的一件宝具挡住另一件,英雄王也暴怒了,并没有注意到罗皓文的解说话语,而是在背后展开了更多的圆形光门“我就看看你那手痒的坏习惯能撑多久!”

    “怎么可能!”看到英雄王背后的光门中出现的大量宝具,无论是aste

    还是se

    vant都被震惊而后凌乱了

    “让我见识一下吧!你的死期!”伴随着英雄王的怒喝,大量宝具如雨一般向着黑色的骑士倾泻而下顿时爆响声与武器的交击声不绝于耳但是,黑色的骑士依旧毫发无损从烟尘中反向出的两柄利刃甚至将英雄王脚下的路灯切成三截,迫使英雄王不得不落到地面上

    “你这疯子,居然让我这个应该在天上俯视的王与你们站在同一片大地上!”攻击再次失效的英雄王完全暴怒了,后的圆形光门再次大量增加“即使万死都不足以谢罪!你这杂种!本王要将你碎尸万段!”

    “凭你这种小人物的谏言,就想要为王的我撤退?胆子不小艾时臣”突兀地,英雄王解除了自己后的光之门“疯狗,庆幸自己捡了一条命吧!”

    “还有你们几个杂种,在下一次相见之前,乌合之众就快点消失!本王只想接见真正的英雄!”用狂傲的语气丢下一句话,英雄王再度灵体化后离开

    “看来a

    che

    的主人,并不如a

    che

    那般刚毅啊”征服王做出了评价,突然间,be

    se

    ke

    发出了狂暴的咆哮,上的黑气弥漫开来,随手拿起刚刚被斩断的路灯钢管,向着sa

    e

    攻去虽然只是一根普通钢管,却连sa

    e

    的圣剑都没能斩断

    “aste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能力吧被这家伙抓到的东西,都会变成他的宝具也难怪会是a

    che

    那招的克星了”征服王看向罗皓文,忽然露出了微笑“吾所中意的军师艾如果我的推断不错,这名be

    se

    ke

    应该是与亚瑟王有关的骑士吧”

    对于征服王的猜测,罗皓文只是微笑着点头,并没有回答虽然sa

    e

    并没有如同原剧一般被伤到左手,但是be

    se

    ke

    的武技居然并不输给sa

    e

    ‖居然斗了个旗鼓相当

    “这样的能力,这样的职阶,以及这样的武技我多少有些猜到,这个黑家伙真正的名字了啊”观察了一会,征服王的脸上渐渐出现了笑容

    “ance

    ‖你还在等待什么?”肯尼斯的声音再次响起“趁这个机会,马上解决了sa

    e

    ”

    “抱歉,主上,我已经与sa

    e

    约定,以骑士的方式对决请您理解”ance

    抬头对着不知在何处的aste

    说道“如果您愿意,我会先为您取下be

    se

    ke

    的人头”

    “我以令咒的名义命令”肯尼斯讨厌的声音再次响起来“ance

    ‖协助be

    se

    ke

    将sa

    e

    ……杀掉!”

    “抱歉了,sa

    e

    ……”因为令咒的命令,ance

    不得不站到了

    e

    se

    ke

    

    “感冒鸭子先生,你还没走啊”这时候罗皓文突然出声了,听到罗皓文的话后,肯尼斯被平复的怒火再次燃烧起来“你的所作所为我可无法认同呢,所以……真名解放!九宫八卦阵!”

    “轰!”地面突然间爆裂,大大小小的碎石排成奇妙的阵势,将be

    se

    ke

    与ance

    围住虽然看上去距离sa

    e

    只有一步之遥,但是无论be

    se

    ke

    与ance

    如何辗转腾挪,上蹿下跳,始终都是无法靠近sa

    e

    一步似乎是察觉了事不可为,be

    se

    ke

    很快就消失了看来应该是离开了

    “我的军师已经代我出手了,ance

    的aste

    哟”征服王对着肯尼斯所在的大概方向高声道“不要用下流的手段玷污骑士之战如果你继续让ance

    蒙羞的话,本王将会协助sa

    e

    ‖合力击溃你的从者”

    “我的意见也是一样的感冒鸭子先生”罗皓文抱着肩膀说道“还有,征服王,我不是你的军师……”

    “那种小事就不要在意了,哈哈哈哈”征服王大笑“你要怎么决定呢?感冒鸭子先生?说实话,这形容还真是贴切啊”

    “切……”肯尼斯的脑袋上再度爆满了青筋,不过最终他还是决定忍下这口气,下令道“撤退吧,ance

    ……今晚就到此为止”

    “……感激不粳aste

    ”ance

    用力握了握手中的枪道

    “没什么啦”征服王笑道“我们都一样敬重骑士之道,喜战场之美呢,是吧,军师?”

    “嗯”虽然被抢了话,但是罗皓文并没有发表意见,只是点了点头

    ance

    也点了一下头,而后灵体化消失了

    “虽然不明白你的谋略但还是多谢了,aste

    ”sa

    e

    对罗皓文点了点头而罗皓文也对她笑了一下

    “sa

    e

    ‖虽然现在是对手的份,但是在这场被打断的战斗结束前,我并不想要与你战斗”ride

    并没有战斗的意思“我会与你和ance

    之间决斗的胜利者交战,消下次的见面还能看到你那令人血沸腾的战斗姿态”

    “我的意见也是一样的”罗皓文的嘴角微微上扬“若是你愿意认为我有谋也无妨,毕竟我是aste

    ‖并不适合正面作战”

    “哈哈,谋略也是战争的一部分嘛”征服王发出豪快的笑声“说起来,我一直有些好奇艾为何历史上的你并未留下画像?那张面具下面遮掩的,到底是什么样的面容呢?”

    “呼呼,没有留下画像只是意外,并不是故意为之比起那些连名字都未曾留下只余存称号的英雄来说我实际上要幸运许多”罗皓文将手放到面具上,将面具缓缓摘下来“我说过了,这张面孔并不是什么秘密”

    面具摘下之后,众人都感到震惊了没想到这位“军师”居然有着一张绝美的容颜为女的sa

    e

    和丽斯菲尔都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的美貌,并不输给她们两人

    “女……女人?”韦伯显得有些失神

    “我是男的,别搞错了”罗皓文苦笑一下,果然这相貌还真是……

    “噢噢噢——看来那个传言是真的啊”征服王看来也被罗皓文的相貌惊到了“关于‘罗志文’军师的面具,有种说法称其相貌柔美如同女,为了不影响士气而戴面具上阵指挥看来是真的了”

    “能够被大名鼎鼎的征服王关注,倒也是在下的荣幸”罗皓文微笑着施礼

    “呵呵,事实上有一件事令我感到奇怪”摸了摸下巴之后,征服王难得地露出思索的表“既然你说过并没有想要利用圣杯来实现的愿望,那么你的aste

    又是为了什么而参加这场战争的呢?”

    此言一出,剩下的人全部都看向了罗皓文,是艾如果是对圣杯没有追求,为何会参与到这圣杯战争中呢?

    “为了看到圣杯降临”罗皓文淡定地回答“参战的原因只是追求‘圣杯降临’这件事本,而不是想要利用圣杯完成自己的什么愿望这样的说法是否明白?”

    “哈哈哈哈哈,本王能够理解这种想法”征服王仰头大笑“aste

    艾如果真如你所说的那样,在这场战争中,你或许是任何一方都想争取的友军呢”

    “那应该是我的荣幸了”罗皓文的脸上保持着淡淡地微笑

    “只是艾你的aste

    似乎并未到场吧”笑过之后,征服王捏了捏下巴“看来你的aste

    并不如你这般有勇气呢”

    “不不,你这样说就错了作为aste

    的我,自优势在于阵地做成,因此不能没有人守护本阵另外,我的aster可是一位女士,我并不消将她带到战场之中莫非亚历山大大帝当年也是带着王妃打仗的吗?”罗皓文微笑着反驳他,不等伊斯坎达尔回话,罗皓文就故意看了一眼韦伯笑道“啊哈,我居然忘记了您的王妃还真的带在边,那么很抱歉,之前的话我收回”

    “谁是王妃啊”察觉到罗皓文暧昧的视线,韦伯当即炸毛,跳起来大叫

    “无论是史书的记载,还是万世秋典的显示,亚历山大比起异更喜欢的是同例如赫菲斯提昂这位将领,正是征服王挚友与侣”对于韦伯的炸毛,罗皓文好整以暇地晃着手中的书本“而这位赫菲斯提昂是一名比征服王更加高大健美的男子征服王以古希腊英雄阿基里斯(achilles,或译为阿喀琉斯)为榜样,而赫菲斯提昂则以阿基里斯的挚友帕特洛克罗斯(pat

    oclus)自比……我说的对吗?征服王?”

    “正是,你说的毫无虚假”征服王大方地承认了“赫菲斯提昂乃是本王不分彼此的挚友以终不渝的伴侣本王将‘征服王’这份至高荣耀与他共享,他也是亚历山大”

    “为……为什么要露出如此怜悯的眼神啊啊啊啊”感受到四周传来的视线,韦伯不由得发出悲愤的咆哮

    “虽然是知道你的观应该是柏拉图一样认为真正纯粹的是深刻于灵魂而脱离”罗皓文开玩笑道“不过,东方有一种名为‘双修’的高效补魔方式,想必你可以和你的aste

    试试……”

    “哦?听上去值得一试”征服王并不明白所谓“双修”是什么

    “不要那么正式地回应那种明显是开玩笑的说法啊”韦伯一边飙泪一边捶打着征服王巨大的躯在这个世界中,所谓“双修”就是魔术师中非正规的补魔方式了,虽然确实有效是没错但一般只是不入流的魔术师才会使用一边的丽斯菲尔显然是知道“双修”是什么,红了脸转过头去偷笑

    “舞弥,能否确认这名aste

    的aste

    】”屋顶上,卫宫切嗣放下了狙击枪

    “我这里没有发现,或许正如其所说,是在守护本阵”助手的话从耳机中传来

    “回去之后,尽量去确认其aste

    所在”卫宫切嗣点上一支烟吸了一口“这样的存在,或许能够成为我们的助力”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穿越之天神职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