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圣杯战争的开端

    “贞德,本阵和美狄亚就交由你来守护了”

    “是!”

    现在是圣杯战争第三天,太阳已经渐渐西沉临时住所中,罗皓文为两人分配任务按照之前的计划,美狄亚现在是以“aster”的份出现,而罗皓文以“罗志文”的形态作为servent去探查虽然这个形态的攻击能力极烂,但是万世秋典却是极好的侦查道具,当然,记得剧的罗皓文实际上是不需要这种侦查的

    化为军师罗志文的形态,罗皓文感应了一下位置,向着冬木镇中的未远川货运码头方向走过去如果记忆没有出错的话,aner和saber的战斗应该就在这里展开

    “嚯,看来时间刚好,没有迟到”坐在集装箱上,罗皓文取出一盘花生米放在膝盖上,又取出一个小壶就着花生米看戏

    “来得好,今天我走遍这个城市寻找对手,但是每个人都选择当缩头乌龟,接受我邀请的勇士,就只有你而已啊”手持双枪的帅气男子用富有磁的嗓音道“如此清澄的斗气,你一定是saber吧”

    “正是,而你看起来是aner?”saber不甘示弱地回应

    “想不到在决一死战之前,竟然不能堂堂正正地报上名号,这战争的规矩还真是让人束手束脚”aner的嘴角泛起一丝苦笑,舞动起一长一短两支枪“算了,既然能与其他时代的英雄交战,也算是来得值得”

    看到aner摆出了攻击架势,saber神色凝重,将纯白的女子护在后,上的黑色西装变成了魔力所形成的铠甲,握紧了手中不可视的武器

    “saber,小心一点”丽斯菲尔不放心地叮嘱道“虽然我能用治疗魔法协助你,不过仅此而已”

    “aner就交给我来对付”saber踏前一步,头也不回地对后的丽丝菲尔说“不过,我很在意对方没有现的aster,以及或许躲在四周的其他存在,请您务必多加小心”

    “你也是”丽丝菲尔点点头正色道“请为我带来胜利,”

    “是,定将不辱使命!”

    “无需的,为骑士的我只是对挑战同等的对手有兴趣,不会去伤害你所保护的淑女”听到saber的话后,aner微微一笑“不知道你手中那把看不见的宝剑,会是哪位英雄所持的呢?”

    “谁知道呢?”sa

    e

    也露出一丝微笑“我手中的武器一定是剑吗?或许是斧是刀还有可能是弓呢”

    “没想到你开玩笑的水准也不弱啊sa

    e

    只是不知道……”伴随着话语的停顿ance

    发起了进攻

    “……你的锦,是否能让我满意呢?”

    ……

    “啊~现场版虽然好看,但是没有空耳呢”欣赏着saber和aner的对战,罗皓文想起以前在网上的一个空耳视频,saber所说的“不辱使命”被空耳成“砍了那只鸭”想到这个罗皓文就忍不住想笑不过面前两人正在战斗,这时候笑起来似乎并不好

    枪与剑的交击使得火星四溅,兵器相撞的锐响声不绝于耳但是罗皓文却发现了一件事在武侠小说位面修行过的他,很轻易地就能看出,双方似乎都有所顾忌对方的宝具,战斗也并未用全力

    “那么,让我稍微改变一些剧好了”将酒菜收了回去,罗皓文站起,此时ance

    已经解放了红刷子(破魔的红蔷薇),并成功地利用红蔷薇的破魔效果伤了sa

    e

    的右侧腹

    “原来如此,这把枪能够切断魔力吗?”在丽斯菲尔的治愈魔法下,sa

    e

    的伤很快就痊愈了

    “不错”anse

    耸了一下肩膀,笑容中带上了一丝邪异的魅力“如果你想要依靠那依靠魔力形成的甲胄来防御的话,还是快些放弃吧在这柄魔枪面前,你与赤**无异”

    “噗……”听到这句话后罗皓文笑了,忽而朗声说道“那位使用双枪的骑士先生,对一名女士说出这样的话是很无礼的吧”

    “什么人!”ance

    与sa

    e

    一同转过头,他们眼中看到的,是一名头戴奇特方形帽子,着一件交领大袖,四周镶边的长袍,脸上带着一个面具的男两人自然都能感觉出这名突然出现的男是英灵,

    “丽,能否看出这人的份?”sa

    e

    问后的丽丝菲尔无论是sa

    e

    或是ance

    显然都没见过道袍

    “从服饰上来看,应该是中国的英灵至于职阶与份……”丽皱着眉头打量罗皓文对中国她实际上也只是了解了个大概,懂得的东西并不见得比sa

    e

    多

    “不必猜了,我正是来自中国的英灵,在这场战争中以aste

    的职介降临于此”罗皓文微笑着对丽丝菲尔点点头“我只是观战,并无意打断两位骑士之间的决斗”

    “是aste

    吗……虽然佩服你敢于亲临前线的勇气,但是以近战能力弱小而著称的aste

    ‖亲临战场的行为是否显得无谋了一些呢?”ance

    已经摆开了架势,看来已经将罗皓文当作对手了,但是他并未立即攻击

    “哈哈哈……骑士先生,你并不是无名之辈,难道就不能用脑子多想想?”罗皓文大笑,而后取出一壶酒自斟自饮起来“‘生前’的我可是一名军师,你认为作为军师的人会做出无谋之事吗?敢于亲临战场的我,自然是有着自己的依仗且不说这一点……你和sa

    e

    并没有联手吧如果你选择攻击我,你觉得sa

    e

    不会趁机做些什么吗?”

    “这个……”sa

    e

    与ance

    对视一眼仔细想想后忽然发觉现在的战况陷入了死结虽然aste

    似乎很弱,但是两人都没有将之秒杀的能力,即使有的话,对面还有自己的对手在呢如果自己攻击aste

    的话,很难保证对手会不会和aste

    联手但是如果说联手对敌,威胁很小的aste

    似乎又没有值得两人联手的必要顿时,气氛陷入了一片尴尬之中双方虽然依旧维持着戒备的姿势,却没有展开攻击毕竟sa

    e

    与ance

    都摸不清这个aste

    的用意

    “sa

    e

    和ance

    啊……都是西方著名的英雄呢”罗皓文饮下一杯酒,笑道“只是不知道你们现在的决斗,是单纯的战斗呢?还是骑士的决斗呢?”

    “?”对于罗皓文的问话,sa

    e

    感到不解

    “听上去,你似乎知道我们的份?”ance

    注意到罗皓文的话,表凝重了几分原本被随意丢在地上的黄短枪也不知何时握到了手中

    “知道是知道,不过我现在不想说”罗皓文晃动着手中的酒壶“我说过了,我只是观看而已,并无意阻止你们的战斗,只是不知道你们现在的决斗,是单纯的战斗呢?还是骑士的决斗呢?如果我随意说出你们的份,恐怕造成影响战局的况”

    “事实上你已经阻止了”ance

    的脸抽动了一下“光是你在这里观战让我们感到很不放心啊”

    “呼……我应该说你笨吗?还是说你把脑子都用在怎么抢人家老婆上了?”罗皓文伸手捂脸“动动脑子艾你开了嘲讽一整天了,虽然只有sa

    e

    回应你的挑战,但是你认为来观战的只会有我一人吗?”

    “……那句话,请你收回”听了罗皓文的话,ance

    的脸瞬间沉下来,虽然还是不明白ance

    的份,但是sa

    e

    看向ance

    的眼神已经带上了一丝鄙视

    “抱歉,我是应该收回那句话,毕竟那是你与生俱来的不可控能力造成的”罗皓文很大方地道歉只不过ance

    的脸色变得更加复杂了

    “看来,‘知道我们份’这一点并不是虚言”sa

    e

    的颜色却是缓和了一些“另外,我已经明白你问题中的意思了”

    说完这句话后,sa

    e

    主动解除了自己武器上的风王结界,露出了里面锋利而华美的巾

    “如此看来,我应该感到荣幸才是只要是穿梭时空被召唤于英灵之座的,就不会不认得那把黄金之剑”明白了sa

    e

    的意思,ance

    也解除了攻击态势,将红色长枪扛在肩上“居然有幸和名垂千古的骑士王对决,并稍稍占得上风看来我也是有两下子呢……既然你已经主动报上了自己的真名,作为骑士的我也不会因为懦弱而隐藏着自己的名号我名为迪卢木多·奥迪那”

    “芬恩骑士团首屈一指的骑士,拥有‘光辉容貌’之称的迪卢木多·奥迪那没想到能有与这样的勇士交手的机会”sa

    e

    是知道这个名字的“右手红枪拥有斩断魔力的力量,左手黄枪拥有造成无法治愈创伤的诅咒……”

    “事实上,迪卢木多成为ance

    有些屈才,比起枪术更出名的应当是他的锦……或者说‘刀术’”罗皓文接下话头“让不同时间诞生的英雄聚集此处,这就是圣杯战争的奇妙之处”

    “如果我推测不错的话,为遥远国度的你却能够知道我们的份,相信是因为你的宝具吧”互相通报了真名之后,迪卢木多却是饶有兴致地看向罗皓文“不知道之前说我我不够骑士的你,是否愿意报上自己的真名,以及摘下那个遮掩份的面具呢?”

    “我的真名并不是什么秘密,相貌实际上也不是什么保密之事另外我是军师,你也无需用激将法”罗皓文哈哈一笑“出于对两位的尊敬,我便报上名号此名为‘罗志文’,乃是当年辅佐忽必烈大帝的军师知道你们的份确实是因为自己的宝具这件宝具名为‘万世秋典’,可以查看到英灵与宝具的详细资料,只要是在我出生之前存在的英灵,都可以被探查”

    “如此大方地说明自己的宝具,虽然气度确实令人佩服,但是真的没问题吗?”虽然嘴上是这么问,但是sa

    e

    和ance

    都转着自己的念头

    “类似的问题我好像已经回答过了”罗皓文面带自信的微笑“既然两位打算堂堂正正的决斗,我也并不愿意干扰……”

    “轰咔!”一道闪电落下,打断了罗皓文的话

    “噢啦啦啦啦啦——”粗豪的声音伴随着滚滚雷霆之音由远及近,一辆由两头公牛拉着的战车降落下来,横在中间车上所乘的是一名留着络腮胡子的红发大汉

    “双方收剑吧!这是在本王的御驾之前!”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之中,造成这一切的大汉露出了似乎是得意的表,伸开双手,用豪爽的声音道“吾乃征服王伊斯坎达尔,此次圣杯战争中,以ride

    的职介现世”

    “你在想什么啊白痴!”此时没有被惊呆的人除了罗皓文之外,只剩下ride

    的长得有些娘的可怜少年刚刚摆脱恐高症的症状,眼角含着泪抓住了大汉的披风一角

    “啪!”毫不犹豫的用粗大的手指屈指弹飞自己的aster,ride

    继续着自己的演讲:

    “虽说与汝等处于争夺圣杯对手的立场但是在因争夺圣杯而刀兵相向之前,本王有些事要问清楚……”扫了一眼陷入呆滞的众人,ride

    再度张开双臂“汝等,可有意愿归入吾之麾下,将圣杯献于本王?如果那样的话,吾将视汝等为友人,共享征服世界的喜悦!”

    “请容我拒绝你的提案,ride

    ”lance

    哭笑不得的地摇摇头“能够值得我献上圣杯的,唯有与我在此时缔结契约,我所誓死效忠的新君主一人……”

    言语至此,lance

    稍作停顿,而后怒视ride

    道:“……绝对不会是你,ride

    ”

    “而且,你仅仅只是为了出此狂言,就来妨碍两名骑士之间神圣的决斗吗?”sa

    e

    的语气也带上了森寒之意:“对骑士来说,这是难以饶恕的侮辱!”

    “嗯……”

    ide

    挖了挖耳朵道:“待遇好商量嘛……”

    “啰嗦!x2”

    “再补充一句”sa

    e

    上前一步道“我好歹也是掌管不列颠的一国之君,无论是什么样的王,都不可能让我臣服”

    “哦!不列颠之王艾真是让人大吃一惊的事实!”ride

    惊叹着“那个名扬四海的骑士王,竟然是这样一位小姑娘!”

    “想要试试你口中‘这样的小姑娘’的一剑吗?征服王!”sa

    e

    高举手中重新被风王结界所缠绕的不可视之剑,怒视ride

    道看来ride

    的话把她给触怒了

    “哎,居然这样就交涉失败了……”ride

    挠着头露出遗憾的表“真可惜,太可惜了!”

    “ride

    ——”

    作为征服王maste

    的少年终于缓过劲从战车里爬起来,发出响彻云霄的“咆哮”,比起咆哮更像是悲鸣的声音停止后,场面就完全变成了搞笑——

    ride

    的aster一边用小拳头捶打着ride

    巨大的躯一边大倒苦水,sa

    e

    和lance

    对此表示无奈丽斯菲尔看起来似乎有些跟不上步调,而罗皓文则是哈哈大笑

    “……那样的笨蛋真的是曾经差点征服世界的征服王?”就连隐藏在一旁的卫宫切嗣也忍不住取消了瞄准,通过对讲耳机向自己的助手久宇舞弥吐槽

    “……”虽然久宇舞弥没有回答,但是看来她也抱着相同的疑惑

    “是你艾原来是你艾偏偏是你这个家伙啊……我的学生,韦伯·维尔维特”打破搞笑场面的是不知何处传来的高傲男声听到这个声音,ride

    的aster顿时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我还在奇怪,你发什么疯偷走了我的圣遗物,没想到你居然是自己打算参加圣杯战争啊”拥有鼻音浓厚的独特声线的声音中透露出戏谑的意味以及纯粹的杀意“这一次,就让你接受我特别的课外指导吧,我亲的学生……让我好好教教你,什么才是魔术师之间的杀戮……荣幸的品味那份恐怖和痛苦吧!这可是我特别赐予你的特别礼物!”

    “那个声音像感冒鸭子的家伙,少在那里装高深了”罗皓文朗声道“你那藏头缩尾的懦夫做派再装高深,只会像是小丑一般惹人发噱啊”

    “切——”空中传来了咬牙切齿的声音

    e

    和ance

    以及丽丝菲尔脸上都露出了笑意原本抱头发抖的韦伯也似乎不那么害怕了

    “哈哈哈,真是犀利的嘲讽艾不愧是我看好的军师”ride

    豪快地大笑,而后伸出大手轻轻地拍了拍韦伯的头,对着自己的aste

    露出了鼓励的笑容随后抬起头,对着不知藏何处的“感冒鸭子”高声道“喂!那个声音像是感冒鸭子的魔术师艾如果吾没听错的话,你这家伙原本是想要代替这小子来做吾的aster吧?要真是那样的话岂不让人笑掉大牙?有资格成为吾之aster之人,必须是与吾共同驰骋战场的勇者才行!连脸都不敢露出胆小鬼,是没有资格作为吾之aste

    的!正如本王的军师所说,这样的行为就像是小丑一般惹人发噱啊啊哈哈哈哈哈!”

    “喂,谁是你的军师了”罗皓文忍不住吐槽不过神识中看到肯尼斯的脑袋上已经爆满了青筋他也忍不住露出笑容

    “勇气与智慧并存的军师哟,汝已经是得到征服王所承认的出色的军师了”笑完了之后,ride

    向着罗皓文伸出蒲扇般的大手“辅佐过超越我功绩之人的军师哟,既然圣杯战争让我们相遇于此汝,可愿意归于我麾下?吾将视汝为挚友,与你共享征服世界之喜悦”

    “这并非不可能”罗皓文露出了笑容“事实上,我并没有想要利用圣杯来实现的愿望只是我的故乡有一句俗语叫做‘良禽择木而栖’,在这场战争之中,拥有有王者之称的人,并非只有你一人吧”

    “哈哈哈哈,我越来越中意你了”ride

    仰头大笑“曾经辅佐过后世被称为拥有超越吾之功绩的那位帝王,如果不能让你认同的话,恐怕也得不到你的忠诚吧很好,那么就让汝看看征服王的王道!而后让你心悦诚服的臣属”

    “那么我就拭目以待了”罗皓文微笑着行礼

    “喂!还有其他人在吧?在暗中窥视的家伙们!”ride

    抬起头对着四周喊道

    “ride

    ‖是怎么回事?”sa

    e

    不理解他的行为

    “sa

    e

    和ance

    哟,汝等堂堂正正的决斗真的是太精彩了了!枪剑相击的清脆鸣响,澄清无垢的斗气……”ride

    对着sa

    e

    和ance

    竖起了大拇指:“正如aste

    所说,被这样的你们吸引而来的英灵,绝对不止吾一人吧?”

    说完,ride

    高举双手,双拳紧握,雄浑的声音响彻了整个集装箱码头:

    “回应圣杯的召唤而抵达现世的英灵们哟,都现于此吧!此时仍旧不敢露面的胆小鬼,就休想逃过我征服王亚历山大的侮辱——”

    a

    h

    ef=

    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穿越之天神职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