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鬼斩役家族的邀请

    “什么,面部生了皮肤部真是可怜”看着用绷带将脸缠得严严实实的罗皓文,如月老师的眼神中带上了怜悯之意

    “看来少主是受打击太大了”绯鞠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那也不必包得这么严实吧……不会感到闷么?”凛子咧了咧嘴

    虽然早知道自己是女人脸,不过之前的全体大笑对罗皓文的打击着实也是有点大,如果普通状况下罗皓文的脸说成是英俊小生是没问题的,但是有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还是大美女的存在站在面前一对比,“女人脸”这种称号就是妥妥的跑不了了于是受到打击的罗皓文将自己的脸用绷带缠了起来对外说是得了皮肤病用绷带的原因自然是在学校里不能随便戴面具……

    “委员长还是普普通通的,看来并没有被酒吞童子或者玉藻前利用”虽然脸上缠着绷带,不过这不影响神识的发挥,或许因为之前将玉藻前砸得太惨,后续剧中玉藻前“寄居”在委员长家中的剧居然没有出现

    不过,另一件事却是出现了通过玖惠澄的联系,现在依然存在并拥有力量的鬼斩役向“天河家家主”发出邀请,邀请罗皓文和绯鞠前往排行第一位的土御门家进行会见

    “我同意了,既然想见我的话,那我就去吧”罗皓文用手撑着面颊微笑道自己可不是原剧中那个懦弱的天河优人,如果某些人想对绯鞠动些什么手脚的话,罗皓文不介意将之变成便器之类的存在

    土御门家是得到了本最著名的阳师安倍晴明传承的家族,因此家中的房子也是非常大的和式庭院虽然很大,但是打扫的也很干净,罗皓文带着绯鞠迈步进入了宅子后,立即有穿黑色西装的壁前来引路

    “少主的气势虽然依旧柔和,却是隐隐有种威严感”绯鞠提着安纲跟随在罗皓文后,因为罗皓文并不是原著中懦弱的天河优人,所以绯鞠也没有故意发言来增势“嗯……柔和中带有一些威严的气质要怎么形容呢?……圣洁?”

    “噗”想到“圣洁”,绯鞠不由得想起之前见到的女版罗皓文(衔尾蛇),于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囧”因为好奇而用神识探查绯鞠为什么笑的罗皓文立即囧了,原本的气势也收了起来

    “很大的会议室嘛”在壁拉开纸拉门之后,眼前是间很大的和式房间,房间中间是一张大圆桌,只是圆桌边只坐了三个人,显得有些冷清其中一个是之前见过的电波少女夜光院柩,还有一对巫女姐妹,这就是各务森家的巫女姐妹花各务森飞白和各务森飞铃了

    “第一次见到真的巫女呢说实话有种和尚……或者说尼姑的感觉呐”罗皓文悄悄对绯鞠说,绯鞠忍不住又笑了

    “哼——你就是第十二位中意的家伙啊看上去只是个不可靠的食草男嘛”巫女妹妹各务森飞铃站起来,她的表看起来有些不悦,难道是是因为女人的第六感知道罗皓文在开她的玩笑?

    “食草男吗……”罗皓文露出一丝苦笑,各务森飞铃却是凑近来上下打量起罗皓文

    “虽然看上去是食草男的样子,但是少主实际上是强势的食系哟”绯鞠故意做出脸红回味的样子“是让我这只食的小猫也不由得心甘愿地成为被捕食猎物的强势食系呢~”

    “一如既往的脱线艾妖怪猫”飞铃的眉头皱了一下,看来和绯鞠斗嘴不是第一次了“我还以为你早沉迷于战斗而死了呢”

    “那种事已经根本不可能发生了”绯鞠自豪地抱着肩膀“倒是你上的小人物的味道已经随着岁月的增长越来越重了”

    “你还真敢说啊”飞铃立即炸毛“如果我是小人物那你就是灰尘一般的了,废柴猫!”

    “要是较量一下吗?围腰巾的”绯鞠针锋相对“不知道腰巾解下来后是多鼓的大肚腩呢?”

    “给我克制一点,飞铃”各务森家的姐姐,各务森飞白发话了“要注意礼节,这里可是土御门家的地方”

    “是的,姐姐大人~”各务森飞铃的炸毛状态立即恢复

    “这家伙是姐控”罗皓文撇了一下嘴

    “嘻嘻嘻……她是排名第三位的各务森家的长女,各务森飞白,是个拥有‘兽之瞳’的非晨大的**巫女”夜光院柩对罗皓文小声说

    “看得出来”罗皓文点点头,各务森飞白的尺寸的确很大,不过罗皓文也能察觉出她的实力似乎不弱

    “好久不见了,绯鞠”各务森飞白保持着冷漠的表

    “啊艾自从上次较量修行之后已经许久了呢飞白小姐”绯鞠的嘴角微微上翘

    “看来你对天河家的忠义没有一丝动摇的样子啊”飞白如是说

    “当然”绯鞠将手肘撑在桌上

    “但是,从堆积如山的尸体下流出的血是漆黑的,你所立足的场所,哪一天崩浪也不足为奇”飞白眼神凌厉地盯着绯鞠“你的罪孽慎重,和主人的羁绊越深就越是如此”

    “……这就是你现在想说的么?”绯鞠好整以暇地回应“放过我吧,你那让耳朵生老茧的说教又臭又长呢,明明是小辈却像个老太婆一样”

    “姐姐大人年方十九而已!还是非常年轻美貌的”飞铃急忙插话

    “飞铃……”对于妹妹的ky,飞白感到很无奈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看来你们已经自我介绍好了呢”一名看起来较为年长的眼镜帅哥和玖惠澄走进客厅中“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统领鬼斩役的土御门家当主代理,土御门路请多指教”

    “原本的当主是我的父亲,但由于他在卧病中,所以由我暂时代理,请各位理解”土御门路一边说话,一边坐到了桌边“天河优人”

    “是,什么事?”罗皓文礼貌地回应

    “听说你的能力已经觉醒,在一些场面已经作为鬼斩役进行了应对,是吗?”土御门路摆出了类似碇司令经典pss的动作不过他的脸比较受,没有腹黑的感觉

    “是的”罗皓文轻轻点了点头

    “嗯,原本在你成为鬼斩役的时候就应该将你招至门下的,只是因为种种原因拖到了现在”土御门路放下手,垂下眼帘“但是,重要的是,原本空着的第六位的天河家又回来了,我们对此是非常欢迎的……其他人有意见吗?”

    “没有”飞白简短地回答

    “我服从姐姐大人和路先生”飞铃也表态了

    “意见什么的,我当然没有,这个是母亲的委任状”玖惠澄取出一封信

    “嘻嘻嘻……没关系,我会温柔地来检查的~哟”电波女也表示赞成

    “那么,就是这样欢迎你,天河优人君”土御门路微微地欠“你已经是我们的同伴了是否有什么不明白需要询问的呢?”

    “没有什么”罗皓文轻轻摇了摇头

    “很庆幸你有如此的觉悟”土御门路再次摆出类似的碇司令经典pss“只是有个需要的的地方,就是你没有家人,需要有一个监护人的存在根据我们的了解后,决定让神宫寺家作为你的监护人”

    “这样啊”罗皓文没有表示反对不过绯鞠却不高兴了:“这样太狡猾了啦”

    “优人可是我的婚约者,我们自然就是一家人啰”玖惠澄虽然有些害羞,却依旧自豪地说

    “这件事先放到一边,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土御门路盯着罗皓文“天河君,你对自所持有的鬼斩役的能力是怎么想的?”

    “能力吗……”罗皓文淡淡地一笑“说起来,在没有得到这种能力之前,我是从来没想过会得到这种力量呢谁知道我的祖先的血统会给我留下这种‘遗产’……”

    “虽然说一开始却是是有些不适应,但是现在已经习惯了这力量呢既然先祖的血脉让我获得了这种力量,那么我也不会让这种力量蒙尘”罗皓文捏了捏拳头,眼神中透出代表坚定意志的光芒“虽然拥有了特殊的力量,但是我的心却是没有变的,我会遵循心中光芒的的指引,用自己的力量守护我所想要守护之人”

    “哦,很好的说法嘛”各务森飞白笑道“虽然听起来像是血漫画中的傻话就是了”

    “你还年轻,还有很多要学的呢”各务森飞铃转着手指头说

    “抱歉,我的心理年龄可要比你大上许多”罗皓文毫不犹豫地吐槽

    “什么嘛,明明是比我还要小的小鬼,居然和我装大人”各务森飞铃炸毛

    “心理成熟的人是不会做出你现在这种行为的”罗皓文淡定地继续吐槽“你现在的样子就是所谓的恕孩子脾气”

    “什么!”

    “我赞同你的观点,天河君”

    “怎么连你也……”

    *****************************************************************

    “哦?这些家伙居然还是叫绯鞠过去了吗?”神识扫过,罗皓文发现各务森飞铃和土御门路将绯鞠带到一个房间里罗皓文虽然知道,却并没有阻止他们,既然绯鞠“隐藏部分”化为了斩魄刀的刀灵,他想知道各务森家的镜子中映照的到底会是什么

    “嗯?你有在听吗”夜光院柩刚刚好像说了什么,罗皓文并没有听进去这时候各务森飞白已经使用了镜子

    “不行,这种时候我得过去”罗皓文神色一凝,向着绯鞠的方向跑过去

    “你觉得我会让你过去吗?”各务森飞铃拦在了罗皓文面前

    “现在让开的话,我可以保证你不受伤”罗皓文冷冷地说,散发出一些神威

    “嗯?”感觉面前的人突然散发出一丝难以言语的威压,各务森飞铃的瞳孔收缩了一下

    “需要帮忙吗?”夜光院柩趴在桥的栏杆上,好整以暇地问道

    “不需要了,如果这家伙不让开的话,我会让她吃些苦头的”罗皓文虽然和夜光院柩说着话,但是神识却注意着绯鞠那边

    “嘻嘻嘻……各务森家这次怕是要踢到铁板了呢”夜光院柩在一旁幸灾乐祸“不快点去的话,猫姬被杀掉也是有可能的哟”

    “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呢”罗皓文哼了一声“那边的巫女,决定好了么?是自己让开,还是让我把你揍飞”

    “想揍飞我就来试试啊”各务森飞铃显然低估了罗皓文的力量,直接展开体术冲了过来,罗皓文不闪不避,迎着她的拳头撞了过去

    “啊——”拳头打了过来,被弹飞的却是各务森飞铃,罗皓文没有继续在意她,只是快速地向着绯鞠赶去

    “没想到,这个镜子中出现的居然会是……”看着镜子中冒出的,有些熟悉的影子,罗皓文虽然还有些的,却也稍微放宽了心“这东西……应该是类似‘虚化自我’一类的东西吧或许这并不是危险,而是一个提升的契机呢”

    镜子中冒出的灵体“绯鞠”浑都是灰白色的,拥有黑色的眼白和黄色的瞳孔随着这个灵体绯鞠的出现,庞大的妖力也向四周涌去在镜子破碎的同时,这个虚一般的绯鞠灵体也钻入……或者说“回到”了绯鞠体内而此时,罗皓文正好一拳打爆了大厅的门

    “绯鞠!保持住意识!握紧斩魄刀!”罗皓文大喝一声,原本惊慌的绯鞠听到罗皓文的声音后突然一激灵,随后却是“晕过去”了

    “虽然没去过死神位面,但是如果我推断不错的话,兑换来的‘斩魄刀’也应该有这种效能只是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刀魂还是类似‘虚化自我’的存在?”虽然绯鞠看起来是“晕过去了”但是罗皓文却能感知到绯鞠的精神中确实是在交战

    “对了,问系统……嘉碧!帮个忙!查看一下绯鞠现在的状态”罗皓文用神识联系了嘉碧,嘉碧抱着光球系统作了一会,回答道“这是灵魂武装的一种进阶途径,当击败这个自己的‘分’之后,灵魂武装会再次提升,拥有更高的契合度与更强的力量”

    “也就是说,并不是虚化反而与学习卍解相似吗?”罗皓文明白了嘉碧的意思,连忙利用神识向绯鞠传信“绯鞠,这是一个危机,却也是一次提升的契机,这家伙就是上次你对付的‘刀魂’击败她,你的能力会更上一层楼”

    “少主,请放心,我一定会胜利的”虽然还在“昏迷”中,绯鞠的回信却是传了过来

    “这是属于你的战斗,只能靠你自己了……加油,绯鞠”罗皓文传信了一句鼓励的话语,将绯鞠收进了训练场中

    “哼哼,鬼斩役……么……”一边缓缓地站起,罗皓文一边发出冷笑“有谁,能给我个解释?”

    “请冷静一下,天河先生”感受到罗皓文上弥漫起一种恐怖的气息,各务森飞白急忙解释“现在潜伏到她体内的是他的野兽本……”

    “经过越多的战斗,那只猫的妖魔本也在慢慢觉醒,而且她的妖气已经有了许多不透明的地方”土御门路冷静地解释道“对危险的猛兽进行适当的处置,是非常必要的”

    “所以,你们就这么做了,而且自以为做得很对?”罗皓文露出笑脸,但是威压再度攀升“你们,把我的立场和绯鞠的立场置于什么地方啊”

    “轰——”罗皓文上的神力猛然爆发,整座房子都被炸成了废墟,土御门和各务森也被炸飞了老远,好在罗皓文并没有想要杀人,所以并没有人死亡,顶多只是擦破点皮,撞个包什么的

    “嚯嚯,真能干艾不愧是主角呢”夜光院柩在一旁幸灾乐祸

    “姐姐大人!”各务森飞铃火急火燎地赶过来

    “这次绯鞠虽然遇到了危险,但同时也是一个提升的契机,我就不再追究了”罗皓文的声音从天上传来,响彻在土御门的宅院中“如果还敢做出类似的行为,我并不介意让土御门家和各务森家……永远地消失!”

    “狂……狂妄的家伙!”飞铃忍不住喊道

    “轰隆”一枚巨大的石笋破土而出,立在了各务森飞铃面前将她吓出一冷汗

    “是不是狂妄,你自己体会”罗皓文冷漠的声音再次传来“再奉劝一句,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忍耐力!”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穿越之天神职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