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镝木兵吾,初见二大妖怪

    “所以说,现在是什么况?”

    教室中,罗皓文一手撑着下巴,看着泰三在自己的桌子旁边燃烧荷尔蒙m

    “桐陵祭啊在这次徐祭典上,可是有着商店街支持的活动:泳装选美大赛啊”泰三的鼻孔中喷着蒸汽,手舞足蹈地说着“泳装!美女!人间天国啊为男人怎么能不为此而燃烧自己的血呢!”

    “你燃烧的只是荷尔蒙而已吧”罗皓文毫不犹豫地吐槽“美女再多你也做不了什么,你也就只有站在台下yy的份了”

    “噢~犀利的吐槽让我心痛绝!”泰三做出口中枪的姿势“你这人参赢家怎么能理解吾等魔法师的痛苦啊啊啊啊啊”

    “谁来把这家伙拉走啊……”罗皓文叹了口气,不过想到“泳装选美”的时候,眼神不自觉地看向绯鞠

    “喵?”察觉到罗皓文的视线,绯鞠的体一跳,随即脸上开始发红

    “莫名的不甘心感啊”凛子手中的尺子折成两段

    ……

    桐陵祭当天,罗皓文“像从前一样”陪着凛子逛了许久,之后绯鞠将罗皓文拉到了空无一人的教室中

    “少主,你觉得我的泳衣怎么样?”绯鞠现在上穿的是上次到海边时候买的泳装,摆出了一个感的姿势

    “绯鞠的材很不错艾去参赛应该能获第一名吧”罗皓文一边欣赏一边啧啧称赞

    “少主,我不想去参赛哟”绯鞠突然抱了上来,一对硕大柔软的山峰在罗皓文上蹭来蹭去“我的体,只是属于少主一个人的哟~”

    “找到你了!偷腥猫!”教室门突然被暴力破解开接着凛子冲了进来

    “偷腥猫……的说”静水久也出现了不过她现在穿的不是平常的那件,而是一件用两根带子交叉缠绕,堪堪遮住重要部位的超暴露泳装

    “你也不要说别人!你这只工口蛇!”凛子发怒中

    “哟呵呵,艳福不浅嘛,鬼斩役”明夏羽不知道为什么也出现了,她的上是一件白边的红色泳衣“没想到你还是个通吃君哪”

    “少主喜欢的可是我这种大部哟”绯鞠有意无意地用部擦蹭着罗皓文的胳膊,看上去是在向凛子示威

    “别小看萝莉的魅力……的说”静水久也是故意贴过来“优人,你看这件泳衣,随便一动的话前面就会露出来了……的说”

    “啊啊啊啊……优人!不许看!”凛子手忙脚乱地挥着胳膊

    “说起来这个普通人在这里做什么啊”明夏羽坐在窗台上悠哉地看戏“没部又没有萝莉的可优势,不大不小的平庸姿色是最没有吸引男魅力的哟”

    “说什么啊你自己不也是不大不小的吗!”凛子指着明夏羽大叫

    “哼~我可是以‘菩萨般的美貌’著称的飞缘魔,自然有着自己独特的魅力”明夏羽高傲地扬起头“区区的体力笨蛋凡人怎能与我相提并论呢?”

    “别……别……别小看我!我也是有自己优势的!”凛子直接发动了肯普法手环的能力,上的服装变成了泳装——泳装也算是运动装的一种

    “果然是没魅力的女呢”明夏羽不以为意“连泳衣都是这种没魅力的款式”

    “呜呜呜……”凛子受到严重的打击

    最后,因为集体瞎闹,几个人都没有参加成泳装选美大会而大会的冠军则是毫无悬疑地落到了莉兹丽特头上

    桐陵祭过后已经是秋末冬初,天气迅速的转凉而绯鞠和静水久都变得有些迟钝与懒散了毕竟猫比较怕冷,蛇则是需要冬眠,虽然静水久实际上是虬不需要冬眠,但是寒冷的天气还是对她有所影响而罗皓文也出钱为两人买了悲的衣服以及手帽子等装备

    “这种天气需要萝莉来暖被窝……的说”静水久抱着罗皓文的胳膊

    “比起凉凉的蛇来说,还是暖呼呼的猫更适合吧”绯鞠挽着罗皓文的另一条胳膊

    “猫只要在被炉里卷成一团就好了”

    “蛇才是应该卷成一团冬眠才对啊”

    “你们啊……”罗皓文无奈地笑笑

    “啊——打扰了很抱歉”罗皓文的后突然传来男子的声音“天河优人,能和你谈谈么”

    “什么事艾大叔”罗皓文转对留着寸头和稀疏胡子的西装大叔“如果是宗教劝就敬谢不免了”

    “天河优人,天河家鬼斩役的末裔,野井原的绯剑,猫妖绯鞠小姐,以及水虬静水久小姐”无视了两女警惕与敌视的眼神,大叔的语气还算礼貌“是否愿意听我说些话呢?”

    “镝木兵吾吗,公安四科终于找上门来了啊”罗皓文微微一笑“既然你亲自来找我,我就听听你的话吧”

    听到罗皓文的话后,大叔的体明显僵硬了一下不过依旧强装镇定带着罗皓文来到附近的一家高级咖啡店里镝木兵吾自我介绍并有意地讲出了罗皓文的资料以及对待妖怪的态度,凸显了一下国家机器的强大之后,便不再拐弯抹角地说些其他,而是直截了当地提出,作为觉醒了“光渡”的鬼斩役的选择,要么像过去的鬼斩役一样成为政府的特别工作人员,要么就终生处于国家机构的监控

    “虽然你的态度让我感到有些不悦,不过这种行为我是可以理解的”虽然镝木兵吾的态度似乎有些强硬,不过有着几百年阅历的罗皓文并没有因此动怒,而是稍微展开一点神威,淡然地说“但是,你似乎把我想得太简单了呢”

    “什么意思?”面前的少年突然露出了一种上位者的气息,镝木兵吾的表变得严肃,喝了一口红茶来掩饰心,之后眯起眼睛问道

    “首先,你们的资料虽然没错,但是那只是‘天河家’的资料,而不是我的全部实力”罗皓文淡笑“对于我来说,‘光渡’只是一种不常用的‘技能’而已我的力量可不只是光渡这么简单”

    “哦?”镝木兵吾面不改色地聆听,罗皓文的神识发现他的心并不如表面那么冷静

    “过去鬼斩役之所以成为当权者的麾下,除了为了获得地位和财富之外另外一个原因是不想以家族之力来与掌权者对抗换句话说,是因为他们的实力不足以对抗国家”罗皓文淡淡地微笑,语调很平静“但是,我的力量却不一样,区区本政府,根本不可能将我控制在手中更不用说一个小小的公安四科”

    顿了一下,罗皓文将气势增强一些,压到了镝木兵吾上:“至于‘监视’……大叔艾在玖惠澄家楼下我就见过你和你的部下呢,你觉得能在人群中能认出你们的我,会发现不了几个监视者吗?如果弄得我心不爽的话,我是不介意让这世界上少上几个人的”

    “我可以将这句话当做是挑衅吗?”镝木兵吾脸色沉了下来罗皓文的强大气势让他的背后都不由得冒出了冷汗让他有种错觉,仿佛面前的少年不是个柔弱的普通人,而是一只恐怖的大妖怪

    “随便你怎么想,不管想了多少那只是你自己的想法而已”罗皓文散去了神威,依旧用淡然的笑容面对“实际上妖怪和人类一样,有好有坏我认为人类和妖怪是可以共存的同时,我不喜欢被当做可以随意利用的工具,更不会是用于种族灭绝的工具否则我会让这样做的人尝到玩火**的滋味”

    “呼……”镝木兵吾的嘴角抽搐了几下,整理一下领带调整了自己的绪:“三个月前,有一名女在新泻的山中被咬死,是狒狒(一种妖怪,不是野生动物)干的,而她有一个七岁的女儿……你觉得,你的‘人与妖怪共存’的理论是否能够对她说出口呢?”

    “一个月前,城市东区发生一起凶杀案,一家五口被杀死了四个,只有一个小女孩侥幸逃脱她的父母和两个妹妹都被杀死,是人类做的”罗皓文冷冷地说“为公安的你不可能会不知道,死在人类自己手里的人类远比死在妖怪手里的人类多得多作为人类的你又应该如何对这些刑事案件的受害者说呢?‘人类都是邪恶的,必须灭绝’吗?”

    “这个……”镝木兵吾一时语塞

    “如果说妖怪都是邪恶的,那么人类就都是善良的吗?事实上很多邪恶的妖怪,都是因为人类的恶念而诞生的,更有着原本就是恶人所化的‘妖怪’那么,要根除这世界上的妖怪,也必然要把人类都灭绝才行,不是吗”罗皓文冷笑一声“如果因为种族不同而肆意将其他种族定位邪恶,那么现今的政府也和二战时期的纳粹政府没什么区别我可不愿意成为这样的刽子手中的武器呢”

    “鬼斩役应当是执法者与秩序的保护者,而不是歧视者与种族灭绝者妖怪和人类一样,也有善恶之分邪恶的对象我将挥剑讨伐,那些善良的存在却是我所守护的这就是我的想法”罗皓文散去的气势,浅浅地抿了一口茶

    “唉——天河家的当代家主,意外的强势啊”镝木兵吾愣了许久,才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只是个小人物,也是不愿意与你们这些拥有异能的人结怨呢……不过最近,关于妖怪方面倒是有个报,不知你是否愿意听听呢”

    “愿闻其详”罗皓文虽然知道,不过还是听镝木兵吾说起本西部的妖怪被大量咬死的事件,而且民间的灵能力者和驱魔师之类已经有好几个被干掉了,令人感到诡异的是完全无法感知到敌人的妖气……

    “那只是因为对方的强大而已”罗皓文猛地站起“敌人,已经到了!”

    “什么!”镝木兵吾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此时一只金发绿瞳的萝莉已经漂浮着穿墙而入伴随而来的是强大的妖气

    “少主退后!”绯鞠刷地拔出自己的斩魄刀,护在罗皓文

    “不对!”静水久也跳了起来“猫!这家伙的目标是妖怪!”

    话音未落,金发萝莉已经飞快地向着猫娘扑过去,瞳孔中透出的信息显然是——食

    “休想!”罗皓文可不会因为对方是萝莉就留,圣衣瞬间上,一记重拳就打向了金发萝莉

    “居然没有破防?”罗皓文不由得心惊,神迹之击与萝莉的防护罩来了一次对撞虽然被打飞,但是上的防护让她一点伤也没受

    “呜哦,好强的气息艾没想到天河家的末裔居然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呢”伴随着带些玩世不恭气语气的声音,一名英俊青年出现在萝莉玉藻后“玉藻,稍安勿躁,对方的实力超出预计了呢”

    “土屋!中村!怎么了?快回答!”镝木兵吾急匆匆地对着对讲机吼叫

    “那边的人类,别白费力气了”英俊青年端着一杯茶水,淡淡地扫了一眼还在嗷嗷叫的镝木兵吾“唔,这家店是止酒精的吗?真是遗憾……”

    “酒吞童子艾因为酒死过一次的你,居然还敢喝酒吗?”罗皓文冷笑一声

    “呃,可恶……”英俊青年的脸色沉了一下,看来这件事是他的忌不过他的妖气只是爆发了一下就消失了

    “哈唔……”没有咬到绯鞠的玉藻前撅起了嘴,看起来像是吃不到美食的小孩子一样被盯着的绯鞠感到部没来由的一阵发冷

    “抱歉,请原谅玉小姐的一时冲动毕竟她饿了”酒吞童子将玉藻前挡在后,优雅地鞠了一个躬“我前来此地并不是为了战斗的,而是来求合作的天河家的末裔……不,或者应该称你为大君主的转生体呢?”

    “哈哈哈哈哈!真是太好笑了没想到号称国三大妖怪的酒吞童子,也会是个八卦的家伙”罗皓文大笑“且不说我不是什么‘大君主的转生体’,就算是大蛇亲临,你认为他会和你们这两个在这片土地上胡搞的家伙合作吗?”

    “那么说,谈判破裂咯?”酒吞童子的脸色沉了下来

    “从一开始就没有在谈判啊”罗皓文也抽出了斩魄刀,另一手则是拿着蓝水晶杖“来吧,让我看看大江山鬼神和白面金毛九尾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不不,我确实并不是来战斗的”酒吞童子不露声色地后退几步“为碎片的我们自认不是你的对手,当然作为交换,我们不会吞噬你所庇护的妖怪……和人类所以,今天还是罢手吧”

    “也罢,今天确实不是杀戮的好子”罗皓文冷冷道“只是呢,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你后面那只碎片狐狸刚刚主动攻击我的同伴,那么你也接我一招!”

    说话间,罗皓文直接丢出了从八神庵那里复制的八酒杯酒吞童子躲闪不及,被苍炎包围了罗皓文倒也没追加攻击,苍炎散去之后,酒吞童子虽然看起来有些狼狈,却似乎没有受太大的伤

    “呼……这种力量的感觉……”虽然没受什么伤,酒吞童子的面色却愈发的沉“莫非这力量不是大君主的转生,而是当年那位斩杀大君主的……荒神素盏鸣尊?”

    “那又是什么鬼东西”罗皓文耸了一下肩膀,引得众人诧异地看向他罗皓文感觉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白痴的话*?

    “不管怎么说,今天似乎不适合战斗”酒吞童子已经将玉藻前放在肩膀上准备跑路了“玉小姐,我们还是……”

    “哎呀我好像来迟了呢!”高傲的女声伴随着纷飞的书页,玖惠澄手持修好的安纲出现在店内“我还想献上一曲优雅的猎妖之舞呢,不过敌人已经准备跑路了吗?”

    “还不算晚哦——”罗皓文一边谈笑,却是用冰冷的目光扫向酒吞童子,同时手上再次聚起了苍炎“这家伙还没有说些冠冕堂皇的台词将逃跑美化为战略撤退,就趁此机会将对方轰成渣渣吧”

    “看来没说话的时间了……”酒吞童子也光棍得很,直接脚底抹油了他可不想再吃一记八酒杯然后再次被安纲砍脑袋

    “优酱果然强大呢没想到三大妖怪中的二位居然都在你的力量下败退了”虽然没有将对手轰成渣渣,不过玖惠澄并不显得失望“要追击吗?”

    “我没有留下他们的把握”罗皓文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虽然刚刚的攻击是仓促而发,但是我却没能破得了玉藻前的防护所以现在只能是让他们忌惮,还无法保证完胜”

    经过刚刚的一记交手,罗皓文将玉藻前的实力定位在下三阶第七位初级左右没有破防的缘故主要是对方的妖气防护罩比较“厚”正面对战的话相信打败她只是时间问题,不过如果对方铁了心要逃跑,自己是留不住的

    “咻——真是可怕的敌人”镝木兵吾擦了擦额上的冷汗不过他的心理素质倒也真是过硬,现在已经从妖气的压迫下恢复了“从刚刚的对话来看,这两个家伙就是被称为‘三大妖怪’的酒吞童子和九尾玉藻前了?”

    “不是本体,只是‘碎片’,或者说‘分’而已”罗皓文摇了摇头“这两个家伙就是吞噬妖怪的罪魁祸首了,理由也很容易明白——这两个家伙想要恢复原本的实力”

    “这种况,相信你并不会袖手旁观的吧”镝木兵吾想了一下问道“在对付两名大妖怪的问题上,我们是否可以有所合作呢”

    “心理素质不错嘛”罗皓文扬了一下嘴角“好吧,我答应了如果是在这件事上,我可以和公安四科有所合作”

    “那么我就放心了”镝木兵吾看来松了口气,起准备告辞

    “稍等一下”罗皓文叫住了他

    “哦?还有什么问题吗?”镝木兵吾看起来有些疑惑

    “你买单”

    “……”

    *注:素盏鸣尊,即须佐之男,本古代神话传说中的厚,也称为荒神(凶暴的神)伊邪那岐之子,月读(月神)和天照(太阳神)的弟弟斩杀了八歧大蛇的勇士在神话中须佐之男斩杀八歧大蛇并非用的是天丛云(草薙剑),而是自己的佩疆握剑草薙角斩杀八歧大蛇后从大蛇尾部取出的与拳皇中的传说有很大出入当然因为时代太古老所以也出现了很多种说法……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穿越之天神职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