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静水久的袭击

    “大海啊——”

    来到海边后,看到大量的泳装美女后,班级里最兴奋的自然是征木泰三了还拉上了作为死党的罗皓文

    “大海!沙滩!夏!泳装美女!凑齐了这些,是男人就知道要做什么了吧!优人!”zxsm

    “你的荷尔蒙已经突破天际了”罗皓文毫不犹豫地吐槽“即使做什么也轮不到你哦”

    “呜哦,犀利的吐槽让我心痛绝……”泰三摆出一副东施捧心(无误)的涅,然后很快又恢复了荷尔蒙沸腾的涅“总之,少年哟!让我们向着更加工口,更加工口工口的道路飞奔吧!——噗啊”

    “精彩的一击”罗皓文拍了两下手

    “真是的,不要在公共场合发表这么危险的言论啊”用下劈脚跟一击k泰三的凛子皱着眉头道,

    “要注意举止啊”委员长附和道

    “少主,好看吗?”绯鞠无视了倒地不起的泰三,而是用期待的眼神看着罗皓文

    “很漂亮哦,绯鞠”罗皓文笑着说“绯鞠以前住在山里没有见过大海吧,这次就好好玩吧”

    “噢噢噢——我的血液正在沸腾啊”看到绯鞠过来,泰三立即满状态复活“看那边,野井原同学那又大又美型的部可是受到全校男生的憧憬呢!啊——和野井原同学同班真是幸福艾可以看到野井原同学穿泳装的样子!你也这么觉得吧!优人!”

    “艾是,是,触感也很柔软舒服”罗皓文打了个哈欠回应道

    “你·说·什·么?”泰三的气势和怨念一起攀升“难不成已经摸过了吗——”

    “我闪”躲开了状如恶狼的泰三,罗皓文淡定道“你就没发现绯鞠一直叫我少主吗?这能说明很多问题吧”

    “你——你这人生赢家!”泰三泪奔“你怎能明白我们魔法师的痛苦啊——你这发髻白痴下*!”

    “艾征木同学怎么跑掉了?”委员长不明所以地折

    “大概是急不可耐地去搭讪了吧”罗皓文表示无奈“不必管他,我们先定下位置就好”

    “那么我去租借太阳伞”凛子说道,拉住了罗皓文的胳膊“优人,和我一起去吧”

    “哦,好的”罗皓文笑了笑,跟上了凛子

    “呐,优人……”走了一小段路后,凛子突然有些扭扭捏捏地回过来“我的新泳衣……怎么样?”

    “嗯,很适合凛子啊”罗皓文微笑着赞美道,凛子的泳衣是浅绿色格子花纹的比基尼泳装“有种洋溢的青活力气息呢,和凛子真是太合衬了”

    “艾太好了”凛子回过神,暗自高兴地握拳给自己打气“等着吧,猫,我不会输给你的!”

    租借了太阳伞后,作为男的罗皓文很快就将沙滩上的休息处布置好而凛子则是将一个虎鲸形的充气浮垫丢给了绯鞠

    “这是武士的赠礼*哟”凛子带着自信的笑容“猫儿就是要鱼的吧”

    “那么谢谢了”绯鞠接住了虎鲸浮垫,等到凛子离开后,才笑道:“其实虎鲸不能算鱼哦”

    “艾很久没有游泳了呢”罗皓文做了一下准备活动,踏进还是,不过说是游泳,其实因为人很多所以不怎么游得开,在近岸处只能当作是泡水

    “凛子,接球”班长将水球打了过来

    “呀啊~”凛子飞扑过来接球,却是撞到了罗皓文上,结果自己闹了个大红脸

    “小心些艾凛子”罗皓文扶起靠在自己上的凛子,并对她微笑“这里人有点多,游玩的时候要注意哟”

    “啊……是~”凛子害羞地低下头

    “不过……”神识向远方探测,看来静水久已经停下吃刨冰,估计是准备动手了而绯鞠乘坐的虎鲸浮垫却是漂到了远离岸边的地方……

    “我……我是少主的守护之刃,水……水什么的才不会怕呢”绯鞠的双手紧紧抓着浮垫上的两个手把,勉强自己露出笑容“已经离岸很远了,要……要赶快回去才行,不过……少主下?”

    “绯鞠,漂得这么远可是会有危险的哟”罗皓文乘着一个游泳圈游了过来“这下面已经很深了,要游玩的话还是离海岸近一些吧”

    “少主……”看到罗皓文为自己推着浮垫,绯鞠的心中不由得冒出了柔蜜意,只是这时候却有一个大浪打来

    “少主——!”

    “绯鞠,抓紧我!”

    浪头过后,罗皓文带着绯鞠浮上了水面,不会游泳的小猫此时一脸惊吓的涅抱在罗皓文体上而且泳衣被大浪掀起来,丰满的部紧紧地压在罗皓文的口要知道罗皓文现在穿的是泳裤,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呐,绯鞠,这样的话我没法游泳啊”罗皓文一边踩水一边苦笑,绯鞠将自己抱得紧紧的,这种动作根本就没法游泳“暂时松开一下的”

    “不要——如果松开的话我会溺水的!”绯鞠看来还是很怕游泳……

    “嗯?妖气!”罗皓文的神识感知到水底下来了只妖怪,看起来应该是海葵妖怪,虽然看上去很大而且拥有大量触手不过感觉强度很弱

    “主人,我……”绯鞠的眼神严肃了一下,刚刚松手,发现自己的处境后又连忙紧抱住罗皓文而此时海葵妖怪则是已经缠住了罗皓文的脚

    “绯鞠!抱紧了!”感觉有其他触手袭击过来,罗皓文急忙张开了防护壁,除了脚上还缠着的一根之外(故意留下的),其他的触手纷纷被弹开

    “少主……咕啊”绯鞠正想说什么,海葵怪突然将罗皓文拖入了海里,绯鞠猝不及防下呛了一口水

    “不好意思,事急从权了”罗皓文看到绯鞠呛水,连忙按住绯鞠的头,用嘴封住了她的嘴地星代行者的元素控能力迅速发动,罗皓文顿时变成了氧气袋一般,将氧气源源不绝地从口中输给绯鞠

    “少主……”绯鞠的瞳孔一缩,不过感受到口中传来的氧气时就明白了,脸上泛起了红色,子也变得绵软,不过手上却更用力地搂住了罗皓文

    海葵怪物虽然很大,但是好像没什么攻击力,只是拖着罗皓文和绯鞠在海里游动罗皓文任它抓着脚踝,过了一会,罗皓文感到自己被丢在沙滩上,这里是一个海岸边的潮汐洞,洞顶有个破洞,洞的中央里面还有一个供奉用的小神龛,景色倒是还不错

    “鬼斩役……天河家的末裔……”穿着学校泳装(也就是所谓死库水)的静水久站在神龛下方的沙滩上,缓步向前走来,手上凝结起一支冰锥“鬼斩役……是憎恶的存在,是应该被消灭的存在……的说”

    “鬼斩役的觉醒,会破坏人和妖的平衡……的说”小萝莉将冰锥对准了正在装作晕倒的罗皓文“所以,要消灭掉……的说”

    “少主!”绯鞠原本是装作溺水,这时突然暴起,一记飞腿就踢开了静水久不过对于和水精灵很类似的静水久,这一下显然没有受什么伤

    “纵水和冰攻击的妖怪……”绯鞠摆出攻击姿势,一脸严肃地盯着静水久“是蛟一类的妖怪吗?”

    “正解……的说”静水久的上不网出水珠,脸色愈发显得冷“野井原的绯剑,到这个时代,还和天河家鬼斩役混在一起的……叛徒”

    “绯鞠,先等一下”罗皓文站起来说道,不过绯鞠已经冲上去了,一边还叫道“少主,你先逃跑吧!”

    “把手无缚鸡之力的主人抛在后面,真的好吗?”静水久指了一下海面,巨大的海葵妖怪哗啦一下冒了出来

    “不好!少主……咕啊”绯鞠惊叫一声,正要赶回去回援,突然被地上冒起的水漩涡卷了进去

    “抓到了……”静水久冷笑道“刚才用刨冰补充了些体力,攻击力up……的说”

    “我说,不要把我当做手无缚鸡之力的存在好吗?”罗皓文的神威爆发一下,海葵妖怪顿时就软了,毕竟虽然大实际上很弱“绯鞠艾你就见识一下,作为主人我的力量吧”

    “啪!”水龙卷瞬间消失,绯鞠落了下来,罗皓文轻巧地一跃,将绯鞠抱在怀里——用的是公主抱

    “少,少主……”绯鞠脸上一红,不知是害羞自己的失误还是别的意思……

    “怎么回事?水……被反纵了?”静水久的瞳孔紧缩,倒不是因为水漩涡轻易就被破解而是她在罗皓文上感到一股似乎非常古老,又有些许熟悉的气息……

    “绯鞠,这孩子不是敌人,不需要你出手”罗皓文轻轻将绯鞠放下,而后却缓步向着静水久走过去

    “哼,鬼斩役,虽然不知道你用什么手段破坏了我的招数……”静水久虽然吃惊,却依旧显得不以为意“但是在这种水环境下,你以为自己有胜算吗……的说”

    说话间,静水久的边再次冒起了几个水龙卷

    “少主!”绯鞠的地叫道,就要攻上

    “放心吧,绯鞠”罗皓文回头笑了一下

    “不……不要再走过来了!……的说”虽然罗皓文的脸上带着笑容,但是静水久的心中却不知为什么产生了一丝恐惧,手上一挥,四道水龙卷就纷纷向着罗皓文卷过来但是在半途就消散了

    “怎么会……的说”静水久不可置信地看着消散于无形的水龙卷,而罗皓文却还在一步步接近

    “停下啊”静水久的上不停地冒着水珠,手上一挥,几根冰锥就出现在空气中,向着罗皓文去,不过在半途就无力地栽到地上而罗皓文此时已经走到了静水久的面前

    “要……要被杀死了吗?”静水久浑颤抖地看着伸来的手,不过忽然上一暖,感觉到自己被拥抱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静水久艾这片土地已经将一切都告诉我了……”罗皓文轻轻抚摸着静水久的后背“那份沉淀在纯净水流中的悲伤,我知道的,我都知道啊……”

    “这种感觉……好像……”虽然有心挣脱,但是静水久却忍不住想要继续呆在这个怀抱中

    温暖的感觉,安心的感觉,以及和族人相似的气息这感觉,就像是记忆中父亲的怀抱……

    “……既然你的仇人早已死去,那么就请放下这份仇恨吧抱持着这样的恨意,最终只会化作毁灭的火焰,焚毁自己的……”

    “……不要让仇恨占据了全部的心,试着将眼光转向别处吧,这世界还有许多美好的地方……”

    “……要知道,你,并不是一个人哟……”

    ……放下仇恨吗?

    ……或许是该放下了毕竟,那些凶手早就已经死了……

    ……但是,依旧有些不甘心……

    ……这样的感觉倒像是在恕孩脾气……

    “少主——你还要抱到什么时候啊”绯鞠出声道,看来是吃醋了

    “啊”静水久猛地惊醒,然后迅速化为水流逃开

    “你……不像是鬼斩役……的说”静水久的表异常的严肃“你……是什么人……或者说,是什么样的存在……的说?”

    “静水久,这是你的名字吧,很好听呢”罗皓文抬头对着躲在石柱上的静水久微笑“你是否知道‘自然的权化’这样的称呼呢?”

    说话间,罗皓文的旁冒出了八道水柱,形成了八个蛇头,同时展开了“地星代行者”所特有的一种威压

    “你……你是……”静水久看来很吃惊,不过却毫无惧意的样子“今天就这样,后会有期……的说”

    “期待与你再见哟,可的小水虬”罗皓文笑着向静水久离开的方向挥了挥手

    “少主……是萝莉控”绯鞠撅起了嘴,猫耳和猫尾巴都弹了出来

    “这样的动作是想让我吻你吗”罗皓文笑着将手放到绯鞠的面颊上

    “喵呀!”绯鞠似乎被吓了一跳,面颊迅速飞红,看来她是想到了之前在水中的“吻”“吻……吻……吻什么的……”

    “虽然很想现在就继续啦,不过让凛子他们的就不好啰”罗皓文笑着将放在绯鞠面颊上的手转到了她的头上摸摸,之后拿出存在储物空间中的充气船放到水里,这当然是他提前租借好的“绯鞠,上来吧”

    “是,少主”绯鞠连忙跳上充气船,不过脸上还是有些飞红,看来还没从恍惚状态恢复啊……

    “如果用划的话估计会很慢吧”罗皓文想了想,从空间中呼叫出自己的水精灵从神“玛琉,帮个忙”

    “交给我吧,主人”玛琉的传信来了,接着充气船被水流推着迅速向前驶去

    “咦?妖气?好像又有些不同”绯鞠疑惑地看向船下,但是什么也没发现

    “艾这是我的从神,诞生于水中的水之精灵哟”罗皓文笑笑“和刚刚那个小水虬有些像,不过又有所不同呢”

    想起静水久,罗皓文不露出微笑静水久的种族被称为水虬,嘉碧分析之后告诉罗皓文,水虬属于“水之精魄”,实际上就是水精灵的一种(生长地域不同而已)在山海经中也有记载*虽然现在是蛇的涅,但是如果修炼有成的话,就能化为蛟龙,甚至是传说中的胡王这让罗皓文下定决心,一定要收了静水久

    “少主还在想着刚刚的小水蛇吗”看到罗皓文若有所思,绯鞠再次鼓起面颊“没想到少主是萝莉控呢”

    “别乱说,没这回事啦”罗皓文打着哈哈道

    “言不由衷哟,少主”绯鞠盯着罗皓文“看来要好好地导正一下你的趣……”

    “绯鞠!你要做什么!船会沉的啦!”

    “喵呀!”

    *注:发髻白痴下是很久以前本一个时代剧中的搞笑角色,播送时间大概和初代奥特曼差不多

    *注:武士的赠礼即本成语“给敌人送盐”,是出自本战国时期有“军神”之名的上杉谦信在武田信玄送何的典故,是一种道义的体现,也代表一种堂堂正正决战的态度

    *注:按照中国神话传说中的记载,虬为长有两支角的幼龙(当然,是长条形的),属于龙的幼生体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穿越之天神职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