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十六年后

    十六年前,忽必烈退军之后便向大汗请明,言辞恳切地说郭靖乃是亲父结义兄弟,曾与拖雷同手足,见他之面如见拖雷,心中实是不忍下手贵由汗听他言辞恳切,想到拖雷曾为窝阔台“代死”,心中却也微有所感便准了忽必烈之请,令他改作西征军元帅忽必烈往西一战却是连战告捷,有“仙人”协助,忽必烈对军队下了严令,不屠城,不扰民,不毁文化甚至还亲自参拜当地神,并归还了不少当年成吉思汗所夺之宝物,因此忽必烈的王师没有像是过去成吉思汗的铁蹄那样受人诟骂,反而是所过之处多人称颂,甚至有人称他为“再世的亚历山大大帝”,甚至有传言说,忽必烈乃是天赐王者,曾经还引动神迹,天使亲自下凡赐予其王者之证这自然是罗皓文在背后弄的忽必烈不是贪心的守财奴人,而且有仙人承诺“你施舍出一枚金币,以后便会得一块黄金,施舍多少,所得就更多”于是对于归还那些成吉思汗夺走的东西时也慷慨大方,毫不心疼十六年间,“天可汗”之名在欧亚地区传扬甚远在这十六年间,大蒙古国放缓了对南宋的攻击,虽有小规模攻击,但是襄阳屹立不倒而忽必烈得了仙人指点,势力自是越来越强,当然也有不少阻碍,不过屡次化险为夷只是忽必烈此时并未争夺汗位,因为经仙人指点,蒙哥有几年大汗之命,强夺汗位并不合适,不过很快就会有机会的

    此时乃是宋开庆元年,蒙古大汗蒙哥即位后第九年二月初天气乍暖还寒,黄河化了又冻,罗皓文带着已经成为神仆的神雕路过山西,到得一处,见一个大汉与五个女人争吵,吵到后来动起了刀子,便出言劝了几句其中一个女子向罗皓文笑了一笑,那大汉便喝起醋来,一拳打落了这女子的三个门牙,并叫罗皓文快滚,那女子原是致谢,却是平白挨了一拳,哭叫起来,说自己是被这个大汉霸占的,当时心中不甘愿,现下又给大妇欺负;还道这大汉娶了她后又娶第四个罗皓文神识知道她只是气话,看她可怜,便要为她治伤那大汉却是不,道自己是什么煞神鬼,家里小妾打便打,即使杀了也不用外人心罗皓文心中一怒,手一挥便取了这大汉一只耳朵那大汉倒也硬气,被斩了耳朵也不呼痛,只是大叫“你要杀便杀!煞神鬼绝不怕了谁去!西山一窟鬼自然会缠你个魂不散!”只是那五个女人却一起跪下求,说宁可杀了她们不可杀这大汉,那被打落门牙的女子更是放声大哭,说自己只是一时气话,当时虽然有些不愿,其实后来心中也愿意了若是杀了这个大汉,她也要自杀殉夫罗皓文好不容易憋住了笑容,叹了声“问世间为何物”便挥手将那女子治好了那大汉却是怒道:“快快杀我!煞神鬼不靠女子活命!杀了一个,我们还有九个”罗皓文道:“好,看你硬气,倒也是条汉子只是言语中老是提到什么一窟鬼,难免有些仗势欺人的意思,却又算不得好汉子了”那大汉的脸上当即涨红,大声道:“我们西山一窟鬼虽是当不得大侠称号,却同手足,个个是英雄好汉”罗皓文笑道“若是他们都如你一般,成天将自己的名头挂在嘴边,仿佛怕人不知道自己这边有十个人的涅的话,那也算不得英雄好汉”那大汉脸上更是涨红,大叫道:“是不是英雄好汉,你试过便知月尽之夜,我们一窟鬼在风陵渡(今山西省运城市芮城县西南)东北的倒马坪恭候大驾,你可敢赴约?”罗皓文知道这就是武林人士的约斗,便问道;“去赴约便如何?”大汉道:“我们一窟鬼也不仗着人多群攻,而是单独与你过招,若你打不过我们,便要对我们磕头认错,承认我们一窟鬼各个都是英雄好汉”罗皓文冷笑:“若是我赢了便如何?”那大汉想了一会道:“若是你赢了,我们十个自然尊你为长,听你差遣你要我们往东我们就不往西!你要我们赶狗我们就不撵鸡!”罗皓文长声大笑,说:“好,月尽之夜,我酒剑仙便去那倒马坪会会你们一窟鬼”便脚踏醉步翩然而去西山一窟鬼,罗皓文也是知道的而这一窟鬼的领头还是长须鬼樊一翁十六年中,那裘千尺已然逝去,而公孙绿萼也没有继续待在谷里,而是出谷隐居樊一翁对公孙绿萼也是忠心,出谷后依然护着她,不过自己却是凭着一柄钢杖和长须在武林中闯出了名头罗皓文暗中去见了一下,见公孙绿萼生活安稳,便也不去打扰只等待那月末之时

    月尽之夜,罗皓文和神雕一起飞临那倒马坪,却见月色寂寥,半个人影也没有罗皓文等了一会,笑道“西山一窟鬼莫不是怕了?”不过一想剧,想来是这一窟鬼和西凉万兽山庄的人打起来了这万兽山庄蛮有意思的,罗皓文也想去会会,便驾上云头,向着风陵渡方向飞去

    筋斗云的速度很快,到得时候,见史氏兄弟正与样貌奇怪的西山一窟鬼激斗,有一名十六岁少女却在一旁观看想到这或许就是郭襄了不过既然没有杨过,她又为何在此?

    “哈哈哈哈哈——”下面激斗正酣,罗皓文却纵声长笑“西山一窟鬼邀我在倒马坪约斗,自己却跑到这里来和大猫玩耍”一窟鬼本已经落了下风,此时忽然听到罗皓文的声音,却是心下凄苦暗道此时要送命在此了那大汉煞神鬼在听得罗皓文自称酒剑仙后,向江湖诸人了解,才知那酒剑仙乃是十六年前力挫蒙古国师的高手,江湖上的赫赫有名的大侠,心中早有些惧意,此时累得九位兄弟姊妹遭遇强敌,要一起在此送命更是恨不得狠狠抽自己的嘴巴

    “几位万兽山庄的史氏兄弟,且看在我酒剑仙的薄面上,两下暂且罢斗吧”罗皓文朗声道史氏兄弟被西山一窟鬼惊走了九尾灵狐,心中有气,兼之原本在西凉,对酒剑仙威名所知不多,于是言语中很是不客气,一人道:“若是你能喝止我家野兽,就请便吧”罗皓文当即纵声大笑,神威猛然爆发,铺张开来,只见那老虎狮子豺狼巨猿皆是哀鸣一声,颤抖着匍匐于地西山一窟鬼大多做了滚地葫芦,史氏兄弟也纷纷倒地,只有史叔刚一人强撑着没有跌倒,长须鬼樊一翁将钢杖**于地,扶着钢杖苦苦支撑至于那十六岁少女,罗皓文将神威故意绕开她,此时那少女却是心中疑惑,为何群兽纷纷而倒罗皓文只将神威爆发了一会就撤去了,神威之下竟有不少兽类被吓晕过去,没有晕过去的也纷纷夹着尾巴逃进林子里去了郭襄只见一人一雕立于大树之巅四下环顾,甚有傲色不由心生佩服

    撤去神威,罗皓文从树上落下,道“史氏昆仲请恕在下无礼,只因在下和西山一窟鬼有约,故特阻止双方动手待得此事了解之后,你们再分高下便可”

    那煞神鬼此时虽然已经爬起,但是心魂未定,面露惭色,一时答不出话来而那长须鬼则是恭敬一揖道:“酒剑仙前辈,您老人家武功和我们天差地远,西山一窟鬼好生佩服我们西山一窟鬼虽是旁门左道,却也敬重你的武功与侠义之心,如何敢与你动手?你此后有何差遣,我们十人无不遵从”罗皓文笑道:“倒也不需要差遣你们什么,只是那位煞神鬼老兄,既然你妻妾对你死心塌地,你也应当好好待她们才是,莫要再为了莫须有的飞醋随意伤人”煞神鬼脸上一红,鞠躬道:“大侠教训的是小人自己不要脸,家里老婆打打闹闹,累得大侠费心又险些害了兄弟姊妹的命,如何再敢胡作非为?以后小人自然会对她们好好的”众人一听,都笑了起来

    罗皓文又道:“我这边事已经了解,只是不知你们双方又是为何而争斗?”史家兄弟中的大哥史伯威道:“西山一窟鬼蛮不讲理,坏我们大事,倘若害得我三弟就此……就此不治,此等深仇大恨我们定是要讨还的!”长须鬼樊一翁一怔,道:“史三哥本就有铂这事与我们有何干系,倒是要请教”史伯威怒气上冲,满脸通红,喝道:“我三弟……”史叔刚一声长叹,说道:“大哥,此事莫要再提,西山一窟鬼也是无心之失,小弟命该如此,不必多结仇家”史伯威强忍怒气,向樊一翁抱拳道:“好,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樊一翁忙道“史大哥请留步,史三哥说我们是无心之失,除了我们十兄弟擅闯宝地外,是否尚有冒犯之处?倘若真是我们不是,西山一窟鬼死且不惧,何惧磕头赔罪?”

    史伯威见这西山一窟鬼虽然形貌奇特,却也互敬互,确实是不怕死的硬汉,倒也是非分明怒气稍解,凄然道:“你们惊走了九尾灵狐,使我三弟的内伤无法医治,纵然是磕头赔罪,又有何用?”煞神鬼道“这只小狐狸有什么用?嗯,既然与史三哥贵体有关,我们便合力追捕它便是,谅那小小狐狸,何足道哉?”史季强大声道:“什么何足道哉?只要你捉得住这只九尾灵狐,别说不需要你们磕头赔罪,就是要我史老四给你们磕上一百个……便是一千个响头,我也心甘愿!”说道这里时,语气竟有些呜咽

    此时郭襄不由得插口了:“既是史三哥有铂你们在这里说来说去,怎么不求求酒剑仙前辈?”史伯威心中一动,道:“小姑娘,酒剑仙前辈武功虽高,但是不见得就能对付得了这九尾灵狐”郭襄道:“你们只道酒剑仙前辈武功高强,却可知道酒剑仙前辈在江湖上除了‘酒剑仙’这一名号外,还另有一个名号叫做‘妙手真仙’?”煞神鬼忽然大声道:“是了是了,那天我小妾被打落了三颗牙,他手上一摸便是好了,若是让酒剑仙前辈来医治,史三哥定然无恙”史氏兄弟听得此言,均想“牙被打落之伤虽然不是大伤却也无药可治,此人却能治好,想来其医术有过人之处”史伯威上前恭敬道:“酒剑仙前辈,恳请您为我三弟治疗,若能治好,我史家兄弟永远感念您大恩大德”罗皓文笑道:“史兄弟只是内功特殊,实际内伤本不难治,只需要找个静室,让我为他运功疗伤,一会便好”史氏兄弟心下大喜,史伯威连忙在庄内安排一间静室,罗皓文将史叔刚引入,让他将上衣除去,并嘱咐他意守丹田,安定内息,不可有杂念之后放了痊愈术和大天使之吻,史叔刚只觉得浑暖洋洋的甚是舒服待得罗皓文说可以了之后试着运动内息,只觉得内伤痊愈不说,以前练武积累下的一些暗伤竟也是好了不由得大喜过望,连忙恭敬向罗皓文拜倒,口称“:谢前辈搭救”罗皓文只是笑笑说不必言谢

    当晚万兽山庄大摆筵席,公推罗皓文位于上座,席上所陈均是熊掌麋鼻鹿心等诸般兽中珍味,酒也是陈年的虎骨酒在罗皓文所生的现代,这些东西大都产自是根本不许食用的保护动物,此年代虽然非是保护动物,却也是甚为难得之物,旁人一生中从未尝得一种,此时却有数十种之多席旁放有一大盘,盛满山珍,供那神雕享用大恩不言谢,史氏兄弟和西山一窟鬼也不再多说什么感恩戴德之言,只是心中明白自家兄弟的命乃是由酒剑仙所救,后不论有什么差遣,便是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席间个人高谈阔论,说的都是江湖上的奇闻异事罗皓文吃得畅快,也豪爽地与众人饮酒,神雕却也弄了一大坛酒来喝,众人见罗皓文豪气,均是心中佩服,纷纷前来敬酒,郭襄也受这气氛感染,虽然觉得这虎骨酒甚辣,却也饮下了一碗只觉得中豪气顿生

    酒过三巡,忽然听得外面猿啼数声,史氏兄弟微微变色,史家老五史孟捷道“前辈与西山诸兄且请安坐,小弟出去瞧瞧”说着匆匆出厅各人均知是来了敌人,不过想来此间有许多好手聚集,再强的敌人也不足为惧只听史孟捷在厅外喝道:“是哪一位夜临敝庄?且请止步!”跟着一个女子声道“有没有一个大头矮子在这屋里?我要问他把我妹子带到哪里去了”郭襄听得姐姐找来,心中又惊又喜但听得厅外兵刃相交,显然是郭芙硬要往里闯罗皓文摇头一笑,一个瞬移下了席,这“轻功”让厅中众人不由得敬服郭襄更是惊叹,她幼时听郭靖提到“酒剑仙”法了得,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罗皓文再来几个瞬移,已经到了外面,朗声道:“郭大姑娘,一别十六年,不知可还安好?”郭芙一听,觉得这语调有些熟悉,心中有些疑惑却是心急妹子,道:“说话的是谁,可见得那大头矮子了?”罗皓文道:“郭大姑娘稍安勿躁,你妹子正在里面,此时天寒,请一起来饮上几杯酒,行路时候暖,便不易被风寒所侵”郭芙听这人说话倒也颇有礼数,便提着竭进屋来见桌上皆是山珍,心中也觉着惊异有罗皓文做个缓冲,郭芙也不好使子,经由罗皓文介绍,众人知道她是郭靖郭大侠的女儿,也纷纷表示了对郭靖的敬意郭芙听这些人对自己的父母皆是敬佩,心下得意,倒也不怎么计较了况且她生也带些豪爽,便也是与众人饮了几碗酒,吃上几块而后便拉着郭襄走了而罗皓文则是继续与众人宴饮到深夜只是罗皓文在郭襄走之前,看她似乎有些话要说,心下好奇,便暗中跟随两人

    ****************************************************************

    作者的话:本来武侠小说的修行位面想要写的简略一些,不过一不小心就写多了,请见谅嘛……80年代生人无论男女,多少也都会有些武侠节的吧……另外假扮“酒剑仙”也算是对某经典游戏的一个记忆,真酒剑仙的粉丝就请见谅了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穿越之天神职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