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忽必烈见郭靖

    不得不说,天上的视野确实比地上好,罗皓文正驾着云头赏景,却发现了一个隐秘山谷,谷中鲜花甚多,却有不少建筑且有一颇显雅致的山庄,涅倒有些像那陶渊明所说的桃花源神识能看到有些绿衣人在其中穿梭回想一下书中内容,想来这里便是绝谷了便按下云头,在谷中观起景来关于花这种东西罗皓文也是有些好奇,说不定这是一种灭绝的或尚未被发现的珍稀植物,如果说“动**便会疼痛”,想来花毒是会与荷尔蒙之类的东西反应的化合物于是便收了一株到空间里,栽种的同时让那殖民船中的科技研究室取些样品研究花很漂亮,而且似乎味道不错,栽种来看或者是吃都不错,至于毒,罗皓文的“大天使之吻”便可化解,不必的被刺之后罗皓文询问了一下嘉碧,得知这花原产印度那边,似乎和佛祖有些关系还有传说是花乃是佛祖讲经时候天降的众华(花)之一,还曾被当做诸多象徵世间万事万物的圣花之一

    “没想到在剧中被当做毒药折磨人的植物却有这么显赫的世”罗皓文不感叹sg

    “花哪里有分善恶,只是人的用法问题罢了”嘉碧撇了撇嘴说“罂粟花和颠茄都不过是一种植物而已,原本也和路边野草也没有太大分别将罂粟炼成害人鸦片,将颠茄制成杀人毒药的,不都是人类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做的么开山炼铁铸为杀人兵器,研究制造各种武器弹药,也都一样乃是人手所完成的”

    “……非常有道理”罗皓文哑口无言,呆愣了半晌,才缓缓点头嘉碧这一句话让他明白了许多于是便一边缓步前行,一边心中思量这谷中景色甚是美妙路边有不时仙鹤白鹿,兔子松鼠之类经过,却也是不怕人,想来这谷中人都吃素,无需捕猎,因此这些兽类也不怕人罗皓文有个地星代行者份,却是容易和这些兽类亲近当下摸了仙鹤又摸白鹿,逗弄兔子又和松鼠玩耍他出生在城市中,这些动物原本是没有近距离见过的,于是也玩得很乐趣十足

    正自娱自乐间,忽然听得后一人道:“阁下看来面生,想来不是这谷中之人,不知来到此谷中所谓何事?”罗皓文转头看去,乃是一秀雅脱俗的美貌少女罗皓文笑道:“我乃是一散漫仙人,偶然来到此处,见谷中景色甚是美丽,便下来一观”

    那少女微一撇嘴,道:“既是仙人,能使个仙法来教我瞧瞧不?”罗皓文笑了一声道:“仙法会上一些,只是不多,不知姑娘要瞧什么样的仙法?小仙好看看会不会”那少女想了想道:“吃仙人都会腾云驾雾,你便使个来看看好了”罗皓文笑答:“要说别的可能还不行,腾云驾雾我倒是出的”于是脚下一踏,筋斗云将他托起那少女见此人真能腾云驾雾,不由得啧啧称奇,让罗皓文再显上几手罗皓文也随手怂几下,看得少女美目忽闪,心摇神驰少女问上一些谷外之事,罗皓文也一一作答少女自幼未曾出谷,听罗皓文讲得稀奇,当下也问个不外一聊却也去了半罗皓文便要告辞,少女显然有些不舍,罗皓文说此地甚美,自己还会来此少女才放宽了心而罗皓文也知道了少女的名字,叫做公孙绿萼因为杨过小龙女并未离开古墓,此时公孙谷主自然是没有娶亲即使如此,罗皓文也不想让公孙止有善终于是找个机会叫出大群玉蜂,将公孙止叮得满都是洞洞,公孙止无药可医,痛叫几天后就死了公孙绿萼自是很伤心,在罗皓文再次来到此处时候就说给了他听,罗皓文装神弄鬼了一番后说道“你的父亲乃是遭了因果报应而死去后山厉鬼峰上寻一深洞,使长绳索缒下便知”由于是仙人的指点,公孙绿萼连忙叫上樊一翁等人带上长绳往后山去而罗皓文却趁机瞬移进入剑房,将君子淑女剑取去这剑乃是陨石所铸,虽然看似无锋实则甚是锋利只是换不了多少能源点于是罗皓文就自己收着仅当收藏

    君子淑女姜到了,不过神雕还是尚未找到罗皓文只得继续去搜寻玄铁重桨来练习和收藏也是不错的至于未来的倚天嚼龙刀,罗皓文倒是不用的,拜托嘉碧从系统中查询后,罗皓文得知玄铁剑只是材料稀有,根本就不算是什么强大的武器,依靠现有的能源点足以换上成百上千把扔着玩了如果换上两三把送给郭靖,想来倚天嚼龙刀的材料就不用愁了

    由于一直没有寻见神雕,罗皓文准备先缓一缓,回到襄阳,准备将玄铁剑送给郭靖在他扮作酒剑仙出现的时候,却发现有蒙古士兵送来一封信

    “忽必烈请我去赴宴?显然这是鸿门宴”面对这封信,郭靖和黄蓉皆是皱眉与原剧虽有类似,但是这回大武小武却是没有被抓走“这位忽必烈王爷的行事也让人起疑,原本蒙古兵甚是野蛮,所过之处鸡犬不留,忽必烈的部属也不例外,但是前段时间忽然对方下了严令止自己的部属烧杀抢掠,反而以怀柔政策对待起人来自英雄大宴以来便按兵不动不说,据说还收养了一个汉人遗孤作为义女真不知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商议了许久,虽然捉摸不透忽必烈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郭靖决定还是去会上一会此时杨过并不在此,黄蓉的郭靖,却也不知道派谁跟着去好

    “二位有礼,老道再次过来打扰了”醉醺醺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郭黄二人先是一惊,随后大喜郭靖连忙整衣出门,对罗皓文躬一拜

    “莫拜,莫拜,这些凡俗礼节麻烦得紧”罗皓文随意挥了挥手“老道士我近来弄到几把剑,你看看合不合手”于是便丢了两把玄铁剑出来郭靖急忙拿在手上,只觉这剑入手沉重,拔出剑一看却是黑黝黝的,于是心中有些疑惑,黄蓉却是识得此物,“啊哟”一声道:“这两把剑,莫非乃是玄铁所铸成?”

    “郭夫人却是见多识广”罗皓文笑道“不错,这正是玄铁剑”

    “多谢前辈相赠,只是此物贵重……”郭靖急忙道,关于“玄铁”的传说他也是有听过的,知道乃是天外异石所铸的不世神兵

    “别提钱,提钱伤感”罗皓文摆手打断了他的话“老道用不上这东西,给你们或许更有用些”

    “这位前辈,小女子有一事相求……”见得“酒剑仙前辈”在此,黄蓉却是立即开口“今蒙古小王爷忽然邀我家靖哥哥前往蒙古大营叙旧,想来是包藏祸心,可否请前辈出手相助一二,小女子自当感激不尽”

    “哈哈哈……”罗皓文长声大笑的同时心中也在疑问,这忽必烈到底是想做什么?便说“莫要的,尽管去便是,我会在暗中照拂的,另外有一位武林奇人想来也是在附近的,郭大侠此去定然无碍”

    “哦?”黄蓉松了口气的同时也不惊讶“那位武林奇人,不知是哪位前辈?”

    “你们想来认识”罗皓文笑道“此人武功高强,生顽皮,江湖人称老顽童周伯通是也”

    罗皓文这么说并不是他空来风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周伯通也是来参加英雄大宴的,只是路上耽搁了但是看样子两人又还没见到周伯通,想来是尚未到此,说不定是去蒙古军营里捣蛋了

    “若是周师叔在,那么靖哥哥想来是无忧的”黄蓉心下大喜,有周伯通和这位前辈暗中照拂,想来郭靖的安危便无需的,尽管闯那蒙古大营便是

    第二,郭靖单枪匹马,骑着那汗血宝马直奔蒙古大营而去虽然信上也说可以带黄蓉过来,不过黄蓉前即将临盆,却是不方便行动,只得让郭靖独前去虽然心中担忧,不过心知有两位前辈照拂,黄蓉也放下不少心

    不到半,郭靖已经到得那蒙古大营之中但见营内军阵整齐,确有威势,不暗自思索“蒙古大军将强兵精,南宋士兵却是积弱,纵是有我们武林人士在此拼力抵挡,终究是独木难支”这时候忽见一名头发花白的年长的百夫长列队来迎,见得郭靖面目,忽地叫了声“金刀驸马!是你!”郭靖一怔,细看一下便是认出来了此人乃是郭靖当年西征时的旧部,计取撒马尔罕的时候,此人便是乘坐革伞飞降入城的勇士之一郭靖心下忆起他的名字,点头道“嗯,你是鄂尔多”鄂尔多见郭靖记得他的名字,不泪盈眶,屈下拜道“正是,正是小人”郭靖本以为迎接他的会是一场恶斗,不想却是遇见旧部,当下心中有些感怀鄂尔多引着郭靖前往大帐,郭靖一路上见蒙古士兵神色缓和,不似有埋伏,心下更是疑惑实际上忽必烈此时邀郭靖来此,却真不是为了埋伏袭杀,而是另有计策进得帐来,却见一位少年王爷亲自上前,着的却不是威猛铠甲,而是蒙人家居之服郭靖见此人方面大耳,两目深陷,竟与他父亲拖雷年少时一般无二想起少年时与拖雷同手足,此时却是阳相隔,不由得眼眶一红,险些落下泪来

    见郭靖入帐来,忽必烈深深一揖到地,说道:“先父在,时吃及郭靖叔叔英雄大义,小侄仰慕无已,来得睹尊颜,实是大慰平生之愿”郭靖也是作揖道“拖雷安答和我逾骨,我幼时母子俩托庇于成吉思汗麾下,极仗令尊照拂,令尊英年,如方中,不意忽而谢世,令人神伤”忽必烈见他言辞恳切,心中也是动了,自然伤感当即请郭靖上座,招呼上酒上自己亲持刀为郭靖切割手把郭靖见忽必烈神色如常,饭菜中亦是无毒,不由得稍微宽心,但见忽必烈确实是以侄子之礼对待自己这叔叔,心中也颇是有好感一时旧事涌上心头,与忽必烈连干了几碗马酒,又说起些当年成吉思汗与拖雷旧事,那时忽必烈尚未出生,有些事也未曾听闻,便也好奇地听着叔侄畅饮畅谈,却是如那家族聚会一般

    聊到络之时,忽必烈忽然问道:“叔父,赵宋无道,君昏民困,臣当道,忠良蒙冤,我这话可是不错罢”郭靖道:“不错,理宗皇帝乃是无道昏君,宰相贾似道是个大大的臣”忽必烈道:“郭叔父乃是当世大大的英雄好汉,却是何苦为昏君臣所卖命?”郭靖顿时站了起来,朗声道:“郭某纵然不肖,岂能为昏君臣所用?只是心愤蒙古残暴,侵我疆土,杀我同胞,郭某满腔血,乃是为我神州千万百姓而洒!”忽必烈伸手在案上一拍道:“这话说得好,叔父,我敬你一碗”说着举起碗来,将碗中马酒一饮而尽郭靖也陪饮一碗,左右亲兵又为二人斟满了酒忽必烈道:“叔父,我自小仰慕中原文化,也学得不少东西近得蒙高人指点之后,忽然悟明了许多道理爷爷一生征战四方,确实是创下不世之功,却也造了太多杀业,积骨成墟,流血成河致使天下百姓心生怨恨后世怕是会有骂名传扬”郭靖听得此言,不由得赞同点头:“你能有此认识,却是不错”忽必烈又道:“我自小学得不少中原文化,虽识得此事非妥,却也一时无法改尽我大蒙古国兵士的习惯,本想着若能继任汗位,便着手改变只不过近经得提醒,想到若是从我的部属开始,也未尝不可”郭靖感慨道:“若是蒙古众人皆能如你所想,却也是天下百姓之福,只是现在或许有些迟了”忽必烈道:“郭叔父请随我来看一件物事”引着郭靖前往帐外,郭靖见那帐外有一口一人多高的大锅,里面乃是沸水,锅下烧着烈火,忽必烈忽而伸手将一枚金印丢入锅中,金印入水立即沉到锅底忽必烈对旁鄂尔多道:“你能否将这金印取出?”鄂尔多看到这滚水,摇头道“若是王爷下令,小人自然不敢不从,只是怕印没有取出,小人便先烫死在里面了”忽必烈又问道“那么若是要你取出这蝇应当如何?”鄂尔多道“这么大一锅滚水,小人一人是搬不动的,若让小人安然取出这蝇便要撤去柴火,然后往锅里兑入冷水,等那水凉下来才能安然入水取印”忽必烈点点头,转向郭靖道:“此时我大蒙古军队所造之杀业,便宛如此一大锅滚水,而我之消,便是将那柴火撤去,再兑入冷水叔父可知我意?”郭靖点头道:“当是如此,虽是杀业已经坐下,但是若能努力消弭这杀业恶果,却也是不世之功”忽必烈再请郭靖入帐安坐郭靖拱手道:“拖雷有子,气度宽宏,蒙古诸王无一能及,他必膺国家众人,我有良言奉告,不知能蒙垂听否”忽必烈道:“愿听叔父教诲”郭靖道:“虽南朝积弱,但是依旧地广人多,崇尚气节俊彦之士,所在多有,自古以来从不屈膝异族蒙古纵然一时疆界逞快,后定然被逐回漠北,那时元气大伤,悔之无及,愿王爷三思”忽必烈忽而摇头叹息,道:“我只道叔父乃是当世大侠,目光必然广阔,却不知叔父也学得那目光短浅的迂腐之人”郭靖一愣,问道“何出此言?”忽必烈道:“小侄似曾听你说过,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小侄觉得此话甚好,只是这大宋百姓乃是黎民百姓,莫非我大蒙古过的健壮儿郎,美貌姑娘就不算是黎民百姓?难道叔父也认为,只有汉人才是民,异族之人皆是夷胡蛮鞑,不可以人待之?相信叔父您是了解的,我大蒙古的文化确是没有中原文化丰富多彩,却也不能被辱为禽兽之流而我们脚下的土地,自古亦非何人专属之物”郭靖瞪大了眼睛,不知如何作答忽必烈又道:“中原大地,自轩辕黄帝之时,便是炎黄部落与蚩尤部落征战而得其后禹王立夏,商汤灭夏,武王伐纣,一直到近金灭北宋,我大蒙古国灭金,可见朝代兴衰本是寻常之事南宋积弱,民不聊生,我若是效法那商汤周武,相信也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至于异族问题,炎黄二帝本非一族,其麾下亦是又不同部族附属,但是后来还是合成为一个大族部落战国时期吴越两国本是死仇,此时却是并称吴越之民,若说炎黄之事过远,那盛唐开国之君李渊,建那开元盛世的太宗李世民,乃是有羌族血统,此时却仍在传扬前朝盛事达摩祖师乃是天竺人士,武林人士将之尊为泰斗唐朝的大诗人诗仙太白居士,亦是西域人士,世人依旧传诵其诗文,可见若是民心所向,异族之说想来是站不住脚而南朝之人,也非全是汉人罢,南部上有畲苗壮瑶藏黎等等诸多民族,武林中所称的“南帝”亦是大理白苗……”郭靖本就嘴笨,此时听忽必烈这么一说,只觉得句句在理,真是不知如何反驳忽必烈道:“我相信叔父不是那等肤浅之人,应当明了若我成为大汗,必将昭告天下,尽去那‘异族’‘胡虏’之称,让这片大地上的黎民真正不分种族,共存做为一个大国此时蒙古国依旧有那马上征战的习,却是不好一时便改得只是我深知‘可在马上打天下,却不能在马上治天下’之道理,便请叔父多待得几年再看,让我来改变大蒙古国,让我大蒙古之师真正成为那民心所向的王道之师”郭靖默立许久,才喟然长叹道:“有此气度者,真乃帝王之种也拖雷有你这么一个儿子,相信他的在天之灵也会欣慰的武林人士本不该过于干涉政事,若是蒙古军队真能成为为民心所向的帝王之师,造福天下黎民百姓,建立那百族一心的盛世皇朝那么即使是蒙人来当这皇帝,也是无所谓了”忽必烈道:“叔父若有此想法,那再好不过了小侄心中本不想与叔父征战,这便努力行我所说之事,请叔父且待小侄功成之”郭靖心中感慨颇深,仍旧与忽必烈宴饮,不知不觉喝得有些多当下心中警醒,连忙向忽必烈告辞忽必烈持着郭靖的手,亲自将他送出营帐,又让鄂尔多护送郭靖回城郭靖出得营帐来,却也不纵马疾驰,只是一边走一边想那忽必烈的话

    *小知识:世间传说的玄铁剑如果从科学角度上来考证,是由“天外异石”,也就是陨铁所铸造,一般是因为大气层摩擦而呈现乌黑,所谓“玄铁”因为含有的其他元素不同,成分和比例也各不相同,因此“玄铁”的轻重与能也有不小的差异(倚天屠龙记中,原本扣住小昭的锁链也是“玄铁”制造,不过根本不适合制剑)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穿越之天神职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