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陆无双

    “安抚之手!”

    辞别了杨过,罗皓文驾起云头,很快找到了疯疯癫癫的欧阳锋,罗皓文二话不说,一记安抚之手就扔了过去不过没打算就这样治好他的疯铂事实上有这样的疯病反而更好控制一些

    “欧阳锋!”罗皓文喝道,此时是在山谷之中,倒也不怕人听到

    “欧阳锋了不起……武功天下第一……谁都不怕哈哈哈……”欧阳锋此时脑中记忆已乱,不过手中杖法却是丝毫不乱,安抚之手虽然缓解一时,却没有办法一直保持

    “欧阳锋武功天下第一,谁都不怕!”罗皓文继续喝到“但是欧阳锋没有儿子,抛弃义子,孤家寡人一个!”

    “欧阳锋武功天下第一,谁都不怕!但是欧阳锋没有儿子,抛弃义子,孤家寡……”欧阳锋反式地跟着喊道,喊道后面的时候却如遭雷击,住了口,伏在地上呜呜大哭起来

    “果然有效”罗皓文暗笑,将手中的书收起来欧阳锋的侄子欧阳克在雕英雄传里面就死了,实际上欧阳克是他与嫂子私通生下的儿子,罗皓文这么一喊自然是触动了他的伤心事于是抱头大哭

    “欧阳锋孤家寡人,活该断子绝孙!”

    “欧阳锋不疼儿子,活该没有后嗣!”

    “欧阳锋……”

    罗皓文浮在空中一句句大喝,渐渐给了欧阳锋一种心理暗示,经过一番“治疗”,欧阳锋的疯病倒真是好了不少,只是对江湖生涯感到倦意,很消过上膝下有子服侍颐养天年的平静子于是在罗皓文明里暗里的故意引导之下,欧阳锋再次回来,找到杨过,抱住就不肯松开,倒是把杨过弄得险些背过气去不过义父的去而复返,并且疯病看起来好了不少,杨过也是心中高兴,为欧阳锋搭了间茅屋尽心服侍不提

    欧阳锋的问题解决了,罗皓文却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杨过呆在这里不走,那么陆无双岂不是没救了?想到这点,罗皓文急忙留了张字条,说老家有些急事要回去一趟又兑换了些有意思的东西放在家里,自己驾着云头去搜索

    行得几里路,罗皓文虽没发现陆无双,却发现了两个被割了耳朵的道士这两人乃是四代弟子,名唤做姬清虚,皮清玄的,罗皓文也认识想来是被陆无双割了耳朵的两人,毕竟当了几年道士,罗皓文倒也对两人有些好感又想了想,若是要出手相助,还是不要以本相朝见为好

    当下罗皓文换上一道袍,并故意弄得凌乱,又取出些烈酒往上倒了些并喝了一口,将自己扮作一癫狂道人提着个酒壶一步三晃地走进店内,叫道“小二,上酒菜来!”

    见得一道人打扮的酒鬼进来,姬皮二道士斜了一眼便没有继续管他,倒是小二走上前来不屑道“酒是有,只是不知你这道人有没有钱来付账”

    “说那么多废话作甚!银子少不了你的,赶紧上酒!”罗皓文取出一锭银子丢去小二怀中,虽然速度极快但是落到怀中却是轻飘飘的此地乃是重阳宫近郊,小二也是见多了武林人士,知道这一手明显就是功夫不浅再加上这是实打实的银锭,小二知是遇到了隐世高人,急忙好生请罗皓文坐下,之后颠地去打酒要菜不多一会就弄上了一壶陈年老酒和几个下酒小菜,罗皓文一边饮酒吃菜,一边听那姬皮二道士说话

    “这事提来也烦心,不多言了,喝酒”姬道士看来心不好,唤来小二要了间上房后就喝着闷酒想想也是,好端端地耳朵被割了一个,没有几个人心会好

    “唉,只可惜罗志文罗师叔回乡去了,要不然以他的妙手回,我们也不必如此破相”皮道士叹息罗皓文不由得扑哧一笑,姬道士两条浓眉甚是粗大,皮道士嘴巴甚大可塞下鸡蛋,两人长得很是搞笑,要说“破相”实在有点……

    “兀那野道士,鬼鬼祟祟地笑个什么!”姬道士本来心不好,见罗皓文发笑,心中正火大,便拍桌而起

    “师兄,稍安勿躁,莫要再生事端”皮道士连忙阻止了姬道士,姬道士虽然没看见,但是皮道士却看到了罗皓文掷银子的那一手,心知此道士不简单,连忙道歉道“师兄喝醉了,前辈莫怪,莫怪”

    “嗯,看你还蛮有礼数的”罗皓文一部三晃地走了过来,往皮道士的伤耳上一摸“我也姓罗,遇见也算有缘,就出手帮你们一下便是”

    罗皓文手过,皮道士只觉得耳上一阵暖意,伤痛尽去,心下大惊,伸手一摸,入手发现耳朵之触感,解下绷带细细一摸,发觉自己的伤耳已经变得完好无损皮道士心知遇到高人,连忙纳头便拜,口中连称“多谢大仙救治之恩!”

    “无需谢我,此乃缘法”罗皓文又是伸手一摸,也将姬道士的伤耳治好“老道却是想向两位讨个面”

    “仙长请说”姬道士见罗皓文只是伸手一摸便将自己缺损的伤耳治好,心中亦是大骇,联想到方才喝骂,背后顿时出了一冷汗此时听得罗皓文说什么也自然不敢不答应

    “伤你们之女,乃是我故交之徒孙,近期刚入江湖,子有些顽劣”罗皓文道“贫道在此向你们致歉,其人虽格顽劣,但是罪不至死,望请留下她一命”

    “仙长有令,小子自然不敢不尊”姬皮二道士同时行礼道罗皓文话中的意思是打一顿可以,别杀了就成,姬皮二道士明白此意,既然耳朵已经完好,且仙人亲自来说,面子已经给足,两人也不会多做为难

    “那么多谢两位小友了,我去也~”罗皓文说完,一个瞬移就消失了一个大活人在眼前消失,二道人揉揉眼睛,以为是在梦中,却赫然发现桌上多了一张纸和一瓶“仙露”姬道士拿起纸细读,上面乃是一首七言绝句:

    “仗剑红尘已是癫,有酒平步上青天,游星戏斗弄月,醉卧云端笑人间落款是‘酒剑仙’和一‘罗’字”姬道士说道“‘酒剑仙’想是这位仙人的自称,而‘罗’应当是这位仙人的俗姓这瓶‘仙露’却不知是何功效……”

    “哎,如果这仙人姓罗……你忘了那时蒙古鞑子来攻重阳宫时,现助我教度过危难的那位……”皮道士惊道

    “若是那位上仙,想必这仙露乃是疗伤圣药”姬道士迅速打量下四周,小心翼翼地将瓶子收起来“怀璧其罪,此物未必适合我二人留存,我们各自留下一些,其余上交给师门便是”

    “……有道理”虽然想要仙露,不过皮道士倒也是聪明人,自己加上师兄,未必能长久保得这宝物,且不说用完便是没了,若是生死之战中也未必就有时间用若是自己留一些备用,将其余上交师门却能收到一些更实在的好处

    二道回房休息顺便商讨仙露处分事宜不提,罗皓文也改换装扮到另一处投宿,天明之后问明豺狼谷方向,便驾云而去在山上弄几个小菜,一边喝酒吃菜一边等着神之躯带来的好处多多,就算是90度的超级高度酒,罗皓文也能像喝水一样喝上几大缸子此时饮酒无非是找个乐子

    等了一段时间,罗皓文见那“鸡皮”二道来了,还带来一个名叫申志凡的道士和两个丐帮弟子,不多一会陆无双也骑着一匹黑驴到了罗皓文瞧那陆无双也确实生得貌美,只不过和小龙女比起来要差上不少由于没有杨过相助,陆无双武功再高也斗不过五个人,弄得左支右绌,十分狼狈鸡皮二道士承了罗皓文的,似乎也将此事说与了“申师叔”听,因此倒也没下杀手,只将陆无双得还手无力,口还中了一掌,断了几根肋骨,陆无双心中惨然,暗道今要死在这里了,拼死掷出手中的银弧刀,伤了一名丐帮弟子后,便凄然一笑,闭目待死

    “慢,莫要下杀手”姬道士阻止了陈姓丐帮弟子砍过来的单刀“此女虽格顽劣,但是有位对我们全真教有大恩的前辈有所嘱托,不可对其下杀手”

    “兀那小娘皮,今算你命大,看在全真教的老前辈面上暂且饶你一命,行走江湖须得谦虚谨慎,须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两名丐帮弟子只是来助拳,与陆无双并无大仇,因此随便教训了陆无双几句便拜别三名道士,回去治伤了姬皮二道士也教训了几句便满意地走了申志凡虽有心斩草除根,却被皮道士拉了拉袖子,指了指山上的人影,暗暗摇手申志凡心领神会,知道有高人在近前,便也是教训几句就离开了

    陆无双本以为今必然毙命于此,哪想到5人只是教训自己一番便离开了,言语间似乎有提到“前辈的面子”,不知这前辈又是何人?正疑惑之时,口断骨处又传来疼痛,不由心中凄苦忽然听得一声长笑,转头看去,却是一披发道人手提酒壶,醉意盎然,一步三摇地行将过来陆无双此时武器尽失,口伤痛动弹不得盼有人来救却怕来的是歹人,心中忐忑至极见那道人摇摇晃晃地来到近前,将要踩到陆无双脑袋时,忽地停步道“噫,竟有一小女娃娃在此睡卧,老道我险些踩到”

    “道……道长,小女子受重伤……恳请道长救上一救……”陆无双眼看这道士虽是疯癫涅,却不像坏人,于是咬咬牙,开口恳求道

    “小女娃娃原是受伤倒卧,莫不是与人做那意气之争,结果技不如人而受伤?”罗皓文抿了一口酒道,陆无双心中不由一怒,但是此时却不由己,不得不低头

    “也罢,既然遇见了,那么老道我管管便是”罗皓文从腰间摸出一个酒壶凑到陆无双嘴边道“张嘴”

    “我……我不会喝酒……”酒壶中传出的烈酒之味熏得陆无双有些头晕,连忙开口拒绝

    “此等好酒,居然不喝?”罗皓文故意道“若是不喝,治伤时候疼痛,便怪不得我了”

    “这……”陆无双一愣,喝酒止疼之事她倒是有听说,一时却也有些犹豫此时耳中忽然听得“跺,跺”的清脆铃响陆无双顿时面如死灰,道“完了,我师傅来啦”

    “没想到剧虽变,这一节却是未改”罗皓文暗想李莫愁来到此处说偶然也是偶然,却也是正常当李莫愁回到赤霞庄之后发现陆无双逃跑,五毒秘传被盗,心中大怒虽然心有所改变,陆无双逃了就是逃了五毒秘传却是她的家根本上面有着她的成名绝技:冰魄银针和五毒神掌的解法,若是被人得知,李莫愁便如毒蛇被拔了毒牙,仇家也会登时上门于是李莫愁急急带着洪凌波前来追寻陆无双这李莫愁刚好来到附近,却见两名乞丐拿着陆无双的银弧刀说要拿去换些银子于是便问明了所在,知道了陆无双去处便马不停蹄地赶来

    “果然在此”见到陆无双之后,李莫愁顿时松了口气,她一心只系在寻找陆无双之上,却是忽视了旁边之人而洪凌波却是注意到了那人的面相,只觉得这人的型眉宇似乎有些熟悉,又一时想不起来

    “小徒弟,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见到师父也不下拜么?”李莫愁声笑道,陆无双心知落到师傅手里已然无幸,索一言不发,只是盯着李莫愁

    “为师不想取你命,只是盗走的东西却要还来”李莫愁伸出手道今她研习“仙人所赐”的道法,不知不觉心提升,对陆展元的仇恨早已淡了陆无双不知此节,只道师父所说“不取她命”是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给三个道士,两个叫花子抢去了”陆无双说道李莫愁虽然心惊,但之前未听见那两个叫花子提到,自是不信,待要上前搜,却见陆无双旁一人手中拿着一本书翻看,上面“五毒秘传”四个大字甚是显眼不由得心中大惊陆无双更是吃惊,自己藏得隐秘的五毒秘传什么时候被这疯癫道人摸去了?

    “噫,这书中对毒物的记载果然够全,依照这个时代来说算是很不错的科普著作”罗皓文一边翻看内容一边啧啧称赞里面详细地记载了各种毒物和解毒之法,倒是不失为一部科学著作李莫愁大惊失色,急忙飞来抢,只是眼看便要抓到时,面前的人却失去了踪影这让李莫愁大骇不已

    “师……师父!是……是仙人!”洪凌波见得罗皓文的影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她已经想起了此人是谁急忙高声叫道李莫愁浑一颤,垂下双手,一副乖巧的大家闺秀涅涅,不敢抬头看罗皓文陆无双大奇,只觉得眼前之事甚是不可思议,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刚刚被酒味给熏醉了,现在是在做梦

    “此书甚是有趣,却也太过危险”罗皓文手中一幻,五毒秘传便消失了“此书我便毁去了,奉劝你一句,莫要再修习此书法门”

    “仙人有令,弟子自是不敢不从”李莫愁思量一番,点点头,五毒秘传一书她早已烂熟于,此时尽管被“毁去”,却也对她无甚麽影响想取回书无非是怕有仇家得了去

    “再见亦是有缘,此丹药你服下,可祛病增寿莫忘我之劝告”罗皓文将一个小瓷瓶丢给李莫愁,李莫愁连忙接下瓷瓶道谢

    “既然五毒秘传已经毁去,弟子也没有久留的理由,这便回到家中潜心研究道法”李莫愁行礼道,也不再管陆无双,使开轻功翩然而去她对陆展元的仇恨之心已经淡了,此时见了陆无双,却也没有了必要取她命之心见罗皓文似是要保陆无双,便也做个顺水人

    “师妹,师父想是放过你了,从今后去哪便去哪罢”洪凌波和陆无双的关系还不错,见师傅离开也松了口气“有仙人在旁,相信你的伤也不是问题师姐我就此拜别了”

    当下洪凌波向着罗皓文略一施礼,便追随师父去了见两人远去,陆无双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虽然以为自己是做梦,但是骨处的疼痛却让她知道此时并非梦境陆无双不由得看向罗皓文,眼中带上了崇敬虽然不太清楚“仙人”是指什么,不过能让心狠手辣的李莫愁服服帖帖的,想必是一位武功极高的武林前辈吧

    “小姑娘,要不要喝酒”李莫愁走后,罗皓文重新装作癫狂状,将酒壶举高,一线酒浆直落而下,却是一滴也没有浪费,皆是入了喉中

    “我喝了便是”陆无双想这前辈虽行事有些疯癫,想来不至于害她,便大口饮下罗皓文递来的酒却觉虽然酒味浓烈,入口却不显辛辣,反而甚是香甜好喝,只是喝完没多一会,便沉沉睡去

    “米酒果然后劲好大”看着醉得不省人事的陆无双罗皓文不由得笑道这酒乃是被称为“三酩酊”的上等米酒,特点是入口香甜,后劲极大,不知的人容易多喝,然后一醉便要醉上许久,这才有了此名

    趁着陆无双睡着,罗皓文叫出一名奥蕾迦娜,为她治好了骨伤,顺便将她的跛足也治好了然后用筋斗云将之送到丐帮总舵黄蓉的所在陆无双醒后自是大惊而后大喜,将此事说与黄蓉听后,黄蓉也感叹陆无双乃是有幸遇见仙人并告知陆无双,此人可能是江湖上传言的“妙手真仙”罗真人而陆无双则是供上了一块写有“妙手真仙罗真人”的长生牌虔诚膜拜这事后来罗皓文听说了,也是不知该用什么表面对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穿越之天神职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