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杨过的师父

    重阳宫主院之中黑压压地挤满了人,正自激斗,兵刃相交声大作,之间四十九名道人结成七个天罡北斗阵,与百余名敌人相抗,敌人高高矮矮,肥瘦不一,武功派别衣着打扮都各不相同,但是武功都不弱全真群道已经落入下风,不过守御的依然严密而罗皓文驾云飞临主院上空倒是没人注意罗皓文坏笑一下,兑换些东西改变相貌,让自己看起来像个老迈的仙人

    “呔!何人在我终南山撒野!”sg

    天空上突然传来如雷鸣般的猛喝,交战双方顿时退下来,抬头望去,只见一面如冠玉,长须飘飘,做道人打扮的白发老人立于云朵之上,下面的人顿时看呆了

    “何方黄口小儿!竟敢来我终南山撒野!念你们乃是受人蒙蔽,暂且放你们一条生路,乖乖下山去罢!”罗皓文威风凛凛地喝道,实则在云上藏了麦克风和音箱“如若执迷不悟,此石便是下场”

    说完,罗皓文顺手放了一记闪电,将一块大石劈成粉末这闪电技能是“地星代行者”附赠

    “仙……仙人!小……小子多有冒犯,这就离开,这就离开”罗皓文这一手在这个比较迷信的时代可是非常有效的,攻打重阳宫的一方中许多人立即吓得尿了裤子,回就跑,不多一会,原本围攻全真群道的武林人士就跑了个干干净净

    “参见上仙!”见敌人跑了个干净,群道一时欢声雷动,纷纷望空参拜,罗皓文却是挥动手中斩魄刀变的拂尘,天空中顿时降下大雨,浇灭了后院火势,而众道的衣服却没有一个被淋湿这一手露出来,群道的眼神愈发地显得恭敬内院的战斗也完结了,有仙人在外面,全真七子也顾不得与郭靖叙旧,连忙出来拜见,而霍都则是蒙着脑袋,伏下子,小心翼翼地贴着墙根逃跑了,罗皓文的神识虽然发现,却也没有去管他

    “多谢上仙搭救,敢问上仙高姓大名?”马珏虽中一掌,但依旧支持着下拜

    “我姓罗,称我为罗真人便是”罗皓文用淡然的语气说道,降下一枚“仙丹”和一瓶“仙露”“我与重阳真人有旧,此间之事仅当了却尘缘,这丹药可治你内伤,这瓶仙露便用水化开,救那些受伤的弟子吧”

    “谢上仙赐药!”马珏连忙拜倒

    “无需言谢,我去也——”罗皓文一挥袍袖,筋斗云飞速离开,之后找个没人的地方降落,重新恢复了全真弟子打扮慢悠悠地向山上走去,罗皓文并不知道,这一时起虽然暂时只是改变了一些没有实际意义的剧,却也造就了一个传说这传说甚至传入了忽必烈的耳朵中……

    因为后院起火,罗皓文回到山上的时候众弟子正在整理砖瓦石头与打扫战超自然有不少人说起了见到仙人的事

    “罗师弟,没想到你说书时候提到的那个罗真人是真的存在啊”一名较为年轻的师兄一边打扫一边和罗皓文聊天这个师弟名叫尹志炳,和尹志平就差一个字其武功也是不错,在第三代弟子中属佼佼者

    “我也不知道啊”罗皓文做出惋惜的涅“只是今天我刚好下山去采买纸笔,未能见到仙人的尊容,可惜,可惜……”

    “听师父说,你这次倒是立了大功,先是发现蒙古鞑子王子一行,之后又为郭大侠解除误会”眼看天色已完全黑了,有弟子宣布工作暂停,尹志炳扛着扫帚一边走一边和罗皓文聊天

    “这算不得什么功,只是巧合,当年我陪家父上京之时,偶然见过郭大侠”罗皓文笑道“虽然比之当年成熟不少,但是眉眼面相以及上气质都没有太大变化,实际我也是看了许久,再结合他的武功路数确认没错后才通报,否则我会直接拦下卫冯二位师兄的,大阵也就不会被调开了”

    “小心是好事,错不在你只能说我重阳宫有此一劫”尹志平摸着胡子踱步而来“若不是北斗大阵调开,那蒙古王子也不至于这么快攻进主院虽然有巧合成分,但赵师弟也实在是急躁了些”

    “对了,后来的战况如何?”

    “马师叔受了藏僧一掌,不过已经被仙人所赐药物治好了,师弟师妹们虽有所损伤,但万幸守御得严密,没有死人,有仙人赐予的仙水也多已治好”提到仙人,尹志平的眼神中不由露出一种向往“仙人艾真是让人羡慕呢……”

    一夜过去,第二天早上,丘处机召集众位志字辈弟子和清字辈弟子与郭靖认识同时也让杨过行拜师之礼

    “这位是马师兄最小的弟子,叫做罗志文原是读书人,在三代弟子中是学识道法第一的”丘处机指着罗皓文说“虽然罗师侄内功较弱,但是基础功夫却非常扎实,便由他教导过儿基础功夫过儿年纪尚鞋虽未必要入空门,和罗师侄修习些道法也有助于修

    之后丘处机又指着赵志敬说道“这位是王师弟的大弟子,名叫赵志敬,第三代弟子中,武功以他所练习的最为纯熟,等到过儿将基础练好,就由他做过儿的师父点拨过儿的功夫吧”

    即使有罗皓文的干预,郭靖还是与赵志敬交过几手,知道他的武功确实不错,因此心中甚喜,当下命杨过行拜师礼罗皓文是启蒙师父,不是单教杨过一人,因此这拜师礼主要是拜授业师父,也就是赵志敬在平愁过喊罗皓文师叔,上课时则称呼先生

    郭靖在终南山盘桓数后,又向罗皓文和赵志敬郑重致谢,并对杨过谆谆告诫一番之后,才拜别众人回桃花岛而杨过则跟随着罗皓文学习道法与基础功夫在开始教导之前,丘处机单独将罗皓文叫来教诲了一番

    “自来严师出高徒,过儿乃是忠良之后,亦是我故人之孙,你须得对他好生教育,严加管束让其明事理,知善恶,方能对得起故人在天之灵”

    “弟子明白”罗皓文作揖道丘处机的想法他已经用神识看出来了丘处机认为自己当年只是传授杨康武功,却未教其做人行事之理,任由他在王府中养尊处优,养成了纨绔格,才导致最终铸成大错而这几年罗皓文教的学生里出了不少优秀人才,无论做人做事方面都很出色这也是丘处机为何要点罗皓文为杨过的启蒙老师,并特地来让罗皓文给他“开小灶”

    之后丘处机将杨过叫来,当着罗皓文的面疾言厉色地教诲了杨过一顿,嘱咐他刻苦耐劳,事事听师傅教训,不可有丝毫怠慢而杨过留在终南山上,本已经老大不愿,此时没来由地受了一场责骂,心中悲愤难忍,当时忍着眼泪答应了,待得丘处机离开,不放声大哭

    “好了,男子汉可不该这么哭”罗皓文淡淡说道,伸指轻戳了一下杨过的笑腰杨过的哭声立即就噎住了,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憋得小脸通红

    “杨过,你将自己当做一个小孩子,还是当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看到杨过盯着自己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忿,罗皓文淡淡地问道“小孩子是这样哭的,男子汉则不应该这么哭”

    “我……我是男子汉”这一句话把杨过噎住了,张了几次嘴,最终还是说自己是男子汉

    “好了,眼泪擦擦,跟我来吧”罗皓文带着杨过回到自己的房间对于杨过这个人物,罗皓文还是比较喜欢的,所以没打算让他完全按照剧的原路走“丘师叔的心中是为你好,只是表达方式不大正确而已,心中可以怨他,但是莫要认为他厌恶你”

    “……师叔,斗胆问一句,为何心中可以怨师叔祖?”罗皓文的话让杨过大奇虽然天资聪颖且幼年经历让他学得有些世故,但是罗皓文的说法他却是第一次听到

    “错即是错,对即是对,师叔亦是人而非圣贤,又怎能事事行之而无过?”罗皓文说道“因被错待而心怀不满乃是人之抽,故而心中可以有怨”

    “……师傅说的是”被罗皓文这么一说,杨过心中的怨气反而散了,不过他倒是想试试这师父的才智“只是,罗师叔为何确定那老……师叔祖不是厌恶我而是对我好呢?”

    “你小子”神识感知到杨过的想法,罗皓文不由得想笑,脸上装作严肃地说道“这个问题问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我却可以告诉你准确的答案因为丘师叔曾经是你父亲的师傅,对你严厉的原因是因为他自认为未能教导好你的父亲,以致其误入歧途,最终落得尸骨不全……”

    听了罗皓文的话后,杨过原本带点狡黠的眼神凝结住了,脸色变得刷白,体也不住地抖动虽然看到杨过的涅有些异常,罗皓文却并没有停下叙述

    “杨过,实际上我识得你的父亲杨康,连他的死因也一清二楚”罗皓文用带点回忆意味的口气说“当年我还鞋替父亲牵马上京之时,曾经见过令尊,那时他尚名为完颜康,乃是金国小王爷,份尊贵,风流帅气,心智聪慧,虽然有些胡闹,但是称不上恶人,顶多是个小纨绔罢了没想到多年后,我很巧合地借宿在嘉兴铁枪庙之中,偶然地看到了他的死因……”

    罗皓文将自己记得的雕剧细细地与杨过说了一遍,不过为了顾及杨过和欧阳锋的关系,没有提到是欧阳锋用蛇咬了南希仁,而是说好像是杨康设计让南希仁中毒说不出话听得杨过是心摇神驰,额上冷汗淋漓,几昏厥过去

    “……事便是如此,虽然我只是一介草民,但是所言句句属实,柯镇恶乃是侠士,黄蓉亦是女中豪杰,那欧阳锋虽是毒辣了些,但亦是当世奇才,沙侯几人虽为人所不齿,但亦曾是武林前辈,且与令尊交好铁枪庙之事去问他们任何一个人,相信答案都不会相差太多”

    虽然罗皓文没有评述什么,但是听得此言之后,杨过已经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父亲是个“认贼作父,卖国求荣”的小人,只觉得悲愤难言,不由得抱头大哭

    “莫要过分悲伤,也别太责怪你的父亲行在红尘中,争抢权名之利的世人之中,多少人也是分不清自己的真与伪,错与对”稍微散开了一些神威,罗皓文安慰道“一面是养育自己18年,深自己的养父;一面是自己素未谋面的亲生的父亲;一面是父子亲,另一面又是道德伦理你的父亲当年也比你大不了几岁,如何承受如此的剧变?作为宋人来说,他是走上了歧途,但是若放眼天下平心而论,其时宋朝衰落,不思进痊金国却有着强大的力量与勃发的生命力若百年之后尚有人记得这段历史,你的父亲所做出的选择,未必就是错的……”

    哭够之后,杨过对着罗皓文咚咚咚连磕三个响头,口中道“罗师叔,解惑大恩,此生难以为报……若不嫌弃,小子愿侍奉你如亲父……”

    “切莫再提此事,此乃缘法,非是我有恩于你”罗皓文的头皮有点发麻,杨过要做自己的儿子?这有点太搞笑了吧,当然要拒绝了

    “师叔!徒儿之前有所得罪,万望恕罪……”

    “无妨,你乃是中人,年轻气盛而已,并无得罪之说”罗皓文当然不会跟他一般计较“好了,起来吧,今天还有不少事要做呢”

    杨过此时泪盈眶,只觉眼前之人仿佛是自己的至交好友一般,甚至都要说出“生我者父母,知我者罗师叔也”了而罗皓文只是对他回以淡然的笑容

    罗皓文提前让杨过得知真相,倒是让杨过的心成熟不少,和罗皓文学习起来也是全心全意的罗皓文发现杨过确实是天资聪颖,学东西很快,于是便传授了他许多武功路数,玄功口诀等虽然罗皓文装作内力贫弱,但是并不妨碍杨过练内力,而且杨过的内力本很强,罗皓文认为这可能是修习了蛤蟆功的缘故

    当然,除了武功,罗皓文也教了杨过不少文功虽然杨过因为黄蓉的缘故有些不喜欢习文,但是罗皓文的教育方式和黄蓉完全不同,因此杨过也学得很开心,当然他更喜欢的还是听说书即使罗皓文的那些故事书就放在屋里,每晚饭后的书场也是必到

    不到大半年,杨过的基础功夫已经很不错了,甚至可以说俗家弟子中无出其右者而丘处机看过之后也觉得不错,便让赵志敬正式教授杨过全真教入门功夫或许是原剧力量比较大,赵志敬并不喜欢杨过,因此教起杨过来也是很不用心,就教些玄功口诀,武学几乎半点不教,而这些东西罗皓文实际上早就让杨过学会了而杨过并不知,以为赵志敬藏私拿基础功夫来糊弄他,因此心中怀恨再加上赵志敬不知为何总是刻意贬低罗皓文,而杨过却是非仇敬罗皓文,这让杨过更对赵志敬恨之入骨是两人虽然名为师徒,实际上关系势同水火当然,即使有赵志敬这个不靠谱的师傅,杨过的武功却是并未落下,这当然是罗皓文教导的缘故不过杨过有意瞒他,修习武功从来不在赵志敬面前,反而时时去找罗皓文请教练习,罗皓文也一一为他指点

    一晃又过去几个月,转眼到了腊月全真派中自王重阳传下的门规,每年除夕前门下弟子大较武功,看这一年来各人的进境说白了也就是武侠式的期末考而较武之期临近,众弟子也是勤练不辍而腊月望(15)之时全真七子的门人分头较量,称为小较,算是一种模拟考而这一年重阳宫遇灾,全真派险被灭宗,令全真教上下都有了危机感,因此人人勤练苦修甚于往

    这午后,玉阳子王处一门下的弟子齐聚,于重阳宫东南的空地上较武论艺,因为王处一刚好下山去了,所以主持较量的是赵志敬第四代弟子或是演习拳脚刀剑,或是演习内功,而后由赵志敬等三代弟子讲评

    杨过位居末座,本以为赵志敬不传自己武功便无自己甚麽事,哪知赵志敬有意要使他出丑,便在两名小道士比过之后,叫道“杨过出来!”

    突然被叫道,杨过倒是一呆,暗自寻思自己为何会被叫到赵志敬见他未动,又叫道“杨过,你听见没有?快出来!”杨过只得走到赵志敬座前打了个揖道“弟子杨过,参见师傅”

    赵志敬听他语气中半点尊敬也无,甚至有丝丝不屑,心中更是恼恨,便指着场中适才比武得胜的小道士道:“他大不了几岁,你去和他比试比试吧”

    杨过已经明白赵志敬是想让自己出丑,心下大怒,冷冷道“你又没传我半点武艺,怎能和师兄比试?”赵志敬怒道“我传了你半年功夫,怎说未传你武艺?”杨过大声道:“你传我的尽是些无用拳脚口诀,都是我在罗师叔处早已学得的基础功夫传便传了,却不与拳脚相配我又不是要考科举,光记那些劳什子做什么用?”

    罗皓文在教导杨过的时候,因见他天资聪颖,所以将全真的入门功夫倾囊相授,杨过却不知这已是入门功夫,只当是赵志敬拿基础功夫的口诀糊弄他杨过这么一喊,所有的人都看向了赵志敬

    而赵志敬脸上则是由青转红,再转为紫,指着杨过部不断起伏赵志敬厌恶杨过的原因实际上除了因为郭靖外,还有罗皓文的缘故那战后,罗皓文因为通报及时与认出了郭大侠有功,得到了师父的赞扬,而赵志敬却因为错误调动大阵以致险遭到批评因此居然就恨上罗皓文了,不用心教导杨过也是因为迁怒,但是他没想到罗皓文已经将这些功夫教授了杨过,并且告知口诀与拳法是相配的

    “胡……胡说八道!”赵志敬终于说出话来“你学了功诀,却疏于练功,竟敢将之怪罪于师长……”

    “我师父教导我很用心,而且我也学得认真”杨过针锋相对道“只不过,我的师父是罗志文罗师叔,不是你这心狭隘的山羊胡子!”

    “好,好你个杨过!”赵志敬气得脸皮紫胀,盛怒之下也顾不得以大欺鞋发掌便向杨过劈来此时的杨过虽然学识尚浅,但也不至于对招时手忙脚乱,见得一掌击来,便使出了全真派的武功应对,赵志敬这一掌本是教训之意,并未用足内力,也未有后招,杨过却全力应付,杨过曾修习过白驼山一脉的内功,内力要比同年的全真教弟子强上不少,再加上年少不知轻重,只听咔嚓一声,赵志敬的手腕竟被打得脱臼突然受袭,赵志敬不由得哎呦一声抱住手腕而杨过也愣了,他原想只是招架,没想到自己的功夫会让赵志敬折了手腕正当杨过发愣之时候,只听得旁边一声怒喝,窜出一个胖大道人,纵上前去一把抓住杨过后领提将起来,啪啪几记耳光,下得竟是重手,杨过的面颊登时肿了起来一看之下,原来正是与自己有仇的鹿清笃却说鹿清笃在杨过首上山时候被他使诈所擒,险些烧死此后便受尽绩效因此他一直怀恨在心,此时出手是为赵志敬出头是假,公报私仇却是真只听他狞笑道:“不听师傅言语还向师傅动手,就是本门叛徒,谁都打得”

    杨过被打得昏天黑地,强撑着没有晕倒,大骂道“贼道士,终有一天要杀了你!”鹿清笃大怒,又是几记耳光,杨过虽然头昏,忽然感觉一股气从丹田直冲出来,内力居然将鹿清笃的手震开这是蛤蟆功的效果,欧阳锋施展的时候内力遍布全,如有攻击而来,无论是拳脚内劲或是刀枪暗器,皆将之反弹并以劲力数倍奉还之而杨过暂时做不到自主而行,只有在处危机时自然发劲杨过此时头晕眼花没有多想,瞥见眼前人似乎又要打来,自然地双腿一曲,口中喀地一声叫喝,一掌推出,正中鹿清笃小腹竟将他的胖大躯击打得平平飞出,咚地一声跌在丈余开外,直地躺在地下没了声息

    杨过反击之后头脑也清醒了许多,见鹿清笃被自己打倒在地,双眼上翻,生死不知,耳边听得众道士乱叫“啊哟,不好!死啦!”“没气了,准是震碎了内脏”“快禀报掌教师祖!”心知闯下大祸,混乱中来不及细想,当下撒腿便奔,众人皆是注意鹿清笃,却将杨过忽视,等到众人回过来,已不见其踪影

    “是时候了”听得赵志敬召集众弟子追拿杨过,罗皓文微笑一下,找个时机避开众人驾着云头飞去,不多时便寻见杨过此时杨过正发足狂奔,忽而觉得脚下一空,人被提起,心道不好,正待反击,却发现迎上的是罗皓文的笑脸

    “罗师叔,弟子闯祸了,将鹿师兄打死了”见到了罗皓文,杨过不由得感到一阵羞愧,垂首低头

    “好了,事我已经知道了”罗皓文笑笑“对于习武之人来说,比武之中下手重了本是寻陈,并非有意,何过之有?”

    “师叔……”听得罗皓文理解,杨过不由得心中感激

    “杨师侄,虽然你未曾明说,但是我可以看出来,你并不愿意呆在重阳宫可对?”罗皓文叹气道“若是你要借此机会离开重阳宫,也是未尝不可大男儿志在四方,学武艺也并非定要在此处”

    “师叔说的是,除了罗师叔,重阳宫中人人都对我不好,我也不想多留”杨过点了点头,说要离开重阳宫他是一万个愿意,只是想到疼自己的罗师叔还在此,却又有些犹疑“只是要离开罗师叔……”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即使离开了,以后未尝不能再见”罗皓文看出了他的心思,道“只是你要确定,自己是真心想要离开,或只是怕事,抑或是一时愤怒”

    “我一直就想离开这帮臭道士,自己武功稀松平常,却因为郭伯伯的事迁怒于我”杨过恨恨道,虽然有罗皓文在,但是杨过这将近一年来也受了不少窝囊气“尤其是山羊胡子那个家伙最是可恶,拿基础武学的口诀糊弄我不说,还不教我招式……”

    “唉,此事确实是赵志敬做得错了”罗皓文摇摇头“赵志敬既然不想做你师父,那么我便作为师父宣布,将你逐出全真教吧”

    “谢师父成全,即使我不是全真教弟子,您仍然是我师父!”杨过顾不得地上枯枝败叶,跪下来磕了三个响头

    “我随还带着些盘缠,你拿去用吧,这剑也拿去”罗皓文解下腰间佩剑,又从怀中摸出一个钱袋,入手不轻接着他拿出一盒药物道“赵志敬此人心狭隘,未必肯善罢甘休,所以你不要从山门走,从林子里穿出去,这药乃是当年我父在京中所得,涂在上可让蛇虫退避,而林中生有异种白蜂,可替你阻挡追来之人”

    “师父……”杨过的喉头有些哽咽,只觉得世间唯有罗师叔对自己好

    “快走吧,其他人要来了我替你引开他们,你悄悄地离开,莫让人发现”罗皓文推了一把杨过,回离开“以后行走江湖之时,记得莫违逆自己的良心,莫忘江湖道义,便是不枉我们师徒一场”

    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很快消失在林中

    “师父……”看着罗皓文的背影,杨过忍住眼泪,望着罗皓文离去的方向拜了几拜,穿林而去

    a

    h

    ef=

    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穿越之天神职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