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深渊之间的战斗(下)

    “这个小女孩是……?”

    利维带着一脸疑惑询问着将一名“小孩子”带来的士兵

    “是!因为命令是要将俘虏带来这里……”士兵立正了一下报告道2m

    “这点我知道,我是问你为什么将这种小孩子当做俘虏?”利维皱了皱眉头

    “是!那个……虽然外表看起来像是小孩子,但是能够使用强力魔法,罗先生说她不是小孩而是伊鲁比多族的……”

    “哦,原来是这样,我知道了,你退下吧”利维挥手让士兵先退下

    “利维,这房间中的装置就是订立魔法契约的吗?”罗皓文走过来问道

    “是,这是布雷阿德留下的魔法装置”利维点头回答,而这时候艾丝卡娜已经自顾自地研究起来了一边研究还一边点头

    “嗯嗯……嗯嗯!原来如此”艾丝卡娜专心地观察着四周的魔法装置,还不住地发出各种声音“哎?这个装置是第一次见到……”

    “喂,我说……你叫做什么名字?”由于艾丝卡娜已经完全被魔法装置吸引住了,感到被忽视的利维只好出声叫住了她

    “艾丝卡娜”艾丝卡娜头也不回地回答

    “……你真的对这个装置这么感兴趣么?”遇到看似萝莉的研究狂人让利维很无语

    “嗯嗯!因为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装置不过跟我以前看过的东西有些相似呢”艾丝卡娜一边回答着一边继续研究“魔法阵大概就是由那块石碑控制的吧,但是魔法阵为什么要画成这样这点我就猜不出来了……”

    艾丝卡娜的眼中闪着好奇地光芒,看来她非常想知道魔法阵的效果

    “那么,需要我启动给你看吗?”

    “拜托了,我最喜欢研究魔法了!”

    “那么,就启动给你看好了”利维将手放在石碑上,启动了魔法阵,伴随着一阵嗡嗡声,魔法阵中冒出无数泛着金属光泽的触手,将艾丝卡娜小小的锢赚而且触手上似乎分泌出一种粘液

    “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兴趣”罗皓文啊地长大了嘴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利维

    “别拿那种眼神看我”利维似乎发觉到罗皓文误解了什么,解释道“这是强制契约装置,用来将强大的生物契约成自己仆从用的”

    经过利维的解释,罗皓文也明白了这个魔法装置的功效看起来像是金属触手的东西实际上是束缚用的炼金傀儡,分泌的粘液是令被束缚对象失去抵抗的魔法药,实际上这装置是过去布雷阿德用于束缚一些强大的生物的,不是用于人类,所以并不是用作工口用途罗皓文也观察到确实是这么回事,金属触手只是束缚着艾丝卡娜并往她上喷涂魔法药物,并没有什么工口动作而艾丝卡娜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涅

    “力度的决定是按照猎物反抗程度所增加吗?智能不错呢”艾丝卡娜一边抚摸金属触手,一边品尝研究着上面的药物,这景象看起来倒是有点工口“嗯嗯,这是让被束缚对象肌放松的魔法药……嗯,还有一定的精神弛缓药剂……”

    “应该说真不愧是魔法师吗……”利维很无语

    “没想到艾丝卡娜是这种研究狂人”罗皓文同样无语

    之后艾丝卡娜顺理成章地和利维签订了魔法契约,成为利维麾下的魔术士官,而条件是研究迷宫与布雷阿德文献的权限刚好利维也需要这样的人才,因此也答应了

    “那么,从今以后请多多指教了,主人”艾丝卡娜微笑着伸出小指

    “这手指的意思是?”利维不明白这个手势意思

    “艾这是南方诸国,想要立下约定时的魔法契约,将双方的小指头勾在一起然后说出咒文……”艾丝卡娜高兴的解释“如果打破约定的话,会发生很恐怖的事哦”

    “该不会是什么恐怖的诅咒……”利维有点被吓到了

    “违约的人要吞一千根针是吧”罗皓文扑哧一声笑了,拉勾在这个世界居然被传说为魔法契约?

    “哎?罗先生你居然知道啊”艾丝卡娜看起来很惊讶

    “艾因为我的故乡也有这样一种契约的手法”罗皓文笑道,接着在利维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

    “好吧,我答应了”利维笑道,将小指与艾丝卡娜的小指勾在一起

    “那么以后就是同伴了”艾丝卡娜高兴地笑了看到艾丝卡娜天真的笑脸,利维也笑了起来

    ***************************************************************

    “果然,虽然人类占领了这里,魔法装置却没有受到破坏”

    在检查了最后一个魔法装置后,利维得出了结论,却陷入了沉思,马鲁贝利翁并不知知道如何使用这里的魔法装置,但是按理来说,应该会对这些装置进行破坏,这也是利维最的的不过这种状况并未发生

    既然不是为了破坏魔法装置,那么为什么马鲁贝利翁会选择这里作为第一目标呢?

    经过推论,利维想到了唯一的可能结合了罗皓文带来的报,利维认为这个推测是正确的

    那就是,马鲁贝利翁是某位“暗夜眷属”的棋子,而佣兵们则是打掩护的炮灰对方的目的是侵占深渊之间中的暗黑门和魔法装置,而有这个实力与动机的,唯有住在珉菲路东北部地下的那位:古拉赞的原部下,魔神古雷格鲁

    “打扰了,利维大人,我将俘虏带过来了,是一位名叫‘希玛’的战士”士兵的声音打断了利维的思考,被带来这里的是一名高挑的成熟女,头发绑成了发髻,虽然看起来是个美貌女子,但是利维敏锐地发现,她的肩膀铠甲处隐藏着弓箭

    虽然戴着看起来很坚固的手铐,手也被士兵抓着,但是希玛并没有恐惧或者厌恶的样子,而是散发着一种凛然的气质,有种堂堂正正的威压

    “看起来,胆量不错”利维点了点头,评判道

    “你就是名为‘利维’的首领?”看到利维之后,希玛的气势陡然提升,但是在看到利维边的罗皓文之后,她的气息突然就乱了

    “罗,没想到你会在这里……”希玛的神色很复杂

    “看来你们很熟悉”利维看看罗皓文,又看看希玛

    “利维,借一步说话”神识感应到希玛的想法,罗皓文将利维拉到一边将神识感应到希玛的想法对利维说了一下

    “没关系,这样的对手我也想试试她的水准”利维表示毫不在意

    “那么,一切小心”罗皓文笑了一下“我可不想让美狄亚守寡”

    “放心,不会的”利维用自信的笑容回应

    希玛的想法是想要刺杀利维,但是对罗皓文使用过的防护屏障有顾虑,因为如果罗皓文出手,她根本没法杀了利维而利维倒是对希玛起了才之心,消将之收归麾下所以故意让罗皓文离远一些

    “喝啊”看到罗皓文远离,利维又走到近前,希玛突然间使用了一种类似于“武装色霸气”的技能,崩开了手上的镣铐在旁边的士兵都没反应过来的况下,取出暗藏在肩甲内的折叠弓箭,以极为迅速的手法拉弓

    “受死吧!魔王之子,你的头颅就由我收下了!”

    不得不说,利维低估了希玛的能力,第一箭利维就躲得有些狼狈,第二箭则是穿透了利维的披风,第三箭在利维的颊边划出一个伤口并迫使利维匍匐到地回避,在利维起的途中,第四箭已经稳稳地瞄准了利维的眉心

    “正中眉心!”希玛清叱伴随着弓弦的崩响,罗皓文有心来救但是离得有些远,刚刚瞬移到的时候箭也在同一时间到了

    “铛~”

    箭和剑刃相碰的鸣响响彻了地下房间,利维将佩晋在眉心,弹飞了这一击,接着在希玛惊愕的眼神中削断了她的弓,并用剑脊拍了一下她的喉咙

    “好了,战斗结束了”利维收起了剑

    “……为什么没有杀我?”回过神的希玛不由得问道

    “你已经失去战斗的意志了,不是吗?”利维笑道“真是令人敬佩的弓术呢”

    “……我有个问题”静默一会,希玛突然问道“弹飞我的攻击……是靠运气吗?”

    “躲开的话确实是有些靠运气,但是弹开你的最后一击就不是了”利维的回答让希玛更是疑惑

    “因为你说过要我的眉心,而动作也正是瞄准了那里所以我只要将剑挡在眉心就可以了”说到最后,利维笑了“如果要说原因的话,是对你的箭术的信任吧”

    “居然还可以这样……”这个答案希玛完全愣住了,突然,希玛不受控制地笑了出来“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信任我的箭术’这种话,没想到会从你的口中说出……好吧,的确是你胜利了我随你处置吧”

    **************************************************************

    “马鲁贝利翁公爵实际上被魔神利用了!”

    “雇佣佣兵是为了作为魔法仪式的祭品!”

    “马鲁贝利翁的目的是将人类做献祭给魔神换取魔神的支持!”

    “马鲁贝利翁想要借助魔族势力反叛,然后自己做国王!”

    “大家快点走!不能为了这种理由给公爵卖命!”

    ……

    “呜哇,没想到谣言的威力这么强”看着潮水般退去的佣兵们,罗皓文也不咂舌他只是放出了“马鲁贝利翁公爵实际上是被魔神古雷格鲁利用”的消息,结果越传越离谱,雇佣兵也都没了斗志纷纷逃跑利维也没有下令赶尽杀绝,而是放他们离开“只剩下你一个了,马鲁贝利翁”

    利维拔出剑,走向浑都是肥的马鲁贝利翁虽然公爵上穿着华丽的铠甲,但是也藏不住那个充满肥油的大肚腩

    “人类艾竟然妄想踏入暗夜眷属的领域,最后也只能证明你的无谋罢了……”

    “你你你你你……”

    虽然握着剑,但是公爵的牙齿却在打着冷颤尽管如此,他还是努力“怒视”着利维

    “……踏踏入我们人类生活的地域,不就是你吗!只要只要能取下你的头颅,就能拯救国家的危机了!”

    “笑话!这种话是你们有立场说的吗?”利维大笑,笑声之中却没有一丁点笑意,只能感受到其中充满了无尽的怒火

    “无论是莫尔泰尼亚南部,还是地下迷宫,都是暗夜眷属的领地……既然人类不认为侵略是错,那么我踏入人类的领地,又有什么错了!”

    利维猛然挥剑,一道凌厉风压将公爵的头盔掀掉,露出他满是油汗的肥脸

    “咿咿咿——”

    看着公爵笨拙地举剑砍来,利维微微阖上眼睛,再次挥出一道剑风公爵手中装饰华丽的剑被轻易地弹飞,刺在了一段距离之外的天花板上公爵也因为这一击而站立不稳,咚地坐到了地上发出巨响

    “马鲁贝利翁艾我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利维放下剑,居高临下地看着气喘如牛的公爵淡淡地说道

    “什么?”公爵眯起了小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

    “去王都米卢斯,让国王将他的王座交给我,珉菲路的所有人,都必须匍匐于我面前,承认我是他们的王而你也就此成为我的一名奴隶”

    “这……”公爵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突然间探手在怀中摸出一把短剑,以不符合他块体型的敏捷刺向利维

    “去死吧!魔王!那种事我是绝对做不出来的!我可是马鲁贝利翁公爵!”

    “噗嗤……”

    在公爵突袭之时,利维的剑也深深地刺入了公爵的心窝虽然已经被贯穿,公爵却依旧保持着将短剑刺出的姿势虽然遭到了致命一击,他握着短剑的手却没有松开

    “咳,失败了,但是我不后悔……”马鲁贝利翁公爵咳出一口血,即使生命在飞速的流逝,他依旧怒瞪着利维“即使现在成了蠢笨的老球,我依旧曾经是守护珉菲路人民的骑士……即使我死了,人们也会继续战斗下去……魔王艾我会在地狱里……等着……你失败的一……”

    马鲁贝利翁的话没有说完,他的生命就已经流逝殆尽了随着他眼神中失去了神采,庞大的躯轰然倒下

    “虽然你现在只是个肥球,但是你毕竟曾经是一名骑士”利维将沾满血的剑从马鲁贝利翁的膛中抽出“选择为了守护名誉而战死的你,已经足以赢得我的尊重了”

    “至少让我安抚他的灵魂”罗皓文走上前准备施展救赎,他好像看到马鲁贝利翁笑了一下,不知是不是错觉

    “人类的军队都散了,暗黑门应该没问题了”擦去较的血糊,利维准备发出战斗结束的命令,此时拉嘉却飞奔而来

    “糟糕了!暗黑门被不明势力的魔族占领了!”

    “你说什么?”利维瞪大眼睛,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看来是这个家伙,什么公爵搞的鬼”拉嘉一脸不屑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公爵尸体“夺走暗黑门的是古雷格鲁的部下,叫做伯撒阿拉的上级恶魔,”

    “果然印证了我的猜测,幕后黑手是古雷格鲁啊”利维点点头

    “古雷格鲁派出的援军吗……或许是在等待我军消耗力量呢”作为军师的克鲁班同意了利维的观点

    “也就是说,人类的雇佣兵被当做了消耗有生力量的弃子呢”罗皓文耸耸肩

    “真是可恶的家伙”在自己不知道的况下因为谋而被当做“弃子”,莉涅亚现在极度愤怒中“……主上,我请求出战!”

    “现在我想在幕后黑手的脑袋上开个洞呢,我也请求出战”希玛举起了手在结下魔法契约成为利维的部下之后,她的长弓已经拿回来了

    “那么我也请求出战”艾丝卡娜同样举起小手

    “批准了”利维重整了军势,向暗黑门攻去

    ************************************************************

    装有“暗黑门”的房间前方,卡莉安带领的军队正面临着激烈的战斗佩特琳也在这里,作为治疗师的她对于军队来说很重要虽然是个弱气的美少女,但是她依旧没有后退,反而保持着高昂的斗志

    “给我滚出来,伯撒阿拉!”利维一马当先地冲向战斗最激烈的地方,高声呐喊道“你要找的猎物就在这里!”

    “喔喔喔,人类的部队已经全灭了啊看来你比我想象的更有实力嘛,作为老主人的儿子,就应该要有这种程度的实力才行”上级恶魔伯撒阿拉已经很老了,脸上充满皱纹,不同于以前见过的红皮恶魔里格,他的容貌和他狡猾的格相当吻合“马鲁贝利翁还真没用,对你们的消耗只有这种程度,虽然法米希露丝大人想到了以人类军队来牵制你们,但是人类的战斗力果然是不行啊……”

    伯撒阿拉笑了起来,不过同样拥有恶魔族血统的卡莉安对此嗤之以鼻

    “啊——啦,果然是那个女人的谋吗?”卡莉安似乎对“法米希露丝”这个名字非常不感冒

    “正是,人类本来就支配做这种低下的工作而已”伯撒阿拉慢慢向前迈步,挥动手中用不知名黑色矿石制成的剑,与此同时他利用暗黑门召唤出的魔兽们也纷纷亮出了爪子“人类就和家畜没什么两样,即使有着魔神的血统,也改变不了份低的事实……”

    “喂!那边那个皱巴巴的家伙!从刚开始就一直数落人类,当我们不存在吗!”莉涅亚掂着手中的剑,一脸愤怒地叫喊道“看我砍掉你的角然后塞到你的股里,然后让你哭着道歉……”

    “这些话听上去就让人很生气呢”希玛拉开了长弓“让我在你的眉心开个洞如何”

    “这种话我也不能当做没听见呢”罗皓文将祭司锤换成了蓝水晶杖“让我看看你的脑袋被打扁之后会是什么样子”

    “攻击!”利维也不多说话,直接就发出了总攻指令和伯撒阿拉没什么骑士精神可将讲,群殴就是了

    “审判领域·光弹连击!”罗皓文毫不客气地放出了为数不多的群攻法术之一大量光弹劈头盖脸地砸向伯撒阿拉和他的魔兽群

    “该死,这讨厌的光弹……”伯撒阿拉是暗属的,所以对光属的魔法非常讨厌,光弹威力虽然不大,但是劈头盖脸地砸来也让他很难受,他不得不挥剑挡开飞来的光弹

    “噗嗤!”夹杂在光弹中的一枚箭矢突然刺中了伯撒阿拉的手是希玛抓准时机的一击,虽然一枚箭矢对皮糙厚的伯撒阿拉不是什么大伤害,但是击中了手之后还是对他的挥剑动作造成影响

    “审判领域·十字驱魔阵!”光弹刚刚酮,伯撒阿拉正想缓口气,脚上却传来了灼痛的感觉,地面上发着光,有强大的力量正在破坏着他的体组织

    “吼!该死的家伙!”伯撒阿拉一边怒骂一边跳着脚,努力冲出这片区域这是他感到了一股寒意向他的心脏袭来

    “铿——”

    利维的剑刺在一层黑色的魔法防护罩上,千钧一发之际,伯撒阿拉忍住脚上的灼痛,用魔法挡住了本应贯穿自己心脏的剑

    “连续水弹*2”

    虽然挡下了利维的必杀一剑,但是趁着这个机会,利维的水精灵使魔玛丽欧恩和罗皓文的水精灵使魔玛露莲就将一颗颗水弹砸了下来大量人头那么大的水球噼里啪啦地砸在伯撒阿拉的脑袋上,让他不得不抬手格挡

    “虽然我也憎恨人类……但是,我绝对不会认同你的理论!”趁着伯撒阿拉手忙脚乱地挡着各种攻击的时候,利维双手持剑,再次发动了攻击这次他对自己的焦用了魔力强化,较散发着森森寒光

    “嚓!”

    在不久前杀死马鲁贝利翁公爵的剑,这次刺进了伯撒阿拉的膛恶魔无力地单膝跪下,吐着血望向利维

    “咕……没想到,会被你这种小孩子……大意到被你杀……了……”

    “只是因为你年老力衰了……不妨这样说服自己吧”利维抽回了自己的剑

    “咕……真是……嘴上……不饶人啊……”

    带着不甘的神,伯撒阿拉死不瞑目地咽下最后一口气,尸体重重地倒在地上……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穿越之天神职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