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公主绑架作战(二)

    珉菲路的西部,奥斯托拉鲁山谷之中

    天气很好,晴朗的阳光洒满了整个山谷,山谷的正中有一条河流过,河的北边有一条用碎石和土铺成,宽敞得足够两辆马车并行的路,这就是珉菲路的大门奥斯托拉鲁街道m

    而在河的南面山中,树林里有个布雷阿德地下迷宫的出口,利维带着一小股部队,悄悄从这个出口走出来,在林子排开了阵势作为侦查兵的拉嘉现在选了一个视野比较好的位置,观察着远方的“街道”

    “伊卡洛斯侦查过了,确实有一辆和报上一样的马车走过来了”接到了伊卡洛斯的传信,罗皓文转头对利维说“应该再过一会就到了”

    “听说卡鲁夏的三公主伊利娜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呢,而且和去世了的前王妃一样温柔,在国民中人气很高”拉嘉用食指搓了搓鼻子,笑着说“珉菲路的王子也是个帅哥,两人如果结婚的话应该很般配……”

    “啊呀,我的不是说利维大人不好看……”看到利维带着些怒气的眼神,拉嘉慌忙笑着解释

    “注意观察”利维冷冷地回应她“如果因为你的失误而放跑了公主,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地狱”

    “是是是……”拉嘉忙不迭地回应,急忙继续监视动静

    “快点来吧,我已经闻到皇室财宝的味道了……”一边了望着奥斯托拉鲁街道,拉嘉的嘴里不停地碎碎念着虽然拉嘉成为了罗皓文的从神,不过利维显得毫不在意反正都是在自己手下效力的,不管拉嘉是谁的从神都没关系而且利维也不是那种“我属下的女人就是我的”的类型

    远方山谷的转角出现了旗帜的影子,接着一辆由众多骑士护送着的白色马车马车和马匹上都他有豪华绚烂的精美装饰虽然没有大张旗鼓地敲锣打鼓什么的,但是为了宣扬国威,马车周围整齐地排满了穿著统一款式的闪亮重铠,手持附有卡鲁夏国旗长枪的王宫骑士团保护著,钢甲的冷光遮掩住他们冷峻的面庞,让他们四周的空气中都带著一股紧张压抑之感任谁都会觉得这样的马车中一定乘坐著相当重要的人物不过,这样的马车却只有小规模的骑士团保护,实在是让人感觉不太自然

    重铠骑士队的最前方是作为先锋的两名骑士,两人的上穿著同一样式的骑士铠甲,在马上直了背脊前进,一人手持国旗,一人手持代表使节的礼仪旗与其他骑士不同,两名骑士没有戴头盔,能看出两人相貌长得十分相似实际上两人也确实是兄弟看上去较为成熟,面庞坚毅的是哥哥卡利斯,而看起来尚有些稚气感的是弟弟乌利奥

    “已经进入珉菲路了啊……”抬头望向远方,卡利斯的声音中充满了感慨“再过不久就能到珉菲路王都米卢斯了,那时任务就结束了吧……”

    “公主,接下来这段路可能会比较颠簸,请您稍微忍耐一下”卡利斯回过头向背后的马车恭敬地说了一句奥斯托拉鲁街道虽然称为街道,实际上也就是平整些的土石路,和现代的柏油沥青街道当然是没法比的,因此颠簸晃动自然难免

    “大哥,卡利斯大哥”乌利奥突然小声地说

    “有什麼事,乌利奥?现在我们正执行重要的任务,不是闲聊的时候”卡利斯责备了弟弟几句不过乌利奥倒是没怎麼在意,只是表有点寂寞

    “话虽如此……我们的任务是把公主送到珉菲路,想到以后就见不到公主了,难免有些不甘心”

    “我说艾你到底知不知道这个任务有多重要翱”卡利斯皱起眉头“我们是王宫骑士团的精英,一切要以任务为第一位……”

    “我知道的,哥哥不就是我国卡鲁夏,为了和珉菲路结盟的政治婚姻吗?”乌利奥垂下了眼帘,以一种很是不甘心的口吻说

    “……所以啦,虽然对方是珉菲路的太子下,未来皇位的继承人,要迎娶伊莉娜公主为正妻……不管怎麼说,总是有种不甘心的感觉啊”

    卡利斯一时沉默,后的骑士也有不少在轻轻点头,虽然没有说出口,不过他们的心里都明白得很

    卡鲁夏王国的三公主,现在是以一个政治道具……或者说政治牺牲品的份被送到另一个国家……

    “住口,乌利奥,这样的话太失礼了”卡利斯责备道,不过显然底气有些不足

    “难道大哥就没这样想过吗?”乌利奥不依不饶地反问,他的眼中散发出的绪,已经超越一个效忠王室骑士该有的绪了不错,和王宫骑士团中的许多人一样,他也仰慕着公主

    “乌利奥,记住你的份”卡利斯义正言辞地说,在心里暗暗叹息“我们只是骑士,不能对公主有什麼非分之想”

    “该怎麼说呢……大哥还是这麼顽固啊”

    “专心任务!”

    “是……”

    面对卡利斯严肃的呵斥,乌利奥也只好住口只是还是有种如同小孩得不到大人认可的表

    卡利斯看到乌利奥的表,忍不住笑了出来

    “……真是的,即使你这样讲,也没办法讲给国王听吧”

    “我知道啦……不必碘种无谓的心,一个人远嫁他乡,公主一定会感到很寂寞的”

    “了解就好,那麼就专心执行任务吧”卡利斯叹了口气“守护公主到旅途的最后,这也是我们唯一能为公主做的了”

    “是,我知道了”乌利奥不再多说,注视着前方的道路

    卡利斯也不再说话虽然义正言辞地教训了弟弟一番,不过其实他内心的想法,跟乌利奥一模一样

    伊莉娜,卡鲁夏皇室的良心所在,是一名不会在意份,对任何人都用温和的微笑对待的公主在骑士们出征时候虔诚地祈祷的公主,在骑士们凯旋时候微笑迎接的公主

    〃注:良心所在实际上是夸张的说法,伊莉娜的二姐实际也不错只是因为体太差一直卧不常露面所以不为人知而已)

    虽然在战场很痛苦,很疲惫,但是一想到回城之后,就能看到迎接大家的伊莉娜公主美丽的微笑只要想到这一点,战场上的疲累似乎都不算什么

    但是,公主即将远嫁,成为一个陌生男人的妻子从此以后,自己所守护的国家中,就不再有公主的笑容了如此想到的卡利斯不有些悲伤

    “既然如此,就将这次任务当成在侍奉公主的过程中,最后一件值得夸耀的任务吧”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卡利斯看向前方,仰慕公主的骑士做出了决定“这次的护卫任务,务必要完美地达成”

    “……嗯?”卡利斯突然发现前方树林的方向冒出了尘烟“……飞扬的尘土……是马?”

    “全体警戒!”卡利斯高呼一声,同时下令道“乌利奥,上去把前面的人拦住”

    卡利斯和乌利奥一同起长枪,催马向前,对着前面的骑士高叫:“停下来!停下来!”

    “前方的骑士,请不要太紧张!看到这面白色仪礼旗吗!这是非战斗人员的证明!”朝马车方向跑来的老骑士一边喊着,一边拉住了马,骏马精准地停在了两兄弟面前接着老骑士下马行了骑士礼

    “解除警戒”卡利斯挥手向后道,从对方的铠甲以及马匹上的纹章来看,应该是梅因费鲁王室骑士团没错

    “珉菲路的骑士,报上名来”卡利斯以冷淡的声音说道

    “请原谅我的失礼,我是珉菲路近卫骑士,兰斯贝鲁·利修,我是特地赶来在此迎接伊莉娜王女下的,因为走得太急一时失礼,请见谅”

    “你的名字,我曾经有所耳闻”卡利斯在心中点著头兰斯贝鲁·利修是珉菲路的一名老资格的重臣,很得国王的信赖的骑士团长,和卡鲁夏的拉哈多1安森将军一样,是个老而弥坚的骑士

    虽然如此,心中的坚持让卡利斯并不想要就此结束任务

    “兰斯贝鲁大人,我们正在前往珉菲路王都米卢斯城的路上”以冷静的语调回绝了兰斯贝鲁的提议“我们的任务是将公主平安地送到米卢斯城,不过在这种地方迎接我们,是不是有点逾越了?”

    所谓“迎接”说明白了就是“人交给我,没你们什么事了,赶紧走人吧”的意思作为卡鲁夏的骑士,卡利斯自然要为骑士团争个面子

    “是,正如您所说的,这行为有些冒犯卡鲁夏王国骑士的尊严,请让我在此代替吾王像你们致歉”同样作为骑士,兰斯贝鲁实际上也觉得这个命令让卡鲁夏骑士在面子上有些过不去“其实,王上派我带队前来的原因,是因为在这附近有凶恶的贼党出没著”

    “贼党?”卡利斯没说什么,乌利奥就先皱起了眉头“我们卡鲁夏的近卫骑士,没有害怕区区盗贼的道理”

    “但是,对方不是普通的山野盗贼,而是率领著魔族的首领,利维利维这伙贼党擅长神出鬼没的袭击,如果没有熟悉地形的我国骑士的协助,恐怕会有危险”兰斯贝鲁以极为认真的表说著“所以即使这行为有些僭越,我还是消能够帮忙”

    兰斯贝鲁的话很有道理而且态度很尊重,卡利斯理解了他的话后也点了点头

    “很感谢您的好意,不过我们的任务,就是把公主平安无事送到王都”虽然考虑了一番,但是卡利斯依然以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所以,如果在这里劳烦梅珉菲路骑士团出手的话,对於两国邦交可能会有所影响,不需要您的帮忙了”

    因为对方是魔族,卡鲁夏骑士就需要他人帮助的话,作为骑士的他们的面子可挂不赚更没有脸面对马车里的伊莉娜公主……总而言之,现在不需要有人来插手护卫工作

    “请恕我直言,利维那群贼党的战斗力不弱……可是相当难对付的”兰斯贝鲁碰了个钉子,表显得有些苦涩“说一些题外话,我的外甥图鲁恩也是因为他们的奇袭而被杀的你们也应该能够理解,什麼都不知道的况下,才是最危险的……”

    “我等卡鲁夏骑士,才没有脆弱到会害怕那种恶党”

    听到卡利斯这种认真的,带着逐客意味的回答,兰斯贝鲁也只有放弃般地低下了头

    “好了,我们不需要援助,请回吧”乌利奥也插了一句虽然他并不讨厌兰斯贝鲁,但是被轻视的感觉让他语气不善

    “……既然如此,那么恕我失礼了”

    当珉菲路的老骑士准备拨转马头时,马车的门突然打开了老骑士的耳朵里听到了一个很优美的沉着女声

    “请稍等一下,骑士先生”

    听到声音,加里斯连忙回头

    “公主下!”

    马车的门慢慢打开,从豪华的马车里现的是一个美丽得让人惊叹的女人这正是卡鲁夏的第三公主,伊莉娜·迪玖斯制止了讶异不已的随从,伊莉娜走到了珉菲路的骑士面前,那副悠然自得却散发出彷佛舞蹈般美感的姿态,不只是跟随她的骑士团,就连老骑士兰斯贝鲁都被震撼得哑然失声

    “惊动了公主下,不胜惶恐”见到公主后,老骑士连忙深深地垂下头,尊敬地行了骑士礼“小人是珉菲路王国骑士,兰斯贝鲁·利修”

    “卡鲁夏王国第三皇女,伊莉娜·迪久斯兰斯贝鲁先生,您的武勇在我国内也非常有名,我也曾经有所耳闻……请放松一些”

    “是……”

    公主的语调平静而柔和,优美的声音中却带有一种特殊的威严,马车四周的人们不都安静了下来兰斯贝鲁似乎想说什么,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到公主的脸庞后,却又敬畏地垂下头沉默了

    “请您原谅两位骑士不够礼貌的言语我国的骑士并没有对您抱持著敌意,只是为骑士的责任感使然”

    平静的声调织就出礼貌的话语,但是这话语中却满溢着特殊的威严

    “您特地前来这里报告,实在是非常感谢,我明白您的心,可是……”

    伊莉娜先看看卡利斯和乌利奥,又环视了周围的骑士们,露出笑容

    “……这里的所有人,都是最后一次为我效力了,所以,我消直到最后,都能由他们担任护卫他们的任务就是将我安全地送到珉菲路王城,不消半途而废相信为骑士的您也能理解这种心

    实际上刚刚卡利斯和乌利奥的谈话声音不自觉地大了,伊莉娜在马车中也听到了

    虽然是为了国家,没有什麼可以反对的地方,不过毕竟自己还是会感觉到寂寞但是,作为卡鲁夏三公主的立超她绝对不能把这种绪说出口

    “虽然我即将成为梅因费鲁王国的妃子,此行是为了举行婚礼,在我的婚礼结束后,我就会作为珉菲路的太子妃而履行自己的职责但是我现在还是卡鲁夏的三公主卡鲁夏的骑士们也忠实地完成护送我的任务所以请您许,让他们效力到最后一刻”

    “兰斯佩鲁骑士,我可以理解您的的,非常感谢您为未来太子妃的安全的考虑但是我消您也能考虑一下礼仪方面的问题以及卡鲁夏的骑士们的感受”

    “失礼了,公主下,我遵从您的吩咐请原谅我之前的冒犯行为”兰斯贝鲁无法反驳,只能深深地低头

    听到兰斯贝鲁的话之后,伊莉娜点了点头

    “非常感谢您……请您先回到王城中,在那里正式地进行迎接仪式”

    “那么,我就告辞了”

    兰斯佩鲁恭敬地行了个骑士礼,跨上马英姿飒爽地离去等到无法看见兰斯贝鲁的影之后,伊莉娜对周围骑士们说了一句“拜托了”,然后静静地回到马车里面

    骑士兄弟下令继续前进马车又开始行进也许是因为的公主受不了马车的颠簸,骑士们前进的很慢

    “利维,马车又开始移动了”罗皓文报告道,从刚刚开始他已经将自己的水精灵玛露莲派了过去,沉在附近的河水里侦查之前的对话包括伊莉娜等人的涅全部都通过水精灵与他的联系收到了

    “真是个美女艾便宜利维了”罗皓文暗自摇摇头“可惜不能收……算了,人不能太贪心”

    “等到马车到了前面……那个我所说的有利地形时攻击”利维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地形下令道从阵地到“有利地形”处有条又深又宽的河流,只有两座桥连接除了水精灵和有飞行能力的部下都无法无视这条河桥的宽度虽然可以让马车通过,但是对于群战来说还是窄了这种地形很适合利用一下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穿越之天神职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