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白莲的修道女(上)

    这个时候,在村民们避难的房间中,侥幸逃出村子的村民们害怕地靠紧了子,屏住呼吸,看著紧闭的门扉

    外面的战斗的声音越来越近守护村子的士兵的声音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从门缝中传来的魔物的咆哮,而且越来越响亮母亲抱著害怕的孩子,拚命忍住哭泣的声音hxm

    “地下迷宫居然也出现了魔物……我们到底该怎麼办啊”

    终於有一名村民忍受不赚大声地哭喊起来,不过立即就被旁边的人捂住了嘴

    所有人都有着同样沉重的心,只是努力忍耐著不发出声音而已,如果不出声,可能还有一丝活路

    面对几乎绝望的人们,缇娜也只能反覆低声说著“请冷静”虽然这麼说,但是她自己也知道,在这种况下是根本不可能冷静的但是,正是这种时候,才需要鼓励村人们啊

    “门有经过补强,没问题的士兵们一定会尽自己的力量,将所有魔物打倒的”虽然心中没底,但是缇娜还是如此鼓励大家同时也暗暗祈祷,祈求母神伊露恩能够保护自己和村民们

    但是,无论缇娜怎麼祈祷,门口的方向,并没有感觉到有同伴的存在耳边听到的,是钥匙孔中传来锁被打开的金属声……

    “这就是最后的门了”拉嘉抽出插在锁里的小道具,直起子松了口气接着,伴随著沉重的声响,门被打开了“利维~村民藏的房间已经打开了”

    “咿呀——”随着开门的声音房间中响起了一片悲鸣不管男女老少的脸上都是一副绝望的神

    “哼”利维用冰冷的视线打量著挤成一团的人们脸上浮起了冷笑猩红的瞳孔看向哪个人,哪个人的体就会感到一阵恶寒,忍不住地发抖

    恐怖的感觉笼罩着缇娜全,但她并没有将看著利维的视线移开

    “罗,这些人就交给你来看着了等收兵时候再一起带回城里”利维只是大致扫了一下房间就失去了兴趣,直接交给罗皓文顿了顿,他又扫了一眼房间里的人,冷冷地补充道“如果有人抵抗,直接杀了也无妨”

    “是,我知道了”罗皓文走上前几步,与玛露莲一起守住了门口而利维则是继续向前突击,去解决还在抵抗的残兵

    “哦,美女”罗皓文扫了一眼,看到缇娜的时候不由得眼前一亮缇娜刚好与罗皓文对上了视线,不由得反地颤抖一下

    “我这样子看起来会不会是像色狼呢……”缇娜的反应让罗皓文感到很无力犹豫了一下,罗皓文摘下脸上的面罩和礼帽出乎意料的效果不错,房间里的人们显得不那么害怕了

    “诸位,听我一句话虽然这么说你们可能会讨厌我……”罗皓文试着组织语言,同时露出自认为最善良的笑容没办法,任务要求尽量保护避难的村民,这可是给他出了个难题毕竟自己是属于利维势力的,不知道这些村民会不会听“我消大家不要贸然与外面的军人做对,暂时服从安排,只要能做到这点,我至少能够保证你们的安全……你们想要回到故乡也不是不可能的”

    虽然听了他的话,有少数人的眼中闪烁了一下但是房间里还是一片静默

    “呃……还有,我可以为伤者治疗”就这么傻呆着似乎也不是办法,罗皓文瞄到了边的一个小孩腿上有伤于是放了一个治疗术看到罗皓文的手中冒起治疗术的白光,缇娜立即变了脸色?

    “你……你是母神大人的……神格者?”缇娜一脸不可思议的表,紧紧地盯着罗皓文的脸虽然缇娜知道,这大陆上有一个名为“暗之治愈神”的神明但是这种这种熟悉的魔力,显然也是来自她所信仰的母神,治愈之女神伊露恩!

    “什么?”缇娜的一句话引发了村民们的议论罗皓文仔细听了一下,相信这种推测的人居然占了多数,看来缇娜在村民中的威望很高

    “这个……我和神格者有那么点区别……”罗皓文含糊地解释了一下,按照这个世界的神格者就像是嘉碧口中的神仆神仆和神明的差距可不只是一点半点“不过要说我与治愈女神有关系,倒是没错”

    “不是神格者却与母神有关?难道……”缇娜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发晕,不是神格者又能使用治愈女神的神力?那么难道是侍神或者副神?

    “总之况很复杂,一时半会还无法解释清楚”罗皓文一摊手,叹了口气“如果你觉得我可以信任的话,就让我来为这些村民疗伤”

    “……我相信你”缇娜先是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罗皓文也开始了治疗工作一个个治疗术撒过去一个个病人站了起来在治疗完最后一个伤员后,罗皓文明显地感觉到村民对他的敌意下降了不少,甚至有些人还换上了友善的眼神不过……缇娜居然用一种“饱含崇拜与期待”的眼光看着自己?

    “虽然话有点难听,不过我消你们能珍惜生命”干咳几声后,罗皓文用诚恳的表劝道“就算伤好了也暂时不要逃跑或挑衅暗夜眷属的军队作为随军医官的我虽然有一定的话语权,但是如果有人激怒了他们的话,我也没法保护你们了相信大家都不愿意在这个地方丢了命吧?”

    罗皓文的话还真是起了作用,这些村民们暂时接受了自己作为俘虏的命运这些人大都是普通的平民,没有军队那种视死如归的绪既然能活下去他们当然会选择活

    “那个……”缇娜带着疑虑的表走到罗皓文的面前,现在她有满肚子疑问想要得到解答“这位……先生,请问……”

    “现在还不是说话的时候,另外我叫罗皓文,你叫我罗哥哥或者皓文都可以”罗皓文自然也看出她有许多疑问,刚想和她好好聊聊,就接到拉法兰的传信,利维已经解决了敌方首领,已经下令撤军,很快利维就会带着队伍过来将俘虏押送回基地因此现在显然不是聊天的好时机在缇娜和罗皓文的劝说下,这些村民都没有反抗

    押送俘虏的士兵刚好是被罗皓文治疗过的,因为敬重罗皓文的关系,他们也没去为难俘虏而是和罗皓文聊起了战事听说警备骑士团的团长是个窝囊废,见到利维就怕得尿了裤子,根本连剑都握不赚这种废物利维自然是一剑解决到最后利维连这个“大将”的名字都不知道

    “真不是男人”罗皓文也不摇头,难怪战斗这么快就结束了,敢是遇到了一个极品将领啊

    ……

    地下遗迹,光线昏暗的卧室,细小的灯火没有意义地摇晃著在战争结束之后,利维感到一种莫名的虚脱感自己的体还因为血的味道而无法平息下来

    利维军的初次出战,如果要说结果的话,可以称为大获全胜敌方将领被斩首,将地下迷宫和地上村落完全占领流下了许多鲜血,四处充斥著痛苦的悲鸣这样的成果已经足以让利维满足了为了回覆疲劳,利维舒服地躺在长椅上,现手上的酒杯中晃着仿佛流动的红宝石般的酒液

    “来一杯吗?这是今天的战利品”利维笑着斟上一杯酒推到罗皓文面前队伍一撤回,利维立即就叫罗皓文来自己的房间,说是有事,不过在罗皓文急急忙忙地赶过来后,却只是让他陪自己喝酒

    “那就谢谢了,这酒看起来不错”虽然奖励还没抽,不过罗皓文也不急,同样倚在一张长椅上品尝起红酒了这酒的味道有点甜,入口倒是很舒服

    “第一场战争,还算马马虎虎……”利维的嘴角泛起一丝戏谑的笑容,品尝著作为战利品获得的葡萄酒这瓶庆祝初次胜利的美酒,有著刺激鼻腔深处的果香气只要一闻就知道是高级品不过罗皓文可不懂这酒好不好

    “呵,不管怎么说你的目的全都达到了”罗皓文一耸肩“你该不会是想说些什么‘这只是个开始’或者‘往后还有更残酷的战斗’之类的老台词吧”

    “……哈哈哈,你这种说法还真有趣啊”利维愣了半晌,突然哈哈大笑“虽然对神明什么的不太感冒,不过和你聊天总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千万别上我,其实我是喜欢女人的”罗皓文用很严肃的表说出这句话,让利维愣神了一回会儿,又是大笑起来

    “哈哈哈!不得不承认,你很有那些流浪吟游诗人的搞笑天赋等我有一天建国后,封你为宫廷第一弄臣如何?”

    “呃,这个就算了……”关于弄臣罗皓文还是了解一点的,这种官职不是小丑就是男宠之流……

    此时,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利维知道会以这种慕进来的,只有克鲁班而已于是也收敛了笑容,摆出一副严肃的表

    “利维大人,失礼了这是战后报告”克鲁班递上一张纸,意识到战后报告的重要,利维从躺椅上站起接过这张纸,仔细地阅读

    “有了罗先生的支持,这次我方的人员伤亡大大低于之前的预估”在利维阅读的同时,克鲁班也报告了一些在战报上没有详细描述的况看起来他还真是个不错的军师“依照您的指示,投降的人已经全部俘虏了”

    “辛苦你了,在下次战争到来前好好地休息吧”李维笑著,说出慰劳的言语原本克鲁班应该是遵循礼仪低著头退出房间,但是他的脸上突然露出复杂的表,继续说道:“其实,村民中的一人,说是要请求跟利维大人您见面……该如何做呢?”

    “见面?该不会是那些狂妄的……”利维用鼻子发出一声冷笑,视线看著地面难不成又是一位像今天那个废柴将领一样,上面有关系就自恃甚高的贵族?

    “是的,是一名修道女”

    “修道女?”利维哑然失笑,在遭到征服的况下,要求会面敌方大将的人,居然是区区一名女子啊

    “很好,听她会说些什么有趣的话也不错,把那个人类带来吧”利维点了点头一旁的罗皓文的脸上倒是出现一种复杂的表

    “是,请您稍等一会……”克鲁班恭敬地低下了头,退出房间

    “这个女人,你认识?”注意到罗皓文表的变化,利维喝著剩下的葡萄酒,饶有兴致地问道

    “见到过,在那些跑到地下避难的村民中,名叫缇娜”罗皓文点点头,缇娜是个美女,他的印象比较深“看得出来,她在村民中还蛮有威信的”

    “在被俘虏的状况下敢于而出不管是因为自大还是宗教狂……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女人有着比一般人坚强的意志”李维这样笑著说“大概这位修道女是想要用人类的道理来说服我吧,反正时间还很多,就当作消遣听听也不错”

    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利维再次倒上了一杯慢慢品尝,等著克鲁班将那个女人带过来

    “利维,和你商量个事……”罗皓文现在的表很复杂虽然是个宅,但他不是那种见到美女就想收的人,缇娜是不是美女和他倒是没太大关系只是,就在刚才嘉碧提示系统有了任务

    “任务:白莲之修道女任务描述:避免缇娜遭到利维的伤害,并说服她成为自己的从神任务奖励:随机抽取白银圣衣一件,随机抽取装备二件,随机抽取奖励一次,特殊职业‘圣女’转职机会一次,治愈女神的圣袍,治愈女神的慈之冠,天使之翼”

    “我擦,这种丰富的奖励怎么回事……”罗皓文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之前的任务只有一个奖励,这次一个任务居然有8个奖励!仔细看看,似乎一半的奖励都是为了这个缇娜而准备的啊……

    “哦?莫非你看上她了”罗皓文扭曲的表被利维认为是扭捏没等罗皓文说出来,利维就微微一笑,挥手指着边的布帘“你先站到那边的帘子后面等着,没有命令不准发出声音”

    “是”罗皓文不再说话,看来利维是想要使点手段来帮自己追缇娜?一来好奇他会用什么手段帮忙,二来罗皓文也确实有些想收了缇娜的私心,罗皓文没有继续去解释,而是选择躲进了边的帘布之中利维的是那种宽敞的带有足以围起整张的帘布的大,拉开后的帘布里藏下一个人很被难看出来

    罗皓文刚刚藏好,就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罗皓文也知道那是克鲁班在敲门

    “请恕属下失礼,我将之前所说的女子带过来了”

    从帘布的缝隙中,罗皓文看到在抬头行礼的克鲁曼背后,跟着一名以女来说还稍显有点年幼的少女他在地下通道的时候没仔细看,现在一看这位名叫缇娜的修女还真是个尤物及肩长的淡蓝色的头发,搭配蓝色的瞳孔更加映衬着她有如碧空般的发色似乎因为好奇而睁大的双眼彷佛清冽的泉水一般,看上去就有一种令人舒服的清爽感也许因为刚好是夏天,她上所穿的服装是用较薄的材料制作的,外露的香肩白皙而细腻,在稍显昏暗的灯光下泛起一层珍珠般的光泽

    少女的口挂着一个圆形的圣印这个圣印是“治愈女神”信徒的纹章,代表着这名少女为治愈女神修道女的

    “少女,你看上去没有什麼力量,竟然要求面见敌方大将……”在克鲁班离开房间后,利维用一种充满兴趣的眼神看著少女,就像是看著被养来作为宠物的小猫小狗小兔子一样

    “和敌人的头头单独相处,这个小女孩究竟会有什麼反应呢?是会怒吼呢?要我杀了她呢?还是用感说服我呢?还是感觉到恐怖哭泣呢?”利维不由得猜测起来

    在他的后,罗皓文也在猜测少女的想法明明自己和她说了,最低限度也能保证村民的安全,她又是为什么提出要面见利维呢?

    出乎利维的意料之外,缇娜的脸上展露著的是笑容那是一种看上去后让人打心里舒服的笑容,至少罗皓文是这么认为的

    “初次见面,我是缇娜·帕丽艾”

    “你就是想和我见面的人类吗?”利维斜靠在扶手椅上,一手支撑着下巴,一手晃动着手中的酒杯,微微抬眼打量着眼前的少女

    “是的,我是王都米卢斯的伊露恩神,派遣到这里进修的修道女,兼职卫生兵谢谢您答应我提出见面的要求”与一般人类蔑视魔族魔物的态度大不相同缇娜恭敬地行礼的姿态就像是在面对人类的上位者

    “你提出要和我见面,所为何事?”对于她的礼仪严正,利维也是暗暗点头“请说吧,不必顾忌什么”

    “是,为何您要做出这种事呢?我想知道您的理由”对著灭亡村子的利维,修道女仍旧依照礼仪面对

    “这种事……是指什么?”利维微微眯起眼睛眼中出一道精光躲在帘子里的罗皓文则是皱起眉头

    “我们自从迁移到这块土地,一直过著和平的生活所以,我并不认为有被你们攻击的理由”缇娜带着语重心长的表,用平静凛然的语调说道

    “……那个血迹,是你受伤留下的吗?”利维没有回答,而是盯著缇娜上的修道服染到的血渍

    “不是,我并没有受伤我的任务是替受伤的人治疗所以,这大概是死者或伤者的血迹吧”蒂娜带着严肃的表回答

    “是吗……”聪明的利维自然能察觉出这句话中带有一丝责备的意味嘴角浮现出一丝轻蔑的笑容,利维随口答道:“战争中难免会有伤亡,这是必然之事”

    “请回答我的问题!”对於李维一直顾左右而言他的言词,缇娜的表变得很严肃光洁的额头上甚至仿佛闪着圣光“为什麼,您要做出这麼残酷的事……杀害毫无罪恶的村人,把侵略当成自己的功绩……这种行为是极为罪恶的!”

    “老天……”罗皓文在帘子里面扶着额头“缇娜你是笨蛋吗……或者只是因为不谙世事呢?”

    “罪恶?好吧,既然这行为你认为是罪恶,那么你们人类的行为又该称之为什么?”利维用非常低沉的声音回应她,他的声音中充满了不可抑制的杀意“一开始,这块土地是由古拉赞统治的,暗夜眷属们生活的地方,人类派出勇者杀死了古拉赞而后以拓荒为由,侵入了这里原本居住此地的暗夜眷属只有迁移到幽暗的迷宫中,被人类得无法自由出入”

    “那种因为土地遭到人类侵占,只能默默承受的痛苦现在我只是将相同的遭遇还给你们而已”

    “这个……”听著利维的话,缇娜紧张地吞了口水但是,她并没有退缩,而是坦然面对李维“可……可是,我们并没有做出危害你们的事

    “没有做出危害我们的事?还真是能毫无愧疚地说出口……”这句话让李维感觉到可笑,又感觉异常的愤怒“的确,也许你的双手并没有染上罪恶因为自己是清白的没有做过坏事,所以你觉得无论自己说什么都没关系吗?”

    利维算是看明白了,这个少女有些理想主义而且并不知道被人类称之为勇者的家伙,究竟都做着些什么勾当

    “没有危害过任何人,这应该是我的父亲……魔神古拉赞才配说的话!”利维咬牙切齿地低声说着“但是他没有伤害人,不等于人类不会伤害他”

    深吸了一口气,强令自己冷静利维的声调显得异常平稳,不过在这平稳中却蕴藏着风暴

    “那么,我问你一件事,为什么村子里需要有配备武器的士兵呢?假如是和平生活的话,根本不需要保护村子的士兵吧?”利维用锐利的目光盯着缇娜“那些士兵是把什麼当作敌人呢?手中的武器又是要讨伐什么呢?”

    “那那是……”缇娜张口结舌,说不出话了

    “如果你理解了的话,就在我生气之前回去吧”利维摇了摇头,刚刚的愤怒让他体内的魔族之血有些动毕竟这个小姑娘是今天的大功臣罗皓文看上的(利维是这么认为)利维打算趁著自己体内的魔人病尚未发作的时候赶紧把她送走,以免伤到她

    “我知道了”蒂娜稍微点了头,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我们会离开这块土地,相对的,请您把村民们放了吧”

    “拜托,这家伙倒底在说什么啊”罗皓文苦恼地抓了抓脑袋

    “那可不行,你们是重要的人质”利维也感到很无奈,他已经明白了,缇娜根本不懂这些战略战术

    “需要人质吗……”缇娜咬了咬嘴唇,而后坚定地说道“既然如此,就由我充当人质吧最少,请您先放了女人和小孩”

    “……为什麼,你要帮助那些人呢?”静默了一会,利维问出了这个问题“这应该不是修道女该做的事吧”

    “你们是笨蛋二人组么?”罗皓文对于利维问出这个问题觉得很白痴,但是想了想,自己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您愿意听我的理由吗?”蒂娜先是深呼吸,然后振声回答“我是母神——治愈女神伊露恩的信徒……母神的是超越种族,是平等对待所有种族的”

    缇娜的双眼微闭接着张开,用一种非朝诚的口气说道“即使您为半魔人,我依旧相信您能理解我所说的话”

    “‘即使您为半魔人’,这是什麼意思?”利维呼地一下站了起来,由于罗皓文背对着利维,看不到他脸上状似癫狂的扭曲的表

    “咦?”缇娜抬起了脸庞立即被利维脸上那仿佛极度痛苦又仿佛极度愤怒的恐怖表吓了一大跳

    “……魔神能够听懂人说的话,反正我只是个半魔人,所以是指我根本听不懂人话是吗?”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缇娜似乎被吓坏了,慌张地摇着头

    “就算你没有那样说,但你已经明确了表达出了那种意思”李维冷笑著,往旁边吐了口水“你口口声声说着是超越种族的,但你的言辞中却依旧透露着对种族的偏见你竟然还认为自己说的话能代表自己的信仰,这根本就是一个可笑的谎言!”

    “您这是在侮辱母神伊露恩吗?”缇娜对著李维叫道

    “侮辱?或许吧!”李维的鼻子发出冷笑“我根本不想相信你所敬的治愈女神,或者说,人类口中的‘治愈女神’”

    “既然治愈女神标榜的是超越种族的与慈悲,那么为何,没有见到过你们的神派遣修士或僧侣来关注我们暗夜眷属?”

    “想必你已经从那些被俘的士兵口中了解到了,我们是如何对待那些伤而未死的人类士兵的”说到这里时,利维不由得想起了罗浩文的行为,在微笑的同时也说得很有底气“相比与人类的行为来说,又是如何?”

    “这……”缇娜完全无法回答不由得低下了头罗皓文则是在后面的帘子里哭笑不得,自己这是被当枪使了?

    “根据对象改变自己的态度,搬弄著狡猾的言词,对於自己无法胜过的对象,就只能沉默以对……人类就是这种生物!这就是人类的真面目!”利维的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几乎是用吼着说出来“我并不是人类,也不是魔神被人类当作怪物,被魔族当作败类我的母亲是人类,但她为了保护我,拼命从那些可憎的人类手中逃了出来,最后在我面前死去那种心,你又怎能体会得到!”

    “这这是……”面对着如同受伤的野兽般咆哮的利维,缇娜的全都在颤抖,她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

    “如何,怕了吗?”利维脸上浮出残忍的笑容

    “但是……”缇娜喘了口气,低声问道碧蓝色的瞳孔清澈见底,彷佛能看透李维的内心“您……究竟想追求什麼?”

    利维并没有回答她,魔神的的血液在口燃烧,化为一股灼的的黑炎

    “您是想成为人类呢?或者是想成为魔神呢?”缇娜用一种同的眼神看着利维,这眼神在利维的眼中却被当作是蔑视的眼神

    “还是说,你……”

    “闭嘴闭嘴闭嘴!再不闭嘴我就撕了你的嘴!”利维疯狂地大叫中的黑炎急速扩散,在魔人病的影响之下,他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陷入疯狂,体中只剩下本能

    粗暴地抓住缇娜的手,随手一甩就丢到上,接着双手拉住修道服的两边猛然用力

    “刺啦”青色的修道服被残暴地撕裂,缇娜发育良好的部暴露在利维的眼前

    “不……不要!请住手!”

    被侵犯的恐惧令少女拼命地挣扎着但是狂暴的利维却是毫无怜悯之心地按住了她

    “刺啦”又是一声撕裂响,缇娜的修女服已经完全成了一堆碎布,在缇娜充满恐惧的眼神中,利维赤红的眼眸渐渐放大……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穿越之天神职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