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神之子

    “……所以说艾我还什么都没弄明白就被送到这个大陆上了按照这位小圣灵的话说,这是为了历练”

    罗皓文拿着一杯红酒,与利维侃侃而谈在宝物库中利维挑明了罗皓文的份之后,罗皓文索就将许多事告诉了利维,比如神之子,穿越什么的不过只提到大神让他收集能源点,然后获得奖励发布任务以及靠治疗与安抚死者来获得能源点的事倒是没说hxm

    “原来如此,这个神还真有意思”利维喝了一口酒,浅笑道“说不定是个和商人神相似的存在”

    从利维的口中,罗皓文也了解到一些很有意思的事首先,这个世界居然是由两个位面地碰撞而形成的其次,在这个大陆上有许多的神,虽然不说多如牛毛,但也不是什么特别稀奇的存在,什么古神,现神,精灵神,现人神……各种各样的分类,据说还有人造的机器神这让罗皓文大跌眼镜的同时也大呼奇特最有意思的是,利维已故的父亲,古拉赞·马修伦就是一位强大的魔神,而且是建造这个庞大地下迷宫的,那个人类魔法师布雷阿德的手下

    “呵呵,你的血脉不错嘛,还是个神之子”借着几分醉意,罗皓文开玩笑道

    “实话说,我并不喜欢这个血缘,甚至可以说是憎恨”利维的声音变得有些凌厉,酒桌的气氛瞬间低沉下来虽然有点醉,但是罗皓文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罗皓文尴尬地动了动嘴角,正想道歉或者转移话题,小精灵嘉碧突然提示任务了

    “任务:魔人王的过去,任务描述:倾听魔人王的讲述,并努力开导他,与其建立友好的关系任务奖励:随机抽取装备一件”这任务让罗皓文忍不住想要吐槽不过这时候利维已经开始讲话了,罗皓文只有暂时闭上嘴认真听

    “我有一个为魔神的父亲,和一个为人类的母亲在这个世界上,光与暗两极的存在,憎恶彼此的姿态,每时每刻都在以掠夺与暴力的手段互相驱逐,互相残杀而这样的两种血液,在我的体内互相对峙着”

    “我是魔神,尽管同时也是人类”利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粳将杯子狠狠地摔在地下“我一直对拥有这样血缘的自己感到迷惑我倒底算是个什么东西!”

    “呃,这个……”看利维发脾气,罗皓文觉得很无奈,鬼使神差地,他随便引用了一个动漫里的话“不管你是什么涅,体内有着怎样的血统,你只是你自己,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

    “呃?……虽然不太明白但是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罗皓文随口这么一说,利维倒是愣住了思考一番后,他也停止了发脾气,重新倒了一杯酒

    “我只是我自己……这样说是没错”晃着杯中的红色液体,利维陷入了思索之中“唉……人类因为我是魔族而排斥我,高等魔族又将我当作混血的杂种鄙视,这样看起来,我还真的只是‘自己’没错”

    “喂喂,我说一句有些不中听的话啊”罗皓文倒是耸了耸肩“虽然我在原本的世界也没什么上进心……不过有件事我是知道的被排斥和鄙视很正常,只是一昧痛恨却不去改变这况的就是弱者了当你有了足够的地位,立于众人的巅峰时候,排斥与鄙视就将远离你而那些曾经排斥你鄙视你的人则会带着一副可怜兮兮的嘴脸匍匐于你的脚下祈求怜悯,你不觉得这很有意思么”

    “哦?这话还真是相当有道理”利维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起来“不错,不错,这么简单的道理我居然给忘了不管是人类还是魔族,都是崇拜强者的啊在强者之名之下,种族是什么根本就不重要了那位冠绝古今的大魔法师布雷阿德,最开始不也是个脆弱的人类么成为强者之后还不是照样连包括我的父亲古拉赞在内的十大魔神屈膝拜服”

    “该行动起来了,让那些杀死我的父母的人类付出代价,让那些鄙视我,叫我杂种的家伙尝尝我的力量让他们拜服在我的脚底下”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利维整个人都燃起来了,站起豪气地一挥手,还真的散发出一股王霸之气来“然后,‘魔族’之言所及处,即为吾剑之所向我将以自己的种族为荣耀!”

    “哈哈,多谢了”利维很是友好地拍了拍罗皓文的肩膀“你的话让我想明白了不少啊”

    “我也就是随口说一下而已”罗皓文谦虚道,心中却在想任务的事看来利维对自己的友好度似乎有所提高,只是任务还没有完成

    “呵呵,罗兄弟,我有种感觉,你可以成为我的至交好友”利维又是一笑,虽然他的眼神很凌厉,实际接触起来却并不冷酷“我倒是想和你分享一下自己过去的经历,不知你听”

    “呵呵,请讲,我也很好奇,你到底经历过什么样的过去”罗皓文连忙说道,怪不得没提示任务完成,原来还没讲完啊

    “这故事有些长”利维喝了一口酒,开始了讲述罗皓文听了后觉得,利维过去的经历还真是有些苦的拥有魔神和人类两种血统的他,在长到一定年纪后,遭到了一种被称为“魔人病”的疾病侵扰这病是因为魔神的血液在进攻与祛除人类的血液虽然实际对体没有太大伤害也不会传染,不过表现得很吓人,上会出现黑斑,患者也会陷入一种狂躁状态但是由于人类排斥魔族的缘故,那时还是小孩的利维与母亲被当作恶魔,遭受了众多人类的攻击,不得不背井离乡,来到莫尔泰尼亚寻找利维的父亲——魔神古拉赞在将利维交给父亲后,利维的母亲就因为伤与疲惫去世了虽然在父亲的保护之下,没有人能够伤害他但是在几年之前,一名人类勇者单枪匹马地杀入古拉赞的城堡,击杀了古拉赞,于是古拉赞的老部下大多都逃散或者自立门户去了,只有少部分人依旧跟随着当时还是小孩的利维这其中包括古拉赞的心腹军师,拥有红色头发与细长眼睛,脸看起来有些凶的“克鲁班·索利多”;上半是精灵涅,下半是触手状脚的艾露扎里族老妪,利维的保姆“普利佐亚”;以及古拉赞收养的女孤儿,据说脸部有严重烧伤而总是遮着大半个脸的混沌之神女祭司“佩特琳·赛拉”等人利维的势力全部转入了布雷阿德的地下迷宫之中,而原本古拉赞所统治的,暗夜眷属们居住的区域则是住进了开荒的人类,几年过去后已经建立起了一个小村落

    “不知道拉嘉有没有和你说,最近我们准备打一场反击战,狠狠地教训一下那些不知满足的人类”利维摇晃着一杯酒,恶狠狠地说道“原本让他们安稳地在地上拓荒就已经很不错了,现在这些家伙居然开始往地下发展势力,真是无耻的掠夺者啊对暗夜之眷属来说,如果不能自由进出这个迷宫,其意义其实就跟遭到流放是没有两样的假使变成那样,下场就是被其他种族驱逐,或者是被人类的冒险者杀掉吧”

    “这个嘛……”了解了事的经过后,罗皓文也觉得利维这边占理了他可没有什么人族至上主义,何况自己又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类

    “怎么样,你的意思如何?是否还愿意跟随我的脚步呢?”利维的嘴角泛起一丝笑意,饶有兴致地看着罗皓文

    “当然,既然决定投靠于你的麾下,又怎么会袖手旁观”罗皓文也笑了,心中一直想着靠治疗伤员来获取能源点“你觉得我会去帮助人类?放心,我又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类,他们的胜败关我事”

    “不过既然要打仗,我还真是有些要求”看利维露出满意的笑容,罗皓文趁机说出自己的要求“我消能为战死者的尸体进行安息仪式,到时候尸体可能会消失”

    “这不是什么坏事”利维毫不在意地摆摆手“到时候你尽管去就可以了”

    “……还有件事”罗皓文突然楞了一下,接着表变得有些奇怪“尽量减少伤亡,不要杀死没有抵抗能力的老弱妇孺之流”

    “为什么这么说?看来你还是对人类有归属感吗?”利维的脸上露出一种郁的笑容

    “唉,这不是我的意思,你可别误会……”罗皓文无奈地一摊手,不知为什么,系统发出了一个附加任务

    “任务:决定未来的长谈,任务描述:说服魔人王不要屠戮村中所有人类,让这位新生的王者找到自己真正的方向——建立属于自己的国家任务奖励:随机抽取奖励一次”

    “哦,不是你的意思?看来是你的上司的旨意吧”利维用一种看笑话的眼神看着罗皓文

    “你说的没错,那位大神似乎是慈悲心过重了,给我的力量是治疗,任务也发这种救人的”罗皓文索不管了,直接将责任推给某位大神“虽然我不知道那位大神是什么意思,不过我的意见也是不要进行屠杀”

    “说说你的理由”利维的眼神严肃,却是在轻轻点头

    “我觉得,敢于反抗的杀掉就杀掉了,不反抗的话如果留下来甚至好好对待他们的话,他们就可以起到一种减弱人类敌意的作用”虽然说没经历过战争,罗皓文的脑子却转得不慢,开始照搬书上看到的东西来“反抗者杀无赦,不反抗的俘虏进行优待,将他们放回去后,通过他们讲述的遭遇,可以降低对方平民对我方军队的畏惧,也降低对方据点中平民的敌意,瓦解对方拼死一战的想法”

    “另外,如果收下这些人类作为领民,然后让他们和暗夜眷属居住在同一片土地上繁衍生息,你觉得这样的方式如何?”罗皓文突然想到一个点子,然后直接就问了出来

    “哎?你的意思是像大陆中部那个信仰暗黑神的国家一样?”利维摇晃酒杯的手定住了,眼神中透出惊愕

    “我才刚来,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国家”罗皓文喝下一口酒,笑道“只不过,让两个种族混居通婚之类的,不是很好的消除种族隔阂的方式么”

    “这也很有道理”利维又是一阵思索,点点头利维的魔人病其实是因为父亲的血统太强大实际上普通的暗夜眷属和人类通婚一般不会出现这种况,拉嘉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虽然你总是说着要向人类复仇什么的,但是我觉得,这个理由很无力,甚至可以说很蠢”借着利维的酒劲,罗皓文干脆把所有的话都说出来了,反正是在系统里描述的

    “你是什么意思,想让我放弃复仇么?”利维的脸色立即沉下来

    “不不不,你可别误会,复仇什么的我是支持的”罗皓文倒是已经想好了劝解的方式(自然又是从动漫里学的)“只不过你是一个领导者作为领导者,只是以个人的复仇当做领军的理由和动力甚至目的,不显得有些无力么?”

    “那么你的意思是……”利维其实也没有醉,听了这话脸色舒缓开来,又是点点头

    “有戏”罗皓文暗笑,表面上继续装出一幅严肃的表,用庄重的表说出神棍的语言“仔细想想你的部下们,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追随在你的边?除了复仇之外,你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我的部下所想……我知道啊”出乎罗皓文的意料,利维居然很快就明白了“如同克鲁班所说,我们只是消有一片能让暗夜眷属自由生活的土地所以战斗的原因,除了我个人的复仇之外就是消能建立一个属于暗夜眷属自己的国家”

    “原来你知道艾看来不用我提醒你了”罗皓文无奈地一摊手,系统发布的任务是“让这位新生的王者找到正确的方向”,看来不用自己去劝,对方就已经知道了啊

    “哈哈,我当然知道你是在提醒我”看到罗皓文尴尬的表,利维忍不住大笑“我刚刚也没生气,不过还是要感谢你的提醒作为报答,在我建立国家后,为你的上司建立神并将他的信仰作为国教之一如何?”

    “这就算了,我连他是什么神,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我擦嘞!”罗皓文刚刚说出拒绝的话就接到了新的任务的提示

    “连续任务:治愈的神,任务描述:作为辅佐新王的神明代言人,在新生的国家中建立信仰根基,达成每个目标后会有相应的奖励”

    “怎么了?是不是你的上司同意了?”看到罗皓文扭曲的脸,利维一幅看笑话的表“你应该明白,没有神会不喜欢信仰”

    “是……被你说中了”罗皓文的脸色非常之臭“这个世界是不是有个叫治愈女神的家伙?”

    “你说的是治愈女神伊露恩?”利维上下打量了一下罗皓文“难不成你真的是治愈女神的神格者?”

    “才不是,只是我上面那位似乎跟这个治愈女神有一腿,不知是不是风流债”罗皓文咬牙切齿地说道“总之这家伙让我借用治愈女神的从神名义发展信徒,说是为了方便”

    “好,我答应他了”利维一拍桌子,脸上露出的笑容显得有些促狭,又有些狠“治愈女神所标榜的是是超越种族,是平等对待所有种族的但是实际上那些作为她神格者人类却自然地将我们暗夜眷属排除在外哼哼,如果治愈女神支持我们暗夜眷属,这可是在那些家伙的脸上狠狠地扇上一巴掌”

    “呃,这个……算了,反正不关我的事,我只要收集资源就好了”罗皓文有些自暴自弃

    “哈哈,和你在一起感觉很轻松,不知不觉就说了许多啊”利维看起来有些高兴“自从母亲去世后就再也没有这种感觉了……你愿意成为我的朋友吗?”

    “说什么奇怪的话呢”罗皓文拍了一下利维的肩膀“就是把你当朋友,所以才和你说了这么多啊”

    “说的是,我们是朋友,朋友啊”利维的心似乎很愉快,接下来两人一杯一杯地喝着酒罗皓文的体已经被改造为神之躯,利维则是继承了父亲的魔神之血,两人的酒量自然都大得吓人,在喝光了七大桶葡萄酒后,还是有一半人类血统的利维先撑不住醉倒了

    “咿嘻嘻嘻嘻……李维大人从来都没有这样醉过,不过醉了也好,醉了就能忘记他心中的不快”随着触手形状的脚刮擦地面发出沙啦沙啦的声音,利维的保姆,矮小的老太婆普利佐亚缓慢地移动过来据说这个老太婆年轻时候和纯种的精灵一样漂亮,不过现在只是个干瘪矮小又丑陋的老太婆,笑起来的声音也让人感觉很不舒服罗皓文觉得上鸡皮疙瘩直冒

    “可惜呀,这么漂亮的面孔居然属于一个男人……”盯着罗皓文的脸,普利佐亚一边摇头一边嘴里发出啧啧声虽然罗皓文一直戴着兜帽,不过以普利佐亚的高刚好可以看到罗皓文的整个脸

    “漂亮的面孔?你是什么意思……”罗皓文不由得大皱眉头他记得自己皮肤干燥,脸上又有雀斑和青痘,难道魔族的审美观觉得这样的脸比较好看?

    “你自己居然不知道,嘻嘻嘻嘻……”老太婆奇怪的笑声与暧昧的表让罗皓文有种想要抓狂的冲动“很久没照过镜子了,是吗?”

    “并不久”罗皓文没再多说,直接往自己的房间走过去说起来布雷阿德这家伙还真是厉害,虽然是地道中的房间,却一点也不暗潮湿比起玄幻点的“地下迷宫”的说法,倒是更像“地下研究所”这样的东西

    “嘻嘻嘻……朋友,真是个好词语呢”老婆婆的话声在后响起“这个称呼,还是第一次从利维口中听到呢,嘻嘻嘻嘻……”

重要声明:小说《位面穿越之天神职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