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恶战龙头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羽才子 书名:幻似的岁月
    张飞腾说的没错,这个荆元真的很信得过,这个人天不怕地不怕,而且很有战斗才能,而且有天生的人来熟,才刚和刘浩认识,就大谈阔论,而且重要的是,刘浩觉得他说的句句在理,听他说一次,信心就涨一次,看他样子一次,干劲就足一次,刘浩真心觉得,这个人是个天才。

    “听我说,伙计们,这个什么聋鱼,我观察好几天了!”荆元叫道。

    “你才刚刚来吧,什么观察好几天了?”刘浩反驳道。

    “嘿,我早就来了,只不过才和你们认识罢了,这个人我刚来就把我撞倒了,我恨死他了!而且更可恶的是,那次我看见个美女,刚想占个便宜,那个混蛋就来抽我!狠狠的抽嘴巴子啊!妈的,我和这混蛋鱼仇老深了!多亏你们给了我这个机会!”

    “是吗,那么巧?”刘浩再次质疑。

    “当然!我也奇怪竟然能那么巧!别说,这个龙头鱼啊仇人可多了!十个人就有九个恨他的!所以说呢,我们遇上也不算什么巧!对了,我们现在有几个人啊?”

    “四个,都在这了。”赵玉杰和张飞腾一直沉默,这似乎变成了刘浩和荆元两个人的谈话。

    “你没开玩笑吧啊,老兄!据我观察,那聋子鱼少说也有个个跟班,这还不算那些没用的小混混,我们就四个,还都不算什么能打,要是我们中间有个魔鬼大楼的人就好了,就算是个梦兵也行啊,那我们对付他,别说是十个,就是二十个也照样搞定!”

    “你还知道魔鬼大楼,你真是他妈的消息灵通,对了,你说我们要是有个梦兵就能打二十个是什么意思?”

    “不是吧,浩子,你还真是鼠目寸光啊!你还不知道吧,加入魔鬼大楼那好处多多啊!他们都给你一些奇怪的武器,还给你奇怪的特训,进去以后啊,不用一个周,你就马上能从一个上五六层楼都大喘气的人变成一个像特工一样帅的能打有胆的人了!以一敌十,那都不算什么事!”

    “可能吗?魔鬼大楼那么什么神奇?”

    “那可不!和你说,我做着梦都想加入啊!现在魔鬼大楼实力越来越强,我听说魔羽都下令搬家了!”

    “魔芋又是什么?好好吃的名字!”

    荆元听到这话,一下子蹦了起来,“老大!是魔羽!魔鬼大楼第一号人物!一个梦神!除了传说当中的哪个疯子梦刹罗外,他就是第一了!那第二就是梦恋!第三就是幻彩虹!魔鬼大楼的体制都是他们制定并命名的!他们啊,一百个飞虎队也不一定打的过!而且我听说,他们是在一场化学实验中逃出来的,都有一些超能力呢!”

    “你,你科幻片看多了吧!你说的是生化危机吗?”刘浩显然不相信。

    “什么啊,这些个啊!都是真的啊!不过呢,我也是听说,不敢保证完全正确。”

    “哎,我们不是在讨论怎么对付龙头鱼吗?怎么扯得这么远?”一直沉默的赵玉杰发话了,嘴唇有节奏的张合着,一副大将的模样。

    “对奥,对,我们说那鱼!和你们说,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想和龙头鱼打,不是件什么容易事。所以我们只能智取,不能强攻!对了!我还忘了问!怎样才算完成任务呢?”

    赵玉杰好像很为难:“额,很困难,是摘下龙头鱼视为生命的一直挂在脖子上的那串珍珠!”

    刚刚蹲下的荆元又一次的跳了起来,“我说,你们也太牛x了吧!摘珍珠?太冒险了,不过更适合我们偷袭智取了!听我说……”

    刘浩又一次的感觉到了时间之快,在指尖划过了几个昼夜,周(日rì),在整个学校除了曲康外空无一人的时候,几个人凑到了一起。

    “都跟家长说好了?”刘浩作为这支小队的队长,最关心的是准备的怎样。

    “行了,队长!”荆元信心满满的说道。

    “好!变险小组,出发!”

    这个名字也是荆元起的,刘浩本来很反对的,因为这个名字怎么听怎么二,但没办法,谁让荆元是战斗军师呢!

    四个人在刘浩的带领下,像小偷一样潜伏在了一片森林中。没错,前面那个胖子,就是龙头鱼!

    “嘿,怎么办?军师”刘浩虽说大胆,但看见龙头鱼周围人数众多,而且一个个凶神恶煞,心里面不免发毛。

    “嘿,听我说,我们就按计划行事!不要害怕,走走走!”荆元好像经历过很多大场面一样,一点也不慌张。

    “好,走,走吧,啊?”赵玉杰心里一点也没底,也小孩一样拽着张飞腾的衣角,一步步挪向前去。

    “嘿,浩子,让他们先走,我们计划有变!”荆元弯下(身shēn)子,悄悄的说到。

    “计划有变?为什么不告诉他们?恩?”

    “嘿!你看他们那个怂样!要是告诉他们啊,别的我不敢说,就赵玉杰保准会把裤子尿得透湿!再说也变不了多少,等会啊……”还没等荆元说完,赵玉杰已经开始行动了,一阵叫骂声传来。

    “聋子鱼!你这个混蛋!你看你左脸那道刀疤怎么看怎么像狗屎!怎么了?不服气啊?有本事把那个老不死的那什么你(奶nǎi)(奶nǎi)也叫来一块打我啊!”赵玉杰不会打人,但骂人……还把龙头鱼唯一的亲人(奶nǎi)(奶nǎi)也骂上去了,刘浩汗颜。

    “什么?你他妈再说一遍!”龙头鱼果然暴怒,但是程度上去超出了荆元的预算。

    龙头鱼把手一挥,一个呲牙咧嘴满脸麻子的像只猴子一样,搜的窜了上去,看准张腾飞就是一脚,把张腾飞踢得一下子趴倒在地,捂着肚子做呕吐状。

    刘浩看到好友受这般痛苦,小宇宙也一下子爆发了,像头牛一样的冲了过去,把麻子脸一下子扑倒在地。

    龙头鱼对旁边的人说了什么,个人就都围了上来,刘浩迅速的环视了一下,一个是龙头鱼,再一个就是麻子脸,还有一个带个墨镜一头黄发的帅男子,再有几个奇装异服的,刘浩也没时间看了。

    荆元在松树后看的心惊胆战,着刘浩,也太冲动了,这个(性xìng)子不改,将来怎么成大事!

    “x你妈,你要死啊!麻子脸腾(身shēn)站了起来,掐住了刘浩的脖子,那些在原地的像僵尸一样的小喽喽也仿佛受到了鼓舞,一并冲了上来。

    麻子脸的确厉害,刘浩才和他打了几回合,就只剩了招架之力,连连后退着。

    赵玉杰也在那奋斗着,别看他又矮又胆小,但发起火来下流招数可不少。

    刘浩回头看了赵玉杰一眼,发现他正在努力的脱着帅气男的裤子,而且似乎快要成功了,帅气男一手捂着前面,一手捂着后面,样子十分恶心,刘浩再次汗颜。

    张腾飞似乎也很顺利,他拿着一个废锅勺,努力的敲击着前面的几个红毛男,一副大丈夫无坚不摧的样子。

    刘浩突然就有了力量了,他可不能成为一个拖油瓶。

    刘浩一下子钻到了麻子脸裤裆下,向上一顶,把麻子脸举了起来,用尽力量向前摔去。这一摔,彻底打败了麻子脸,还吓退了一个跃跃(欲yù)试的小喽喽。

    “快往从林走!浩子!他们来厉害的了!”荆元一脚踢开了企图咬他大腿的一个眼镜男,扯着嗓子喊道。

    刘浩还沉浸在打败麻子脸的喜悦当中,被荆元这么一喊,一下子就懵了,也顾不得想那么多,在原地一怔,转(身shēn)就想丛林那边的荒地跑去。

    赵玉杰本来就胆小,看见刘浩跑了,勇气也立马全部如烟般消失了,扔下了已经脱下的帅气男的裤子,拉上了张飞腾也跟着刘浩跑了起来。

    跑了一会,刘浩听了下来,回头一看,赵玉杰和张飞腾也赶了上来,荆元拿着一根木棍四处张望着,还是很谨慎的样子。

    “荆,荆元,怎么了?好好的,为什么,要,要跑?”刘浩大口的喘着气,又累又不解。

    “嘿!你不知道,龙头鱼那边来了个厉害的角色!那人曾竟是个梦兵,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被人给踢了出去,可厉害了呢!对了……”

    荆元还没说完,龙头鱼就赶了过来,跑在最前面的的是一个双手缠满纱布,干瘪的脸像风干的橘子皮似的奇丑无比的男子。

    “就,就是他!”荆元用颤抖的声音喊着,他终于也有点慌乱了。

    “哼!有什么好怕的!”刘浩抄了一根棍子,看起来意气焕发,像开了觉醒一样冲了过去,眼神中透着傲然和勇气,动作中显露着无畏。

    前方的一群人看见了刘浩,也一窝蜂的涌了上来,才过了几秒的时间,刘浩就被打的像丧家之犬一样边爬边跑的从人逢中钻了出来。

    “快跑啊!那个丑八怪是个疯子!”刘浩尝到了苦头,勇气全都被打的一干二净。

    赵玉杰的双腿一直在颤抖着,听刘浩这么一喊,吓的几乎都要尿了裤子,把手中的棍子一扔,抹(身shēn)就向后跑去。

    “哎!”荆元看着四处乱跑的刘浩和赵玉杰,大叫了一声。

    “我来对付丑八怪,剩下的你们处理!

    刘浩一听这话,立马停了下来,有人对付丑八怪,剩下的就简单了!

    “好!我们团结起来,都不要跑!”刘浩顿时清醒了,他明白,现在跑只能是(情qíng)况更糟糕。

    张飞腾也随和起来:“不要跑!将龙头鱼打到!”这是张飞腾在结识刘浩后第一次说话这么押韵。

    “哼!你们还(挺tǐng)喜欢抒(情qíng)是吧!”龙头鱼冷笑了一声。

    “上!”

    一窝人又涌了上来,这次刘浩数清了,除了丑八怪和龙头鱼外,一共是十一个。

    “哇呀呀!”刘浩像疯子一样大叫着,就算打不过,也要在气势上胜过对方,这是刘浩的原则。

    一阵痛苦的喊叫声牵引了刘浩的视线,丑八怪把荆元制服了,荆元双手被交叉着拧在一起,面目狰狞,看起来十分难受。

    “哼!跟我斗!看什么看!告诉你,老子叫刘大运!总是有好运!”丑八怪等着刘浩喊道。

    由这次战争,刘浩总结出一个规律,在大多数(情qíng)况下,越是长的呲牙咧嘴丑陋无比的就越是厉害,比如龙头鱼和刘大运,而越是那些看起看起来气质不凡,外貌帅气的就越草包,比如那个让赵玉洁扒了裤子的帅气男。

    “小兔崽子!轮到你了!”刘大运把荆元的两只手使劲一勒,把他举了起来,一下摔到了一个水沟里。

    刘浩心中一惊:好狠的人!

    因为刘浩刚才知道了他的厉害,现在见他又如此狠毒,当然是对这个刘大运怕的不得了。

    “好,我,先不跟你打!和你这个长的像大便一样的东西打,脏了我的手!

    说罢,刘浩就像兔子一样飞奔了出去,平常大吃大喝讨厌减肥的他终于体会到了胖的弊端。

    刘大运好像很灵活,他两只手抓着一栋废房子的边缘,原地腾空到了房子上,把刘浩惊的目瞪口呆,刘浩真心觉得他不去当杂技演员真是可惜了。

    这条山路非常崎岖,很不好走,可是没办法,刘大运粗暴的叫骂声就像是鞭子一样抽打着刘浩。

    刘浩不时的回头看看,刘大运快要赶上来了,一块快石头飞了上来,刘浩擦了擦头顶上的汗珠,在这严冬里,几乎没有汗水的刘浩竟然能出这么多汗,刘浩感觉自己快要虚脱了,本来早上就没吃饭,这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了,体力本来就不算强的他当然吃不消。

    “呀!”刘大运还是赶了上来,一下子将刘浩绊倒在地,一股芬芳的土地气味袭来,刘浩突然很感谢刘大运,是他让自己有机会和大地这么亲密。

    “哼!小子啊!你倒会跑!俺告诉你,俺最会跑步了!”刘大运一脚踏在了刘浩(身shēn)上,刘浩喘不上气来了。

    “告诉我,你是谁指使的!我们老大和你无冤无仇吧!你么这几个毛头小混蛋是从哪滚出来的?!”刘大运将刘浩提了起来,仿佛很轻松。

    “是,魔鬼,大楼!”刘浩已经快要昏迷了,他只觉得整个世界都那么的不清楚,他只想睡觉!过去的一幕幕场景浮现在刘浩眼前,刘浩似乎看到了孙全康,周大光,曲康……他什么都不去管了,只是随便回答着刘大运的话。

    “魔鬼,魔鬼大楼!魔鬼大楼!俺就知道!”刘大运好像被触及了痛处,一阵清楚的愤怒通过他铁钳一般的双手传达到刘浩(身shēn)上,刘浩呼吸越来越困难了。

    “住手!”一个熟悉的声音打碎了刘浩的联想,是张飞腾。

    “你这个混蛋,要杀了刘浩吗?”张飞腾左脸挨了一拳,青中透着紫。

    “你这个小瘪三也敢对老子大呼小叫?刘大运吧刘浩摔倒了地上,仿佛再摔一件玩具。

    “去死吧,你们这些瘪三,混蛋!”刘大运把张飞腾摁倒在地,几记清响的耳光响彻在刘浩脑海间,刘浩真怀疑自己是不是电影看多了产生幻觉了。

    “混蛋!去死吧!x你全家!”刘大运已经不择词语了。

    刘浩睁了睁沉重的眼皮,看着刘大运疯狂的样子,他真心觉的这个刘大运是疯子。

    “放来他,你冲我来啊!”刘浩时候都惊奇,自己那时候竟然能说出那样的话,他一直以为这些让人心酸的(肉ròu)麻的台词只会在那些电影里出现。

    “去死吧!”刘大运狠狠的踢了刘浩一脚,也许是巧合,刘浩(身shēn)后的石头竟然就在那时松动了,惨惨的滚下了小山坡,带着刘浩。

    刘浩在那短短的几秒内清醒了,这一切竟然这么虚幻,他有点不相信,这次战争,带给他太多人生的阅历了,这仗,虽然输了,但,值!

    一声扑通的声音让刘浩眼前一黑,只觉得(身shēn)体好痛,有很温暖,好像一个醒不来的梦。可是,不管怎样,这个梦,终究会醒。

重要声明:小说《幻似的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