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全新的校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天羽才子 书名:幻似的岁月
    窗外的阳光暖暖的洒在刘浩的(身shēn)上,在这寒冷的冬天里,整个校园仿佛墓地一般的,寂静的可怕,没有风,没有欢乐,没有疯狂,没有雪花,在这个墓地中,仿佛什么都失去了,包括这个冬天。讲台上老师叽叽喳喳的讲着,在熟悉的粉笔声中,困意猛烈的向刘浩袭来,刘浩的眼前的景物逐渐模糊,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刘——浩!”一声尖利的叫声划破了教室的宁静,还是很熟悉,刘浩满不在乎的揉揉眼睛,他真佩服老师的耐心,能一次又一次的重复这个场景。“刘浩,你在干什么?你父母把你送来是让你来睡觉的吗?你次次考倒数第二,这次好了,改倒数第一了,你还有羞耻心吗!你,你就像一个。。。。。。”老师还要说下去,刘浩却不给她这个机会,刘浩大声回道:“对,对!我什么都没有,闭上你那混账嘴行吗!行吗!”全班顿时惊愕,还没人敢这样跟杨老师说话,杨老师是著名的强霸班主任,在他手里的学生,一个个都像机器人一样听话,刚进班时,不老实的比比皆是,但不管你是什么级部老大,还是什么学校人渣,到这都统统变成学霸。可,今年,出了个意外,这个意外,就是刘浩。讲台上的杨老师满脸通红,像看见天塌了一样的看着刘浩,她不相信,这是一个学生对她说的话。仿佛是为了证实一下这不是梦,杨老师蠕动了一下嘴唇,从尖细的嗓子里挤出几个字来:“你,你说什么?”

    刘浩用两手支着课桌,冷漠的看着活像一个小丑的杨老师,冷笑了一声,大声吼着:“我说,我说你是个混账,地地道道的混账,我说你,根本不配当老师,你还是想想你是怎么死的比较实际!听清了,听清了没有!”刘浩的怒吼想雷电一样劈在这个小小教室中,杨老师哭着跑了出去,教室了顿时凝固了。连那些学痴都转过了头,呆呆的望着刘浩。刘浩长舒了一口气,他知道那个混账老师去找那个比她还不是人的混账校长了,他会被开除的,这免不了他爸爸的一顿揍,不过刘浩愿意,他早就不想在这再呆下去了,陪着那些傻子一样的学痴,一时间,一种自豪感涌上了刘浩心头,他竟然能让那些不问世事的学痴们转头,真是厉害。

    事(情qíng)的进展比刘浩想象得快,看来杨老师又去校长室上吊了,刘浩的爸爸刘洪心满脸堆着歉意拉着刘浩赔不是,一个劲的鞠躬,傲慢的校长却理也不理,直起了肥胖过度的(身shēn)子,咳嗽了几声,说道:“这个,你们家长是怎么搞的吗,有这样的孩子也不感到羞耻吗,啊,看看,看看噢,我们老师哭得多伤心啊。”说完,便假意的色迷迷的用手抚摸着杨老师,回想起起校长刚才的语调,再看看他的动作,刘浩真想作呕,假,真假。

    校长转过(身shēn)来,毫不体谅45岁得刘浩爸爸一直弯着腰的辛苦,继续亮起他那恶心的声音:“哎哟,你们孩子,懂不懂的什么叫做尊师啊,知不知道,啊,什么叫做欺师灭祖啊,啊?”“尊师?”刘浩心里想着:“哼,他们也配,整天假模假式的,真应该找个人把他们的假面具都撕下来,让大家看看,他们的好老师是什么样子!要说尊师,嘿!也只有语文和生物老师值得尊重,其余那些个混账老师,真比不上社会人渣!”想到那些混账老师,刘浩便心生怒气,低低叫骂了一声:“他爷爷的!”可惜即使这样细微的声音也没逃过校长狗一样的耳朵。

    校长瞪圆了双眼,扶住了眼镜,差点蹦到了房顶上,“看看。看看吧,真,这,这都,也,啊?!”校长一边语无伦次的说着,一边搓着他那双肥猪一般的手,“唉唉,真是的奥!”校长转了(身shēn)子,看了一眼杨老师,继续训道:“不是我说噢,现在的学生真是他妈的。。。。。。。”

    校长知道自己不小心说错了话,赶紧咳嗽了两声,“恩恩,那个,我们学校啊,给学生提供的条件是没法挑啊,每天这些个学生都吃得饱饱的,好好的,就是吃多做少!看看吧。看看你那个儿子吧!”校长用手指着刘浩,却把嘴对着刘洪心说。

    此刻,要不是刘洪心紧紧拉着刘浩,刘浩一定会冲上去给这个肥猪一拳,“吃得好?!哼!这是多么大的一个谎言啊,欺骗了多少人啊!在这个学校里,恐怕也只有刘浩看见过那些恶心的厨师是怎么把那些烂的老鼠都不啃的菜切进锅里的,也只有刘浩知道那些像乞丐一般的老太婆是怎么把她们那肮脏的灰指甲埋进那些所谓的好汤里的!吃的好?恐怕让任何人看见了都会把肠子都呕出来吧!”

    想到这,刘浩就忍不住了,看着校长那癞蛤蟆一样的胖脸,一种强烈的恼火冲上了刘浩心头,他把刘洪心的手越拽越紧,全(身shēn)直冒冷汗,不行,不行,他一刻也忍受不了了,忍受不了了!不管是挨揍还是怎样,他不能再忍受这虚假肮脏的一切了!刘浩像被什么附体了似的,鼓足了劲,甩开了刘洪心,疯了一般的向外跑去。一出门,一种刺骨的寒冷就集中了刘浩,天气也变脸了,上午还暖暖的,现在就有点雪花在空际中飘散了,刘浩什么也不想了,只是向前跑去,没有目的,只是向前,向前,向前!在刘浩听惯了的汽车喇叭和叫骂声中,世界渐渐的静了下来,刘浩有些清醒了,他很知道自己刚才干了什么,但他不愿去想。他看了看四周,一片荒凉。竟然还有这么个清净的地方!没有那些该死的汽车,没有那些满眼鄙视的混蛋!

    刘浩有些欣喜,他坐倒在一棵老枯树下,依靠着这唯一可以和他做伴的无言朋友,刘浩有了一种梦似的感觉,雪花越飘越多,一点点的装饰着世界,刘浩好久都没有这样亲近大自然了——除了在梦中。刘浩贪婪的呼吸着心鲜的空气,站了起来。“这样多好啊!”刘浩自言自语的相前慢慢的挪着步子,几片雪花飘到了刘浩脸上,冰冰的。刘浩不敢相信,这一定是在做梦!只有梦中,在会有这么惬意的环境和感觉,只有梦中,刘浩才能什么都不去想,沉浸在大自然中!

    刘浩突然觉的自己是对的。“是啊,人,活一生,是为了什么呢?自己,整天又是为了什么呢?好像自己生来便是为了,是生活的主干,可,又是为了什么呢?人独自的来了,又注定要独自的走,在人间一趟,是干什么呢?既然自己不能带走什么,那就留下些什么吧!可是,有多少人能留下些有用的呢?每天告别了,欢迎了终点,又留下了什么给这一站呢?下一站,有打算留下什么呢?人们是用什么迎接和送走这些光(阴yīn)呢?如果什么都留不下,只是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难道人们(日rì)复一(日rì)的,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只是为了别人而活着?只是为了那些玄虚的东西而活着吗!”刘浩梦似的想着,激动的扭曲着(身shēn)子,颤抖着双手,一步一步的向前迈着。一片片晶莹的雪花幸福的、暖暖的在刘浩(身shēn)上融化,刘浩越发的不顾一切,他,真的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是!是!一定是!自己是对的!没错的!“刘浩感受着这冬天的气息,远没有教室暖和,但却有莫名的温暖,说不出的温暖,少有的温暖。突然,一股巨风呼啸而过,冲散了飞舞着的雪花,一片黑暗打破了刘浩的梦境,把这美好的一切,无(情qíng)的破碎了。

    刘浩再醒来时,已经在医院了。刘浩不相信,电影里那些庸俗的剧(情qíng)真的会出现,而且发生在自己(身shēn)上。刘洪心满脸担忧的看着刘浩,刘浩转过了头,他可不指望刘洪心能像那些学生们写的作文一样那么的好。“儿子……”刘洪心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撞你的人把你送到了医院,给赔钱了。我,给,会给你找一个新学校,那个,我打听了,那里可以报体育生,不用上课的……”

    刘浩把头转了过来,他知道,这次,刘洪心不会打他了。自从刘浩3岁刘浩的妈妈死了后,他每次犯错刘洪心都会狠狠的教训他,这是第一次。“也许是因为车祸,我妈妈,就是这么死的,车祸,车祸,该死的!”刘浩狠狠的想着,攥紧了拳头。“医生说你要好好休息,你的伤不重,过个十天八(日rì),就可以上学了,你,你放心,这个学校保证你满意,不,不用上课的!”刘洪心站了起来,想摸摸刘浩的头发,可又觉得尴尬,于是直接走了。

    十天是过的那么快,在刘洪心的看望和细心照料下,刘浩很快康复了,在这十天里,刘浩充分感受着刘洪心的(爱ài)。他也越发的庆幸自己有这么一遭经历,在这短短十天里,刘浩有了人生好几个第一次,真是值得。可是,好了,就要上学,刘浩是怕上学的,可是听着刘洪心说,不用上课,刘浩就有些期待了,可是这期待,也是转瞬即逝的,毕竟,校园给刘浩留下了太多的(阴yīn)影。

    在刘洪心的一路劝说下,刘浩还是服从了。刚到新学校的大门,刘浩就被震撼了,好大的门啊!这可比刘浩原来的学校们漂亮多了!门上面盘着两条巨龙,中间突出一颗珍珠,整扇大门分为3层,每一层都雕刻着各种图案,太阳一照上去,整扇大门闪闪生辉,像一个巨人一样守卫着学校,真想不到,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美的学校大门!学校那地狱一般的形象在刘浩心中消散了一角。

    刘洪心拉了拉呆住的刘浩,抱怨道:“真是没见过世面,待会啊,还有更好的呢!”

    刘浩只好依依不舍的吧目光从校门上移开,盯住了一个保安,这个保安大约有50几岁了,高高的,看起来很有精神,几缕银色的白发在太阳下闪闪的折(射shè)出光芒,仿佛在炫耀着自己的经历,看得出来,这个老人,不一般。太阳神秘的撕下了它附在这个老人脸上的面具,一副有些英俊,亲和而不嘻皮的面孔越来越近。“啊啊,老爷爷,我,那个,是来上,上学的!”还没等刘洪心开口,刘浩就急忙冲上前去,与老人打起了招呼。

    “呵呵,小孩子不懂事,见笑了。大爷,给,这是孙校长让我交给您的,看看吧,我是来领孩子……”没等刘洪心说完,老保安就一起洪亮的声音喊道:“走吧!孙校长在里面那!对了,我姓曲,单字一个康,是个保安,不是什么老头、老大爷!记住了!来!看啊,那栋大楼,7楼,左边第一个房间就是校长室了,走吧!赶紧的!”曲康摇了摇手,眉毛上提,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军人的样子,刘浩就更加崇拜这个老人了,刚要上前说几句话,曲康早已摔上了门,进到保安室,四处张望去了。

    “嘿,这个老人,真是敬业!”刘洪心望了一眼四处探望的曲康,不由自主地说道。刘浩注视着正在张望的曲康,回味着刚才曲康说的话,真是帅呆了,刘浩见过的上了岁数的老人,全都像枯萎的花儿一样,无精打采,似乎这就是这个年龄应有的,刘浩也是这么认为的。刘浩在没见到曲康之前,根本没想到过这个世界上还有一头白发还动作出奇的利索、说话干脆有力、像特工一样帅气的老人。“想什么那!没见过世面的小子!”刘洪心一个巴掌打碎了刘浩的联想,“快走吧,你没见过的还有的是那!”

    刘洪心仿佛见惯了这一切,拉着刘浩不容分说的就往校园里迈,“跟我赶快走,可别让人孙校长等急了!”刘浩只好依依不舍的慢慢把目光从这个老人(身shēn)上移开,跟着刘洪心快步走了进去。不进不知道,一进可就让刘浩眼界大开了,这气场,这么漂亮,哪里像一个校园啊!突然,在远处,围着铁丝网的远看上去犹如一个战场般规模宏大运动场传来一阵笑声,这笑声,把刘浩震撼了,好久,真的好久,刘浩好像从自己的母亲去世以后就再也没有笑过,也再也没能在校园中听的这种幸福的笑声了,刘浩痴痴的望着远处的几个跳动着的红绿色的(身shēn)影,像一颗钉子一样定住了刘洪心急匆匆的步伐。

    “哎呀,你,你又是怎么了啊,你今天是不是傻掉了啊,走一会停一会的,哎,哎!”刘洪心咬了咬牙,一用力将没有防备的刘浩摔倒在地,“呵呵,你爸我啊,可会摔跤了,怎么样,清醒了吧!”刘浩还有点朦胧的看着像一个顽童一样的刘洪心,含糊的一边答应着,一边跟着刘洪心走进了一座大楼。刚推开大楼的大门,一种强烈的气场就包围住了刘浩,大,真大,不是刘浩原来那个学校的,是一种让人感觉有一种希望在心中聚集的大。

    “小子啊,你也,太没见过世面了吧!”刘洪心拉了拉又一次呆住的刘浩,“不走是吧,看来必须给你两下子了是吧!”刘洪心甩开了刘浩的手,一记飞脚踢了过去,恰好,不偏不倚,直中刘浩裆部,这可很有些痛了,刘浩敖的一声惨叫,一下子坐倒在地。

    “嘿嘿,小子啊,老爸我使劲大了,啊啊啊……”刘浩狠狠的望了一脸坏笑的刘洪心,扶着墙站了起来,瞅准刘洪心的肚子就是一脚,刘洪心还来不及反击,刘浩早已窜上了楼。就这样,六楼,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似乎是遥不可及的距离,在没有电梯的帮助下,一老一少,一步4个台阶的跳了上来。“啊,啊,累死我了,你,你这臭小子,敢打老爸了,你他妈……”

    “哎呦,这位先生可真有童心啊!”还没等刘洪心骂下去,一个高高大大的一(身shēn)年轻气息的(身shēn)影从校长室的里闪了出来,刘洪心反应很快,连忙擦了擦汗,一脸歉意的走了上去,“您是孙校长吧,哎呦,我是刘洪心啊,咱们打过电话的,就,就那事,对不住啊,小子不懂事,失礼了。”

    “没事,我倒觉得(挺tǐng)好的。”孙校长刚一说话,刘浩就惊讶的捂住了嘴巴,这个校长,也不一般,言语之间,散发着一种特殊的让人亲近的魅力,远远超出了刘浩的想象,“快来,你真是……”

    刘洪心不满的拉过了刘浩,“这是我儿子,叫刘浩,还请校长多多关照。”刘浩连忙掩盖了自己有些发呆的眼神,慌张的应和着。孙校长却大笑了起来,“紧张了吧!哈哈哈!我叫孙全康!是这个学校的一员!不用多说,在我们qq中学,没有关照,没有什么势力,没有什么学痴学霸,别的不敢说,但我保证,在这的孩子每一个都是心灵健康的学生!”这话好像就是说给刘浩的,每一字都像一把锤子一样敲在刘浩心上,顿时,孙全康那亲近自如的语气攻入了刘浩心里,像一个太阳一样驱散了积攒了好久的(阴yīn)云,散的那么容易。

    “行了,小伙子,你去((操cāo)cāo)场吧,跟周教官说一下,剩下的就交给你爸和我了!”孙全康拍了拍刘浩的肩膀,笑了笑说。“是,是,孙,孙校长。”刘浩从来没像现在这么慌乱过,生怕给这个像大哥哥一样的校长留下个坏印象,刘浩匆忙的转过(身shēn)像兔子一样跑下了楼梯,不知为何,从刘浩跑下楼梯的那一刻起,刘浩就觉得这个孙全康会让自己一辈子佩服。

    很快,刘浩跑跳着到了那个让他呆住的运动场,比他想象的还要大,那么大的地方,却只站着三个人,让人看了就有种茫茫沧海之中立了三块礁石的感觉,十分扎眼。

    “你是干吗的?”一个看起来有三十几岁的女人打量这刘浩,

    “你是周教官?”刘浩看了看四周,没错啊,除了这个看起来十分彪悍的女人外,就只有两个和刘浩一样挂着一脸幼稚的中学生了,可是,孙全康明明说周教官在((操cāo)cāo)场啊!

    “嘿!小子!你是傻子啊!为什么不说话!我叫周大光,是这里的体育生教官,你干什么的!”

    “你叫什么?”刘浩像听见了有外星人入侵一样把嘴巴张成了o型。

    “嘿!这样更像傻子了!”周大光锤了一下刘浩的肩膀。

    “啊啊,那个,我是那个刘浩,孙校长刚……”

    “嘿!我就说嘛,你就是那个体育生吧,行了,不用多说,跟我来,告诉你,报了体育生,放心,你就不会无聊着寂寞着!”

    刘浩看了看这个叫周大光的女人,这句话他相信。

    “那,来,这个是赵玉杰,也是体育生,这个啊叫张飞腾,刘高啊,以后你们就是兄弟了!”

    “不,不,老师,我叫刘——浩!”刘浩等着周大光,把浩字拖得老长

    “无所谓啊,刘((操cāo)cāo)是不是!无所谓了!”

    刘浩连忙说道:“唉唉,我叫刘——浩!浩!浩气冲天!懂吗!”

    “行,刘(骚sāo)!”

    “不是,刘——浩!”

    “刘——到!”

    刘浩咽了口唾沫,这个周大光,是耳背吗?

    “哎,周教官啊,你还是叫我浩子吧,也亲切些。”刘浩不得不服输了。

    “行,来!”周大光仿佛不在乎这些,领着刘浩到了篮球架下,“小伙子,喜欢篮球吗?”

    “恩恩,”刘浩拼命地点着头,篮球,简直就是他的命啊!

    “那好,我现在去找孙校长了,你就先在这玩会篮球吧!”刘浩看着周大光的(身shēn)影一点点消失,捡起了地上的篮球。

    “哎,刘浩,跟我练一下吧!”一个矮小的犹如蘑菇一样的小人出现在刘浩面前,很是有些可(爱ài)。。

    “我叫赵玉杰,宝玉的玉,杰出的杰,怎么样,都是体育生,交个朋友吧!好,我知道你同意,怎么样,既然是朋友那我就把我修炼已久的篮球神技传授给你吧!好,我知道你又同意了,来吧!baby!”

    刘浩看着这个手舞足蹈自言自语的小人,不觉有些吃惊,又有些欢喜,惊的是这个学校怎么处处是怪人,先头有一个耳背的彪悍女,这又有一个自言自语的矮呆瓜!喜的是长这么大终于有人愿跟他刘浩交朋友了,这可让刘浩很有些兴奋。

    “好,行,我看,这……”刘浩还没有与别人交朋友的经历,从来他都是独来独往,“算我一个吧,以后就都是铁哥们了。”张腾飞拍了一下刘浩的肩膀,拿起了篮球向篮筐投去,刘浩也想不了那么多了,也跟着奔跳了起来,三个洋溢着青(春chūn)活力的孩子就这样幸福的沐浴在了阳光下,刘浩也带着一份憧憬与欢喜,给自己全新的校园生活拉开了序幕。

重要声明:小说《幻似的岁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