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碎碎平安鬼墙至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恒步 书名:真七大神兵
    ——吴圣明的记忆力(60年前)——

    一个男孩搓了搓手摸出一包红塔山分给他边的5个人一人一根,自己从裤兜里摸出一截烟股点燃,笑了笑道:兄弟们,天气冷了,先抽根烟暖暖吧。。

    一个中年人突然出现并夺过一个穿西装的孩童手中的红塔山后,直接扔到这个分烟的男孩上,恶狠狠的骂道:妈的,穷**!怎么能给我家少爷抽这种烟呢!;分烟的男孩没有做声,只是蹲下去捡地上的烟。

    中年人厌恶的看着他,之后一脚将他捡烟的手踩到地上,男孩手抖了抖,慢慢的抬起头看着那个中年人轻声道:大叔……

    ——吴圣明方面——

    咝~貌似惹到不该惹的人了哈吴圣明一脸歉意的看着神算,神算jing惕的看着四周道:这里怎么会有地下室?我老板的地图上并没表明这里有地下室呀。,吴圣明坐在地上道那是当然,乱序监狱地下室关的可是神级罪犯!,神算道:神级罪犯,不应该是指拥有神级异能的罪犯吧?莫非是……神算突然变的神采奕奕智力超群,切异能狂级以上的罪犯?。

    妈的,要不是束缚没有解开,我真想拿你的嘴当烟灰缸!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从远处穿来。

    二人循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巨大型的玻璃试管耸立在距离二人不远的地方,玻璃试管里面关着一个全**,嘴上带着怪异仪器的瘦老头。

    好吧!吴圣明抽出洗魂笛道:介绍一下你是谁吧,我不关心你上的仪器是什么,还有嘴里插着管子你是怎么说话的?当然以上的问题你可以选择不回答。因为我只关心你的份!。

    你是吴圣明吧,乱序监狱的创造者!瘦老头的声音变的冰冷。擦~最怕你说这句了。吴圣明回头一脸无奈的看着后眼含杀机的神算,神算眯着眼睛看着吴圣明道:你是谁?内鬼?或者说被帝国抛弃的高科技人才?或者说你制造乱序监狱是为了囚帝国的人却被帝国的人利用了?还是说我现在中了你的异能,现在发生的事都是你的异能造成的?而眼前这个囚犯只是个变数?当然不排除是为了扰乱我的思维才弄出来的可能?。

    吴圣明一脸无奈的看着瘦老头,耸了耸肩。

    瘦老头心领神会的说道:我错了……

    吴圣明收起洗魂笛微笑着看着神算道:我知道你是来劫狱的,而且知道你是军师级别的人物。请不要否认我的观点,不然我保证你会死无全尸。我是上官恒步的师傅。说着吴圣明友好的向神算伸出一只手。

    神算想了想道:我是神算,而且你的推断没有丝毫错误。但是现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被你徒弟害了。所有握手就免了吧,防人之心不可无嘛。万一你的异能可以通过握手控制我什么的,我不就悲剧了,但是这点应该不存在。不过……。

    嘶……嘭!

    突如其来的攻击威力巨大,但是速度对于异能者来说太慢了,所以神算和吴圣明只是测过子变轻松躲过了,但是在他们侧过的同时内心都生出一句话:糟糕,试管!白痴么,他(吴圣明想的是神算;神算想的吴圣明)怎么不硬抗?

    我叼着一个宿命香烟,对吴圣明扬眉道:丫的,卖我。这次我也卖你一次。说着我左手搓着手指上的宿命,右手对着吴圣明摇了摇。在我摇手的同时被白光包围了,可惜传送并没有如约而至,还没等我思考传送怎么延迟了,一个巨大的拳头变出现在我的面前。

    嘭……

    吴圣明见状急忙yu动异能在我与拳头只见画出一扇大门,拳风被大门吸入不少,但是依然有一少部分拳风重重的捶在我的口。神算见状急忙扶住我道:小心。,我推开神算道:师傅,这人究竟什么来路?,吴圣明怒道:你还好意思说!谁让你将他放出的!,我抓了抓后脑勺,将‘宿命’香烟变成酒瓶子形状道:那好,我惹出的喽啰,我自己解决。。

    说着我将左手掌心向后,将‘宿命’戒指变成手炮模样,随后发动电磁波作为推动力,随即右手举起‘宿命’酒瓶向那老头的脑门砸去,在酒瓶接触到老头脑门的一瞬间,酒瓶化作镰刀,镰刀的刀刃也顺势贯穿了那老头的脑门。

    一旁观战的神算不由唏嘘道:这个上官恒步够狠的。,吴圣明则说道:没用,我傻徒弟要吃亏了。。

    被我贯穿脑门的老头也动了起来,伸手握住‘神算‘镰刀,硬生生的将镰刀从他脑门上拔出。随后他的脑门被一片光华笼罩,光华退去之后他的脑门变毫发无损的出现在我眼前。我暗叫不妙,急忙调转左手将电磁炮开到最大马力。

    轰……

    我与那老头瞬间被一片火光所包围,但是当火光散去之后神算惊讶的发现我的衣衫被电火花烧出数个窟窿,而那老头依然完好无损。我放开被拿老头握在手里的‘宿命‘镰刀道:臭老头!想玩咱们就玩个绝的!,说着我右手掏出那个装满了可封印诸多异能者异能的毒素的吸尘器重重的摔在地上,随后左手的宿命再次发动电磁炮。

    轰……

    一束电磁炮向着那个看似手无缚鸡之力之力的老头she去。

    这时大变突生,一片血红se的墙将我和瘦老头隔开,那血墙是又鲜血和人的肢体组成,隐约还能看到血墙上舞动的手臂。

    随后血墙突然消失,紧接着那片熟悉的光华再次出现,随着光华散去,那老头背着手对我说道:玩够了么?

    我:???

    此时神算终于从熟悉的异能中认出此人的真面目,所以神算对我喊道:上官恒步,不要恋战!他叫左壹,异能是神级十秒钟。

    我一头水雾的回道:座椅?我还板凳呢!,说着我将左手插入裤兜,打算在那出些东西(可能是其他的吸尘器;也可能是‘宿命’)搞定眼前这个老头。

    左壹弯腰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小朋友,你搞错一些事。所谓十秒钟,是只属于我的时间倒退10秒钟。简单的说就是你对于我造成的伤害已经成立了,但是因为我让属于我的时间倒退10秒钟,所以我才安然无恙。明白么?顺便提一句,你为什么不用脑袋想想,如果毒素对我真有用,那么我为什么会被关在试管里呢?,我补脑了一会道:这么逆天的异能哈。但是我不认为毒素无法封住您的异能。至于你为啥被关在试管里我有一个推测:帝国需要你活着,但是你却因为气管炎之类的不能呼吸存在毒素的空气,但是放你出去你又会兴风作浪,所以监狱长才把你关在试管里当植物人养着。,左壹皱眉道:话糙理不糙,聪明人就是会说话。对了,我还要感谢你吸走了空气里的毒素。,我信誓旦旦的看着左壹的眼睛道:不用谢,老爷爷您要是非要谢我就把我放了吧。我保证没见过你。。

    ……

    左壹。有些事我得在你杀了我徒弟之前跟你说清楚。在刚才发生的事看来。刚刚是我徒弟将你放出没错,但是他放出你某种意义上来说真是失误。而且吸走毒素的不是他,而是我。如果毒素可以封住您的异能,那么将我们二人带来这里的并非您本尊咯?吴圣明一边说一边和神算并肩向这里走来。

    so?左壹看着吴圣明问道。

    吴圣明整理了一下囚犯服继续说道但是,我们是被一个巨大是手拖入这里的。;神算插话道:而且外门的交通工具都已经因为一场怪异的血雨产生了异变。所以说我们和你现在可以说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咱们可以合作么?等逃出这监狱,你怎么处理我徒弟我都不会干涉。

    我接话道对,没错。这里的正门已经被一团红se的漩涡封住了。所以走们是肯定出不去的。当然你可以杀死我之后用我的戒指传出去,不过我估计你不会用,但是就算你威胁我用或者你会用你要考虑到三个问题:1.这个戒指是靠电力供应的,如果你想传到距离乱序监狱很远的陆地是不可能的,当然如果你确定好久不运动的体可以横跨北冰洋和太平洋的话;2.这座岛屿已经布满了血雨,但是我不知道血雨是否对人体有害,如果你愿意以试险,我表示欢迎;3.那个话唠是某个反叛组织的军师,他现在肯定在思索怎么杀掉你。对了我在正对着出口的监牢里遇到一个疯子,他告诉了我一段怪异的诗句‘乱世英灵鬼遮眼;序筹极处蒙心面;监亦非jin正非正;狱若地狱赤血鲜’。

    有点意思左壹站直子道:有人敢在我们这群罪犯头上动土,我必须给他们点颜se看看

    ——董菲菲方面——

    喂,骷髅!别玩了?鬼墙刚刚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接下来的召唤仪式该怎么办?一个满脸蛆的人将古小灵扔到地上厌恶的说道。尾牙靠在一旁的墙边低着头道:对不起,我让人落跑了。估计上面已经有人开始防备了。,满脸蛆的人道:不怕,他们以为异能真的是无敌的?他们在我们看来只是蝼蚁!说着他闪到董菲菲面前,之后一脚将其踹飞,随后背着手看着爵爷道:拿下!。

    这一切对于董菲菲来说进展实在是太快了,刚刚打算杀了骷髅,之后刚好有人出现,她本来打算装作路人偷听补脑呢,可惜下一秒她自己就收到了攻击。

    爵爷也听到了尾牙和满脸蛆的人的对话,这虽然有吹牛的可能,但是爵爷不认为评自己的一己之力,可以摆平骷髅、异装癖(尾牙)和那满脸蛆的人,而且如果在明知必输的况下战斗,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给敌人锻炼的机会。所以爵爷在董菲菲受到攻击的时候,他便战略xing投降了。要求只有一个:别拿我和董菲菲做鬼墙。。

    问:爵爷知道鬼墙是什么?答:就算不知道,听名字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投降并不是懦夫之举,而某些因为莫名其妙的琐事打算用生命浪费敌人体力才是**之举。他们就想不到敌人在浪费体力的同时体能和熟练度也受到不同程度的锻炼么?

    满脸蛆的人的人欣然答应了爵爷的要求,而且打算作为爵爷诚恳投降的礼物,暂时放过古小灵和董政的尸体(当然他不知道古小灵和董政叫什么)。随后他让鬼牙去乱序监狱继续寻找落单的异能者囚犯,而他自己则是就地坐下,准备用接下来来到这里的人做鬼墙。

    ——安道·顿方面——

    喂!大英雄。你是不是知道一些我们这群人不知道的事呀?!安道·顿手懒洋洋的趴在赵ri华的肩膀上。赵ri华想了想道:根据我的前辈说的,这里60年前根本不是监狱和怪兽的居住地,而是帝国训练异能者的场地……。

    我擦!这些我们真心不知道呀。那些血雨什么的不会牵扯出和那些烂电影一样的剧吧。就是以前死人复仇之类的吧?!安道·顿懒洋洋的回道。

    ——监狱长方面——

    哈~监狱长此时一脸的鲜血,口也被捅出一个大窟窿,他的神渐渐的变得涣散,一些断断续续的记忆闯入了他的脑海。

    ‘我喜欢上叛军的女人了,兄弟帮帮我’……‘逃跑没有意义吧,认命吧。’……‘对不起,他们出了很高的价钱,我缺钱啊’……‘兄弟遇到麻烦,我当然义不容辞!’

    蹲坐在一旁的血牙完全不知道监狱长脑海中的记忆。他只是突然想起他攻击上官恒步的时候门外似乎有人,所以如今他只是为了制造血墙来杀人的。有什么遗言么?血牙狞笑着擦了擦手指上的鲜血道。

    吴圣明,兄弟有难咱们应该义不容辞!走,拼了命也得帮……监狱长突然伸出手对着空气一顿乱抓,之后睁着眼睛咽气了。

    嘻嘻,这个男人上有很多故事哈~等会回去,我先读取下他的记忆在用他制造血墙。随后鬼牙背着监狱长的体沉入了地下。

    ——吴圣明方面——

    吴圣明突然跪倒在地痛苦的捂着口:监狱长出事了?还是他还活着?,我急忙扶起吴圣明道:师傅你究竟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重要声明:小说《真七大神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