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不可思议鬼剥皮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恒步 书名:真七大神兵
    董政吃力的站起来,头疼yu裂。他拼命在自己的记忆里找寻着有关自己怎么了或者说是刚刚发生了什么的记忆,但是未果,因为董政的记忆已经变成了碎片。

    董政隐隐约约记得自己所乘坐的飞机貌似触礁了——之后自己看到一只猩红se的大鸟……之后是坠落……之后我无数惨白的手臂拉住自己……之后是一片红光……之后自己就来到了这里。

    这看似完整的记忆其实是欠缺的,因为它就如同一个没有寓意的作文摆在高考卷子上一样摆在董政脑袋里,看着无趣,却又不能不看。

    董政试图在在记忆找到关于自己的心腹异能者的线索,但是董政发现自己不但记不起那些异能者的名字,甚至连自己女儿的名字和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

    这是怎么回事?董政一般自言自语一边站起来拍了拍上的尘土后开始观察自己的周围。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被很多诡异的水墨画包围:有的水墨画是坦露ru的女子被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魔啃食,碎粘在恶魔的牙齿缝里面;有的是妙龄少女蹲坐在坟包前啃食着坟墓里的骸骨,蛀虫爬满了妙龄少女的大腿;有的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少年躺在地上,七窍流血死不瞑目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看画的人,一个黑se的人影蹲坐在少年脚的部位裂开白森森的牙齿笑着;有的是一个乖巧可的女孩佝偻这背扶着一个老的皮已经腐烂的尸体过马路。

    这时董政突然被一幅已经装裱起来的水墨画吸引了眼球:一张是血红的雨水笼罩着一个同样血红的城堡,那城堡周围有着无数猩红se的姿态各异的树木,古堡的门上是一个红se的螺旋,古堡的窗户上帖满了惊慌失措的脸皮,下面有几行黑se的小字:夜雨潇潇鬼门现(第一行小字是加粗了写的);不可思议鬼剥皮;闻所未闻鬼眼睁;碎碎平安鬼墙至;红灯高挂鬼棺来;耸人听闻鬼扇出;群猫夜行鬼门开。

    董政想当然的以为一共有七幅这样的画作,看烂片仍然期待续集的心态使得董政泛起一丝好奇心。

    随后董政开始在水墨画里继续寻找着这系列的下一幅……功夫不负有心人,董政成功的找到了一幅装裱起来的画作,但是看到画作的下一秒董政后悔了。

    董政看到那幅画里面有一个坐在很高的凳子上奋笔疾书的动态骷髅,骷髅在一个画架上作画,隐隐约约可以看出那个骷髅再画一个血外漏的人。与此同时董政惊讶的发现就在他找画看的时候,那些水墨画已经逐渐形成一个环,正在慢慢向自己靠拢。

    董政不由啊!!!的叫了一声,随后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但是那具骷髅已经被惊动了,伴随着咔咔的骨节响动,骷髅转过来来,用他那深邃的眼睛瞪着董政,董政吓的倒退了几步靠在后的水墨画上。

    那骷髅的脸部开始以眼可见的速度长出血管和眼睛,但是没有皮

    董政看着那个类似3d效果的血管围绕着两个玻璃弹球似的眼睛的时候他吓尿了,黄se的液体顺着他的西装裤子流到地上。

    那骷髅掰下自己的两个肋骨,一手拿着一个,之后从凳子上跳下,一步一步向董政走来。没有丝毫怜悯,骷髅用肋骨刺入董政的胃部,但是刺的并不深,之后慢慢的将刺入的部分按平,将肋骨与皮接触的部分弄弯,之后手向两边慢慢用力,渐渐的皮脱离了的束缚,开始跟随着那两根肋骨被撕扯开。

    董政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但是却发现自己已经叫不出声了,体也无法动弹,此时他终于知道自己惹到了不得了的东西,而且死亡也找到了他。

    他开始后悔,担心自己的事业,担心自己的女儿,但是这种绪很快便被遍布全的疼痛冲淡。

    骷髅开始把那两根肋骨一起往董政的裆部划去,只好在距离裆部5厘米的地方停止,再次向董政的脖子划来,在咽喉部位停止。之后一只手按住董政的口,一只手开始齐着咽喉撕董政的人皮。

    在这里说一句,想弄到完整的人皮不靠药物是不可能的。

    骷髅撕的缓慢,一是撕快了会使皮破损,二是它打算在董政清醒的况下完成剥皮。

    剥皮和刑讯差不多,都是慢工出细活的事。比如刑讯你开始就动用电刑那么受刑者多半会直接休克,因为人体无法直接承担那种符合的痛苦,这点和运动前的原理差不多。

    渐渐的董政口的皮已经被完全剥开,可能是因为董政吃喝不注意养生的原因,这次剥皮进行到这里非常成功。

    吃喝不注意养生,会是自己体内囤积很多的油水,这些油水无巧不巧的在这次扒皮中起到了润滑的作用。

    就在这时一只黑se丝状大手死死的钳住了骷髅的下颚,紧接着一个棕se的长毛准确的刺入了骷髅露的眼睛。

    先生请问这里是哪里呀?一个文质彬彬的老头端着一杯咖啡微笑着看着倒在血泊中的董政问道。

    咳咳~给……董政面带惊恐的看着这个老头拼命的比划着。明白了!老头面se突然一yin,随即一个棕se的匕首插进了董政的心脏。

    先生,请问您能说话么?请问这个人是不是您杀的?请问这里是哪里?或者说怎么从这里到乱序监狱?老头宠辱不惊的看着骷髅道。

    老头想的很简单,首先他想知道这里是哪里,还有关于血泊里的人(董政)的事,好等事结束去董政的家里登门道歉。

    妈的!我亲眼看见你杀死我的父亲的!董菲菲的出现打乱了那个老头的算盘,他站起来一边微笑一边后退道:慢着……妹子~误会误会。我叫爵爷。这个人的皮是这个骷髅剥下的,我只是负责给他一个痛快。说着爵爷抿了一口咖啡所以说请您不要莫名其妙的对老头发火,这样不但是大不敬而且还会给你带来灾难。说着爵爷将咖啡向骷髅抛去,只见咖啡渐渐的变成无数利刃,瞬间就把骷髅变成了骨粉。

    问:董菲菲什么眼神看不见地面上还躺在一个骷髅呢么?答:说的好,请用正常人的思维思考一下,骷髅和老头哪个更像杀人犯?

    (姓名:爵爷

    份:神约的员工

    年龄:63

    异能:強级魂控制)

    爵爷看着董菲菲道:这就是我的实力如果您认为你有概率赢我,那么我可以陪您打一场。。

    ——安道·顿方面——

    赵ri华卷曲着体靠在墙上大口吐着鲜血,安道·顿面带违和的微笑看着赵ri华道:赵局长,列带和你们是不是达成了某种共识?为何我们的飞机会变异?外面的血雨是怎么回事?我们的人和列带的人有在何方?。

    此时的赵ri华有种想骂娘的冲动,心说:就算我们想借机除掉神约,我怎么会让我这个你们神约唯一舍得杀的人陪你待在一个飞机上?

    但是赵ri华觉得他这么说会遭来更多的皮之苦,所以赵ri华擦了擦嘴道:安道兄,你这句话是从何说起?如果这是上官恒步他们和列带想一起暗算你那他们应该不会给你留下我这个活口吧。反正咱们也到乱序监狱了,那么不如咱们先探索一下,说不定会找到血雨和其他人失踪的原因?,安道·顿眯着眼睛道:这种推辞的手法太老了,不过我依然是百听不厌。走吧!赵局长!。

    赵ri华听到这句话心神安定了不少,但是他依然必须时刻提防安道·顿,因为某种意义上安道·顿现在算是一颗定炸弹。

    ——古小灵方面——

    这是哪里?古小灵吃力的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鲜红根本看不清外面的世界。

    额~我不是和齐亚楠他们一起用宿命传送到乱序监狱的么?他们人呢?古小灵一边思考着一边用手胡乱的向四周摸索着。

    咔嚓(树枝折断的声音)……

    谁?心中已经充满了恐惧的古小灵大声的问道。

    呵呵~不会太远了。?看来我得感谢你们帮我唤醒‘钥匙’呢,没有钥匙他怎么肯能会重见天ri?一个类似jing神分裂的声音从古小灵上方想起。

    紧接着一个苍白的属于女xing的面孔出现在古小灵眼前。那个面孔上只用两个空洞的眼眶,眼眶里没有眼珠子,却而代之的是两只腥臭的鲫鱼,鼻子和嘴已经被缝合,在线与的缝隙中用无数的白se幼虫正在吃力的向外挤

    啊!!!

重要声明:小说《真七大神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