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夜雨潇潇鬼门现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恒步 书名:真七大神兵
    ‘宿命’上官恒步持有的液态金属制作的电脑,虽然电脑不是上官恒步制作的但是那些逆天的程序却出自他的手臂如:可以打开任何电子门的万能钥匙;类似任意门的空间传送和定点传送;攻击xing的电磁炮;可以改变自形状(但不可以变成枪械一类的杀伤xing武器)等。

    咳~扯远了,正章继续……

    最先到达乱序监狱所在岛屿的不是受到邀请的救世主;也不是想要劫狱的人;更不是帝国的什么元首,当然他们不会吃饱撑的去那种地方的。而是一个衣衫褴褛的给人感觉类似遇难的人。

    有人可能会问了,他来这里干嘛。答他来这里是逃难的,他所乘坐的船只本来是要去北极探险的,但是途中触礁沉没了。而这个遇难者并没有奢求在冰海里会有船只来救自己,所以他靠着自己求生的信念拼命的划水,最终来到了这里。

    他起初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但是看到那具有代表xing的冰林后突然有一种跳回海里的打算。

    很显然他最后没有那么做。并不是他不敢跳,而是一只从草丛中伸出苍白的双手阻止了这一切的发生。

    苍白的双手抓住这个可怜人的脚踝就往草丛里拉。

    遇难者拼命的扣着地面,很显然他不想让努力换来的生命就这样终结。但是白se的手臂也不想让到手的猎物逃离。

    双方就这样僵持的时候天空突然暗了下来,随后下起了红se的雨。这种怪异的景象不但使白手臂和遇难者惊呆了,就连在刑讯拷打吴圣明的监狱长也惊呆了。

    但是监狱长惊呆的原因颇为怪异妈的,下红雨!这样肯定会有新闻说我的城堡的血红是雨染se的。

    ……

    但是岛上的人不知道这片红雨覆盖的不仅是乱序监狱所在的岛屿,这片红雨还覆盖了所有前往许乱监狱的船只和飞行器。

    再没人知道,已经有一种魔力悄悄绽放,而且更不知道这种魔力会给他们带来多么可怕的噩梦。

    ——上官恒步所在的1675号飞机上——

    我蹲坐在座椅上,瞄了一眼安道·顿为我们安排的驾驶员冲着古小灵做了一个抹脖的动作。古小灵很听话的挥手she出一把美工刀切断了驾驶员的咽喉后不瞒的说道:鸟枪换炮啦。干嘛叫我杀人?;我笑着站起道:那你不是也杀了?你可别告诉我这是你对我的信任。说着我摸出两个戒指形态的‘宿命’,抛给齐亚楠一个道:老板,你带着他们在我离开10分钟后直接传送到‘我认为最安全的地方’。离开的原因是咱们有事要做。我的事我要自己料理。如果有缘再次见面,咱们在配合他们好了。;齐亚楠带上‘宿命’戒指道:你后面的话是对神算说的吧。。

    我用‘宿命’特有的技术打开了一个空间传送的大门,掏出一把供‘宿命’定点传送的仪器抛给齐亚楠,随后便离开了1675号飞机。

    ——乱序监狱,一个监室内——

    我轻轻的敲了敲房门,之后抄起椅子砸醒上的吴圣明道:x师傅,这里的破雾怎么连我的‘宿命’都屏蔽啦?,吴圣明懒洋洋的伸手接住我挥过去的椅子道:这可是我‘老朋友’送我的,你可别砸坏了!。

    我惺惺的放下椅子道:师傅,你应该也有电脑吧,你这几年是怎么联系我的呀?,吴圣明挥了挥手道:安啦,我是来这里住几个月散心的。,我笑道:师傅,你别骗我了。就凭你上的伤疤和电脑的使用地点都可以证明你在这里待了不止10年。。吴圣明懒懒散散的用破旧的被子盖住伤口道:那又怎么?想听故事?,我赔笑道:没错,师傅。告诉我你的过去好么?,吴圣明:你好,你先把我让你带的吸尘器给我,之后给我一个‘宿命’,再之后去帮我‘老朋友’监狱长,他有麻烦了。我掏出两个和‘宿命’同样材质的微型吸尘器,联通一个‘宿命’戒指递给吴圣明道:师傅,你的异能不是被屏蔽了么?;吴圣明拉开监室的门道:你的‘宿命’不是也没有被屏蔽么?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我的视线。

    我冲吴圣明的背影做了个鬼脸,之后掏出安道·顿给我的监狱内部剖面图,按着指示向监狱出口处走去。

    这里又有人该问了,我为什么去出口。原因依然很简单,首先这监狱里面的能力者都被屏蔽了能力,至少表面上是这样,但是监狱长依然有异能,所以能让他遇到麻烦只有监狱外面了。

    问:我为什么相信我师傅的话?答:因为那是我师傅。

    至于为什么要用走,而不是直接传送?答:熟悉逃跑路线。

    ——乱序监狱出口处(即入口)——

    监狱长蹲坐在门口,看着变成红se漩涡的门叹了口气,之后站起来向后退了两步,慢慢的将手指指向大门发动异能,但是大门依然是一个红se的漩涡毫无变化。

    监狱长寻思道:这个门是怎么回事?莫非是吴圣明口中的劫狱的人(既赫拉克勒斯)要出现了,但是如果真是劫狱的人他何必如此封闭出口呢,这要做只有他自己能打开,那么他要救的人岂不是很容易就被抓住么?

    嗨,哥们!我搓着‘宿命’拍了拍监狱长的肩膀道,监狱长回头看着我道:你是谁?劫狱者?,我笑道:聪明!。

    我话音刚落,我就感觉我的体被一种力量提起,之后重重的摔在我后的房门上。

    擦,这是什么异能。我暗骂了一句,之后用‘宿命’打开了我后门的电子门(囚室的门,至于为什么用电子锁就当是怕被撬开吧~)躲了进去。

    **是谁!门里的异能者很粗暴。我摆了摆手道:首先,我可以随意进出这个门。而且我不是监狱长的人。这点是对你有利的。我在告诉你一个秘密,屏蔽异能的毒素也即将变淡了。,你是来劫狱的?那个异能者惊喜的说道。

    这次我才看清这个异能者的长相:秃头,卧蚕眉,双凤眼,樱桃小嘴,白se的胡须垂过脖子。哥们,你敢在抽象一点么?我极力忍住不要笑也不要吐,因为这哥们的长相那个器官单拿出来都是很霸气或者很可的,但是这些器官聚集到一张脸上,是谁谁都会吐槽无力。

    我道:无视我之前的话吧。我的确是来劫狱的,而且我们的合作伙伴也快到了。,那个异能者突然比起眼睛,之后突然睁开道:你是不是收到一条短信:乱世英灵鬼遮眼;序筹极处蒙心面;监亦非jin正非正;狱若地狱赤血鲜。,我打哈哈道:当然不是,我们只是单纯的来劫狱的。之后陷入沉思:前两句的意思暂且不明,估计是古代的东西被遮住眼睛蒙蔽心窍神马的;第三句是说监狱长不是好人;第四句无非是再说这里即将被杀戮殆尽。

    那异能者若有所思的看着我道:你在想什么?;我搓着‘宿命’紧靠着门道:不对,你的异能不可能是类似‘冥想’的东西,因为监狱长不会笨到把只要雾变淡就能知道自己思维的囚犯关在大门口。所以请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那异能者的衣服从白se的囚犯服变成了棕se的晚礼服:有趣的人类,既然你非要躺这片浑水那么我成全你!,我将手放在门把手上道:或许不需要我上面那些话。单凭我刚刚脑子里的东西就足矣让你对我起杀心了吧?。

    棕se礼服道:我叫尾牙,我不杀无名之人。,我笑着掰动门把手道:我叫上官恒步!但是你杀不死我!,随后我惊讶的发现我的‘宿命’竟然打不开这扇门了!

    尾牙安抚我道:别紧张,我让你做个明白鬼!首先我不是这个监狱的囚犯,我的能力是神级读心,其次这个房间关押的人的能力是強级拟态。本来读心是没有攻击xing的,但是进入狂级后我发现读心可以学会他人的异能,但是只能学会30分钟。至于我为什么来到这个监狱呢?这点我不能告诉你!。

    说着,尾牙的双手变成蝎子的尾巴像我的太阳刺去。

    ——乱序监狱外——

    一个红se的‘大鸟’落在乱序监狱的窗户上,那个‘大鸟’的脑袋上有一块玻璃,玻璃里面是几个吓得面如土se的人。好吧其实这货是飞机,至少曾经是……

重要声明:小说《真七大神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