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萝歌第九十一声

    但她却指责他。言悫鹉琻

    他的心缓缓沉下去,抓着她手臂的手指一紧,冷笑道:“你这是在责怪我?”

    不是第一次,却总那么难以容忍。

    他突然想起今那人的话。

    …眭…

    “我从未想要一门婚事,西极也无需外人踏足,母上已经安抚好了,她那边……估计绪不太稳定,我近来事务繁忙,你多照顾她。”

    ……

    心里的烦躁感更甚,他道:“你有什么资格责怪我,你有种让人家只看你一个,你往我上撒气有什么用。”这句话刚说完他就后悔了占。

    但在看到她一连逞强时,他却拉不下面子,最终只是走到一旁树根下席地而坐,两人没再说话,醉染也随手打开一壶酒。

    那头少女愤愤地坐在草地上,约莫是气堵,也捧着一壶酒灌了起来。

    等到醉染不过微醺。

    她已经喝得酩酊大醉了,他轻嗤了一声摇了摇手里的酒壶,起时少女不知道抽了哪门子的疯,抱着酒壶蹬蹬蹬地就跑来和他吵。

    见她不依不挠地发脾气。

    他也恼了,嘴上刻薄的话没少说。

    吵着吵着也不知道是谁绊到了谁的脚,两人摔到地上后就亲到了一块。

    醉染的耳畔一嗡,一下子酒就给醒了,见少女还迷迷瞪瞪的,他压了压嗓子里的不自在,猛地推开她坐起,狠狠道:“滚——”

    她醉的不轻,被那一堆人直接就撞到树上去了,哽咽了一声之后,模糊地痛叫了一声还骂了一声“杂碎”之类的话语。

    醉染更加怒了,脸一黑,甩开她的手转就坐到一旁。

    少女哼哼唧唧了半天,嘴里还小声地嘟嚷着什么。

    过了一会,直到醉话都说完了她才彻底睡了过去,坐在一旁的醉染斜睨了她一眼,揉揉酸痛的额角开始翻阅起一本老诗经。

    半月三更天。

    佛瓶里的气息流动得更快了,依稀有寒风呼啸过,他停下翻页的手指,犹豫了几番挪回了她旁,拿起一件毛毯盖在她上。

    掌心有些温

    醉染一怔,看着她本能地蹭着脑袋靠近,漆黑的桃花眼微微上挑出一抹妖气,他盯着她睡颜好一会,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

    她有些半醉半醒,享受地半眯起美眸,像只猫一样懒洋洋的,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

    醉染听了一会,依稀辨认出她嘟嚷的是“十个话本子里的阿娘也比不上有觉睡”

    眸光微闪,他俯吻了她。

    心跳有些加快。

    他有些别扭地要别开脸,突然敏锐地察觉到一道视线紧紧盯着他,盯得他后脑勺有些疼。

    他回头,与那人视线相撞,他不知道是从什么进来这佛瓶里的,彼时他止住脚步,一双漂亮的眸子晦暗不明:“醉染,你……”

    那人顿住话语,没再说下去。

    殷红的唇角微微上扬,他的嗓子里发出了散漫的笑声,起的时候不紧不慢地拍了拍华袍,神没有半点慌乱:“你看见了?”

    顿了顿,他又自言自语道,“隔得那么近,你站那位置刚刚好,要看不见才是真的奇怪。”

    话罢。

    他挑了挑眉,一双半眯的桃花眼里掠过挑衅。

    那天晚上发生过的事就像做梦一样。

    可他不想忘。

    他她,已经有了很长一段漫长的岁月。

    快要连他都不记得多久了。

    *

    少女这些子都呆在佛瓶里没有外出,整的消遣娱乐就是让他识字。

    今她又写了一大堆生僻字。

    醉染不耐烦地抄写着,她就坐在一旁用吃食,时不时喝几口茶,小子过得清闲又娱乐。

    “这世间的字怎么这么千奇百怪,我就不明白“湘”为什么要那样写,其他字又为什么不是叫“湘”。”

    烦躁地翻阅过好几页纸张,醉染沾染了点墨水,就又提起毛笔开始习字。

    少女喝了一口茶,眯起美眸咧嘴笑道:“不然我怎么一直觉得,这世间的字博大精深,安啦,反正你又不研究它们,你只要知道怎么写就好了。”

    醉染斜睨了她一眼,倒也没说什么。

    过了一会。

    少女吃得六成饱了,放下茶杯捧着一碟腌鸡爪走过去,凑上前嘀咕道:“你写了什么?”

    他的脸色有些怪异,愣是不给她看。

    少女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伸手就去抢,醉染刚要制止就被她踩了一下脚,他吃痛了一下,就见她美眸余光已经扫过了纸张上的两行字。

    ——猪一样的胃口。

    ——眼睛没长好。

    佛瓶里的气氛沉默了一会。

    少女拍桌怒道:“醉染你就是这样的脾气才没人要,早就该跟人家凰惹学了。”

    他冷笑,夺回她手里的纸张哗啦一声撕掉:“那他对你怜香惜玉怎么没见他拒绝他母上给他安排婚事?”

    她一噎,突然颓然了下来,连手里那碟吃食都丢在了一旁没了胃口。

    他也不说话,低头继续写。

    过了一会,少女揪了揪裙角,小声嘀咕道:“那他有喜欢的了吗?”

    他的笔一歪,几秒后深吸了口气,抬头问她:“你说什么。”

    “我刚才问你,自从我上次在大大吵大闹后,他有没有定婚事了,你知道的,我这几都没出去……”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他打断她的话。

    少女一愣,而后瞪了他一眼。

    醉染扔掉手里的笔,依稀有些失望,盯着她鼓起腮帮子的郁闷样,突然有一瞬间,想把一切都告诉她,但他最后还是没说。

    如过去很多时候一样都把话咽了回去。

    因为她刚刚还在问他,有关另一个人的事。

    那人没有要娶妻。

    佛母绾裳又闭关了。

    他明明知道,但他不想告诉她,一点都不想看她知道后松了口气又笑咧开嘴去找别人。

    “你怎么一点都不念我们的交,不过就是让你透露个消息有那么难吗。”

    见她一脸不乐意。

    他突然怒了,啪嗒一声合上案几上的老诗经,狠狠地吼道:“你的眼睛到底是吃什么长的,你没看出我喜欢你吗——”

    他扯过她的手臂,“没听到吗,我和你交一点都不好,我凭什么就要告诉你他定没定婚事,我看你眼睛是真的有问题,总是看不出来我喜欢你……”

    他忘了自己说了什么。

    他只记得。

    他说了很多很多,刻薄又恼怒,最后终究到了他无法补救的局面。

    脑海里上涌的怒气已经慢慢平复,在触及少女微震的美眸,醉染抿了抿嘴,收回手僵在那里没说话。

    是后悔的罢。

    刚才的冲动说出了那些话。

    他一直比任何人清楚,她这辈子都不可能他。

    如今。

    连被她依赖的资格都没有了。

    ——她不他。

    ——他着他。

    这原先应该是他永远的秘密。

    那,他几近是落荒而逃地离开了佛瓶,半点没敢回头去看她的脸色,但他仍始终记得,当他回过神的那瞬间她美眸里的复杂神色,微震,探究,排斥……

    *

    醉染已经许多没有回佛瓶了。

    今他如常靠在树根上拿着壶酒时,耳畔就传来了噪杂的声音,树下面路过的几个西极侍女约莫是偷懒了,彼时都聚在一起说闲言碎语。

    “上次我在里上下午茶的时候,还看到佛尊和她怪亲密的呢,不过最近总没看到那少女出现了……”

    “咦,你猜绾裳佛母没给他定下婚事就又闭关了,是不是跟那少女有关——”

    “说起来,佛妻有可能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吗?”

    “那可不一定,没准哪天她真的成了……”

    ……

    醉染眯起微醉的桃花眼,沉着脸直起,手里的空酒壶砸碎在她们脚边,冷声道:“你们都他妈的能闭一会嘴吗?”

    几个西极侍女被吓了一跳,在看到他后有些发愣,显然不明白依他的立场就算听到了刚才的话,也是看好那两人在一起的,怎么会这么生气。

    醉染却是看得很开。

    他们如果有大婚的一,一定会是这六界最幸福的夫妻。

    他们如果有大婚的一,她会了却心愿,觅得像她喜的话本子上面一般,赠她现世安稳,赐她半生欢喜的那个人。

    她会生儿育女。

    再也没有人会认定她配不上那人。

    ——而他,会是最不幸的人。

    他有些暴躁,一双桃花眼沉沉地盯着那几个西极侍女,她们还在喋喋不休地旁敲侧击他怎么了,是不是也期待那两人在一起……

    问着一个又一个可笑的问题。

    他上前几步。

    突然,一双手从后面拉住了他。

    他的脚步顿住,回过头,一个老西极侍女看着他摇了摇头——这人是照料佛瓶里常用度的老妪。

    他沉默了一会,突然笑了。

    原来,连一个外人都看得出他那人,却也看得出她不他。

    回去的一路上,他们都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老妪隐约叹了口气道:“您这又是何苦……大人,她的幸福没有您啊。”

    是。

    他很清楚。

    她喜欢的是谁,她喜欢的不是他醉染。

    他抿了抿唇:“难道呆在这西极,连我的自由都要剥夺走吗?”

    接下来。

    老西极侍女没有再说话。

    醉染也没有,他远远就看到少女倚他们常坐的树根下等着人。

    见到他来。

    她的美眸有些退却地紧缩了一下,而后迅速跳下树上前几步。

    似乎有些无措和尴尬,她又很快拽住他的袖角,递给他一块甜蜜饯,无事般咧嘴笑道:“醉染,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他知道。

    她这是想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他有些失神,第一个想法是,她在这里等着跟他说这句话多久了,一天,两天,还是多少天……她做出了这个决定。

    妖美的彩霞徐徐落下来,在她手中的甜蜜饯染上了一层靡丽,他看着她,突然轻轻地笑了出声,脑海里浮现过许多的场景。

    他记得。

    佛瓶刚创造的那,他出现在这世间,刚走进漆黑的佛瓶里就看到蹲在一颗树下的少女,那时她歪着头看他,话语里难掩不乐意。

    “难道我以后都要住在这里吗?”

    他记得。

    后来他出来带她回去,每每被纠缠住的时候,她总会气愤地转骂他:“醉染,你能不能不要招蜂引蝶了。”

    他记得很多个模样的少女。

    高兴的,难过的,失望的,期盼的……

    每一个她,他都比谁先见过。

    如今,这么漫长的岁月后,他最后悔的就是当初见到她的第一眼时,他没有事先告诉她。

    ——我喜欢你。

    最终,让另一个人抢先了。

    他再也不能重来。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