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萝歌第八十六声

    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花萝歌第八十六声

    留下一封书信给鹿六六后,花萝歌就离开了,等到了天界时已经是夜半三更。ai悫鹉琻

    她刚踏入天界,远远就看到紧闭的婚介所大外停靠着一辆马车,她微微眯起美眸,就看到靠在一颗树下的黄衫男子。

    听到脚步声,他微微勾唇,眼角微微上挑出一抹风妖娆:“阿歌,近来过得好吗?”

    “……凰司音。”

    ******砝*

    五分钟后。

    花萝歌坐在马车里,望着对面坦然饮茶的凰司音,只道:“你要西极?”

    他的脸上噙了抹笑,似笑非笑道:“你还真是藏了很多秘密……我都在想,你到底知道多少事了。遘”

    花萝歌只看了他一眼,喝了口茶后低垂下美眸,道:“永远不要把人当傻子,到底是流着同一血脉,凰司音你就和他一样。”

    那个他是谁,显而易见。

    凰司音笑了。

    他懒洋洋地靠向后的马车软垫,笑得极为风不羁,话语却是直白地过分:“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低的私生子没资格与他争?”

    “没有。”

    凰司音喝了一口茶,挑眉道:“人人都这样想,六界对我和西极的关系心知肚明的所有人,也都是这样想的。”

    花萝歌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

    凰司音是前任佛尊凰隶还未与凰惹母上成婚前,曾与一位女尊上因一夜露水姻缘而有的,无疑,不管西极承不承认,他都是凰惹的兄长。

    可惜的是,当年凰隶在娶了凰惹母上之后,就已是从一始终,在后来得知凰司音存在后更是从不肯承认他的份。

    换句话来说,他厌恶凰司音的存在。

    虽说是如此。

    但他的存在也的确是个隐患,无怪直到现在,凰惹都那样忌惮他。

    凰司音突然出声了。

    话语懒洋洋地传了过来,在黑夜的马车上却莫名多了几分嗤笑之意。

    “若不是因为他的赶尽杀绝,我会被得抛妻夺子吗,时至今我若还不争才是真的不要命了。”

    花萝歌道:“你与我说这些我也帮不了你。”

    闻言,他捧着肚子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半响,他抬起修长的手指擦去眼角笑出来的眼泪,眸光定定地看向她:“不,阿歌你不一样……”

    捧着茶杯的手微沉,花萝歌眯起美眸,抬头看向他。

    恰巧在这个时候,有微风吹佛起马车的帘幔,帘幔外树影漆黑,凰司音轻笑一声,倾过帮她拿掉肩上飘进来的落叶。

    外头已是五更天,天际蒙蒙发亮。

    有几位神女无意中路过,从她们站的方向看,马车帘幔里的两人正是接吻的亲密姿势,隐约有神女率先唏嘘了一声。

    第二早早,天界就有不少神女传闻,蓬莱上神之徒与某位神尊一夜马车欢

    一夕之间,她艳名远扬。

    当消息传到魂里时,凰惹正在与莲猫阁下棋,听闻这件事只是笑了笑。

    莲猫阁下了颗棋子,貌美的俊颜上噙了抹笑,声音温冷:“没准不是谣言呢。”

    对面的人只道:“她不会。”

    莲猫阁看了他一眼,也不多说,半响垂眸在棋盘上落下一颗子,淡声道:“昨凰儿送来了一封书信。”

    “嗯……”

    凰惹端起一旁的茶,喝了一口后沉吟着道,“昨是你生辰,难为她今年有点表态。”

    “她和凰司音早已一伙。”沉默许久,莲猫阁才这般道。

    抚摩着茶杯的手指略微一停顿,他声音极为平静,抬起另一只手落下一子:“可以想到。”

    这一场棋局,再也没有人提起过凰邪儿。

    莲猫阁离开的时候,忽然转,优美的下颔微微抬起,声音温冷:“其实她当年回猫阁时我就知道了,但我那时候不想告诉您。”

    凰惹眸光平静。

    他看了一眼收拾残局的西极侍女,拿起一颗棋子,垂眸漫不经心道。

    “你该相信,她再怎么样都是我的妹妹,我能对她怎么样……另外,我从未想过你当年把她赶走后还在维护她,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笑出了声,“若是她知道,你猜她会不会欢喜?”

    莲猫阁眸光一闪。

    踏出的时候,他的声音极轻地响了起来:“不会。”

    他的影消失后,凰惹一个人坐在里良久,突然勾唇道:“本兮迦,你说她为的是什么?”

    他口中的人,除了凰邪儿再无第二人。

    本兮迦把手里一叠公务放到他手边,停了停脚步:“凰司音定然应下了她想要的条件,而恰恰是您无法给予的。”

    凰惹忍不住扶额笑了下:“我对她,是太缺少关心了吗……

    时至今,我突然发现半点不了解她凰邪儿到底要的是什么,除了莲猫阁完完整整的这个人,我有什么未满足过她。”

    “可她要的,由始至终只是一个完全属于她的莲猫阁尊上……”

    本兮迦顿了顿,也笑了声,“我猜,凰司音答应了她,若西极易主,他帮她驱逐莲猫阁尊上,从此与她离开天界。”

    凰惹没说话,半响敲击着桌面的手指顿下,低低笑道:“她就与母上一般痴傻……傻得,令人寒心。”

    听到他提起已故的西极佛母,本兮迦的脸色微微变了,直到看见男子面色如常,他才松了口气。

    他出去前,凰惹的声音突然在后响起。

    “佛娆离开西极多久了?”

    殷红的薄唇微微紧抿,半响,本兮迦的脚步停住,转道:“有几十年了,估计除了那人手里的,其他流落在外的佛珠都快收集完了。”

    凰惹淡淡地嗯了一声,低头忙起了公务。

    *********

    “阿娘,我再吃个芒果就睡觉了。”花艳罄彼时耷拉着脑袋有些垂头丧气,花萝歌帮她铺好被子,听闻这句话立刻抬起美眸怒瞪了她一眼。

    见状,花艳罄顿时哽咽了一声:“阿娘你总是这样不懂得怜弱小,以后是嫁不出去的。”

    “我有了你这个拖油瓶早就嫁不出去了好吗。”

    撇撇嘴道了一句,花萝歌就把她塞进被褥里,安抚了好半天又说了两个小故事才让她睡过去。

    从榻边离开。

    花萝歌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看了看外头的天色,约莫是半夜三更天,想到婚介所里还有一个花嫁没睡,她吹灭了烛火就出了

    柔美的月光徐徐洒落在离开西极的路上,美眸余光里扫过一个人影,花萝歌的脚步忽然一顿,就看到了倚在树下的凰惹。

    他似乎也是睡不着,见到她微微一愣,而后轻声笑道。

    “一起喝杯茶?”

    花萝歌刚想拒绝,恰好撞进那双漂亮的眸子,迷离扑朔看不真切,到嘴边的话突然就忘了是什么,她鬼使神差地应了下来。

    凰惹的神始终是平静的,在看到她应下后唇角微微勾起,似乎一点也不意外。

    大里萦绕着淡淡的茶香气味。

    花萝歌已经喝了十几杯茶了,她频频望内的方向看去,自从半个小时前凰惹说去拿公务后,就一直没回来。

    想了想,她放下手里的茶杯。

    内里并没有看到他的影,彼时,花萝歌呆站在那里好一会,她回过神来刚想转,手无意中扫到一个灼的触感。

    她侧过头,在看到那个物什时美眸微愣,下一刻,却是鬼使神差地上前去抚摩那个妖艳的佛瓶,指尖是熟悉的灼感。

     

    ;一瞬间,她的脑袋里一片空白,而后是熟悉的记忆顷刻倒流在脑中。

    她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她是什么,她是什么东西?

    似乎。

    她是虚无,只是茫茫六界中,虚无的煞气。

    ……

    漫长的远古时候。

    西极,迷离扑朔的仙雾萦绕在魂里。

    少女倚在窗边,手边还放着本翻开的佛经,她的心思似乎并不在上面,一双暗的美眸有些发愣地望着一个方向。

    大里一个西极侍女随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只看到外开得鲜艳火红的石榴花。

    “看什么呢,快走啦。”

    突然。

    旁有人推搡了她一下,那个西极侍女回头,刚好看到一排西极侍女都在往外的方向走去,而推她的那个西极侍女显然也有些心急。

    “都这个时辰了,我们也去弄晚膳罢。”

    西极侍女点点头,临走出大的时候,不由得多看了倚在窗子边的少女一眼。

    事实上,这个少女在这里出现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来无影去无踪,整个西极没有人知道她是谁,但每个人都知道她是经过佛尊许可才留在这里的……

    而份,却是一无所知。

    那个西极侍女还在回忆着什么,大的门已经紧紧闭上了,隔绝了里一袭红色霓裳衣角。

    不知道过了多久。

    有几个人的脚步声出现在了大里,与此同时,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今怎么又跑出来了?”

    倚在窗子边的少女眯起暗的美眸,却在看到为首的人时咧嘴笑了下,在本兮迦还没来得及阻止的间隙,少女已经上前几步扑进了那人的怀里。

    “我去叫醉染大人过来一趟。”

    本兮迦沉默了一会,才收回要去拉开那少女的手,转了话锋。

    少女一听到他口中的人,一张美艳的小脸当初就沉了下来:“本兮迦你不要太过分了,你明知道醉染来又会找我茬。”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