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萝歌第八十一声

    前几,婉拒了鹿山庄好意的连翘庄主在客栈被行刺了。

    等到鹿六六知道的时候。

    那会鹿庄主已经派了秦施过去保护,而鹿六六很沉痛地被派去了教一群小师妹。

    午后时分恁。

    花萝歌躺在树根上乘凉的时候,鹿六六就抱臂坐在树下影处看着一群小师妹练剑,她眯着美眸道:“你说连翘会不会把秦施拐跑了?”

    “咦,这个话本子你在哪条街买的,蛮好看的。”

    “那连翘比秦施还大,肯定很会卖弄风……”

    花萝歌翻了几页精彩点,津津有味地道了一句:“上次有条街的酸辣粉味道很赞,那老爹还开了一个卖话本子的小铺子是他新进的货吗?”

    “……”鹿六六怒了,“我他妈在跟你说师弟那个人。”

    “啊。”

    伸手把话本子塞到兜里,花萝歌这才叼着嘴里的杂草,望天放心地说了出来,“人家长得比你貌美如花,被拐跑了也是理所当然。”

    “你信不信我撕了你那些宝贝话本子?”

    “我已经放兜里了。”

    鹿六六顿时被气笑了:“你屋子里那些别以为我没看见,还有上次你在我屋里用午膳还落下了一本珍藏的话本子。”

    “……你狠。”花萝歌索掏出话本子,才慢吞吞道,“其实也没见他们太过亲密,我都怀疑他们是真的有意要成婚吗。”

    她不解道:“你怎么知道他们不亲密?”

    花萝歌撇撇嘴。

    她当然知道,这几她大半夜地蹲在树上盯梢也不知道为了哪个白眼狼。

    晚上的时候。

    花萝歌又例行在树上盯梢。她无趣地瞥了一眼小窗里的两人,摸了摸空空的肚皮,想了想,还是从怀里掏出块大饼开始咬。

    这个秦施,真是一点也不禽兽,今晚估计又是个清水夜。

    约莫是乌鸦嘴。

    等到花萝歌睡个觉醒来的时候,刚掏出颗苹果咬了一口,随意一瞥从她的方向看,就看到小窗里一对狗男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吻在了一起。

    她一个不稳差点从树下栽下去,继而是怒不可歇。

    遥想当年不知道是哪个人在下界前,一脸担忧地嘱咐她,不过一个转世就养了一副花花肠子,秦施你这人有想过鹿六六么。

    眯了眯美眸,花萝歌掂了掂手上半颗苹果,思摸着力度有多大。

    客栈厢房里。

    连翘刚才一时不注意被小厮烫伤了脚,秦施拿了些清凉的草药膏,刚倾在帮她上药半颗苹果就砸在了脚,他攥紧草药膏猛地转,沉声道:“谁?!”

    一道影快速窜过,秦施提剑追上去。

    厢房里的连翘:“……”

    她眯了眯美眸,刚想自己擦草药膏,一个深紫衣男子就翻窗进来了,男子约莫四十来岁,容颜上依稀可辨年轻时的俊美。

    “咦,老东西你不是还要陪女儿吗?”

    另一头。

    花萝歌在客栈里逃窜的时候还在想,无怪这鹿六六打不赢,光她现在是个妖,秦施是个人也要逮到她了。

    这些个远古神尊,总是这样强悍。

    咬了咬牙,花萝歌听着后步步紧的脚步声,深吸了一口气一连甩掉他两个拐角,直到她和一个华服男子撞在了一起。

    一声沉闷的声响。

    花萝歌眯了眯美眸,哀其不幸了一秒。

    就在她揉着鼻子看着面前的老熟人,老熟人也打量着她,然后秀美的俊颜上噙了一抹讨嫌的笑,唇红齿白:“啊,好像变圆润了些,吃得很好罢?”

    花萝歌白了他一眼,眼看杀气要向这边了,一骨碌地从地上爬起来还没忘把颜月一起拉进了他刚才出来的厢房里。

    三分钟后,厢房的门被秦施撞了开来。

    花萝歌那会已经故作悠闲地捧着杯茶了,秦施看到她显然愣了一下,而后收起手上的剑:“阿姐你怎

    么会在这里?”

    没等花萝歌说话。

    他的目光一顿,又看向了颜月,殷红的薄唇微微抿紧,目光犀利:“这人阿姐认识?”

    花萝歌光动动脑子就知道他怀疑颜月就是那个砸苹果的人了,这就是熟人的好处,完全不会被第一时间怀疑到上。

    她有些洋洋得意,刚想解释一下,颜月那厮就淡定地喝了口茶,道:“我是她夫婿。”

    花萝歌到嘴边的“这是我远方堂弟”的说辞转了一圈咽了回去。

    见秦施松了口气,她很快又改了口:“啊,阿姐三年前和夫婿吵架来了鹿山庄,这不是隔了三年这人夫婿才知道千里迢迢来见我嘛。”

    不知道是不是花萝歌的错觉,在她说完这句话后,颜月的眼刀就戳在了她上,花萝歌有些纳闷地朝他怒了努嘴。

    她在鹿山庄举目无亲三年,突然蹦出个夫婿不是总要有个人唱黑脸么。

    秦施道:“阿姐和姐夫要互相宽容些。”顿了顿,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姐夫千里迢迢来,可以到山庄里住,外头总归诸多不便。”

    “谢谢。”颜月淡笑接下。

    花萝歌有些无语,就听到秦施蹙眉问道:“阿姐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个可疑的人经过?”

    有的,就是站在你面前的阿姐我。

    想是这样想。

    花萝歌嘴上连忙否认,又虚伪地问了一句:“你这么急匆匆的,是出什么事了?”

    “连庄主前几在客栈被偷袭,刚才有个人有些可疑,不知道是不是行刺的人。”

    “哦,这样啊。”敷衍地应了几句,花萝歌一转过美眸就瞥见颜月已经停下喝茶,反倒一脸促狭地朝她笑,她立刻瞪他一眼。

    秦施走了之后,厢房里静了下来。

    花萝歌松了口气,和颜月对看一眼,两人同时问出话。

    ——“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在这里偷鸡摸狗的做什么?”

    花萝歌闻言就大怒拍桌:“哪个偷鸡摸狗了!”

    颜月闲闲地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了一口后道:“我带着下属外出办事。”

    “哦,这样。”

    愣了一愣,花萝歌讷讷地应了,倒也忘了生气。

    此后几,当花萝歌在树上盯梢的时候总会看到颜月,这厮每回总会在她盯梢的时候掏出吃食吊她胃口。

    比如。

    掏了颗红彤彤的石榴,颜月慢悠悠地道了一句:“盯着他们好看吗?”

    花萝歌移开盯着小窗的视线,望了望他手里的石榴忽然想起她还没吃晚膳,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不好看。”

    “那你总在盯什么?”

    “看有没有发生,然后进行破坏深藏功与名。”

    “哦。”

    得到答案后,颜月满意地笑了起来,伸出手指给她剥开了石榴皮。

    花萝歌咧了咧嘴:“你确定要给我吗,冦沙说不能随便拿人家东西……我们这种知己交还说什么,谢谢你的石榴。”

    **********

    这,花萝歌去找颜月的时候,刚好撞上他们三人一起用膳,她的手顿在门把上,有些狐疑,颜月什么时候跟秦施关系这么好了?

    就在她绞尽脑汁的时候。

    颜月在里头已经慢悠悠地出声了:“娘子,怎么还不进来用膳?”

    花萝歌到嘴边的“你是不是有病”在和秦施的目光接触到后,才恍然记起,她和颜月现在是夫妻……

    等到坐下后,她不经意地和连翘一双盈盈美眸相撞上。

    连翘一愣,然后对她咧嘴笑了下,态度极为和善,说实话,虽然花萝歌已经目睹过连翘好几次,但近距离接触倒是头一次。

    瞅了好半天她忍不住低声嘟嚷了句:“难怪人家总说是美人……”

    颜月就坐在她旁边,显然听到了她的碎碎念,他拿起筷

    子往她碗里夹了块,又回过头和秦施,连翘相谈甚欢起来。

    没等花萝歌吃下几块

    厢房里猛地响起一声巨响,足以感觉到踹门那人的愤怒。

    鹿六六一袭绛红色裙,提剑站在了厢房门口,声音里满是恼怒道:“姓秦的你别得意,你以为阿爹站在你那边,我就会让你如愿娶妻生子吗——”

    花萝歌慢条斯理地吞咽下嘴里的,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

    鹿六六这个人,太沉不住气了。

    不对,她好歹也学一下人家连翘受伤,这样秦施才会怜香惜玉些。

    坐在桌旁的秦施喝了口茶,神平静道:“那师姐你待如何?”

    见他毫不在意的样子。

    鹿六六的脾气一点就爆,她沉下美眸,一剑刺在他桌上:“与我比一场,输了你从此打消掉娶妻的打算,当然,前提是除我以外。”

    秦施略微思索了下,道:“那师姐准备好抄六十遍武功籍了。”

    他不提还好,一提鹿六六耳根一红,恼羞成怒地拔剑指向他:“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你这几都在沉迷温香软玉,而我则潜心闭关练武,我还不信这次赢不了你!”

    这次没等她提剑砍上来,秦施就淡淡地抽出剑。

    一阵刀光剑影之后,打斗结束。

    花萝歌有些怜悯地看向躺在地上的人。

    鹿六六旁若无人地捂着流血的肩膀,死死攥着秦施的袖角,咬牙道:“师弟你太不念师门分,把我重伤至此,我不赖你负责都说不过去了。”

    ——原来你打的是这个念想。

    厢房里一阵沉默。

    连翘:“……”

    花萝歌和颜月:“……”

    ※※※

    黧樱PS:啊,昨天出问题了一整天没网络,明天万字更。

    ..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