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萝歌第八十声

    秦施下界的时候,对她说——

    听说他们下一世会很坎坷,若是花萝歌看到他欺负了鹿六六,一定要保护好她。

    花萝歌信誓坦坦地点头。

    于是后来她真的把鹿六六保护得滴水不漏,连他的***都免了。

    ******恁*

    【鹿六六篇——现在】

    人界。

    黄昏,妖美的彩霞徐徐落在鹿山庄胆。

    一干师兄弟饶有兴致地找地方看戏,有的小师妹还拿了几碟吃食当零嘴,手拿利剑的青年见状微微蹙眉,似乎不太喜被人这样围观。

    站在他对面的那人眯着美眸,一点都不介意被围观,她冷哼道:“阿爹说过,只要我打赢了你,师弟就必须娶我为妻。”

    秦施微微抿起殷红的唇角。

    他神平静,提起剑道:“等师姐赢了再说,输了趁早回屋抄写武功籍。”

    鹿六六瞪圆美眸,恼羞成怒地拿剑指着他:“你不要高兴的太早,等你娶我为妻后有你好果子吃!”

    “师姐每次都这么说,我听了整整七年。”

    耳畔隐约传来师兄弟戏谑的哄笑声,气氛瞬间剑拔弩张。

    鹿六六的脸红一阵青一阵。

    ……这个师弟,总是这样不懂得委婉这词。

    她提剑砍了上去。

    一阵刀光剑影之后,打斗结束,鹿六六往地上哇啦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恨声道:“姓秦的你别得意,下次我一定会让你娶我为妻!”

    擦了擦剑上的血迹,秦施看了她一眼,才收起剑走上前扶着她:“先前说好的武功籍二十遍。”

    鹿六六本来想揍他一拳,美眸余光扫到一脸崇拜的小师妹们,暗暗咬牙。

    这些新来的小师妹,眼里就容不下其他师兄弟了吗,怎么一个个看她夫婿的眼神都如狼似虎的,阿爹也太不道德。

    招这么多女子他就不怕他的女婿被人抢走了。

    啊不对,阿爹说过,他根本就不想把这个优秀的弟子糟蹋成女婿。

    虽然不太乐意,最后鹿六六还是收回了原本要推开秦施的手,哼哼唧唧地让他扶进屋里。

    阿歌说。

    这个就叫,传说中对付敌的下马威。

    果不其然,鹿六六一脚还没踏进门槛就被后的聚赌声给吓软了。

    “我赌大师姐肯定嫁不出去。”

    “我加注,谁娶她为妻绝对是脑子有问题!”

    “对头!”

    ……

    擦,她嫁不出去这些小师妹到底在兴奋个啥!

    **********

    滴答——

    一双脚百般聊赖地踢着清澈的溪水,水珠轻溅,鹿六六眯起美眸对抱臂倚在树上的女子道:“阿歌,我就不明白秦施这人有没有命门。”

    花萝歌头枕在手臂上,懒洋洋道:“踢他下面。”

    鹿六六瞪圆了美眸,拿掉嘴里的杂草道:“不行,以后他还要娶我为妻,你这样太毒辣了。”

    “刺他眼睛。”

    她有些动摇,但还是咬住了牙:“那也不行,他瞎了怪可怜的,以后如厕还要我扶他怎么办。”

    花萝歌:“我%¥##%@#”

    她咬了颗野果,怒目道,“你这样怜你夫婿怎么没见他对你下手轻一点,不争气的东西!”

    “……你为什么不骂师弟那个人?”

    火架上的烤鸡翅已经好了,花萝歌走到溪边拿起鸡翅就咬了一口,而后对鹿六六道:“你烤的鸡翅越来越好吃了。”

    鹿六六一脸自得:“当然,我以后作为贤妻良母也就靠这一技术活。”

    两人吃完了鸡翅后,她又开始碎碎念总是打不赢秦施了,花萝歌斜睨了她一眼,她在三年前就下界结识了鹿六六的转世。

    在人界这三年来。

    她总会想起秦施转世前在西极对她说,听说他们下一世会很坎坷……

    唔,大抵指的坎坷就是两人的婚事了。

    **********

    鹿山庄今来了一个客人。

    听说是连山庄的女掌门人,名声在江湖上称得上是赫赫有名的美貌睿智,她来了之后,早早就被秦施带出去街上逛了。

    等到鹿六六睡到大中午起来用膳才知道,她当场就恹了。

    “你还不死心?”

    鹿六六夹了块红烧,坐在对面喝茶的阿爹就出声了。

    她懒洋洋地睨了他一眼,并不说话。

    鹿庄主叹了口气,皱着眉似乎很烦恼:“我儿,你都输了七年了,从女诫抄到易筋经……现在又抄到武功籍你不嫌丢人?”

    她拿起杯茶喝了一口,眯了眯美眸道:“阿爹我下次就赢了。”

    “…蓕钼…你这句话说了七年。”

    鹿庄主嘴角微抽,道,“不要怪阿爹冷血,我现在走到外面都不敢认你,就怕人家指着你说:咦,这是鹿山庄的下任庄主吗?”

    鹿六六心口一疼,张嘴就道:“阿爹你就跟师弟一样看不起我。”

    鹿庄主一脸凝重:“我儿,其实你真的没说错。”

    ……

    下午的天气尤其适合读书。

    鹿六六就拿了一本武功籍躺树上钻研起来,树根还没坐,远远就走来了几个容貌俏的小师妹,嘴里喋喋不休着什么。

    她竖起耳根听了起来。

    一个小师妹捧着厚重的武功籍道。

    “其实我早就知道内了,前我在屋外还偷偷听到庄主和秦施师兄谈起婚事,现在看来,十拿九稳就是连翘庄主了。”

    “庄主还真是帮理不帮亲的人呀,想当年他说鹿六六只要打赢一回,秦施师兄就必须娶她为妻的时候,我还误解他人品有问题。

    现在看来他是真心不愿秦施师兄被鹿六六糟蹋了。”

    说着说着。

    几个小师妹对看一眼,一起声大笑起来:“说到这个就想起这鹿六六打了七年竟然都没赢过一次,这武功到底是要低到什么程度啊——”

    ……

    这些个小师妹,太不懂得尊长了,怎么能对大师姐直呼名字呢。

    几个小师妹的影越走越远。

    鹿六六头枕在脑后,眯了眯美眸才想起至关重要的一件事。

    啊,阿爹你这个人渣。

    **********

    秦施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膳时分,鹿六六在他屋外等了一整个下午,一见到他,立刻上前拦截住他:“师弟想要娶妻生子了?”

    他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下点头道:“嗯。”

    师弟你这个人果然要娶别人当妻……

    鹿六六美眸一眯,很快又道:“那你看师姐如何?”

    “蛮好。”

    快速在心里盘算了一下她的所有家,鹿六六一阵怅然,半响,她咬咬牙道:“不如娶妻的聘礼师姐资助你罢,你只需跟我阿爹提亲就够了。”

    秦施的神色有些凝重。

    他抿了抿唇道:“师父当就说过,必须师姐打赢了才能嫁我。”

    沉吟了下,她道:“……一家人打架太伤分,师弟你就当我打赢你了罢。”

    秦施没说话。

    鹿六六刚想酝酿一下劝解的说辞,脑海里白光一闪,她不乐意道:“师弟你莫不是觉得我比不过连翘庄主,嫌娶我丢人罢?”

    秦施思考了会,只道:“连翘庄主是个女中豪杰,师姐与她比的确是太丢人。”

    师弟你这个人。

    鹿六六眯了眯暴怒的美眸,刚想说些什么,秦施突然低头看她,柔美的月光洒落在院子里的石榴花上,青年一袭淡色华服,眉目沉静……

    她到嘴边的话突然就咽了回去。

    鹿六六提剑道:“输了的话,师弟你让我亲一口。”

    他微微抿紧殷红的薄唇,只道了一句:“武功籍四十遍。”

    四十遍似乎太难过了。

    鹿六六犹豫了一下,随即咬了咬牙,心里一阵怒火腾起,她暴怒地眯起美眸道:“废话少说,等以后娶我为妻后定要你不得好死——”

    秦施的眉目微沉:“是么?”

    达成协议后,两人利落地提剑就砍了上去。

    一阵刀光剑影之后,打斗结束。

    鹿六六躺在地上哀其不幸了一秒,抽抽噎噎地拉住了秦施的袖角:“师弟有话好好说,二十遍罢念在我们的师门分。”

    “师姐不是已经放下狠话以后让我不得好死吗?”

    “不,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师姐我口是心非,你小时我偷钱给你买了冰糖葫芦这件事你一定不记得了罢,也是你个忘记恩的白眼狼……”

    秦施擦了擦剑上的血迹,面无表道:“师姐偷的是师父的钱,之所以给我买了一串冰糖葫芦是因为你老早就打算把黑锅扣在我头上。

    而师姐自己吃了五串冰糖葫芦,回去之后不明不白替你挨训的人也是我。”

    “……师弟你的记委实是太好了。”

    ..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