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萝歌第七十八声

    nbsp;事实上,秦施并没抽出空来给她上药。

    因为用膳到一半的时候喵茶子来了,鹿六六一看到院子外那个生得极为漂亮的小女孩,脸当场就沉了。

    天界的六公主名唤喵茶子,听闻漫长的岁月前曾因为意外堕入天火里受重伤,虽然她此时只是个孩童模样的人。

    但是鹿六六知道,这人比她还老上还不知道多少。

    而近

    那天界的大公主喵桃蒂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和天帝说起喵茶子的婚事,结果选的还是她的秦施。

    果然,喵桃蒂是闲得发慌了。

    秦施看到她,并没有多余的表,神平静道:“大公主给你气受了?”

    喵茶子有些颓然:“会下棋吗秦施,教我。”

    “嗯,怎么想起学下棋了?”

    “阿姐似乎对会修的人有好感,比如给我挑夫婿的时候选了你……可笑,我们两人怎么可以成婚。”

    喵茶子说这句话的时候,脸有些沉,后咬牙道,“秦施你以后在她面前多丢人一点,我看她喜欢你的。”

    秦施轻笑一声:“又在胡说。”

    鹿六六就在一旁斜睨着美眸瞧着两人,连手里的猪蹄都味如嚼蜡了,见秦施起要和喵茶子进屋下棋,她美眸沉下来,不乐意道。

    “你都还没吃完饭。”

    闻言。

    前面修美的影停顿了下,而后头也不回道:“我不饿。”

    你当然不饿,来的是你心心慕的人你怎么会觉得饿!

    鼻子一酸,鹿六六索瞪了他一眼,拿起碗里的猪蹄狠狠咬了起来。

    她其实有无数次诅咒秦施和喵茶子不对盘过,但事实上,这两人在她还没出生前就是知己好友,啊秦施本人还单方面地慕着她。

    两人的影消失在了院子里。

    很久以后。

    鹿六六才放下猪蹄,美眸微沉,她望着面前精致的吃食突然没了胃口。

    这样的子,实在是太难过了。

    她就这样在院子里坐到了黄昏时分,院子里的门突然打开了。

    秦施和喵茶子走出来。

    妖美的彩霞落在院子里,照亮了男子唇角噙着的温和笑容,怪刺眼的。

    他送走喵茶子后,刚要转离开,鹿六六突然叫住了他。

    “有话说?”

    他微微侧过,刚好撞进她沉沉的美眸,他沉默了下,“到底怎么了?”

    鹿六六咬了咬牙,道:“你是不是真的喜欢她?”

    他似乎愣了一下,而后淡淡道:“别说瞎话了。”话音落下,他就要推门走进屋里,全然没有要谈这个问题的意思。

    她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狠狠扫落桌上的精致吃食,暴躁地叫道:“你胡说,你明明就是喜欢她,你喜欢她什么啊。

    她得是女色根本不可能是你,你难道和她在一起不嫌恶心吗?!”

    那一瞬间,鹿六六口不择言地骂了出来之后,才恍然明白,原来她早已那么介意喵茶子,甚至于恐惧着她哪一天真的接受了秦施。

    只是,也许等不到那个哪一天,秦施就不要她了。

    这是她以前从未想过的。

    啪嗒——

    清脆的声音在空旷的院子里响起,鹿六六只来得及看到一道修美的影闪到眼前,他抬起手,声音隐忍而极怒:“别这样说她。”

    眼泪突然就掉了出来。

    她强忍住喉咙里的哽咽,美眸倔犟地盯着他,一字一顿道:“怎么,你心疼她了,我说她一句都不得?”

    他静了一下,放下手,声音沉沉:“

    我与她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你骗谁。”

    看她冷笑,秦施缓缓揉了揉紧蹙的眉,转的时候脚步微顿,道:“我说过,从来都是你不信我。”

    他转进了屋。

    鹿六六在原地站了许久许久。

    天际落下最后一点晚霞,院子里终于爆发出一阵嚎啕大哭,屋中,秦施拿着佛经的手微顿,片刻后面无表地低下头。

    他突然想起,方才喵茶子在屋里的话。

    ……

    “你说可不可笑,阿姐不知也就罢了,天帝竟然应了她挑选的夫婿是你,秦施,他真的是极尽全力在羞辱我们。”

    “暂且,走一步看一步罢。”

    “嗯,对了鹿六六你打算留在边多久?”

    “……”

    “我看她对你抱的是慕的想法,你确定还要留她在边吗。”

    “不,我会把她送走,久了哪天要是她也参与进天帝的事里,到时候还要不少心。”

    他这样说,话语果断。

    喵茶子想了想,望着棋盘里的子,道:“不如我帮她挑选几个夫婿人选,到时候看西极能不能通融她嫁人。”

    他下棋的手微顿,片刻后淡淡道:“她的夫婿由我挑选罢。”

    “好。”

    这次因为喵茶子,秦施好几都没有和她说一句话,鹿六六装病他也不再像往常一样看她演戏,还煮粥端进她房里。

    无论她怎么做,这次秦施似乎再也起不了一丝波澜。

    黄昏的时候。

    鹿六六推开屋子的门,秦施正坐在院子里翻看着一本佛经,旁还站着几个请教的西极弟子。

    她不知道为什么停下了脚步,抱臂靠在门边望着那人,妖美的彩霞落在他上,男子一袭佛裟,眉目沉静,修美风华。

    她想,这大概就是她喜欢上这人的原因罢。

    很安稳。

    所以她喜欢上了他,从最开始的只是依赖,到后来全心全意地慕上。

    似乎有了很长一段漫长的岁月。

    ※※※

    黧樱PS:昨天完结掉了儿媳妇那边第一个短篇,明天完结掉这个短篇( ̄ε(# ̄)废柴不剧透,等到以后妈桑们看到天帝的番外就会恍然大悟,哦,啊。。原来他们这些人的关系是这样。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