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萝歌第七十七声

    对于这个人物,大莲和二莲均是围观。

    不说她命太硬,就说她确确实实是个佛胎,这一点就让他们唏嘘不已。

    花艳罄一来就赖在了花萝歌边,笑眼弯弯地喊:“阿娘你怎么又不去看我……喏,我要吃那块红烧。”

    花萝歌没动作。

    花嫁那边已经看向了二莲,一双湿漉漉的美眸亮亮的,二莲当即心领意会地给她夹红烧,花艳罄的脸更黑了,她默默地看向了花嫁。

    “阿娘你是不是对我太不体贴了,你看人家这么大了都有人夹……”

    花萝歌慢吞吞地咽下嘴里的,才夹了块到她碗里,花艳罄顿时笑眯了眼,尽管仍然看不顺眼花嫁。

    大莲几人早就见怪不怪了。

    花艳罄和花嫁不对盘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不说人家小孩总认为花嫁是跟她争宠,就说她自己小心眼敌视这个比她大的祖宗。

    花艳罄对此一直有很具体的回答,她道:“我吃了那么多苦,到了西极也没那么被侍候过,更别提阿娘从没给我放过一次洗澡水。”

    今天的午膳花嫁难得没有闹脾气,一连吃了两大碗。

    花萝歌很欣慰地对大莲道:“原来我不过走了两年,你们就把祖宗养得这么乖巧了。”

    大莲像是想到了什么,脸当场就黑了。

    他意有所指地看了眼花嫁,道:“老板娘那是你不知道,祖宗她现在都黏着二莲,我觉得女大不中留,她大抵是想婚嫁了。”

    二莲吃了口红烧,然后埋头扒饭。

    花萝歌看了大莲一眼,就知道他是吃醋了,想了想,她咬着筷子问。

    “那你是想把她嫁出去?”

    一说起这个大莲就洋洋得意地在柜台后掏出了叠簿子。

    他沾了点口水翻了几页递给花萝歌:“老板娘你看这几个怎么样,有钱有貌,告诉你们,寻常神女来我都舍不得介绍。”

    那是因为寻常神女都穷,而你大莲等着宰大肥羊。

    花萝歌默默腹诽,随着他的手看了几页上头的人,的确个个好。

    不过她还是道:“算了罢。”

    大莲不解,二莲却咧开嘴笑了。

    他把大莲碗里的夹到自己嘴里,笑眯眯道:“我早说了是嫁不出去的,别说老板娘不应,祖宗自己也有慕的男子了。”

    大莲嘴角一抽:“我怎么不知道?”

    “似乎是个叫赫夭的。”

    二莲想了想,把嘴里的红烧吞咽下去,瞥了一眼吃自己饭的花嫁,“我每次半夜去帮她盖被子的时候她总叫这名字,啧啧啧,真是女大不中留。”

    花萝歌一奇,刚想再问什么。

    那头大莲又发怒了。

    “二莲你太不知羞耻了啊,半夜竟然入女孩子家的闺房,我和你师兄弟那么漫长一段岁月,你怎么就没给我盖过一次被子——”

    二莲:“你这又是干什么?”

    他们吵得闹,花萝歌这边就清静多了。

    “祖宗吃很有一嘴。”

    胡乱夸奖了一番,花萝歌面色不改地往花嫁碗里夹菜,脚下突然被踢了一下,她眯起美眸瞪过去,才发现是一直鼓着腮帮子的花艳罄。

    愣了一愣后,她才道:“你踢我干嘛。”

    花艳罄比她更委屈,撅了撅小嘴,她一脸的不乐意:“为毛阿娘夸了你的祖宗,就是没有夸我?”

    眯了眯美眸,花萝歌摸着她的脑袋认真道:“因为阿娘对你是深沉低调的。”

    “我想高调。”

    花萝歌无语了一下,想了想措辞对她道:“好的,阿娘很你,你瞅着高调吗?”

    “是嘛,阿娘很高调呀……”花艳罄微微笑

    咧开嘴,扭头心满意足地扒饭。

    大莲,二莲:“……”

    花嫁咧了咧嘴:“阿歌,红烧。”

    花萝歌手快地给她夹进碗里,等到她回过神的时候,就看到花艳罄又闷闷不乐地瞪着花嫁。

    大莲对此凝重地评价道:“果然,一间婚介所不能容二虎。”

    二莲夸奖道:“对头。”

    *********

    约莫是因为她给花嫁夹红烧的速度太自然,导致于花萝歌牵着花艳罄回西极的时候,她都皱着眉嘟着嘴不吭声。

    花萝歌给她拍了拍衣裳,斜睨着美眸道:“我的女儿不可能这么幼稚。”

    花艳罄顿时不乐意了,叫道:“阿娘你太过分了!”

    虽然仍然是气呼呼的,但至少一路上没再那么闹别扭了,花萝歌很满意,两人刚走到魂外头,就听到了里头凰惹的声音。

    “她今后可再也不能回天界,你确定要舍下神尊之位与她当凡人?”

    “是。”

    “天帝有意要你当她的六女婿,你应下不是更好……秦施,不过是区区一个女宠就动,我以为你会慎重些。”

    “我自一出生就中规中矩地活,现在她走了,或许我更应该应下与喵茶子的婚事,但实际上,我并不愿勉强自己。”

    ……

    秦施出来的时候,花萝歌有片刻诧异地看着这个憔悴的男子。

    说起秦施。

    以前在西极的子里,花萝歌只记得他是唯一一位作为西极弟子的神尊,比起这个亘古不变的人,她对他边那个女宠记忆更深。

    “阿娘,你认识这男子吗?”

    耳畔传来花艳罄不解的问话,花萝歌没理会。

    她只想了一下这两月听说他与喵茶子的婚事,再想一想喵茶子重伤的传闻,一下子就明白了现在是什么状况。

    她道:“鹿六六离开天界了?”

    秦施抬头看她,殷红的薄唇微微抿紧,然后勾勒起一抹苦笑:“她啊,犯了些错……”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