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喵桃蒂&喵茶子】第七十三声

    ,他踢开让他节哀的天界御医,一声声地低喃:“你们这些废物,废物……”

    那次,喵桃蒂看到她那伟大的父皇竟然哭得像个孩子。

    那唯一的一次甚至在众神里掀起了轩然大波,大概是从未想过一直和天后水火不容的天帝会那样失控。

    可笑罢。

    喵桃蒂也觉得很可笑。

    在继天后的弟弟死了之后,喵南越来越堕落,于是就有了后来喵南大下被驱逐出天界的事

    喵桃蒂是愤怒的,她从来冷眼旁观继天后以为无人知道的自作聪明,因为她明白,父皇才是看得最清楚的人,但他却也在看戏。

    这对一个父亲来说是不可能的,但是天帝却是真的在看到她和兄长喵南落败时会笑得开怀,喵桃蒂知道她的兄长喵南也是知道的。

    然而他却愚蠢地那样渴望着父皇的亲

    所以当初他在看到父皇还是故作的失望眼神时,他彻底的对这个父皇心灰意冷了。

    他也许不气任何人。

    但喵桃蒂不一样。

    兄长喵南驱逐离开后,她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她在砸毁了整个里后,拿着母妃留给她的嫁妆,当年天帝娶前天后时的定信物扔在了他们的寝里,玉碎裂成几块。

    继天后惊怒地尖叫,天帝却面无表地始终批着自己的公务,她对天帝道:“我从来没把你当过我父皇,我的亲人也只有哥哥与母妃。

    但是这一次我该谢谢你,谢谢你这个冷血的父皇让哥哥终于失望了,我想,母妃一定也很高兴的,在看到哥哥对你的失望之后。”

    她不知道为什么要提起前天后,但是她潜意识里明白,眼前这个薄寡义的父皇一定会痛,所以她如愿以偿地看到了天帝平静的表裂开。

    他甚至可以说是震怒地把公务摔在她脸上,近乎是咬牙切齿道——

    “滚,你以为那个人是谁,她是我的谁?!又是哪个准许你提起她的,滚出去孽畜!”

    喵桃蒂是笑着离开的。

    离开前她听到里继天后惊慌失措的声音,不断地安抚天帝还连带着骂继天后是个人,喵桃蒂听到这里的时候就笑了,脚步也欢快了许多。

    因为她知道,继天后太高看自己的智商了。

    她果然听到了里天帝的冷笑声。

    他说:“你又以为你是谁?人,你刚刚骂得是谁,哪个准许你骂她的,她这一辈子就算死了,除了我,哪个有资格说她。”

    第二,整个天界再也没有一个继天后。

    喵桃蒂只知道,继天后死得很惨,最像前天后的眉眼被割得血模糊,她瞎了,往华服的高高在上再也不复存在。

    她死得比谁都惨,眼睛被弄瞎了,像条狗一样被丢在天界的角落里挣扎着死的。

    而这一切,都是天帝做的。

    就像没有人知道天帝为什么会那么宠继天后一样,所以也没人知道天帝为何在看到她死了之后笑得开怀,近乎到残忍。

    他甚至眼都不眨地在继天后死后,把她整个娘家都杀得一干二净。

    对这就是,他只留下了一句让天界众神百思不得其解的话。

    那时候,他在天宴上慢悠悠地喝着酒,勾唇对所有人说:“我这一辈子,最看不上不会说话的女人,愚蠢我喜欢,看不懂人我更满意,但是你不会说话就不行了。”

    也许有除了喵桃蒂以外另一个知道。

    那就是喵茶子,继天后最小的一个女儿,当今天界的六公主。

    喵桃蒂听说,她是看着继天后死的,那时候还是少女的喵茶子蹲在挣扎的继天后边神淡漠得紧,甚至在此后落了个不孝女的名声。

    就在喵桃蒂不耐烦地要离开天宴时,坐在远处的喵茶子对她遥遥举杯,美眸微微笑弯了起来,喵桃蒂看着她,冷哼了一声。

    她素来对

    继天后的五个女儿都没好脸色。

    她离开的时候,隐约听到喵茶子那桌的四个公主小声地骂她,一直让小妹喵茶子别在意她这种眼睛长到头上去的人。

    喵桃蒂其实对喵茶子是比较好的。

    大概是因为当初继天后死时她的淡漠取悦了她。

    偶尔喵茶子自作主张地来她里时她也会让人沏茶,然后自己一个人坐在一旁看书卷。

    她也在漫长的岁月里,每次喵茶子突然要向她讨人,甚至是后来把从她这里要去的人都当众羞辱一遍时,她也没有动肝火。

    她只是想,喵茶子大抵是有些恨她罢。

    好歹是自己的母后,真死了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到后来,有一次意外时,喵茶子为了她重重摔进天火里损伤了元神,从此体只能保持孩童模样后,喵桃蒂是震惊的。

    她看着清醒过后满头大汗的小女孩,不知道说些什么,那时,只能维持孩童模样的喵茶子紧紧地拉着她的手,道。

    “阿姐等下父皇一定会找你茬,你记得跟他说是我嫉妒你,所以想要推你下去结果自己摔进天火的。”

    她愣了,对她道:“为什么……这样说?”

    其实她是知道的,喵茶子接下来的话也验证了她的想法。

    她说:“这是不是个意外父皇根本不在意,他要的,只是一个可以让他责罚你的借口,而从我嘴里说了是我想要害你,他怎么也找不到理由责罚你。”

    那时候喵茶子的话给她留下的感觉很复杂,但是喵桃蒂却有些感动,后来,她觉得自己勉强可以算疼她这个小妹了。

    直到她终于知道,喵茶子当初为什么独独对她好。

    她又为什么会总向她这里要人。

    每个她赞赏了的小侍女,在她那边呆没多久都会有各种缘由得罪喵茶子,然后死得无声无息。

    喵茶子的想法是荒唐的嫉妒。

    原来竟是嫉妒。

    既可笑却又厌恶,如同你无意中疼了漫长岁月的唯一之人,竟然从一开始就是对你抱的那样的想法,让人失望到极点。

    然而当她被天界一帮老家伙在天帝的冷眼旁观下给她下催药,打着为了她好的名义送进她慕的人里,喵桃蒂觉得自己很奇怪。

    她喜欢凰惹,这一点毋庸置疑。

    从小到大,她被灌输的想法就是,原来她将来是要做这人佛妻,六界佛母的。

    她也对此深信不疑。

    然而被送进他里时,她有些莫名地茫然,凰惹自然来了这里,他只是看了她一眼,而后坐在窗边喝茶,仿佛里根本就没有她这一号人。

    旖旎的烛火摇曳着。

    她的口越来越发闷,呼吸急了起来,就在她忍不住爬起来凑向他时,清楚地看到了他那双漂亮眸子里的厌恶和反感。

    他面无表地推开她,道:“说实话我觉得很困扰,尤其是这里的还被人躺过。”

    她微愣,心微微一沉,想起了这段时

    花萝歌都在西极,听说这人很宠她,或者可以称之为这种东西。

    他看都没看跌在地上的她一眼,更别说把无力的她扶起来,有西极侍女走了进来,他说了句什么之后那侍女就出去了。

    然后他坐在里似乎在等人。

    在她意识模糊的时候,那个人终于来了,被西极侍女带了进来。

    凰惹似笑非笑地跟那人说:“你们天界的待客之礼还真是强人所难,所以我把她交还你了。”

    那人的声音气,却带着与年龄不符的凌厉。

    “虽然我很讨厌佛尊您,但是我很感激那个被您圈养在西极里的人,幸好您不是孤家寡人,不然就怕今时今您会应下与我阿姐的婚事。”

    在听到那人提到的人之后,凰惹似乎心很愉悦,他嗯了一声,便

    带着西极侍女走了出去。

    那晚,解药效的过程是很羞耻的,尤其是两个女子。

    喵桃蒂也只记得那人清浅的呼吸洒在她脸上,她她的唇,对她道:“阿姐你别怕,虽然初尝人事你会有些痛,但是我不会把你让给那些禽兽的……”

    她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一骨碌从上爬起来,简单披了件小衣,碎碎道。

    “阿姐我去剪一下指甲,不然太利了你等下哭了怎么办……果然,我还是见不得阿姐哭。”后半句话,她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就那熟悉的口吻,她认出了是谁。

    曾经在漫长的岁月里她听过无数遍,这人在对她撒时,这人高兴地捧着她脸颊亲时,这人委屈嘀咕时……她都听过。

    原来凰惹带来的人是喵茶子,她那位勉强算作疼的小妹。

    她思绪迷离得慌,只是莫名地一瞬间心定下来,但也只是一瞬间,甚至来不及捕捉。

    在那之后,她再也没了清醒的知觉。

    第二

    她醒来之时,喵茶子微微笑弯着大眼睛,端着梳洗水叫她阿姐,全然没有昨天夜里的妩媚老练,就像是往常会向她撒的人一般。

    而她在火气腾起来之后,很快就理清了思绪,把衣服穿好之后推开她走了。

    那时候,她最先去的就是西极,那会天帝正让人传话有关她婚事之事。

    看到她的时候,凰惹轻笑着挑了挑眉。

    她把所有人都赶出去,对他道:“昨夜的事只要你保密,从此我欠你个人。”

    凰惹好整以暇:“我不需要你的人。”

    她道:“我知道凰司音暗中势力越来越大,你不能坐以待毙,至少你以后只要需要帮手,我天界就会是你强大的后盾。”

    这个要求凰惹自然是欣然答应的。

    喵桃蒂也清楚,他大抵早就做好这个打算了,换做是别的人就算捅到天帝面前,她也只会嗤之以鼻毫不在意,然而他叫来的人是喵茶子。

    认识多年,他自然是知道就算她再怎么矛盾,也不会让人把昨夜那人是喵茶子的事说出去,天帝不会动她,顶多只是冷嘲讽看戏。

    然而对于继天后生的孩子。

    不说像对她和兄长喵南一样咄咄人的针对,就说他连半点疼都没付出过,喵茶子的后果也只会被他当做这个天界的污点除掉。

    至少,她暂时见不得喵茶子死。

    再后来,花萝歌不知道什么缘故离开西极,和令狐涛上神呆在蓬莱里寸步不出。

    而兄长喵南统治了妖精界,喵桃蒂自然不会像别人一样傻得以为他是真的心灰意冷篡位。

    他在想什么,她很清楚。

    他在等花萝歌。

    花萝歌在等一段很漫长的时间,足以她放下过去的时间。

    而她照常过,在一后,她对凰惹说也必须在众人面前做做样子,凰惹答应了,附加条件是她负责避开天帝谈的婚事。

    这一点对喵桃蒂来说并不难,往常她只要朝着天帝冷笑一声,两人就不会互相打扰,免得增加自己对对方的厌恶。

    事实上,天帝想要靠西极的势力稳固天界,其实喵桃蒂并不惊讶,她从小到大惊讶的只是他为什么偏偏选的是她。

    那个可以让人艳羡永世的位置,选的却是最受他厌恶的人去当佛妻。

    而不是喵茶子等女儿。

    她曾一次这样问在里忙公务的天帝,他当时冷笑了一声,看都懒得看她:“我乐意,你以为你是谁,用什么份质问我?”

    喵桃蒂见他又要一顿冷嘲讽,便索然无味地端着酒自己坐在一边用起膳食来了。

    天帝只是冷冷看了她一眼,继续忙起了公务。

    然后呢?

    她努力回想了一下,才慢慢地想

    起。

    再后来,她怎么也避不开喵茶子,厌烦地要离开天界,离开的前一天下午,她偶然得知呆在蓬莱的花萝歌瞎了。

    在听到传闻后她收拾完了东西,就去了蓬莱

    再见到这人,喵桃蒂的心是很复杂的,是输给这人的不甘,又是高兴她的落魄,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在看到那个人坐在小案几边,摸索着找边缘的茶杯时。

    她还是笑了,尽管她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

    她却还是压下腔里的发闷,笑得很是开怀,对花萝歌说:“真没想到你真成了个瞎子。”

    听到她的声音,那人只是子僵了一下,然后缓慢地眨着美眸,看向她的方向,似乎是习惯地想要试探看不看得到一样。

    然后结果是她沉默了。

    在喵桃蒂前脚踏出去后,后传来了她突然暴躁的声音:“你不要再来看我了,我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你喵桃蒂。”

    她点头,回过头眨眨美眸,笑道:“好啊,我也不想看到你。”

    再之后,她离开了天界,足足五十万年。

    直到凰司音突然回来,有些势力开始和西极暗中抗衡。

    她和凰惹名义上简单定下婚期,虽是天帝的条件,但是她和凰惹在定下婚期,离开天宴后却相视笑了起来。

    他笑得是漫不经心。

    而她是有些勉强,因为她知道,这个所谓的婚期是不可能如期举行的,他也不会愿。

    而她,终归是失落了,因为这个这个慕了很久的男子。

    之后,就是现在了,定下婚期后的她呆在了天界足足两年的时间,中途不是没有听到人说六公主喵茶子越来越乖张暴戾。

    每次也只是置之一笑,却也都安然避开了她。

    直到天帝近应下她想暂时离开天界的要求,喵茶子在得知她来西极后,怒气冲冲地来了。

    果然,还是暂时不想见这人。

    转离开的时候,喵桃蒂抬头眨了眨美眸,隐约听到后爆发的哭声,她微叹了口气,喵茶子是真的把自己当孩子了吗?

    活了那么漫长的岁月,跟孩子一样哭起来倒也丝毫不含糊。

    ※※※

    黧樱PS:喵桃蒂这章算是解释了一下她和凰惹啥也没有。

    冦沙他爹这里也欠下一个番外,我蛮喜欢他的,暂且剧透他其实是个绝壁干净的人,信废柴,得永生=333=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