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萝歌第七十声

    是暴饮暴食了,前些子不是还撑到胃痛,结果被魔界御医唏嘘了半天吗?”

    “……好的,我明白该怎么做了。”

    把最后一块香嫩的鱼吞下,花萝歌意犹未尽地咂咂嘴,然后扭头叫了一个魔界侍女的名字,“把这锅子拿走罢。”免得碍了醉染的眼。

    醉染面无表:“你真的明白怎么做了吗,刚才和我说话的时候你有权利不把最后四块都吃了。”

    对此,花萝歌一张小脸都皱了起来,她很是不满道:“我不是还留了一锅汤么,汤才是最营养的,不然你再不满意,我就把汤都喝了啊……”

    说到这里,她又抱回了魔界侍女手里的小锅。

    还没等她喝下去,就已经半路被一只修长漂亮的手给拦截住了。

    醉染黑着脸道:“端走,倒掉。”

    他这话显然是对魔界侍女说的,几个魔界侍女对看一眼,哭笑不得地端着小锅走了。

    花萝歌仇恨地瞪着他。

    醉染面色不改地带着站在外的魔界之人交代公务的后续。

    期间,那个魔界之人几次忍不住去看满脸气势汹汹的花萝歌,又瞥了一眼淡定跟他讲话的醉染长老,忍不住唏嘘了声。

    这些年来,外界都说醉染长老清心寡,在外头对各种美人拒绝地干脆利落,完全就是因为家里有个妻管严。

    现在看来,两人似乎是处在互相压制对方的局势。

    也有传闻中的那么一回事呀……

    “发什么呆呢!”

    清清冷冷的声音响起,那魔界之人回过神来,就见醉染长老不耐烦地敲着桌子,他忙压抑下心里的兴奋,调整好心谈回公务。

    流言永远是传播得最迅速的。

    不过两后,整个魔界都在感概——

    啊,原来他们的醉染长老在外面威风凛凛,在家里也不过是只熊,果然是哪里有母老虎,哪里就有压制与反压制啊。

    于是,当花萝歌听到魔界的闲言碎语笑谈醉染里有个母老虎,而那个母老虎就是她时,满腹委屈地在浴池里洗干净脚,然后回了里。

    醉染那时候正披着件外袍,懒洋洋地倚在头翻看着本公务,见她脚上**的就上了,顿时黑了脸:“坐在那里别动。”

    花萝歌登时就想起了有关于她是个母老虎这件伤感的事。

    果然,群众的眼睛都是瞎的!

    醉染显然没有发现她在想什么,他把公务扔在榻边后,就拿起块温软的布把她脚上的水擦干,花萝歌哀戚戚地叹了口气,扭头道。

    “商秦罂家那位长老待她好温柔。”

    见她美眸里满是艳羡。

    醉染面无表地瞥了她一眼,继续擦脚:“你也学商秦罂一门妩媚机智给我看一看。”

    花萝歌顿时踹了他一脚,这些年来醉染早已被她气的没了脾气,他平静地拉下踹在俊颜上的小脚,然后把布扔给了花萝歌:“自己擦。”

    她吸了吸鼻子,阳怪气地哼了一声。

    爬回被褥里取暖的时候,花萝歌突然想起一件事,坐起瞅向侧批公务的醉染,不解道:“机智我不是有嘛!”

    醉染看她。

    她又开口了,“虽然我长得没商秦罂那种美貌,但好歹我也不难看,况且我那么机智的一个妖……”

    无语地看了洋洋得意的某人,醉染嘴角一抽,低下头继续忙起公务,嘴上并没有留:“我看你真的要叫魔界御医来给你看一看脑子有没有问题了。”

    花萝歌:“……”

    她闷闷不乐地背过去睡,美眸闭也不闭,突然想到商秦罂前几跟她说:

    一个男子若是真心女子的话。

    定然是会一三餐温声细语加上少量的甜言蜜语。

    怎么也不该像醉染这样的做法

    ……果然,是外头有人了罢。

    “我外头没人。”

    似乎知道她又在胡思乱想什么,后传来一道清清淡淡的声音。

    花萝歌猛地坐起,就见醉染闲适地批着公务,察觉到她的视线,他转头看向她,“别闲着没事就想东想西的。”

    她撇嘴:“不对,醉染为什么你每次都知道我在想什么?”

    “因为你这个人很蠢。”

    “你一定是误会我了,我是个机智的人。”花萝歌说着说着,翻了个躺在他腿上,睁着美眸盯着脚的花纹,碎碎念道。

    “你说,是不是每个男的都喜欢商秦罂那样好看的人啊?”

    批下公务上的准字,他应了声:“嗯,有可能。”

    花萝歌抿了抿嘴,嘟嚷道:“真肤浅。”

    “你怎么不说是你长得不好看?”

    没等花萝歌抬手打他,醉染漫不经心地补充了一句,“其实你这样逃避现实真的不好,聪明的女人的确没人会讨厌,太蠢的还要费心。”

    “……”

    见她垂头丧气地趴在他边翻着他批过的公务,醉染勾起唇角,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挑,他的心一软,刚想安慰她一番就听到花萝歌又喋喋不休起来了。

    “我猜要是突然出现奇迹,商秦罂看上你了你一定很得意。”

    醉染到嘴边的温声细语咽了下去,面无表地看向她,只丢下两个字:“乱讲。”

    花萝歌自娱自乐地继续把后面的话说出来,颇为高兴道:“可是你人品不好,商秦罂家里那位长老比你有魅力,所以没有奇迹。”

    “……”

    她打了个哈欠,随口道:“所以说只有我要你了,你要记得对我好点。”

    他一愣,而后微微勾唇:“是么,那你还有眼光的。”

    “过奖了。”花萝歌洋洋得意。

    这场谈话的结果当然是花萝歌满意了,醉染也满意了。

    直到第二天一大早。

    魔界侍女前来上早膳的时候,还没走出去突然发现了一个现象。

    几个对看一眼,默默地望着醉染神清气爽地给花萝歌夹菜,还难得说了一句甜言蜜语,虽然有些生硬,但也能看出这是一个很少说甜言蜜语的自男子。

    再看一看花萝歌笑得风满面的样子,两人完全不复昨还因花萝歌多吃了一小锅鱼香煲从而互相仇恨的嘴脸。

    几个魔界侍女见状,嘴角一抽,脑海里自动给他们定义了一个名称。

    ——没事找事的两神经病。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