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萝歌第六十六声

    我上了那个慕他的人,而我,终于只成为了醉染,一个与他无关的醉染……”

    他回头,有那么一瞬间想看看她脸上的表

    但事实上,女子已经抱膝睡了过去,她微微蹙着眉,似乎觉得很冷,一张美艳的小脸被冻得发白。

    醉染足足愣了好一会,才笑了笑,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长发。

    花萝歌醒来的时候就闻到了一股吃食的香气。

    那会才五更天。

    醉染正靠在大石头上假寐,面前的火架子上还烤着一只狼,是前些子那只怀孕的母狼。

    听到她醒来的动静,他并没有睁眼,只是淡淡道:“它撑不到生下狼崽的,它活不了但你必须活。”他这就算是解释了一番。

    花萝歌一时间愣在了那里,美眸里快速地掠过复杂,然而胃部的翻腾却让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空气里吃食的香味越来越浓郁。

    等到后来花萝歌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吃掉了半只狼。

    很久以后在魔界里,醉染给她剔蟹黄的时候,还跟她说:“我有的时候在想,会不会那时候你饿过头了就把我吃了。”

    这件事得到了花萝歌一个嫌弃的眼神。

    这只母狼勉强撑到了四后。

    当火架子上的狼只有寥寥几块时,醉染拿着木杈刺起一块狼腿递给花萝歌,他面色不改道:“狼腿好吃,你吃罢。”

    花萝歌的肚子早就咕噜作响,她吞咽下口水,还是移开了美眸的视线,撇嘴道:“你自己吃,你每次总是吃那么少,这样你伤更不会好。”

    醉染有些讶异地看了她一眼,很快又眯起了桃花眼,把手里刺着狼腿的木杈扔到她怀里,嗤笑道:“你饿死了对我没有好处。”

    花萝歌瞥他,认真道:“我饿死了对你也没有坏处。”

    察觉到花萝歌一脸的不解,他懒洋洋地靠回大石头,唇角微勾:“我从不做好人,我既然对你好自然是要你回报的。”

    闻言,她点点头,想了想还是把那狼腿撕成两半,一半塞进了醉染嘴里。

    他微微怔住。

    后来花萝歌再想起,总觉得他似乎笑了一声。

    吃完后,妖镜里还在下大雪,花萝歌拍了拍勉强温饱的肚皮,躺在醉染腿上时,突然抬起美眸问:“你会念佛经吗?”

    醉染面无表地瞥了她一眼:“不会,为什么这么问?”

    花萝歌不以为然:“哦,就是感觉你会。”

    闻言,他瞧了她好半天,半响沉吟了会,道:“我的确会。”

    “……”那你刚才为什么说不会?

    醉染也不说话,只是无聊似的抚摩她的长发,时不时捻起几缕把玩,就在他懒洋洋地想要打盹的时候,腿上的花萝歌又出声了。

    她睁开美眸看向他,道:“我突然很想听佛经。”

    醉染瞥她一眼:“为什么?”顿了顿,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把玩她发丝的手指微顿,阳怪气道,“你莫不是在怀念旧人罢?

    哦,对了,我忘了告诉你其实我不会佛经这东西,还有,我记得你以前似乎就是屋及乌才会有看佛经的习惯,你不嫌丢人我还……”

    “傻缺。”

    花萝歌突然出声。

    醉染的脸当时就黑了,他冷笑道:“说中你心事了?我这一辈子就没见过比你还自甘堕落的人,你见到人家天界的大公主喵桃蒂是怎么样没有。

    你怎么就没想过同样是喜欢一个人你就得放低段……”

    “我想听佛经是因为可以催眠,我睡不着。”

    醉染的话顿时止住了,他微微弯了唇角:“哦,是吗,那你想听哪本佛经?”

    “你不是说你不会吗?”

    醉染面色不改地把玩她头发,道:“你偶尔也可以当成我会的。”

    花萝

    歌:“……”你到是有多别扭。

    “我记得,以前佛经里有一篇叫觉悟,要听那篇吗?”醉染摸了摸她的脑袋,拿起了一根柴火扔进快灭的火堆里。

    他似乎也并没打算听她的意见,就已经顺着自己心意念起了佛经。

    六更天,柔美的阳光徐徐洒落下来。

    花萝歌眯了眯美眸,趴在他腿上打量了他手臂上的伤口好一会,想了想,她抬手碰了一下。

    他没有半点反应。

    花萝歌下意识地抬起美眸看他,刚好看到他闭目靠在后的大石头上,并没有睡着,而是一遍遍地低喃着佛经,莫名地抚平了她心里的浮躁。

    “当众生踏上这条路,眼前是一片迷茫……”

    花萝歌听了好一会,开口道:“你念佛经的声音很好听。”

    她没有抬头看醉染的表,只听到他似乎低笑了一声,语气愉悦地道:“难得你这么有品位。”

    “……不,其实我刚才瞎了眼。”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