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萝歌第六十五声

    晚间。睍莼璩

    蕉千舞在房里看书,凰邪儿走进来后倒了杯茶给他。

    他微微皱了眉,喝了下去。

    凰邪儿笑眯眯道:“在这里见到她有什么感想?”她说着,美眸微挑,把他手里喝空的茶杯放在一旁,倾挨向懒懒倚在榻上的蕉千舞。

    “今算了。熹”

    他眯了眯眼,推开了她凑近的体,清清淡淡地开口。

    凰邪儿也不介意,她轻笑了一声,眯了眯美眸坐在他榻外,摇着双腿道:“你皱什么眉,又不是没双修过。”

    说到这里靴。

    她突然笑了,想起了一件事,“对了,我刚才突然发现,原来所有人都以为我们是人关系。”

    蕉千舞翻着书页的手顿了顿,然后点点头:“似乎你叔尊也这样以为。”

    她顿时笑不出来了,美眸里浮起嘲弄,冷笑了一声乏味道:“是嘛。”

    *********

    西极。

    “请您下旨,解除我与如红氿尊上的婚约。”

    自令狐涛清清淡淡的话音落下后,魂里一时无言,凰惹眯着眼不说话。

    一旁,莲猫阁沏茶的手微顿。

    他掀起慵懒的漂亮眸子,看了令狐涛一眼,声音温冷:“你作为上神应当慎重些,你跟如红氿尊上的婚约也不是有了一时半会的了。”

    令狐涛轻笑了一声,眸光淡漠:“若是往常,婚事的另一人是谁我并不在意,但是现如今,我有了希望娶之为妻的人,自然不愿勉强自己。”

    莲猫阁的眸光一闪,下意识地看了凰惹一眼。

    凰惹轻轻摩挲着茶杯,俊美的面容上面无表,他挑眉:“为了谁?”

    “慕之人。”

    他笑了,眸子却冷的彻底:“那么,阿涛你慕的人是谁,你……打算娶谁为妻?”

    一旁的西极侍女子微颤,因为凰惹语气里明显的薄怒。

    莲猫阁刚想出声,却见令狐涛面色不改地反唇相讥:“您认为,谁才是我慕的人呢。”

    里一时沉默无声。

    莲猫阁脸色一沉,闪到他面前挡住所有人的视线,他扣住令狐涛的手,声音有些微怒了:“够了,阿涛你先回去。”

    令狐涛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突然道:“我从小把她看到大,不是为了让她喜欢上凰惹的。”

    这是他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唯一没有称呼那人为佛尊。

    莲猫阁子一僵,静静地看了他好半响,一言不发地拉着他离开。

    他们走后。

    本兮迦看了一眼凰惹,却发现他修长的手指紧攥着佛经,面上冷漠得过分。

    数后,在令狐涛上神与如红氿女尊上解除婚约后,有人将那里的对话传了出去,引起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唏嘘。

    六界结合起,前些子传闻,如红氿女尊上入住蓬莱与其徒闹不愉快,而令狐涛上神护着徒弟的事。

    人人都说。

    上神令狐涛之所以与那位远古女尊上解除了婚约,其原因仅是因为上了自己的徒弟。

    而是否真的,却无人得知了。

    人界,六更天。

    花萝歌蹲在简陋的小屋里,她吸了吸鼻子,多扔了几根木柴进火里烧。

    火腿煲饭很快就发出了劈里啪啦的声响。

    她凑过去揭开锅盖,气萦绕着上升,吃食的香气充盈了整间小屋。

    麻溜地拿起小碗盛饭,等到花萝歌吃完早膳后,她装扮了一番后拿起摆卦摊的东西就出了门,临出门的时候果不其然遇到了租小屋的老太太。

    老太太看了她手里的东西好一会,又望着她扮

    的怪老头形象,阳怪气道:“又去偷蒙拐骗了?”

    花萝歌泪盈眶:“不,您要相信我赚的是良心钱。”

    老太太摇了摇头。

    洗着水里的青菜,她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神道:“你要真会算命,怎么连个租金都交不起?”

    花萝歌:“……”那是因为人家像您一样不相信我好嘛!

    在花街摆了一整的卦摊,等到黄昏的时候,花萝歌摸了摸手里两把小碎银,忍不住哽咽了一声:“今晚不能买了……果然我是饿死在人界的命。”

    这自然不可能。

    等花萝歌把卦摊的东西都放回简陋的小屋里后,立刻蹬蹬蹬地上了后山打野食。

    直到后来,花萝歌再次想起这件事,都会恨声对醉染道:“我当就不该为了吃一只鸡上山!不过就是一只鸡啊……”

    *********

    花萝歌手里抓着一只野鸡要下山的时候,还在想,小屋里还有几把野菜,到底是做红烧鸡好,还是野菜鸡汤美味。

    还没等她得出结论,她要路过的前面就传来了打斗声。

    在看到那其中一人后,花萝歌的嘴角一抽,暗想倒霉,想了想,为了以防连累到她,花萝歌抓住野鸡,隐在树后等他们打完。

    醉染那会正和一个背叛魔界的将军纠缠,在瞥到树后一袭红霓裳衣角后,他的动作微微一顿,那叛将就一刀刺入他手臂。

    醉染倒抽了口凉气,妖美的俊颜微沉,手里的桃花扇微扬,化作一支利刃划破叛将的膛。

    鲜血四溅,远远有几滴洒到了花萝歌脸上。

    还没等她抬手要擦,手里的山鸡突然受惊地咕咕叫了起来,扑哧着翅膀直跑,那山鸡约莫是傻得可怜,一路直撞到上了负伤的叛将腿上。

    花萝歌哀戚戚地叹了口气,她伸出手,嘴里的“手下留鸡”还没吼出来,那叛将长矛一扬,那只山鸡就被四分五裂了。

    几根鸡毛缓缓落下。

    醉染和叛将的动作顿住。

    花萝歌的嘴巴张了半天没合上,片刻后,她猛地回过神来,从树后跳出来,美眸里满是暴怒,吼道:“我的鸡——我的鸡啊——”

    醉染:“……”

    叛将眼中戾气划过,突然扬起长矛偷袭。

    醉染脸色一寒,又与他缠斗了起来,花萝歌则在一旁对那叛将大怒:“那只是一只鸡,你竟然也不放过!你太丧心病狂了!”

    醉染:“……”

    约莫是花萝歌吵得人耳根疼,那叛将的脸一黑,突然扬起长矛往花萝歌去,醉染的影一闪,猛地拉住要和叛将拼命的花萝歌。

    两人刚闪开,叛将突然冷笑出声,手里摸出个妖镜,黑光大耀。……

    等到花萝歌被砸在地上时,还没等她呲牙咧嘴地痛叫出声,就发现她和醉染已经被困在了妖镜里,足足望着满目的荒山好一会。

    她才恍然醒悟,她还是被醉染连累了。

    耳畔突然响起几声咳嗽声,花萝歌别过头就看到醉染捂住口,似乎受了大伤他妖美的俊颜上都有些发白。

    花萝歌反应过来,立刻跳起来“啪”地一声打了醉染一巴掌,又往重伤的他上一阵猛吐,很久以后,醉染再问起这件事。

    花萝歌唯一的感想就是:麻痹,当时咳得她肺都快炸了。

    醉染对此保持沉默。

    直到花萝歌把他弄得脏兮兮之后,醉染才大怒地伸出一只手推开她:“我们现在该团结才是,你还想不想出去了!”

    花萝歌顿时哽咽了,她吸了吸鼻子道:“当然想。”

    她家里还有野菜没吃,再不回去不知道会不会被人偷了,还有几斤米,她也没吃完。

    醉染哼了一声:“那就先去找吃的,刚才那叛将手里拿的妖镜是魔界的宝物,这里可不容易出去。”

    花萝歌

    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再看到醉染一的重伤时,她微微撇了撇嘴,把嘴里的话咽了回去,只得起去打猎。

    这一打猎就到了晚上。

    花萝歌回来的时候两手空空,醉染那时候烧着柴火,入夜有些寒冷,她一声不吭地蹲在柴火旁取暖,美眸里满是隐忍的怒意。

    醉染只看了她一眼,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他瞥了她一眼,桃花眼微微上挑起戏谑的弧度:“怎么这么晚回来?”

    花萝歌像是被他问回神了,暴怒的美眸瞪向他:“要你管?别以为跟我说好话我就会原谅你。”

    醉染懒洋洋地勾唇,低笑道:“谁给你说好话呢,我是想说你怎么连块都没找到。”

    “尼玛,咋不饿死你呢!”

    见花萝歌真的发怒了,醉染无奈地笑了下,从后拿出一只松鼠,花萝歌微愣,嘴里叼的杂草惊愕地掉在了地上:“你抓的?”

    醉染点点头,把松鼠扔到了花萝歌面前,轻描淡写道:“这妖镜里到处都是荒山,可以吃的活物很少,你少吃点,留着下一顿。”

    花萝歌撇撇嘴,就这一小只东西能有几块啊,哪能留到下一顿。

    她望了眼那只毛发都被血染红的松鼠,一张美艳的小脸纠结成一团,醉染面无表地把松鼠抓回来拔毛洗干净,放架上烤。

    “在这种地方,能有只松鼠吃已经是很好的了。”

    花萝歌刚才找了一整天,当然知道这里四处根本没有食物。

    但是她潜意识里的确是很讨厌鼠类。

    空气里很快就萦绕开了吃食的香味,醉染熟稔地把烤好的松鼠穿进一根木头,递给她后,他捂着流血的伤口靠在一旁的大石头上闭目养神。

    花萝歌望了望手里喷香的松鼠:“你不吃吗?”

    他眼皮都没掀:“不吃,你少吃点,留几块当宵夜,不然又饿了我现在受伤不太容易帮你找食物。”

    美眸微动,她忍不住又瞧了他几眼,半响讷讷道:“你真是个好人。”

    醉染哼笑了一声:“给你吃的都是好人罢。”

    这句话有些耳熟。

    花萝歌想了想,才发现以前冦沙跟她说过类似的话。

    不知道什么时候,松鼠变得这么好吃了……花萝歌咬着软糯鲜美的,突然这样想。

    晚间的时候,她和醉染靠在大石头上,手枕在脑后突然问。

    “我们要怎么出去啊?”

    醉染沉默了一会,道:“只能等到外头那块妖镜破裂,不然永远都出不去。”

    花萝歌立刻坐起了,眉毛皱着:“那要是它一直没事,我们就要在这里呆到老死都出不去吗?”

    醉染微微眯起桃花眼,翻了个望着满目的星辰。

    他道:“不会老死的,这妖镜里的时间是静止的,我们就算在这里呆了一万年,在外面也不过是我们进来的当罢了。”

    花萝歌的眉皱的更紧了。

    她烦躁地抓了抓长发,又躺会了大石头上,嘴里一直气恼地咕哝着什么。

    醉染懒得再看她一眼。

    **********

    在断粮两天后,花萝歌有气无力地躺在稻草里。

    这两来,除了进来妖镜第一晚的松鼠,到现在都没找到半点吃的。

    她颓然地拔着下的草。

    要是当时进来的时候把被那只四分五裂的鸡带进来就好了,啊对了小屋里她还有几把野菜,还有一些米……还有一点钱财。

    当然,她现在上也有。

    花萝歌爬起来摸了摸衣兜里的碎银,无语凝噎了半天。

    果然,在没有吃的况下,连她也要视钱财为粪土,现在在这里,有钱也根本没地方花。

    &n

    bsp;想到这里,她又哀戚戚地叹起了气。

    醉染被她吵烦了,把浸满了鲜血的布扔在一旁,冷声道:“饿了就睡觉。”

    花萝歌把银子塞回衣兜,哽咽了一声:“你以为我不想睡啊,我昨还可以忍受困意睡过去,可是今天饿到连睡觉都不行了。”

    说到这里。

    她拿着美眸斜睨了一眼被他扔掉的破布,望了望上面的血迹,道。

    “你伤得怎么这么重?”

    醉染的脸色有些发白,听到她的话也只是瞥了她一眼,懒洋洋地勾唇道:“这里气候不好,所以加重了伤。”

    花萝歌想起了她这几在里头使不出妖术了。

    她点点头,想了想问道:“妖镜里莫不是还锢法术罢?”

    醉染不语,答案显而易见。

    她顿时又忍不住哽咽了,醉染叹了口气:“再等等,我去找食物。”

    花萝歌原本想说他这样的体半路别晕倒了,醉染已经走远了,摸了摸干瘪的肚子,她还是跳起来往另一面找食物去了。

    她想起,醉染似乎三没有吃东西了。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