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萝歌第五十八声

    早膳用到一半的时候,花萝歌刚喝下一碗补药汤,就听说了凰司音带着他的儿子回天界的消息。睍莼璩

    她拿起一块甜蜜饯,道。

    “莫不是得了消息,知道那位女尊上有意大婚才回来的罢?”

    令狐涛把她面前的那碟甜蜜饯拿开,道:“吃多了太甜腻……嗯,尊上边有他很多眼线。”

    她撇了撇嘴:“凰司音这个人……我怎么都觉得古里古怪的,不是跟儿子拉着小人逍遥自在了吗,怎么还回来插一脚……燧”

    说到这里,花萝歌立刻住了嘴,她看了一眼面无表的令狐涛,不满道。

    “你不要这样子看我啊,我又不是那个意思,现在是在鄙视他的人品问题……唔好罢,我想说他回来阻止你未婚妻其实我很满意。”

    令狐涛拿起筷子,给她夹了一块东坡,顿了顿道:“我没有生气……不过你这样说我很受用。樵”

    花萝歌:“……”

    没生气的话,那你为什么刚才一直冷冷地盯着我?

    女尊上未婚妻的效率真是杠杠的。

    当侍女刚收拾完用完的桌子,她就勃然大怒地过来了,前脚还没踏进来,花萝歌就听到了她拔高的声音:“令狐涛你这小辈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往常和凰司音两人关系密切我就不说了,你蓬莱不是闲人进不来的吗,为什么他一大早就在我的厢房里阳怪气?!

    又是哪个告诉他我有意大婚的……”

    这件事!

    简直是是可忍!

    孰不可忍!

    她的话突然顿住,一只脚已经落进门槛,微微眯起美眸看了他们一眼,她扶着门框突然冷笑了出来。

    令狐涛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把一杯茶推到她不远处,伸手示意道。

    “我的确早就得知他会来,并未阻拦同时也隐瞒了您……不过,尊上还是先坐下说罢。”

    女尊上未婚妻显然还在大动肝火。

    她冷笑了一声,视线在他和一直事不关己的花萝歌之间打转,然后笑了:“诚然,令狐涛小辈是打的让我为他慌手脚地推掉这门婚约罢。

    但是你大抵忘了,今的如红氿并不是昔的人,现如今就算一百个凰司音站在我眼前,我都可以眼都不眨地请他参加我的婚宴。”

    她说完后,犀利的美眸直直地看向花萝歌,指着她冷笑了一声。

    “你知晓你心心慕的那人和天界大公主定下婚事了么,西极现在喜气洋洋,你倒是被瞒得痴傻!”

    花萝歌下意识地扣紧手里的茶盏,她转头看向令狐涛。

    他的脸色已经有些变了,正冷冷地看向女尊上未婚妻,显然方才她说的是真的。

    脑海里仅呆滞了一秒,下一刻,她垂下美眸吹开了茶叶,面色不改道:“哪又如何?尊上你当年和凰司音夫妻恩,现如今他对你来说还重要吗。

    我想你也有感触,时间这东西向来不留,我也是普通人,我和他在这蓬莱朝夕相处了五十万年,我早就不喜欢别人了。”

    女尊上未婚妻甩袖离去。

    里一时静了少许。

    花萝歌喝了口茶,瞥了一眼沉默的令狐涛,想了想道:“美男师父你不必瞒我的。”

    他看向她:“等你不在意他之后,我才会不瞒你。”顿了顿,他低声道,“所有事,都不瞒你。”

    眨了眨美眸,她咧嘴一笑道:“虽然还有一丢丢放不下,可我也知道跟他在一起我过的太难过了,所以没准再过几百年我就把他忘干净了。”

    **********

    当如夙在满酒味的寝里醒过来时,已经是下午了。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啊……”

    她还没睁开美眸,耳畔就传来一道幽怨

    的女声,夹杂着几声灌酒的声响,如夙翻了个白眼,自家姑姑却还抱着几大坛酒坐在窗前吟诗。

    好不容易消停一会后。

    她又把手里一坛酒狠狠地砸了,发出了刺耳的声响,甚至有几滴溅到了躺在榻上的如夙脸上。

    如夙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暴躁地叫了一声:“姑姑你能不能不要再吵了,你每次失恋了我都很烦啊!”

    女尊上未婚妻慢悠悠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呆滞地转过头又抱起了一坛酒猛灌,嘴里断断续续地吟着诗,最糟糕的是还念出一大把错别字。

    如夙的脸当场就黑了。

    她咬牙切齿地瞪大了一双美眸,却见那人还是把她当做透明人,一时间泄气地坐在她对面拿起了一块炸糖藕,含糊道:“算了罢姑姑,你天生就是被人甩的命。

    当年我父君还在时就告诉你凰司音秘密太多不能信,你偏生蠢笨,后来人家不是夺了你儿子还带着小人逍遥自在了嘛?

    你这个人真奇怪,平时不是总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德行吗,怎么到了凰司音那里就成了个榆木脑袋怎么也想不开。”

    女尊上未婚妻心里突然为她一番剖析的话有些感动。

    她哽咽了一声:“如夙小辈你若是能常常像现在一般讨喜就好了,不如明你也继续开导我拔,姑姑给你零花钱。”

    如夙倒了杯凉茶,拿着一双美眸斜睨着她:“姑姑我比你有钱。”

    她可没忘记她家姑姑的财政方面几百万年如一的赤字。

    还不待女尊上未婚妻心口一疼,张嘴又要吟一首酸诗,如夙已经拿着一只烤鸭腿,伸出另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道。

    “您老人家早点看开,不是有一句话说的好,初恋早早死嘛,又不是只有你一人的初恋是这样。”

    “那你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人,还有你垫底。”

    如夙默了一会,看向她的美眸都恨红了,就在她想甩袖走人时,女尊上未婚妻又哽咽着扯住了她的袖角:“如夙小辈。”

    “……好的,姑姑你不是一个人。”

    女尊上未婚妻顿时觉得心都愉悦了起来。

    她懒洋洋地眯了眯美眸,手指轻敲着桌面:“果然,当你见到一个跟你一样低谷的人,那是世界上最愉悦的事。”

    说到这里,她突然想起了令狐涛,心里一阵悲愤。

    这些无知的人啊!

    以为!

    把她的负心人找回来!

    就能!

    作废这门婚事吗!

    这是在她高尚的灵魂上!

    钉上了一个!

    糟心的!

    耻、辱、柱——

    数后。

    当她自己里传来消息,凰司音携妻带子地借宿在她那里时,一直面无表的女尊上未婚妻终于怒了,当气的摔了蓬莱一大堆东西。

    花萝歌那会就坐在案几前捧着茶盏看戏。

    令狐涛来的时候也看了好半响,才拉起她的手到了一个偏里用点心。

    结果一个下午过来,等到花萝歌吃饱喝足地踏出偏时。

    整个蓬莱内外已经传遍了一个八卦:

    此内容就是原来上午,她和女尊上未婚妻敌独会,分外眼红地吵了起来,结果女尊上未婚妻摔了蓬莱一大堆东西。

    她被吓得捧着茶盏动也不敢动。

    等到令狐涛来的时候怒气冲天,不但护着她还给了女尊上未婚妻一耳光,且两人到偏里度过了一个美好的下午***,徒留下女尊上未婚妻一整个下午都在里发脾气。

    当花萝歌默默听完之后,足足讷了好半天。

    她于是对令狐涛道:“美男师父,我觉得言论的力量太强大了。”

    >令狐涛在一旁轻描淡写地喝茶,点头道:“编故事的本事也很浮夸。”

    彼时,女尊上未婚妻已经要回自己里了。

    如夙临走前叹了好半天的气。

    花萝歌依稀看到她的美眸有些红,然后她听到她道:“最近在蓬莱的时候努力了最后一次,结果上神还是一样直言拒绝,唔,果然初恋还是早早死啊。”

    花萝歌瞅着她发红的眼眶好半天,装作没听到她话里不易察觉的哽咽,由衷地对她道。

    “其实你眼睛也不要那么瞎,你未婚夫真的不错,以前的时候我就发现人家很在意你了。”

    如夙瞪了她一眼,小声地嘟嚷道:“那笨瓜哪懂得在意这些高端的词。”

    后来,花萝歌听说,女尊上未婚妻那到西极告了一状,言辞激烈地指几前令狐涛的不是,就自在地回她里了。

    不过还是不太自在的,因为她听闻,凰司音最后仍是携妻带子地借住了很长一段时间。

    再不久,花萝歌又听说。

    自几十万年前,就一直咬着婚事不松口的如夙神女终于开窍,与其未婚夫喜结连理。

    他们大婚那

    花萝歌和令狐涛送了一份贺礼,观看完整个大婚之后,她在回去的路上美眸里还晶亮晶亮的。

    令狐涛拉着她的手,似乎轻笑了一声,然后收紧了手:“若是你喜欢,有朝一我们也那样办大婚罢。”

    花萝歌撇撇嘴:“你的话太没有内涵了,唔,其实还可以再委婉一点,你这样直白我的害羞都不能表现出来。”

    “……你有那种东西吗?”

    “你真的可以再贬我几句,相信我,我是不会生气的。”

    “……不,你会。”

    那,两人吵吵闹闹地回到了蓬莱

    很多年以后。

    花萝歌再想起那黄昏,脑海里都会浮现起当如夙那双美眸里的神色。那一眼不是往常她的互不顺眼,也不是往常她的挑衅。

    那一眼极其复杂,似乎是释然,又似乎是失落。

    也许都有。

    她想,有些人这一辈子就是要狠狠摔一个跟头,直到头破血流才幡然醒悟,从而找到与自己生命线连着的另一边。

    好比如如夙,也有可能在很久以后,也比如她。

    如夙的醒悟让她看到了,她和她未婚夫从此过上了美满的夫妻俩小子。

    而她,还没遇到让她觉得三生有幸的那个人。

    ※※※

    黧樱ps:蓬莱部分快结束,即将进入转折。

    唔我个傻缺,到现在才知道明天才是过新年,妈桑们新年嗨皮~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