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花萝歌&冦沙】第四十四声

    俗话说皇子犯法与妖民同罪。睍莼璩

    作为妖精界的公主下,妖皇花丞深刻反省到自己的女儿不是一个好表率。

    花萝歌四岁的时候脾气就越发顽劣了。

    在那一年里,她爬过妖精界侍卫府的高墙看活宫,撕过妖皇花丞寝里一堆十万火急的奏折,在妖宴上跟人吵架砸过妖臣家小公子们的额头……

    作为一个铁面无私的妖皇栎。

    花丞屡屡在里翻完那些参她的奏折,理所当然的会在妖臣面前对她一顿胖揍。

    每当那个时候。

    花萝歌就会任由他揪起自己,嘴上还不肯讨饶,直骂得底下一干妖臣气得脸红脖子粗,却不能和一个顽孩子撸袖子对骂,只恨不得大手一挥再参她一本顽劣事迹袱。

    但事实上。

    花萝歌自幼就是个很没有骨气的人。

    每当被花丞打恨了,她一嘴的狠话就骂不出来,只会红着眼眶趴在花丞的腿上撅着嘴干嚎。

    那时候的她,大有一副要哭到底下妖臣们道歉的架势。

    她嚎最多的永远都是抽抽噎噎的一句:“我就知道没有皇娘的孩子像根草,老东西你揍我的时候是忘了我皇娘的坟吗!

    我早该知道妖精界里那么多美人,你嘴巴里的痴是维持不了多久的。

    我皇娘才死了四年呀才四年你就对她的遗孤这么不厚道了,以后你娶了个新皇娘再生个弟弟妹妹是不是我这个长女连草都当不成了。

    我就知道你因为年纪轻轻有了我这个拖油瓶而一直记恨着我。

    果然我们父女俩还是不能再好好相了,罢罢罢,我还是跟你断绝关系比较妥当……”

    那个时候,妖皇花丞总会被她硬生生地气笑了,然后看了眼底下妖臣的脸色,不动声色地收了手。

    父女俩如此反复,这种场景几乎在妖精界大里上演。

    妖皇的表率做好了。

    但作为一个皇爹,妖皇花丞是溺女儿的。

    所以每当一干妖臣们满意地离去后,就轮到了一个爹去哄花萝歌的时间了。

    ——每个孩子在小时候都会升起把家长当条狗使唤的小想法。

    花萝歌也是这般,且她还是个很会蹬鼻子上脸的人。

    每当花丞送完一干妖臣后。

    在她寝里,随时随地都能听到她恶里恶气的使唤声。

    花丞把这归为早熟的叛逆期。

    但是久而久之花丞觉得不能再溺孩子了。

    某一

    妖精界里一个私塾的老妖滔滔不绝地写了一篇文章,把他们公主下的顽劣归之为妖皇花丞的错误教育。

    那篇文章写得极为得人心,且被妖臣们轮流送给花丞过阅。

    于是那天整个妖精界都知道:

    妖皇花丞读了那篇文章后大笔一挥,从此公主下有了一个教书的老先生。

    教花萝歌的那个老先生在后来时常望着圆月,手摸着一撮白胡须怆然泪下。

    有一

    他在教书之余,对花萝歌哀戚戚地叹气道:“公主下,其实您给老妖上了一课。”

    “啥?”花萝歌那会捧着书本,嘴里还叼着一块酸豆角,听到那话后一下子愣了。

    然后老先生摇头晃脑地走了,边走边摸着把白胡须,语声悲愤:“若是当初那篇文章被我撕了该有多好。

    给你教书打又打不得,骂又遭你这顽劣小儿反咬一口……

    这真是一个血和泪的教训啊——”

    在半年后老先生解脱了,然后花萝歌被一个人接手了。

    直到很多年后。

    老先

    生望着膝下的孙儿时,还忍不住撸着他的白胡须感概:“直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仍然记得那冦沙大人做了一件善事。”

    每当他说到这里,膝下的小孙儿都会好奇地问他后续,然后老先生就眯眼笑了:“那啊,我们的公主下又……”

    花萝歌一直是被单独教的,每一会妖精界的里都只有她和教书的老先生两个人。

    半年后的一个午后,花萝歌和妖臣们的小公子玩耍时,无意中得知了他们是老先生在私塾里一块教的,一大把人还可以浑水摸鱼。

    她听罢后格外羡慕,一时兴起就跑去了那个私塾。

    结果不慎那老先生给学生们布置好作业后,人家就去私塾的厨房打牙祭了,以便下午有精力给他们的公主下教书。

    他那一走赶得不是一般的巧。

    花萝歌到那里的时候,一群摇头晃脑念书的小妖们都好奇地看着她。

    那里的学生都不认识花萝歌,有几个小女孩看到她穿了比她们漂亮的衣裳顿时红了眼。

    那个年纪的小妖已经知道攀比了。

    花萝歌一开始没有注意到她们,直到一个小女孩上前推了她一把,恶声恶气道。

    “我们私塾是不给外人进来的,你交学费了吗,没有就快点走,不然等老先生赶你出去罢!”

    小女孩是有意用力推她的,手里还撕破了她的衣裳角。

    花萝歌被她那蛮力一推跌在地上时还愣了,直到看到那几个幸灾乐祸地看着她的小女孩时,她才一下子回过神来,顿时气得跳脚。

    “野蛮人!”

    等老先生从厨房里打完牙祭慢悠悠地回来时,就看到了私塾里喧闹成一片。

    他瞪圆了眼挥起竹条吼了一声:“都不好好念书在这里看什么!”

    这不看还好。

    当他在一群揪头发挠脸的女孩子里看到了花萝歌的时候,他还受的住。

    直到看到花萝歌流血的膝盖——

    老先生的脸一白,一把老骨头摇晃了下,就知道这事没完了。

    花萝歌那会骑在那个挑食的小女孩上揍她的脸,老先生一看她眼眶发红,披头散发的就知道刚才被人围攻地狠了。

    他哀戚戚地叹了口气,拿起竹条上去就直往那几个打架的女孩子上抽。

    “这都是怎么回事,你们这些个兔崽子以多欺少还要不要脸皮了,一个个都说说是怎么打起来的!”

    那几个女孩子被打得直呀呀叫,见老先生气的胡须都翘起来了顿时怯了,结果不知道是哪个私塾里的小妖,自告奋勇地上前。

    说了整件事的经过。

    那老先生听完后望了一眼撅着嘴不吭声的花萝歌,拍了拍她皱巴巴的衣裳,再把她扶了起来。

    他忍不住叹气道:“你这兔崽子怎么就净不让人省心。”

    说完后,他拿起竹条就往那几个挑食的小妖上抽。

    花萝歌显然也气没出完,抹了把脸后,立刻喋喋不休道:“先生你再多抽几下,小小年纪就学会围攻简直太过分了,你不能忍!”

    老先生的竹条立刻收住,被她给气笑了:“还有你也要抽,没看你把她们也打成什么样了。”

    他说着,挥起竹条就要往她背上打去,花萝歌眼眶一红,嘴里立刻唉唉直叫。

    老先生的动作收住。

    他的嘴角抽了抽,望着手里还没挥出去的竹条,再望了眼蹲在地上扯着喉咙直喊的花萝歌,大怒道。

    “我这还没抽下去你倒是在嚎个什么劲——”

    私塾里的小妖们捧着肚子哈哈大笑。

    花萝歌嘴一瘪,抹了抹红红的眼角,哽咽道:“我这不是怕您老抽下去么。”

    老先生气的胡须直翘。

    那头几个被抽了竹条的女孩子都张着嘴,哇的一声就嚎

    啕大哭起来,直嚷他不公平。

    然后那个最先挑事的女孩子不服气地扑向花萝歌。

    她怒了。

    花萝歌被咬也怒了,两人又扭打在一起。

    一时间,哭声,孩童的吵架声夹杂在一起,整个喧哗的场面都乱了起来。

    就在老先生一个头两个大的时候,一个黑衣男子逆着光出现在了私塾门口,他的脚步轻缓,一双妖媚的黑眸里无波无澜。

    “这都是怎么了?”

    还不待老先生言又止,花萝歌回头就看到了他,一时间脸垮了下来。

    她记得每次被打的时候,这个人也站在那帮妖臣里面,跟他们不一样的就是皇爹待他很好。

    就在花萝歌纠结今回去会不会被皇爹揍的时候,她被跟她扭打在一起的小女孩揍了一下,然后鼻血流了出来。

    花萝歌愣了。

    那个小女孩也愣了,然后瘪着嘴就要哭。

    花萝歌从地上爬起来,瞪了一眼那小女孩,恨声道:“又不是你流血了你哭什……”

    小女孩凄厉的惨叫声响了起来。

    花萝歌突然没声了,愣愣地看向那个被一只手穿过心脏的小女孩,她的嘴张得可以塞下一个鸡蛋。

    她揉了揉眼,那个刚才还和她扭打在一起的小女孩的确是一的血。

    私塾里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听得出来。

    不安的暗涌过后。

    不知道是哪个小妖突然嚎啕大哭起来,下一刻越来越多的小妖被吓得大哭。

    老先生也愣了。

    就见男子那双修长漂亮的手冷冷地收回,被穿透心脏的小女孩一下子消散了,只有地上滴着的那滩血告诉所有人刚才不是错觉。

    男子微微眯起妖媚的黑眸。

    在看到惊恐的小妖们时,他轻笑了一声:“区区小妖竟这般顽劣,难道不知道伤到公主下,是没有多一个脑袋可以担的吗。”

    老先生一下子回过了神,赶忙上前打圆场:“冦沙大人,是我一时没看……”

    花萝歌还愣在原地,望了望地上那滩血,又望了望男子。

    一时间吓得说不出话。

    直到男子出声,花萝歌在他说出话的时候,才两腿一软,没控制住给跪了下来。

    老先生的嘴角一抽,意味深长地看了吓傻的花萝歌一眼。

    她还直愣愣地看着男子,显然刚才那一幕受到了惊吓。

    像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

    男子看向了她,在看到她跪在地上后,脚步顿了顿,然后平静地走向了她。

    一双妖媚的黑眸微微上挑出妖气,他半蹲下

    就在花萝歌以为他要揍她,跟惊弓之鸟似的往后躲的时候,他笑了:“你躲什么?”

    花萝歌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最后愣是说不出话,只发出了一声哽咽。

    等到反应过来后。

    她怔了,一下子被自己的德行燥红了脸。

    男子也不介意,拿起干净的手帕擦着她的鼻血,轻描淡写道。

    “有的时候,就是要以牙还牙,若今不是个小妖,而是些不怀好意的人,出了什么事,你让妖皇一个人怎么活。”

    花萝歌抽抽噎噎地直点头,就怕他一个不高兴她的小心脏也不保了。

    那天之后。

    花萝歌回去没多久,就听说今后由那个怪蜀黎教她念书。

    当晚,她听到消息后连晚膳也吃不下了,红着眼眶直抱着花丞的手臂哭得鼻涕眼泪一起下,不断地申辩人家会让她幼小的心灵受到更多的惊吓。

    花丞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放下奏折抱起她道:“我听说你今在私塾里给吓

    傻了,还给跪了下来……”

    顿了顿,他宽慰地摸了摸她的脑袋,补充了一句。

    “是这样吗?”

    花萝歌抽了抽鼻子,无语凝噎。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