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萝歌第三十八声

    一百年后,天界。睍莼璩

    “我很喜欢这个人。”清脆的女声嬉笑着响起。

    婚介所大里,花萝歌趴在柜台前,痴痴地望着里提笔作画的华袍男子,美眸笑得微微弯起,“要是能早点当他嫡妻就好了……”

    二莲那会正懒懒倚在太师椅上吃零嘴,听到她的话斜了她一眼:“听说天界的大公主有倾世美貌,你比得过人家吗?”

    花萝歌愉悦地在凳子上晃着腿,压根就没有看他旒。

    看到二莲吃瘪的嘴脸,花嫁望着他面前桌上的精致小吃食,手犹豫着要拿个辣椒鸡爪。

    大莲刚好拿着算好账簿心很好地走出来,路过花嫁边时一下子就拍掉了她的手。

    他恨铁不成钢道:“我说祖宗你能不能别吃了哦?

    早上你刚喝了两大锅羹,又吃了两顿大鱼大的早膳,现在还没到中午你又吃!”

    花嫁的嘴顿时也瘪了起来,湿漉漉的美眸小心地抬起看向大莲。

    她的声音里有了哭腔:“阿歌,大莲只给二莲吃……”

    花萝歌听到话也回过头来,责备地看了大莲一眼:“是的,祖宗你委屈了。”

    “嗯。”花嫁也煞有其事地点头,又抹掉眼泪拿起了二莲面前的鸡爪。

    大莲:“……”

    什么叫白眼狼,这就是了!

    二莲掩着嘴偷笑起来。

    花萝歌已经从柜台前溜了出来。

    等到大莲拿着一大叠旧账要教她看账的时候,一转头就只看到跟个牛皮糖一样黏在那头华袍男子边的花萝歌。

    他的嘴角抽了抽。

    耳畔传来二莲的声音:“唔,我看你想让人帮你分担点辛苦的计划是不可能成功了。”

    他没好气道:“我谢谢你的提醒。”

    二莲俊颜一抬,咧开一口白牙笑了下:“哪里,我们是一条裤裆长大的师兄弟,不用客气。”

    “二莲,有的时候你真让我心寒。”

    听闻那句话,二莲懒散地眯了眯眼,看了大莲好半天才低下头,慢悠悠地翻过一页书籍:“如果我跟你一样辛苦,心寒的就是我了。”

    “……”

    另一头。

    花萝歌眯了眯美眸,望着画上云雾缭绕的华美宫,一眼就看出了是魂,不过画上有一个女子,华服美裳,眉目高傲。

    她手捻着一朵花,脸上却没半点笑意。

    她看了好半响,脸上的喜色都褪去了,美眸灼灼地看着上头的女子,仔细想着有没有在西极看过那人,也或者是……

    那天界的大公主喵桃蒂。

    “这是谁?”

    她的话里有些醋意,“你人?”

    略微发闷的女声在侧响起,凰惹放下画笔,笑睨着她:“我母上。”

    花萝歌微微怔松,原本到嘴的酸话都吐不出来了。

    她讷了半响,然后道:“她为什么不笑……”

    凰惹回过头,一双漂亮的眸子掠过异色,低声道:“没有快乐的事为何要笑。”

    “哦……”花萝歌咧嘴笑了笑,又欢喜地抱着了他的胳膊,“你母上生得与你一样好看,我呢,你看我像不像我皇爹?”

    男子抬眼,殷红的唇角微勾,他淡笑道:“不像。”

    花萝歌立刻瘪嘴。

    他放下了笔墨,一双漂亮的手已经拉起了她,神态温和:“该回去了罢,这几便不要又留宿婚介所的家了。”

    美眸里划过疑惑,她有些不乐意道:“为什么。”

    跟大莲他们住一起不好么?

    上次他她回婚介所大已经是很多年前了,总是呆在

    西极也会视觉疲劳的……

    虽然总是这样想,但是这话每次到嘴边她都会咽回去,因为凰惹总会静静地看着她,眼神责备,直看到她道歉为止。

    问完她其实也没想凰惹回答,因为每一回他都会看着她不语。

    这一次却不一样了。

    他转过,望着手里那幅画,手攥紧了下,然后缓声道:“呆久了你就不会想回西极了。”

    话音落下。

    他把那幅画扔下,拉着她出了婚介所大,外头,本兮迦已经等候在那里了。

    回去西极的时候,花萝歌刚坐上马车,里头的凰惹就看到了她手中拿着的东西。

    一双漂亮的眸子闪了闪,他温声道:“拿这个做什么?”

    花萝歌瞥了眼刚才顺手在婚介所大捡起来的画像,笑弯了美眸:“画的好看。”

    “是么……”他低声喃喃了一声,脸上却面无表

    *********

    整个西极都知道。

    花萝歌近来心很好,连带着佛尊都待人和颜悦色了些。

    这

    清冷的魂里走进几个拿着扫帚的西极侍女。

    花萝歌那会正蹲在角落里翻找着佛经,一旁案几上的白纸被风吹得微微飘动起来。

    “听说了吗听说了吗。

    这几天帝总有意把大公主和佛尊撮合在一起,不过佛尊总是没有回应,连西极也不让那大公主进来。”

    “还有天界的六公主喵茶子对这桩婚事也有很大的意见,听说上回还在大公主寝里大闹了一回……”

    “这个我知道,我以前听闻喵茶子下对大公主有……唔,慕之。”

    “咦,她们不都是女子吗?”

    ……

    手里的佛经掉落在地上。

    花萝歌面无表地低垂下美眸捡起来,抬头的时候只见那几个嚼舌根的西极侍女惊惶地看向她。

    抿了抿殷红的嘴角,她道:“我很讨厌你们,太多嘴了。”

    话音落下,没等那几个西极侍女回过神来,她已经转出了大

    一时间,那站在原地的几个西极侍女脸色惨白起来,她们直直地看向一个方向——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佛娆女君。

    美眸动了动,佛娆的神色漠然。

    “这些年西极懂规矩的侍女越来越少了,人前一人后一,平不是看着乖巧的,怎得一个个这么招人烦。”

    那几个西极侍女啪嗒一声跪了下去,脸色惊恐。

    第二,花萝歌再也没看到那几个西极侍女。

    她听闻,那几个人不知道怎么让佛娆女君撞破她们嚼舌根了——

    这一次,在所有西极弟子面前,乃至所有西极侍女面前,那几个人被活活剪下了舌头。

    以儆效尤。从此,西极的空气好了许多。

    ***********

    六更天。

    暖花开,温暖的朝阳徐徐落进晨曦的魂里。

    花萝歌呼吸了一下,满的茶香萦绕在鼻息。

    这几来西极总是事务繁忙,花萝歌已经很长时间没见到他了。

    手撑着下颔,她坐在大里望着对面倒茶的男子,美眸微微弯起:“你昨夜没睡么?”

    男子一双漂亮的手熟稔地洗着茶具,再换茶,倒茶。

    “煮一壶茶。”

    温和的声音响了起来,却泛出淡淡的清冷。

    不到片刻就有西极侍女上前接过空了的茶盏,递来装满了茶的茶盏。

    子这才看向她,唇角的笑容宠无比:“忙完事就来见你了,这些子委屈你了……”他说着,微凉的手指捻起她一缕发丝。

    等到花萝歌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座位,在她面前半蹲下

    “怎得不多睡一会,才刚刚天亮。”

    花萝歌是有些困的,但是她现在并不急着睡。

    她眯了眯美眸,有些不乐意道:“本来就聚少离多了,要是我再睡醒来就看不见你了。”

    孩子气的话语惹来男子的轻笑。

    他道:“乱用成语,哪来的聚少离多。

    我每回来的时候你都已经睡下了,你醒来的时候我又已经走了,我每都有看到你,是你太懒惰看不到我罢了。”

    歪头想了想,似乎是这么一回事。

    花萝歌于是道:“今我们一起睡罢,不要再去忙事务了,让本兮迦去。”

    “好。”

    给她倒了一杯茶,一双漂亮的手把精致的吃食推到花萝歌面前。

    他道:“早膳还没准备好,先吃点零嘴垫肚子,这个脆脆的点心我记得你以前很吃。”

    “咦,我记得这个,好像是叫藕花……”

    顿了顿,花萝歌没再说下去了,“不记得了。”

    唇角染上笑意,他把那碟红糕点拿起一块递到她嘴边,声音温和:“藕花谣。”

    察觉到她美眸里的稀奇,凰惹笑道。

    “你吃的,我多少记得一些。”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眉眼里带着笑意。

    花萝歌一阵恍惚,咧嘴道:“你对我真好。”

    她咬下脆香的藕花谣,突然察觉到他在听到那句话后,手顿了顿,收了回去。

    “我对你一点也不好。”

    ※※※

    黧樱PS:唔,废柴最近一直在和基友们玩(喂你是在找打吗

    ( ̄ε(# ̄)再玩几天绝壁收心,看能不能更多点~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