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萝歌第三十七声

    突如其来的厉声吓得那小侍女手里的茶杯掉在了地上。睍莼璩

    沸腾的茶烫红了手指,那小侍女痛得直抽冷气。

    还不待她开口。

    里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该是新来侍候的小侍女。旄”

    她闻言回头,一个华服男子正走了进来。

    他径自走到案几前的人面前,俊美的面容上噙了一抹散漫的笑,神地抚着她的脑袋:“怎得动这么大的火气,饿不饿,今一整天西极无事,我可以陪你。”

    那是那西极的小侍女第一次见到她们的佛尊,笑容宠,气质温和峒。

    她下意识地有些艳羡那被他搂着的少女。

    她似乎很不高兴,一双美眸幽深地望着她,殷红的嘴角突然咧开一个诡异的笑容。

    那小侍女心一紧,突然想到了一句话——

    美人如毒,毒蛇美人。

    这少女便是应了这句话,光被她沉地看着,那感觉就像是有条毒蛇在向她吐信子,莫名的心惊胆战。

    她知道,那佛尊定是看到了的。

    然而她并没有她以为的对那少女露出的嫉恨丑态蹙眉,而是纵容地安抚她。

    察觉到她的视线,男子转过头看她,一双漂亮的眸子里无波无澜,却泛着冷意。

    “还愣在这里做什么,传膳。”

    直到用膳时,那小侍女才看到少女放松了下来。

    她咧开嘴笑,美眸里的霾在男子熟稔的喂食中一点点退散,然后微微弯成温软的弧度。

    这样乖巧的少女看起来憨又讨喜。

    “今的螃蟹很是清甜。”男子这般说着。

    他把螃蟹里金灿灿的蟹黄剔到了面前的玉碗里,又添了好几样精致的吃食,逐推到少女面前。

    “自己吃,近来把你惯得越发懒散了,吃完后若不想抄佛经便出去走走罢,等好了再抄先前欠下的五十份佛经。”

    明明是略带责怪的话却偏偏带着无奈的溺意味。

    那小侍女站在一旁看着那副温馨的场景,突然想。

    若这是一对平常夫妻,做出这样的举止定然是恩非常的。

    不过显然这女子并不是佛尊的佛妻。

    这样一想,光想到西极里人人皆知的佛尊的内定佛妻——那天界的大公主下,再看这少女,总会忍不住带上有色眼镜看她。

    一个妖都能爬上佛尊的

    若是她也爬上了,定然是地位不一般罢。

    人就是这样,越得不到的会慢慢从羡慕到嫉妒,这是一个本的变化过程。

    接下来,那西极小侍女看向他们的目光越发深了起来。

    另一头嚼着吃食的花萝歌像是感应到了一般,美眸里渐渐浮上了霾。

    那小侍女一惊,慌忙低下头来,心里的念头却越发难耐了起来。

    且不说这人是妖。

    她看起来还神志不清的样子,她可以,她怎么就不可以。

    *************

    这晚,机会就来了。

    得知花萝歌被其他西极侍女骗出去玩的消息,绿拂就知道她定是一时半会回不来了。

    今夜佛尊早早就歇息在了榻上。

    绿拂走进里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吹灭了烛光。

    直到整个寝里都漆黑一片,她才放心地舒了口气,美眸直勾勾地望着黑暗里熟睡在榻上的人,下意识地攥紧了手。

    “你回来了……”

    刚睡醒的沙哑嗓音响起,他像是被她刚才一熄灯给惊醒了,微微眯起一双漂亮的眸子。

    绿拂知道他在看自己,但不知道他看不看得见她的脸。

    她有些犹豫和雀跃,解开了外边的衣裳后,慢慢挪动脚步爬上榻。

    直到她软香的子靠近了他。

    见他没推开她,她才安下心来,思想寝里这么黑,他定是看不到她是谁。

    突然的,一双微凉的手抬起她的下巴。

    绿拂的子一颤,那微凉的触感渐渐滑到了她的耳后,轻轻地把她的一缕发拿起。

    还不待她欣喜若狂,淡淡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不是她。”

    仿佛一盆冷水从头淋下,绿拂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就听到了他透出散漫的话语:“小小年纪就玩小心眼,这可不太好……”

    他说着,低低的笑了起来,话语却是戾气横生。

    “滚下去,谁准你弄脏了这的?”

    绿拂的小脸自刚才起已经惨白了起来。

    听闻这句话她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已经被一股骇人的力道掀翻在地上了。

    窗外柔美的月光照耀进来。

    男子从榻上下来,眉目沉,俊美的面皮上满面戾气:“我只问你一句,是她自己答应了出去的?”

    绿拂的子一哆嗦,声音微颤了起来:“……是,方才有西极的其他侍女带她出去散心,下便去了。”

    她的话落下后,寝里静默一片。

    男子上的凌厉气息似乎越发重了起来。

    许久之后,绿拂听到他低声笑了起来:“她可真是大度……”

    绿拂一愣,却没胆说话,只是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下意识地想起了先前临出去时,花萝歌那道暗的注视,总感觉……她似乎是知道的。

    天界,婚介所大外。

    寂静一片。

    花萝歌蹲在外头的大石头上已经很久了,她叼着嘴里的杂草,美眸里缓缓萦绕上迷离的雾气,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的旁站着一个华衣男子,神散漫,面容妖美,手里的桃花扇轻扣在她坐着的大石头上。

    他道:“我只问你一次,留在西极还是跟我走。

    你若跟我回魔界,我也能好吃好喝的供着你,你想要的,只要我有便是你的。”

    花萝歌眯了眯美眸,看向醉染:“我说过不要你管,你再管我就告诉别人你看上我了……”

    话到这里,她顿了下来,眯起美眸直笑。

    醉染脸色暗沉,冷冷地看向她。

    “不过是看不得你丢人,怎么也不想再看到……”

    后半句话,他的语气突然低了下来,手中的桃花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骨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花萝歌抿了抿唇,美眸灼灼道:“醉染,我们认识多久了……在这之前,我们认识多久了,我总感觉有些事想不起来,我也有些奇怪。”

    她下意识地攥紧了手,声音沉了下来。“我为什么要那般听他的话,明明我不高兴,却还是会做。”

    醉染看了她一眼。

    就在花萝歌以为他要说什么的时候,他冷笑了一声:“我不想告诉你。”

    “你不算是妖也不算是魔。”花萝歌看他。

    “还有呢?”

    “你和我一直待在一个漆黑的地方,你待我很刻薄,你守着我,也一直不让我走出那地方。”

    醉染不语。

    花萝歌咯咯笑了起来,拿起地上一根树枝,在上面划出了他的名字,然后她抬头道。

    “你也是佛,你也是凰惹的一半……可我是什么,我一直想不起来,我为什么会在那……”

    “花萝歌。”他突然

    厉声打断她,一双桃花眼里冷得彻骨。

    他冷笑道。

    “我不是他,你看清楚了,我是醉染,我是独立而生的醉染,才不是……你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我与他不是一个人,我是醉染,我有自己的想法和一切……”

    后半句话。

    他沉沉地看着她,殷红的薄唇缓缓勾勒起一抹嘲讽。

    “你怎么总要把我当他,到底要我说几次你才明白,我早已经属于我一个人,我早已经是有自己思想的醉染。”

    从不是那个人,可她从来都把他当做另一个他。

    他是醉染,不受束缚的醉染。

    明明只是属于自己的人,却总要与另一个人牵扯上关系。

    只因,他是他创造出来的。

    花萝歌咧嘴笑了下,然后上前安慰似的抱住他,说出的话却是没心没肺得紧:“你真可怜,不过还是别难过。”

    一瞬间,仿佛有什么场景在脑海里闪过。

    ……

    那时候。

    漫长的岁月前。

    在西极的魂里,他生气地去拽回那个又逃出来见那人的少女,却被她看了半响,同地抱住了他。

    她说:“我知道了,醉染你一定很孤单,你真可怜……我还是回去陪你罢。”

    ……

    醉染怔在了原地,妖美的俊颜半隐在影中,看不分明神

    他抬起的手僵了僵,最后却是狠狠拉下她,脸埋在了她的颈窝里,恨恨道:“记住了吗,我只是醉染……不要再把我当成别人了。”

    “好的。”

    ************

    花萝歌回来的时候,寝里掌着灯。

    她刚踏进去的脚步顿住,望着背对着她的影有片刻的恍惚。

    他正站在里的窗子前,柔美的月光洒落进来,他似乎在闭目养神,薄唇抿成一道微沉的弧度,侧脸俊美而冷漠。

    像是察觉到她的视线,那双眼睁了开来,漂亮且淡然的眼珠子静静地看着她。

    花萝歌突然觉得思绪有些迷离。

    又来了……

    那种感觉。

    一遍遍地掌控她的想法,让她潜意识里觉得,她应该听他的话。

    凰惹看了她好半响,抿唇一笑:“你什么意思?”

    “什……么?”美眸里的迷离还未散去,突然听到他的问话花萝歌还有些微怔。

    直到随着他的视线,花萝歌看到了榻下散落的女子外边衣裳,还有一直躲在角落里惊惶地望着这边的绿拂。

    看样子,她并没有成功。

    花萝歌眯了眯美眸,一时没有说话。

    见她不吭声,凰惹突然笑了,不怒反笑地唤了她一声:“花萝歌。”

    那道声音清冷又透出些许蛊惑。

    她下意识地回过头,正好撞进一双漂亮的眸子里,他启唇:“你喜欢的是谁?”

    几乎是反地她就察觉到不对劲了,刚要移开视线,美眸却紧紧地漆在那人脸上,然后覆盖上一层迷离的雾气,看不分明。

    “……凰惹。”

    她听到自己这么说。

    思绪抽空的最后一秒,花萝歌似乎看到了男子唇角浅浅的笑意,他应了她一声:“嗯。”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