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萝歌第二十二声

    里。睍莼璩

    偌大的铜镜前,女子张开双臂,任由一旁的海族侍女将一袭华美嫁衣系上,衣带系罢,戴上沉重的凤冠霞披,额间海后印记发出淡淡绿光。

    这就是她的大婚之了。

    有一海族侍女脸含喜气地抬起头,刚要夸赞海后一声不吭是害羞了罢,抬眼就只看到一双暴怒的美眸。

    那双眸子里的神色看不分明,最后却是缓缓散去那股戾气飚。

    她微微抬起下颔看她,声音木然:“你为什么看我?”

    那海族侍女莫名觉得有一股压力袭来。

    她的手一哆嗦,手里要给海后戴上的蝴蝶小簪啪嗒一声掉在地上,她也跟着坐了下去,子直哆嗦镦。

    明明只是在看她,那海后的眼神却如晴不定的海皇如出一辙,那股化也化不开的戾气,总像是要得人喘不过气。

    一旁几个海族侍女脸色也发青起来,明显感觉到了那海后上的气息。

    她们忙跪下来,大气也不敢再出一次。

    妻爷敛了神色,微微低垂下美眸看了她们好半响:“抱歉。”

    话罢,那几个浑发冷的海族侍女抬头时,却只看到女子一袭华美嫁衣的裙摆消失在外。

    她们忙跟了上去。

    海族侍女们注意到,前方的海后走得不快,步伐极为散漫,就连那双美眸里都是淡漠得过分。

    然而她们又察觉到她每一步都踩的很用力。

    就像是在用漫长的生命走这段前往海族大婚筵席的路上。

    莫名其妙的感觉。

    海族侍女们这么想,却不经意间看到了前方的海后停了脚步。

    她们一愣,就看到她望着不远处的大,久久站着不动。

    一个离她近一些的海族侍女听到她道。

    “是不是大婚之后,我就只能约束自己尽责做好每个海后该做的?”

    那海族侍女犹豫了一番,却没有欺骗她:“是。”

    除了二下的母亲,当年的上一任海后。

    其余历代以来的所有海后,都是尽责做完每个海后的事务,直到漫长地岁月过去,再死去。

    成为海后几乎是海族所有女子的梦想,却也是让她们避之不及的。

    这个重担,并没有那般快活。

    许久,就在那海族侍女以为她不会再吭声的时候,她低低地应道:“哦。”

    语气微缓,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还不待一群海族侍女回过神来,她已经迈开脚步往那海皇走去了,同样是以极慢的步伐,却终究有尽头。

    ************

    今夜是海族现任海皇颜机媚的大婚筵席,几乎四海八荒收到大婚请柬的人都来了。

    不管是对这桩婚事抱于真祝福,还是看闹。

    要做的礼数终究是全的。

    妻爷刚被海族侍女簇拥着走进里,再坐上颜机媚旁的大位上,耳畔就都是海族大臣及四海八荒前来的宾客满口道恭喜的笑声。

    一声又一声的,绵延不绝。

    有些刺耳。

    像是察觉到旁的人厌烦地蹙紧了眉,颜机媚放下手里的酒杯,底下的手安抚般按了下她的手,看着她笑道:“别露出这样的表,要笑,笑得开心一点,人家都在看笑话呢。”

    他指的是,当初因为她延后婚事,为九千鹭跑到天界的事。

    妻爷美眸一冷,果不其然,下一刻就听到了几声掐媚的笑声。

    一个眉目稍微柔和的六界中人笑道:“都说海皇您太过薄,现如今看到您这般体贴海后,还婚还真是一桩美事啊……”

    “咦,我素来听闻海后您

    对那天界的九千鹭神尊倾慕已久,也不知道……呵呵呵。”不知道是哪个六界中人附和了一句,语气里明显的挑事端。

    “今这大喜之,哪来的烂舌小儿嘴那么欠?!”

    一旁的海族大臣显然怒了,甩袖就和那四海八荒的宾客吵了起来,吵得脸红脖子粗,互不相让。

    ……

    各类话语都有,不堪入耳。

    妻爷坐在上头,体越绷越紧,美眸里的暴怒显然已经藏不住了。

    而颜机媚就啜着酒,像是在看跳脚的猴子般看着底下的闹剧,笑得轻蔑。

    就在这时。

    整个大婚筵席上突然静了下来。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九千鹭神尊怎么会来?”

    接下来都是此起彼伏的唏嘘声。

    这虽是海皇颜机媚的大婚,但是一般远古神尊们也都极少会来,他们的行踪向来隐蔽,又都早年避世讨清闲了。

    而这场大婚这九千鹭作为远古神尊之一,又是与海后关系匪浅的人,定是有大婚请柬的。

    但没人想到他会来。

    大里四海八荒的宾客都齐齐把目光看向了走进里的妖娆男子。

    男子似是轻轻地笑了声,黑漆漆的视线扫向刚才闹是非的来宾,突然问了一句。

    “漫长的岁月没和外界接触,我竟不知,现如今所谓清高的冥界下这么能搬弄是非。

    敢问你,我与海族海后乃是挚交,何来的海后是倾慕于我才到了那天界?”

    九千鹭的视线看向大上的人,突然勾唇笑道。

    “我听闻,冥王边的一个低妖妾时常到下你的屋里,我可以也这么想……”

    他突然提高了声音,殷红的薄唇勾起了抹嘲讽的弧度,声音冷地彻骨,“这冥界下与自己父亲的女人背叛伦常,夜夜***。

    先前几次冥界传出的冥王大怒的消息,便是因为自己的儿子去求父亲把那妖妾赐给自己吗?”

    一片静默之后,大婚筵席上突然哗然一片。

    有四海八荒的来客都激烈地议论起了前段时间——冥王大怒的消息。

    还有冥王的新宠曾被撞见流连在冥界下屋里的流言。

    而那冥界下,便是刚才那挑事端的六界中人了。

    他恼羞成怒地涨红了脸,狠狠一甩袖:“荒唐!”

    九千鹭看也没有看他一眼,冷笑出声:“你既觉得流言荒唐,那你怎么偏信了我与这海后之间有乱的谣言,莫非还要旁人信你的就不是谣言了。”

    那冥界下的脸顿时青了,却也没敢和这九千鹭硬碰硬。

    毕竟就算是他的父王,也都要对那天界那帮远古神尊敬畏几分。而在所有人的眼光里,九千鹭已经走到了大位前。

    底下一群海族大臣和六界中人下意识地屏住呼吸,想看清楚那海后和九千鹭的每一个表

    九千鹭轻抬华衣袖角,端起一杯酒看向一言不发的人,微微勾唇:“这么多年交了,我思想着今不来太不厚道,小妻,恭喜你大婚。”

    他的话音落下后,底下的人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也都各自道喜起来。

    一时间气氛又回到了最初的时候,入耳都是海族大臣和六界中人的说话声。

    然而在他们想要看一眼大位上的光景时,都只看到那九千鹭突然抬起袖角,像是倾抱了一下海后。

    他的动作不着痕迹地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而那海皇颜机媚始终微眯着眼睛,轻啜着酒看底下。

    “你麻痹!”

    九千鹭始终保持着倾抱她的姿势,声音平静:“嗯……”

    “我在骂你。”

    “我知道。”

    nbsp;美眸有些酸涩。

    挡在眼前的人还是微微勾着笑,那双妖娆的眼始终是那抹喜感的弧度,他的脸上眼里,都带着笑意。

    她突然就觉得口闷得慌,哽咽声溢了出来,眼泪怎么抹都抹不干净。

    她越来越急,愣是憋红了脸不敢哭出声来,就怕下面的人看笑话。

    九千鹭看着她,指骨漂亮的手轻轻擦掉她哭花的脸,嘴动了动。

    妻爷依稀看到,是两个字:

    安好。

    他俯,殷红的薄唇溢出一声似叹非叹的话语,手擦着她掉个不停的眼泪:“今是你的大婚之,这是嫁人的好子,怎得哭个不停……

    别哭了,人家都在看你笑话,这底下到处都在等着奚落你,你真要让自己这么丢人吗。”

    “我不想嫁了。”

    她突然哽咽了一声,抹掉眼泪,踉跄着站起就要走。

    一旁的颜机媚却已经放下了酒杯,脸上噙着散漫的笑,手已经不动声色地勾下了她的腰。

    “还没结束。”

    颜机媚的话突然没有再继续下去,看到她一直揉着发红的眼,许久才道:“你是想把自己哭瞎吗?”

    九千鹭已经松开了手,视线在颜机媚环着她的腰看了好半响,才道。

    “那么,她今后便是你的妻,拜托你了。”

    颜机媚眯眼,却只看到那人妖娆的眼里淡漠一片,找不出半分绪。

    他低笑了一声,勾唇道:“我该谢你才对,把我未婚妻又送了回来。”

    九千鹭再没有看他一眼,也不知道听没听见。

    但妻爷知道,他定是听见了的。

    接下来底下的人看到海后哭花的脸时还愣了一愣,唏嘘完了之后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声。

    “海后跟九千鹭神尊的交还真是深,九千鹭想必是嫁妹妹一般不舍罢,海后女孩子家的就是容易哭。”

    后来的大婚筵席上一派和气融融。

    颜机媚的手里始终轻轻地晃动着酒杯,一双幽绿的眼却一直望着外的方向。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眉宇间的戾气竟散了几分,冷硬的俊颜柔和了下来。

    “什么时候结束?”

    妻爷垂了垂眸,低声问了一句,美眸里染上了冷意。

    颜机媚没有看她,唇角轻勾:“还有一段时间罢,你若困了可以睡一会,我等下叫你。”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