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萝歌第十六声

    大莲这晚回来的时候,神很严肃地道:“其实我一点也不想用那么卑劣的手段的。睍莼璩”

    佛娆是何等人精,当即放下了刚烧好的红烧,唏嘘道:“你莫不是直接用催药了罢?”

    大莲默了片刻:“……惭愧了。”

    “我记得你先前和那神女的本意是想纯洁地勾搭上九千鹭,然后皆大欢喜。”花萝歌说着,慢悠悠地瞥了一眼外的月色。

    “花前月下的,真的是很适合一夜***。攴”

    佛娆接话:“尤其很适合女子鬼鬼祟祟地强了男子。”

    就是不知道大莲你将来坎坷的命运会怎么样。

    花萝歌默默地把这句话咽了回去孱。

    大莲微微仰起优美的下颔,迷离的视线望着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久,他才道:“老板娘,她好像明晚就要回海族准备大婚了。”

    花萝歌好佛娆对看一眼,有些惊奇。

    **********

    比翼今晚很清静,妻爷暗暗庆幸自己事先遣散了一堆侍女。

    但是她的庆幸并没有到多久。

    把九千鹭扶到榻上后,妻爷就盘腿坐在里直发愣,总觉得自己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卑鄙了。

    她望着榻上的男子。

    他看起来像是药效发挥作用了,微湿的墨发缓缓滑下汗珠,他半倚在榻上,喉结微微颤动,上华美的外袍已经凌乱了,露出了精致的锁骨。

    妻爷似是咬了下牙,道:“我不想嫁与别人为妻。”

    九千鹭看向她,那双妖娆的眼微微翘起一抹喜感的弧度,黑漆漆一片。

    但妻爷知道他定是不清醒的。

    所以她从地板上站起来,美眸低垂下来,轻声道:“所以,我不想再等了……我要是现在上了你,你会不会恼我?”

    她说着,深吸了一口气,跪伏在榻边。

    她的手有些轻颤,却坚定地勾下了他的脖颈,温软的唇相触,似有什么浅浅的愫在腔内浮起。

    她低低的呼出了一口气,像是轻松了。

    九千鹭的呼吸一下子乱了起来,有力的手臂猛地拽过了她,反压在榻上。

    天旋地转间,妻爷被砸在柔软的被褥上,密密麻麻的啃吻遍布在她的上。

    她仅是吃痛地叫了一声,就眯起微微迷离的美眸,看向浑滚烫地吓人的九千鹭。

    她的手刚碰上他的脸,九千鹭突然凌厉地看向她,双目赤红。

    妻爷的手僵住了,她想也没想地问了出来:“九千鹭,你是清醒的吗?”

    时间仿佛一瞬间凝固,华美帐幔里只有萦绕上升的***气味。

    许久,一道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嗯。”

    顷刻间,那双美眸里出现了一抹惊惧和难堪,她狼狈地就推开他,一阵踉跄混乱间手打翻了一旁案几上的东西。

    啪嗒——

    轻微的声响很清晰,妻爷反地去看那被摔开的老画卷,虽然已经很陈旧,但是依稀可见上头的女子生的极为美貌,笑间露出了大咧咧的顽皮。

    她记得,那画上的人是现如今新魔界的女帝玥妻嘤,那位曾经天界的女尊上。

    这是……

    还未走火入魔前的玥妻嘤。

    妻爷的体僵住,几乎是难以置信地望着上面的人。

    “……你……喜欢她?”艰涩的话溢出喉咙时,妻爷突然攥紧了手,指骨泛白。

    九千鹭并未言语,神淡淡地半蹲下,几近惜地把那画像卷好。

    “我也喜欢你。”

    极轻的微哑女声响起。

     

    ;九千鹭的手指顿了顿,转头看向那费力睁大着美眸,愣是不肯哭出来的女子。

    他蹙眉,下一刻那双妖娆的眼微翘,他似是笑了,修长漂亮的手指却不紧不慢地解开了上的外袍:“那就过来上我。”

    他的声音极轻,妻爷的体一颤,美眸里几近出现了慌乱。

    “不敢?”

    下一刻,九千鹭猖狂地大笑了起来。

    许久,他才直起体,殷红的薄唇勾勒起一抹嘲讽:“你看,你连上我都不敢,怎么跟说我。”

    “对我而言,是用上的。”

    “你麻痹!”

    时间仿佛一瞬间到了当年他第二次见到她,在那神女里那双暴怒的美眸恨恨地瞪他一般,九千鹭望着她气的发抖的子,微微垂了眼。

    然后,看着她跑远了他的视线。

    直到跑了极远后,妻爷才轻喘着回头。

    脚步停下,她紧蹙着眉,有些颓然地蹲在清冷的银河上。

    “他吗?”

    轻笑声在后响起,妻爷微微眯起美眸,转过头就看到了那西极佛尊。

    她有些惊讶他也在这里,却在听到他的话后,脸涨得通红:“不。”

    凰惹淡淡看了她一眼,一双漂亮的眸子里萦绕上浅浅的绪:“撒谎这种事,不是人人都能撒的脸不红心不跳的。”

    一句话,瞬间噎住了妻爷。

    她垂了美眸,才拔了手边的草,低声道:“我以前那会曾经听闻,是佛尊您得那位女尊上走火入魔的。”

    “哦……”似是笑了笑,凰惹道,“我以为人人都说是玥妻嘤神尊自己造的孽。”

    事实上,外界的确都是这么说的。

    但终归妻爷更相信一些小道消息,那些更为真实。

    她也笑了笑,不再开口,却想起了过去还听到的小道消息。

    其实,小道消息里都说。

    得玥妻嘤女尊上走火入魔的,还有她同母异父的弟弟令狐涛上神,以及九千鹭……

    很多小道消息里有人说,他们都跟那位玥妻嘤女尊上交匪浅,却都背叛了她,与那西极佛尊凰惹一同把她入绝境。

    那些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但是她知道,原来九千鹭喜欢她,喜欢那位玥妻嘤女尊上。

    回过神来的时候,妻爷缓缓呼出一口气,突然转跑向比翼的方向。

    凰惹转过,看着她跑远的背影,眼底有抹迷离。

    他装似不经意地低喃道:“海族一界快要大乱了罢,这婚,该是会结完……”

    ************

    比翼里还是她离开前的那样清静。

    妻爷大口地喘着气,冷风吸入腔里有抹疼痛,她缓了缓,美眸里浮上了轻松的笑意,抬步就想往里走去。

    然后,她后悔了。越往前,那嗔怪的笑声越来越清晰,她的脚步停住,耳畔窜入了那声磁的调笑声,她曾经听了几十万年,没有一次像现在的刺耳。

    “哈哈哈哈,不是明明喜欢得紧吗……口是心非的小妖精。”

    熟悉的不羁声音,熟悉的对其他女人的调笑。

    “……讨厌。”

    下一刻就有一道喘的女声传了出来。

    她僵在里,攥紧手死死地瞪着榻上荒的场面。

    她记得,那是神女一个刚来的神女,该是刚被某个上神送来的。

    九千鹭看到她了,似是嘲讽地笑了笑,语气却如以往一般散漫:“回来了?”

    他说着推开旁边一吻痕的羞涩神女,随手披上地上的华美外袍,不紧不慢地系上衣带。

    突然的,他的

    手顿了顿,望着那双暴怒的美眸缓缓散去怒意,然后是晦暗,最后回归平静。

    妻爷转就走。

    这一次,她想,她再也不要回来了。

    这样的人。

    那么脏,那么的脏……

    随随便便就可以拉着任何一个女人上他榻上。

    无论她等多久,他都是这样子作风滥

    几十万年前她延后与颜机媚的婚事,冲动地为他到天界当神女,这样的傻缺子已经不想再过下去了。

    “人……”

    她跑了很久,最后,她的脚步停了下来,手撑着粗糙的树

    滚烫的眼泪就那么掉了下来,她狠狠擦掉,又笑骂了一声,“九千鹭你个人。”

    微风吹佛过,依稀有路过的小仙看到,那海皇颜机媚的未婚妻大半夜的蹲在树下哭得像个孩子。

    不多时,有海族使者上了天界,连夜带走了他们的未来海后。

    那小仙唏嘘了一番,刚抬步要走,就看到某个暗处走出一道影,正是那天界最风流滥的九千鹭神尊,他的神淡淡,殷红的薄唇紧抿着,也不知道站在那里多久了。

    也许比他看到那妻爷神女前,还要久一点。

    他转,似要离开,却刚好看到了小仙。

    那小仙顿时绷紧了体,大声道:“神尊您慢走,小仙什么都没有看到!”绝对没有看到他像个傻缺一样看人家哭,再看人家走,然后一个人失魂落魄的样子。

    他的话音落下后,却发现那九千鹭神尊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脚步平稳地离去。

    小仙摸了摸鼻子,怎么都觉得,那背影好像格外落寞。

    ************

    那海族使者前来西极派发半月后的大婚请柬时,花萝歌正呆在西极,友好地看着美男师父和凰惹下棋。

    尽管她一点都不自在被唤来用茶。

    她刚扔掉手里看不进去的佛经,抬眼就看到了那笑容满面的海族使者和海族二下……

    颜月。

    默了半响,上次拿起花瓶砸了颜月脑袋的画面在脑海里浮起来,花萝歌手里的茶差点没捧稳。

    那颜月倒是目不斜视,看都不看她一眼,冷艳高贵地坐在位上接过西极侍女递来的茶,然后垂眸道:“敢问小姐闺名?”

    他说着,锐利的目光直扫花萝歌,咄咄人。

    花萝歌的嘴一抽,突然想起了上回在海族时,颜月问她名字时她说的那句欠揍的草泥马。

    这一次她识趣了,赶忙真诚道:“花萝歌。”

重要声明:小说《妖色撩妻,美男请深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